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历史的迷雾
    回到店里,王乾和李坤手脚勤快,已经做完清扫了,张子安让他们早些回学校。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等他们离开之后,店里安静下来,张子安看时间不早了,干脆把卷帘门拉下来锁。

    他走到角落里的猫神雕像前,蹲下来仔细察看。被劈成两半的鼻环断面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菲娜睁开了眼睛,悄无声息地从猫爬架跃下。由于它的动作太过轻盈,闭着眼犯花痴的雪狮子丝毫没有察觉面前到的尾巴已经消失了……

    老茶也迈着沉稳的步子走过来,目光凝重地盯着雕像。

    张子安伸出两根手指,弹了弹雕像,发出结实而沉闷的声响。雕像毫无疑问是实心的,震得他指甲盖都疼。他只觉得这雕像造型古朴,姿态优雅,实在不明白为何激起了菲娜和老茶那么大的反应。

    “菲娜,茶老爷子,这是怎么回事?”他蹲着问道。

    老茶以眼神示意菲娜,“还是由女王陛下来说吧,对于此事老朽所知甚少,正好也听个明白。”

    菲娜傲然地蹲下。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它的姿态与雕像如出一辙,只不过它的皮毛太过耀眼,而雕像又太过质朴,除非像这样并排而立,否则令人察觉到这个事实。

    “几千年前的黑土地,人们除了供奉猫神贝斯特以外,还有极少一部分信仰黑暗的人秘密供奉着另一位神祇——以猫为形象的邪神,它来自冥界,没有名字,从未得到过承认,只有那些心怀愤怒与仇恨的人才会奉它为神。”菲娜抬起一只猫爪指向雕像,“它与贝斯特的唯一区别是鼻环,贝斯特是不会戴鼻环的。”

    张子安一想还真是如此,有人信仰真神会有人信仰伪神,有人信仰耶稣有人信仰撒旦,无非是对当时的统治者和社会心怀不满,借用这种方式来反抗而已,并不稀,古代有之,今日有之,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他从地捡起裂成两半的鼻环,借着灯光仔细看了看,看不出什么端倪。

    “是这玩意儿?”

    菲娜严肃地点头,“不要小看这个鼻环,它可是有几千年的历史,甚至早在本宫的时代之前已存在,正是它令幼猫们惊恐不安。”

    张子安摇头,“不是我不信,实在有些悬乎啊。几千年前的一枚鼻环,现在还有这么大的威力?别告诉我这枚鼻环也受到了信仰之力的加持……”

    菲娜不屑地冷哼一声,“区区一介凡人懂得什么!这枚鼻环可没那么简单,它在成百千年的祭祀活动承受了无数牲畜血肉的浸泡与洗礼——邪神的祭祀一向是这般血腥,那些牲畜在被宰杀前的恐惧全都溶入其。你没发现这枚黄金鼻环的颜色有些发红么?”

    听说鼻环受到了血肉的浸泡与洗礼,张子安觉得有些恶心,差点把它扔出去,不过又一听居然是黄金制成的,他又舍不得扔,反而攥得更紧了……

    “总之,本宫也知道这些。时至今日,那些邪神崇拜者早已灰飞烟灭,连它们所供奉的神祇也不知流落何处,不值得挂怀。”菲娜说完,骄傲地甩了甩尾巴,重又跃回猫爬架,闭眼睛开始打盹。

    老茶也点头说道:“西方古灵精怪的事物,倒也真是有趣。子安不必担心,正如女王陛下所言,自古以来邪不胜正,这些损阴丧德的邪门歪道,终究只能猖獗一时,逃不了覆亡的命运。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说完,老茶也踱着步子,回到电热毯喝茶看电视了。

    张子安笑着站起来,随手把鼻环揣进裤兜里,将自己那把躺椅搬到原来的位置,半躺着开始玩手机。

    听菲娜的讲述,他总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毕竟菲娜所处的年代太早,与当今隔着两千年的断层,很多东西它并不了解。而老茶生于东方长于东方,更是对西方的神话传说知之甚少。如果说想把故事听完的话……

    张子安滑动屏幕的手指停了下来,指肚正好按在卫康的头像。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开了卫康的头像,对着猫神雕像拍了一张照片发过去,同时问道:“卫教授,这尊雕像的来历,您可知晓?”

