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avi画质
    宠物的价格无非取决于两点,一是人们的喜爱程度,二是供求关系。近年来,随着各种柴犬表情包的问世,这种憨态可掬的中小型犬逐渐走入了中国人的视野里。

    柴犬,毛色靓丽颜值高,较小的体型令它对老人和孩子没有什么威慑力,性格较为温顺独立,还时常带着一抹蜜汁微笑……又因为电影《柴犬奇迹物语》的好评如潮,令柴犬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欢迎。

    邓洁逛了很多宠物店,她知道柴犬,也知道这种狗挺贵的,因此当她听说只卖三千块钱的纯种柴犬时,便心动了。贪念一生,灵智立灭。

    据她讲,当时围观的顾客不少,不止她动心了,当她还在犹豫的时候,已经有其他顾客掏钱买走了两只幼犬,另有几个顾客也表露出购买意向。她当时就着急了,觉得不能再等,再等下去就只能要别人挑剩下的了,于是选中了其中一只。

    付款之前,她明知口头承诺没有什么约束力,还是向摊主询问到底是不是纯种柴犬。摊主拍胸脯保证,让她放心,如果发现不是纯种柴犬,随时可以找他来退钱。

    就这样,邓洁带着所谓的“纯种柴犬”欢天喜地地回到家里。老公听说了之后也很高兴,夸她会过日子,两人都不疑有他。

    听到这里,张子安以为说完了,没料到邓洁却接着说:“哪知道,这狗刚买回来还挺精神,哪想没过几天,就突然生病了,上吐下泻,什么东西都不吃,肉摆在眼前都不张嘴,经常像死了一样趴着不动……我和老公慌了,急忙把它抱到附近的宠物诊所,医生诊断之后告诉我们,是犬细小病毒,死亡率很高,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而且医生还告诉我们,说这狗不太像是柴犬,可能是用其他品种的狗冒充的!”

    小雪一旁听着,非常同情邓洁的遭遇,而直播间里的观众更是义愤填膺。

    “这就是传说中的星期狗吧!”

    “我听说过星期一到星期日,这星期狗是哪天?”

    有人解释道:“星期狗就是指买回来活不过一星期的病狗。

    更有人直接破口大骂:“艹他妈的无良狗贩子,以假乱真不说,还拿星期狗坑人!”

    直播间里的弹幕没有影响到邓洁和张子安,他问道:“您的狗活下来了么?”

    邓洁抹着眼角黯然摇头,“没,连买狗带治病花了好几千,最后什么也没落下来……还跟我老公大吵一架,之前夸我会持家,现在又埋怨我贪小便宜吃大亏……你说,我这是图的什么……这几千块钱足够在你这里买只猫或者狗了。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那您没去找卖狗的人索赔?”张子安又问。

    “去了,可人家一口咬定,说我不是从他们那买的,说我是其他狗贩子派来捣乱的……”邓洁的眼眶红红的,她为了给家里省钱,千辛万苦挑选了好久,最后却落得这个结局。老公非但不安慰她,反而埋怨她贪小便宜……她怎能不心酸难受,早已经偷偷哭过好几次了。

    索赔是不可能的,她一没发票二没协议,任何能证明她在那里买过狗的证据都没有,即使报警或者找消协投诉都没用。再说狗市的乱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消协心知肚明,只要不是强买强卖就不管,也管不过来。

    张子安深有感触,他自小在宠物店里长大,从父母那里听说了很多关于宠物相关的骗局,而且随着宠物市场的兴旺发达,受骗频率是越来越高,却又无法可想。既想买纯种宠物,又舍不出花高价,这本身就是矛盾的。如果精通宠物,或者去买之前做足了功课,也许可以冒险试试,不过对于普通大众来说,基本是要被坑的。

    “那您这次过来,是为了……”

    他不明白邓洁说这些是为了什么,是单纯地诉苦吗?还是为了博取他的同情,然后砍价?如果是后者的话,抱歉,同情归同情,但是他不是做慈善的啊,从无良狗贩子那里亏的钱不能来他这里补,他又不欠谁什么。

    邓洁掏出手机,打开图库,找出一张照片来给张子安看。

    “我这次过来没别的意思,只是刚好路过,就突然想进来问个明白——你能不能帮我看看,这狗到底是不是柴犬?我问过不少人,大部分人说是,少部分人说不是,连兽医都不太确定。你是开宠物店的,见多识广,人又实在,你要是能给我个准话,我也就彻底死心了。”

    小雪也举着手机凑到他旁边,对准邓洁的手机屏幕拍摄。

    张子安接过她的手机,反复看了几遍,拍照时小狗似乎已经发病了,蔫蔫地趴在地上,眼睛无神地半睁着,从拍摄角度来看,确实很像是柴犬。

    然而……这手机是电信营业厅充话费送的那种廉价手机,自然不能对照相水平有过高的期待,图片本来就不清楚,颜色还原也不准,可能按下快门时手还抖了,放大后基本一片马赛克——用专业术语说,就是avi画质!

    张子安只能哀叹自己的修行不够,“阅历”太浅,还做不到眼中有码心中无码的程度……

    他用肉眼都看不清,直播间里的观众还要通过小雪的手机摄像头中转一次,就更看不清了,大家只能凭空瞎猜,众说纷纭,有说是柴犬的,也有说是土狗的,还有说是受到辐射而变异的新品种——狗斯拉!

    张子安把手机递还给邓洁,无奈地说道:“不是我不想帮您,实在是这图片太模糊了,看不清啊,而且光从这一个角度也无法下断言。如果我随便糊弄一下,也是对您的不尊重。”

    邓洁轻叹一声,接过手机放回包里,勉强打起精神笑了笑,说道:“认不出来就算了。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路过这里时突然心血来潮,毕竟养了它好几天,总想知道个究竟。”

    她的笑容透着凄凉,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道:“那老板你就先忙吧,我这就走了,不打扰你做生意了,耽误你不少时间……”

    张子安站起来送客,小雪却突然从旁插言道:“请问,您的狗死了多久了?”

    邓洁想了想,“一个半月了吧。”

    张子安在心里默数了一下,她上次离开距今大约两个月,也就是说,她为了买宠物,至少四处转了两个星期。而且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她依然保留着这张照片向人打听,说明她的心里至今放不下这个疙瘩。

    “如果不着急的话,还请您稍等一下,我和店长先生商量点事。”小雪很有礼貌地对邓洁说道。

    邓洁不明白她有什么事,不过小雪如此天真可爱,让她很有亲切感,便点头答应了,信步走到展示柜前面,透过玻璃观察里面的幼犬。

    小雪把张子安拉到一边。

    “干什么?”张子安莫名其妙地问道。

    “店长先生,我有个请求,请一定要答应。”小雪双手合什,认真地拜托道。

    张子安谨慎地回答:“你先说说看,借钱的话免谈,其他的都好商量。”

    小雪:“……不是借钱,我是想说,能不能请店长先生跟我一起做一次直播,内容就是探访狗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