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1章 并非虐狗
    郭冬岳是被张子安叫来的,张子安让最后一个离开的装修工人给他捎了个信,告诉他红面鹦鹉已经训练完毕,可以过来带走了。

    他实在难以置信,以前那个请他建造玻璃花房的女土豪是请了专家来每天训练,就这样还训练了很久,而张子安仅仅用了十来天,就从无至有训练成功了?若是换成其他人,他定然不信,但是亲眼见识到那只非洲灰鹦鹉的神奇说话能力之后,他想不信也不行。

    “小紫和豌豆黄,已经学会说话了?”他向张子安确认道。

    张子安冲屋里努努嘴,“进店说吧。”

    他把郭冬岳引到二楼起居室,推开门,郭冬岳看到小紫和豌豆黄正在站在灰鹦鹉的面前,像是在等着他到来。

    “随手关门!”

    一道沙哑模糊却能听懂的声音从小紫的鸟喙中响起。

    郭冬岳愣在了当场。

    “它……它说什么?”他指着小紫,平时执笔绘图时稳如泰山的手指微微颤抖。

    “它说‘随手关门’。”张子安把起居室的门关上。

    是巧合吧?一定是巧合!郭冬岳从未如现在一样不知所措,他盯着小紫,又转头看了看身后的门,试图以自己强大的逻辑思维能力来理清其中的头绪。

    豌豆黄紧接着冲他歪了歪脑袋,说道:“你好,黄莺!”

    黄莺?郭冬岳一怔,闹了半天它把我当成鸟了?

    理查德小跳着跑过去,扬起一只翅膀拍了下豌豆黄的脑袋,“是欢迎!”

    “荒淫?”豌豆黄害怕似的后退两步,换了个依然不准确的发音。小紫像是要保护自己的女朋友一样,斜刺里穿出,挡在豌豆黄面前。

    “欢迎!”理查德怒道。

    “欢迎!”豌豆黄这次终于把音发对了。

    郭冬岳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刚才看到的事。

    “这……”他指着理查德和两只红面鹦鹉,一时之间不知道要问什么,明明有一大堆问题要问。

    张子安矜持地说道:“实际上,是我与理查德共同训练的这对红面鹦鹉。”

    训练进度如此神速,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理查德的前主人用了三十年的时间归纳整理出了一套系统的鸟类语言训练方法,而这套方法的应用目标就是理查德,它切身体会了这套方法的效用,并且按照自身的感受而加以改进和精炼,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另一个原因,则是理查德作为鹦鹉,它先学习了两只同类的语言,让它们可以理解自己的意思,这就让教导过程变得事半功倍。

    即使如此,训练过程还是很辛苦的,理查德自从病好之后,就一心扑在了这项工作上,很难说它到底是乐在其中,还是借此追忆往昔的时光……

    据理查德说,这两只红面鹦鹉的语言里,表达互相爱慕的语言占了其中的六七成,再刨去一些毫无意义的语气助词,真正对训练说话有帮助的内容只有两三成甚至更少。

    张子安很庆幸自己听不懂,这明明就是虐狗鸟么!

    “请坐。”小紫又说道。

    自然界里大部分雄性生物都要靠展示自己的魅力来博取异性的欢心,展示的方法不外乎鲜艳的羽毛、嘹亮的歌喉甚至赤果果的肌肉与暴力,因此自然界里大部分雄性生物,外形与声音上的特征都比雌性更明显。到了人类社会里也是类似,雄性需要展示其他雄性所不具有的东西来吸引异性。

    小紫作为一只雄性红面鹦鹉,平时就需要用啼鸣声来倾诉衷情,因此它的语言天赋比豌豆黄更强,学起说话来也更快,发音更准确。

    它见郭冬岳没有反应,就又重复了一遍:“请坐。”

    张子安推了推他,郭冬岳这才如梦方醒,坐到沙发上。

    “请喝茶。”豌豆黄又说。

    张子安挥挥手,“这步跳过,他一会儿就走。”

