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开具证明
    王乾和李坤老老实实地做着清洁,张子安先去二楼拿上身份证、护照、户口本、营业执照、房产证和定期存折等一切能证明身份和固定资产的东西,然后对理查德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地飞到他肩头。

    他带着理查德离开店铺,伸手拦住辆出租车。

    “滨海银行。”

    张子安去银行打印了店铺最近几个月的营业流水,然后直奔美国驻滨海市的领事馆。他已经做到了能做的一切努力,至于能不能通过面签,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如果没有劳伦和蒂姆送给他的cfa巡回赛邀请函,他就只能走旅游签证了,不过有了邀请函,似乎走商务签证的把握性更大一些。商务签证意味着你是去美国做生意的,是去给美国增加gdp的,是去给美国增加就业岗位的,因此签证难度要低得多。

    另外,有理查德负责与签证官对话,起码在语言沟通不会成为障碍。

    很走运,由于他的资料准备得比较充分,特别是他身为宠物店的经营者又受到了美国同行的参赛邀请,令签证官相信他不是打算去美国当烟户的,没有过多刁难他,顺利通过了面签。

    从领事馆里走出来,张子安瞅了瞅那些冒雪排着长队,焦急不安地等待旅游面签的人们,颇有一种身为商业精英拔**四顾心茫然的窃喜……

    他很想把通过面签的事告诉劳伦和蒂姆,不过转念一想他们抵达酒店后肯定要睡上一大觉倒时差,也就没打扰他们,又叫来一辆出租车,直奔滨海大学。

    他仔细考虑过,如果想满足理查德的要求,让它可以堂堂正正地乘坐飞机,甚至享用飞机餐,那就只能给它赋予一个特殊的身份——证明它对科学研究有重大价值。张子安只认识一位有资格开具这种证明的人——卫康教授。

    如果他没记错,卫康教授所在的研究院与凤鸣鸟舍有合作,凤鸣鸟舍为他们的研究提供资金,而研究院则为凤鸣鸟舍开具证明,让凤鸣鸟舍可以将一些被国际野生动物保护法禁止交易的鸟类顺利带入中国,并且跳过在边境口岸检疫的环节。

    所以张子安直奔滨海大学来找卫康,他一定知道类似的证明怎么开。

    由于天气不好,路上的行人车辆都很少,一路没有遭遇拥堵,很快抵达了滨海大学。

    他付了车钱,站在校门口,给卫康发了一条信息。

    张子安:卫教授,有事想请你帮忙,我现在去找你方便不?

    他跟卫康只能算是认识,谈不上有多熟悉,不好贸然拜访,而且卫康现在可能正在上课或者做实验,无论是出于礼貌还是什么,都最好先预约一下。

    等卫康回信的期间,他的眼睛也没有闲着,只可惜这种下雪天,就连对短裙最执着的女生们都乖乖穿起了长裤,让他无缘一饱眼福。

    他出门的时候,穿的是一件连帽外套。理查德脱离了隐身状态,躲在兜帽里取暖,只探出脑袋,每当有帅哥男生路过时,它总会冲人家轻佻地吹口哨,等人家回头看时,它就迅速缩回兜帽里,留下张子安与人家大眼瞪小眼……

    如果对方是位来自东北的男生,还会留下一句经典的——“你瞅啥?”

    老茶不在身边,借给张子安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回一句——“瞅你咋地?”只能默默地扭头看别处……

    好在这种度日如年的煎熬感没有持续多久,他的手机就收到了卫康的回信。

    卫康:可以,我就在中央教学楼的办公室。

    下雪天,连校园里的行人都稀稀拉拉,平时弥漫着青春与荷尔蒙气息的篮球场里有一个又瘦又小的男生在冒雪练习投篮。说起来,张子安也曾经有过类似的时光,为了赢得女生的青睐和尖叫,等别人休息之后跑去独自练习……虽然有个励志的开头,却没有与之相配的励志结尾,鸡汤不是什么时候都熬成的。

    进入中央教学楼之后就不冷了,理查德大剌剌地从兜帽里跳出来,站在张子安的肩膀上,高傲地打量周围的学生和老师。

    堂而皇之带着鹦鹉四处游荡的人是很少见的,特别是这只鹦鹉又大又神气,理所当然地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特别是女学生和女老师,纷纷对着理查德和张子安指指点点,语气里有说不出的羡慕,甚至还有人跑过来问张子安,这只鹦鹉是从哪买的?

