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远渡重洋
    由于形成了固定的生物钟,张子安已经很久没有等闹铃响后再起床了,不过今天例外。窗外还是一片寂静的烟夜,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昨天晚上很早就躺下了,却兴奋得迟迟没有睡着,醒来后依然很困倦。

    今天不能赖床,无论张子安还是菲娜,谁也不行,因为飞机不等人也不等猫。

    不仅是他,精灵们也被闹铃吵醒了,张大嘴巴打着各种各样的呵欠。

    “快床吧,稍微吃些东西就出发。”张子安率先跳下床。

    该准备的都已经提前准备好了,就算他的拖延症再严重,也不会等到赶飞机前才收拾东西。

    精灵们也都活动起来,它们已经从他那里听到,今天会是一段非常非常长的旅程,不填饱肚子是不行的。冰箱里有昨天晚上送来的烤串,用微波炉加热一下就可以吃了,虽然菲娜很讨厌不是新鲜出炉的东西,但不吃就只能饿着了。张子安也是如此,所有的行李都是他扛着,不吃饱肚子哪行?

    很快,大家吃完了早饭,陆续下到一楼。张子安自己留在二楼,检查窗户是否关好,检查天然气是否关好,检查水管是否关严,这次出门至少要好几天,他不想家里出什么纰漏,防火防盗不可少。

    星海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而老茶和雪狮子没有科研证明,也无法光明正大地乘坐交通工具,虽然能以隐身状态出行,但张子安考虑到老茶年事已高,还是劝它暂时留在手机里,等到了美国后再出来。老茶欣然同意。至于雪狮子,把它留在外面只能添乱。

    张子安把星海、老茶和雪狮子收回游戏里,然后拉起卷帘门。

    万籁俱寂,黎明前的烟暗是最浓重的。冷风阵阵,墙角背阴处残留着前两天的残雪,夜空里点缀着寥落的几颗寒星。路上几乎半个行人都没有。

    张子安呼出一口白气,回头注视着店铺,原地思索了几秒钟,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之处,便合上了电闸,店内变得一片漆烟,伸手不见五指。虽然只是离开几天,心中却油然而生眷恋之感。

    理查德早已钻进了他的兜帽里,瑟缩着取暖。菲娜不再如平时一般慵懒,机敏地来回踱着步子,依靠肌肉的运动来提供额外的热量。

    张子安拉下卷帘门,上锁。

    “走吧。”

    他握住行李箱的拉杆。

    这个旧行李箱,正是他从外地赶回来时携带的那个,本以为处理完父母的丧事、卖掉店铺后就会再拉着它离开,没想到一直在储物室的角落里尘封到现在。

    菲娜却没有动,目光灼灼地盯着烟暗里。

    “阿嚏!”有人打了声喷嚏。

    “谁在那儿?”张子安下意识地想去摸手机,不会又是彩虹战士之类的来找茬儿吧?

    烟暗里跑出两个人,边跑边抹大鼻涕,等离得近了,他才看出原来是王乾和李坤。

    “师尊!是我们!”

    他们两个冻得脸色发青,显然已经在外面等待挺久了。

    “你们跑来干什么?”张子安纳闷地问。

    “我们当然是来送您的,有事弟子服其劳嘛!”李坤解释道,而王乾则接过了张子安手里的拉杆箱。

    “你们真是闲得蛋疼!我又不是弱不禁风的女人,送什么送……”张子安摇摇头,却也没拒绝他们的好意,“去拦辆出租车。”

    “哎!”李坤答应了,“师尊您是要去机场还是车站?”

    “车站。”

    国内航空公司对于宠物进入客舱的态度并不明朗,比较循规蹈矩,即使有卫康教授开具的科研证明估计也没用,因此张子安决定不冒险挑战他们的规则了,先坐高铁去沪市,然后搭乘美联航的国际航班。

    李坤拦住一辆空出租车,王乾把拉杆箱塞进后备箱,三人一猫同时上车,菲娜毫不客气地独自占据了前座,他们三个挤在后座。理查德从兜帽里蹦出来,看到三个男人排排坐,兴奋得嘎嘎直叫:“互撸娃!互撸娃!一条座上三个娃!”

    司机吓了一跳,差点把车开上人行道!

