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有朋自远方来
    “真踏马晦气!”

    张子安望天,蛋疼不已。

    他查了好几本黄历,都说今天适合开业,于是他就兴冲冲地准备今天重新开业。然而早上起来,他拉开窗帘一看,立刻把那几本黄历都从窗户扔了出去!正好有个收废报纸的老太太推着车从后窗下经过,立刻像宝贝似的捡走了。

    尼玛这天要下雪啊!

    查了一堆黄历却忘了查天气预报!

    开业讲究一个开业大吉、开门红,下雪天开业,有鬼上门啊?

    算了,开业推迟,反正他也没通知什么人,哪天开业全凭他的心情。

    总感觉歇业这段时间把自己养懒了,一想到开业之后每天忙碌的日子,他就有些怵头,所以还是尽快招个靠得住的店员吧,这样就可以安心当他的甩手掌柜。

    店内一切正常,该玩捉迷藏的玩捉迷藏,该打盹的打盹,该喝茶的喝茶,该犯花痴的犯花痴,该聒噪的聒噪个不停,所以张子安也想做一些正常的事,比如躺在躺椅上做霸道白富美爱上我的白日梦……

    只是他的屁股刚一沾躺椅,店铺的自动感应门就开了,门外走一对体型差异巨大的客人。

    张子安扫了一眼,立刻呆住了。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两位高鼻深目,脸部轮廓鲜明,分明是两个歪果仁嘛!

    真是一语成谶!说有鬼上门,真有洋鬼子上门了!

    左边那个男人身材异常魁梧,光头红脸,如果年轻十几岁的话就是巨石·强森的翻版。右边那个女人相对来说体型娇小,面部白皙,满头的卷曲金发,虽然上了年纪,但能看出来年轻时一定是个美女——重点不是这个!

    张子安看到他们的第一反应,脑海里立刻浮现出那些老式小说的桥段,比如说这两位其实是著名律师,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他,告诉他有一位身居国外的素未谋面的亲戚过世了,死后留下一座海边的欧式古堡与几亿英磅的现金。由于这位倒霉鬼没有直系亲属,所以这笔巨额遗产将由张子安来继承,从此他将摇身一变成为高富帅,坐拥天下美女,走上人生巅峰……

    只可惜,看了两眼之后,他就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怎么看这两位也不像是著名律师的样子,尤其是左边那个大块头男人,说是讨债公司派来的他都信!

    另外,他们为什么还拉着两个辣么大的旅行箱?张子安紧张地咽了口唾沫,以前看过的欧美恐怖片里的血腥桥段顿时纷至沓来!

    难道他们是要把我切碎了装进旅行箱里带走?然后拿去喂狗?茶老爷子,您可不能坐视不理,我虽然学了几天咏春,但以这个大块头为对手,肯定是被虐的命啊!

    他求助似的望向老茶,然而老茶只是悠闲自在地品着茶水看电视,根本没有意!

    劳伦拍落头上和肩上的少许雪粒,然后又踮起脚尖,帮丈夫拍掉他肩上的。她环顾室内,由于反复看过视频,她对店内的陈设和布局已了然在胸,不过猫爬架上的菲娜还是引起了她的注意。没办法,菲娜的气场实在太强。

    她悄悄用肘部顶了一下丈夫,压低声音说:“亲爱的,看架子上的那只金色猫。”

    蒂姆进来之后,目光就落在那群嬉闹的幼猫身上,它们如风一般在室内自由地奔跑,快乐地玩耍。紧接着,他又注意到墙边一字排开的猫砂盆。他在心中快速默数了一遍,猫砂盆数量=幼猫数量1,食盆和水盆也是如此。

    这给他留下了很不错的第一印象。他是专业人士,不喜欢跟外行打交道,虽然不清楚这位店主的水平如何,但看起来至少比家里那个蠢货艾伦要强得多……

    被妻子提醒,他抬眼望向猫爬架的顶端,看到了妻子所说的金色猫,并且与菲娜对上了视线。

    菲娜一般是不理睬顾客的,不过这两个人一进门,它就闻到了他们身上携带的气味,睁开眼便看到他们那迥异于东方人的外貌,带给它一些亲切感。自从它出现在这个古老国度,每天映入眼帘的都是东方人的五官特征,骤然看到两位高鼻深目的西方人士,令它的眼神一时有些迷离,仿佛回到了很久以前的日子。

    劳伦不负责蓝色巅峰的日常运营,对猫种的鉴别能力略逊于丈夫,而蒂姆时常带着自家的猫去参加cfa巡回赛,在赛场上见过诸多品种的猫。

    普通的猫,蒂姆只要一眼就能认出是什么种类,然而他盯着这只金色猫好几秒,才谨慎地对妻子说道:“好像是埃及猫,但我不太确定……”

    劳伦握住他的手,示意先别说这个问题,因为有位年轻的中国人正向他们走过来,正是视频里的那位店主。

    “泥嚎!”

    她唯一会说的一个词汇脱口而出。这个词还是她从肥皂剧里学的,一直期待着哪天能派上用场,今天终于如愿以偿……

    张子安故意走得很慢,一边走一边思索这两人的来意。如果排除掉遗产律师和讨债者的猎奇设定,用正常的思维来判断,他们应该是旅行者,来中国旅游的,所以才拉着两个旅行箱。但是旅行者来宠物店干什么?特意买只宠物带走?而且看他们这风尘仆仆疲惫不堪的样子,大概是一下了飞机就直奔这里而来,连行李都没来得及寄存到酒店。

    难不成……他们是来问路的?

    他望向门外铅灰色的阴沉天空,寂静无风,小雪花无声无息地飘洒,片刻之间地上就铺上了一层白霜。

    也可能是来避雪的吧。如果真是这样,就让他们歇够了再走,感受一下中国人的热情好客。

    张子安如此想着,却听到菲娜懒洋洋地说道:“他们身上,有猫族的味道,很多只。”

    说完,菲娜就闭上眼睛继续打盹。下雪天,睡觉天,虽然平时睡得也不少。

    菲娜的说话声在劳伦和蒂姆的耳中只是寻常的猫叫。

    张子安的脚步停顿了一下。

    若是没记错,菲娜这句话他听过一次,当时是有个开猫舍的女同行来他店里刺探,被菲娜嗅出了她身上的味道。

    看来,这二位来到店里并非巧合。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也是他的同行,只是不知道是开猫舍的还是开宠物店的,而且也不清楚他们的来意,若说是刺探军情,这也刺探得太远了些……

    金发女士这声怪异的“泥嚎”让他差点笑喷出来,他回忆了一下初中和高中英语老师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