    坐上电梯来到卫康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张子安在进门前警告理查德,让它在里面不要表现得太过火。他们只是来求一张具有科研价值动物的乘机许可,不想直接被送到解剖室切片研究。

    敲了敲门,他推门而入。

    卫康还是老样子,穿着一件样式土里土气的烟夹克,坐办公桌前翻阅一本大部分的学术书,不时地提笔在书页勾勒或者标注一些东西。张子安深知人不可貌相,卫康只是不在意穿着而已,要说大学教授外加身兼凤鸣鸟舍顾问的他很穷,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卫教授,对不起,贸然打扰,您很忙吗?”张子安寒暄道。

    “还好,不忙。”卫康站起来,目光落在理查德的身上,“这就是你那只特别聪明的鹦鹉?”

    在凤鸣鸟舍偶遇的时候,卫康无意间听郭冬岳提到过,说张子安的店里有一只特别聪明的鹦鹉,于是便挂上了心。身为生物学的教授,而且还是凤鸣鸟舍的顾问,他一眼就认出这是一只成年的非洲灰鹦鹉。

    “你好,我是理查德。”理查德开口说道。

    卫康并不意外,只是以科研工作者的目光审视着它。

    “喂!老头!别人跟你打招呼呢!”理查德语气一变,不满地叫道。

    “咦?”卫康一惊,这鹦鹉居然还有这种反应?是不是张子安训练的?

    “姨什么姨?还雅灭爹呢!”

    张子安无语地以手扶额,刚警告了它还没几秒,它就又嚣张起来。

    “这只鹦鹉,能听懂我的话?”卫康不敢相信地问道。

    张子安谨慎地说:“多少能听懂一些吧……”

    “我的意思是‘听懂’!”卫康强调道。

    理查德更不能忍了,扑腾着翅膀叫道:“嘎嘎!老头!你就算瞧不起人,也别瞧不起鸟啊!”

    卫康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愣愣地盯着理查德,丝毫不以它的言辞冒犯为忤。

    他听说过有些鹦鹉能听懂人言,甚至能与人正常交流,然而身为科研工作者,在没有亲眼见证之前,他总是会保留一些怀疑的态度。然而此时这只灰鹦鹉的表现令他不得不相信,它确实是能听懂他的语言的,甚至会因为他语言中饱含的“不相信”而生起气来。

    张子安适时地说道:“卫教授,我最近要带着这只鹦鹉去一趟美国,给它做个智力测验,但是呢……您知道宠物乘飞机是很麻烦的,所以我厚着脸皮过来,想请您开个证明,证明它不是寻常宠物,而是重要的科研对象,你看行不?”

    卫康皱着眉,“对动物的智力测验咱们中国也有很多机构能做啊,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去美国做?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一处,我有朋友在那里工作……”

    “不用了。您知道的,大家总是认为国外的月亮比较圆嘛,觉得国外的机构比较权威。”张子安婉拒道。虽然理由是扯淡,不过这句话本身也是事实,在中国国内得十个大奖,也不如在国外得一个小奖能产生轰动效应。

    卫康叹了口气,“好吧,开这个证明不难,而且它确实能配得上这个证明。但是你路上要小心些,这么珍贵的鹦鹉可不能意外受伤什么的,一定要全须全尾地带回来。”

    “您放心吧。”张子安想了想,又说道:“要不您也给我家的那只猫也开个证明?这次去美国我也会带着它去。”

    他觉得由于最近的不断作死,菲娜的怒气值已经接近于临界值,如果不做些什么能讨好它的事,估计要出问题了……

    “……好吧,不过原始埃及猫异常珍贵,你可要千万小心啊!好在你是去美国,不是去埃及,否则估计带过去就带不回来了……”卫康很是痛心疾首地摇摇头,坐回办公桌前,给张子安开出两份证明,加盖了滨海大学的公章和自己的签名。

    一切就绪,终于可以出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