    郭冬岳很无语地瞪着张子安,心说这人的懒癌到了一定程度了……

    理查德学着红面鹦鹉的叫声说了几句话,小紫像是理解了一样,说道:“稍等,主人一会儿就来。”

    张子安示意道:“抬起胳膊,然后站起来。”

    郭冬岳依言而行,理查德先落到了他的胳膊上,接着两只红面鹦鹉也落了上去。一大两小鹦鹉并排而立,像是电线上的麻雀。

    “咱们去厨房。”

    张子安招手示意他跟过来。

    进入厨房之后,张子安把燃气灶点上火,将装着一壶凉水的烧水壶坐到灶眼上。

    小紫盯着橘红色的火苗,说道:“火还开着!火还开着!”

    豌豆黄像是得到提醒一样,紧跟着说:“小心烫伤!小心烫伤!”

    张子安上次去了郭冬岳的家里,知道负责照顾郭母的白姨不是很负责任,经常灶台开着火就出门扔垃圾,而郭母不知道自己生病了,什么事还都要亲力亲为,郭冬岳很担心她做着饭或者烧着水的时候突然断片,很容易出危险。因此张子安特意要求理查德教给两只红面鹦鹉,只要灶眼还冒着火苗,就会频繁出声警告。

    郭冬岳出神地注视着胳膊上的两只红面鹦鹉,这两只鹦鹉不仅会成为母亲解闷的玩伴,更可以成为她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帮手,帮她避免受伤,提醒她要去做的事。

    “如何?你还满意么?”张子安问道。

    “满意,太满意了!谢谢你!”郭冬岳真诚地向他道谢,“我没想到你能为我母亲考虑得如此周到。”

    “幸未辱命。”张子安笑了笑,“很惭愧,我只是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你真正应该感谢的是理查德。”

    理查德折腾着翅膀,从郭冬岳的胳膊上重新飞回张子安的肩膀上,“嘎嘎!难道你不感谢一下本大爷?”

    “谢谢你,理查德。”郭冬岳有些别扭地说道,他还不习惯与一只鹦鹉对话。

    张子安给他取来了鸟笼,就是他将它们带来时用的那个,用棉布围得严严实实的。打开笼门,不用他催促,两只红面鹦鹉就一先一后地飞进了笼子,去笼内的水盆与食槽边,饮水吃食。将食槽里不多的食物一扫而空,它们又落在笼内的木质横杆上,叽叽喳喳地互拆衷情。

    小紫的喉咙动了动,突然吐出一团灰白色的小球,叼着送到豌豆黄的嘴边,嘴对嘴地喂给它,而豌豆黄则很高兴地张开嘴吃了下去,看上去亲昵无间。

    张子安:“……这是雄性牡丹鹦鹉的习性,当食物不足的时候,它会宁愿自己挨饿,而把吃下去的食物再吐出来喂给雌性鹦鹉,那团灰色的东西就是。虽然看上去是在虐狗,但其实不是的哟!是习性,习性!”

    郭冬岳:“……”你是在给谁解释呢?

    “为什么只给它们准备了这么点儿食物?”他看了看空空如也的食槽,不解地问道。刚才两只鹦鹉只吃了几口就没了,让他觉得心疼。

    张子安解释道:“因为你要坐车,而车上颠簸,最好不要喂得太饱,等你到家后,今天也暂时别喂,让它们适应一下环境,等明天再喂。”

    “哦,我明白了。”郭冬岳恍然说道。

    张子安郑重提醒道:“红面鹦鹉不好养,你要多加留意……不过,你母亲既然养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红面鹦鹉,她照顾起来应该很有经验,甚至也许能唤起她的一部分记忆。”

    “时间不早了,我这就先走了。”郭冬岳关上笼门告辞,“再次感谢!”

    张子安把他送到楼下,目送他离开,返回店里。

    ,(+),

    还在找”宠物天王”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