    现在差不多是吃晚饭的时间,张子安估计卫康不会那么快回信,正想去淘宝的买家秀找几张福利图看看,结果收到了卫康秒回的信息。

    卫康:“这是gayer-anderson cat,原物收藏于大英博物馆,你这是复制品吧?”

    张子安刚才忘了问小雪,这时候才知道雕像的来历。

    他回信说:“是啊,卫教授好眼力。对不起,打扰了,您是在吃晚饭吧?”

    卫康:“没有,我还在学校。”

    张子安看了看表,都晚7点半了,这教授也够拼的。

    他回复说:“您赶紧去吃饭吧,您的学术研究又不会长腿跑掉,熬坏了身体不值了。”

    卫康:“嗯,一会儿去……哎,不对啊,雕像鼻环呢?”

    张子安从裤兜里掏出裂成两半的鼻环,拍张照片发过去。

    张子安:“不小心弄断了。卫教授,您学识渊博,我想问您一下,这尊雕像是代表的猫神么?”

    卫康:“一般都这么认为,不过偶尔也有质疑的声音。”

    张子安:“为什么质疑?”

    卫康:“原因很简单,天底下这么一尊猫神雕像是带着鼻环的,未免会让人心起疑。大英博物馆里还有另外一尊猫神雕像,是将猫神拟人化了,猫首人身,穿着华丽的金色长裙和披肩,只戴着耳环,没有鼻环。另外,收藏于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的另一尊猫神雕像,也是只有耳环没有鼻环。”

    张子安咂舌不已,果然教授是教授,不是浪得虚名,各种典故信手拈来,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他根据菲娜所说的,斟酌了一下措辞,谨慎地写道:“卫教授,事先声明我是瞎猜啊,如果我说错了您别怪我!有没有可能……这雕像其实并不是正经的猫神,而是什么异化的邪神?”

    发完信息之后,他忐忑不安地握着手机,等待回信。

    他本以为卫康会斥责一番,说他异想天开,没料到卫康很快回复道:“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猫在历史作为邪神被供奉并非罕见,最出名的是baphomet。这只传说的恶魔在基督教里几乎是仅次于撒旦的存在,据传曾以猫的形象被大名鼎鼎的圣殿骑士团秘密供奉。早在几千年前,犹太人曾经被古埃及人奴役了很久,而犹太人与圣经的关系不用我多说吧?”

    卫康的话有些隐晦,张子安一开始没有看懂,盯着这些字好几分钟之后,在他的脑海,两条线把几个关键词连了起来。

    第一条线是:古埃及人——犹太人——基督教——圣殿骑士团。

    第二条线是:猫神bastet——异化的冥界之猫——恶魔baphomet。

    张子安恍然大悟,再联想到世纪时基督教对女巫和猫的迫害,其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历史的迷雾逐渐在他眼前清晰了一些。

    卫康好像是特意留给他一些思考的时间,过了一会儿才继续发来信息:“当然,这些事情有多少是传闻,又有多少是事实,不得而知了,除非当时的人活过来,否则没人知道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包括这尊猫神雕像在内。”

    张子安回信:“我听明白了,谢谢您,卫教授,很精彩的故事!”

    之后,他关手机屏幕,再次望向孤立于角落里的猫神雕像,轻轻一声叹息。

    不论它是真猫神还是伪猫神,无论它曾经受过万民膜拜还是血肉洗礼,如今都不重要了,历史的长河能够掩埋一切。

    正所谓:古今多少事,尽付谈笑。

    ————

    这章是不是有些《达芬密码》的感觉?

    ://..///40/4088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