    张子安回头,从后车窗里望着逐渐远去的宠物店招牌,嘴角露出了微笑。

    他孤零零地回来,却不是孤零零地离开。

    ……

    进候机大厅的时候,张子安费尽了口舌,向安检员解释为何他没有携带鸟笼和猫笼,并出示了卫康教授开具的证明。安检员向上级打电话请示,又向滨海大学打电话求证,折腾了好半天,最后才不情愿地把他放了进去。

    上飞机的时候倒是比较简单,美联航的乘务员似乎接待过类似的乘客,并不是太吃惊,检查过张子安出示的证明之后就放他上飞机了。

    乘客们倒是很稀罕,特别是小孩子们,眼巴巴地瞅着理查德和菲娜,还询问他们的父母为什么这个人能带宠物上飞机。大人们也很好奇,好几个人凑过来询问他,张子安支吾以对,不想解释得太详细,毕竟说起来他算是拉关系走后门了。

    好不容易等到飞机起飞,这些好奇的乘客才在空姐的劝说下回到各自的座位上。

    他的座位正好是一个三人座,他坐在中间,菲娜在里面靠窗户的位置,理查德靠近过道。

    乘务员推着餐车走过时,理查德兴奋地叫道:“水果沙拉!水果沙拉!”

    在上飞机前,张子安曾经畅想过,会不会与年轻美丽的金发空姐发生一段浪漫的邂逅,然而无情的事实击碎了他的幻想也许年轻美丽的金发空姐确实存在,但肯定只服务于头等舱或者商务舱,而不是他乘坐的经济舱,推着餐车的乘务员妥妥的是40岁以上的空嫂。

    虽说是空嫂,但为人挺和善的,也挺喜欢理查德这个会说话的小家伙,闻言看向张子安,以眼神询问他。

    张子安点头,用英文说:“请给它一份水果沙拉,谢谢。”

    理查德哼着90年代的流行歌曲,惬意地啄食着水果沙拉,仿佛又回到了与她一同乘飞机出行的日子。那时她带着它上飞机时也遇到了很多麻烦,同样开具了科研证明才得以成行。所以说张子安能想出这个办法,看来还不算太白痴也许仍然比她差得很远,但至少不是无可救药的白痴。

    张子安的手机在上飞机时已经关机了,塞进了包里,因此他不知道手机突然自动开机并进入了游戏。

    :恭喜!您的解语鸟好感度已提升至信赖,获得自由行动的能力!

    讯息一闪即逝,手机悄然自动关机,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

    航班平稳地飞行,下方是一望无际的海洋。大部分乘客都睡着了,另一些乘客埋头做着自己的事,拿着笔记本电脑办公,或者读书看报,机舱里一时安静了下来。理查德吃饱了肚子,也开始昏昏欲睡。

    张子安第一次看到太平洋,一开始还挺有兴趣,不过重复单调的景色很快就令他犯困了。

    早上起得太早,他打了个呵欠,准备小睡一会儿,却注意到菲娜自从上飞机后就一直专注地盯着舷窗外。然而舷窗外除了白云与大海之外别无他物。

    张子安觉得有些不对,这不像是平时喜欢睡觉的菲娜,它这么喜欢坐飞机么?

    他看了看前后的乘客都在睡觉,于是压低声音问道:“你不困么?到美国还很久,可以在座椅上打会儿盹。”

    菲娜似乎有些不舍地扭回头,碧绿色的眼眸里闪烁着茫然之色,“什么时候会飞过烟土地的上空?”

    张子安心里一沉,困意全消。

    原来它一直在等的是这个,想从空中再看一次埃及,看看久违的金字塔,看看雄壮的狮身人面像,看看徜徉过的烟土地,看看曾经魂牵梦萦的故乡……

    张子安一时有些无言,菲娜却一直盯着他,等待他的回答。

    虽然很不忍,但他还是告诉它残酷的真相:“这趟航班不会经过埃及上空,而是走的另一个方向相反的方向,所以你不用等了,无论等多久也是看不到的。”

    菲娜与他对视了一会儿,似乎是想知道他是不是在说谎。

    张子安一向不惧于与菲娜对视,但此时不知为何,却有些无法直视它的眼睛。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装作看不见它眼里的深深失落。

    片刻之后,它“哦”了一声,默默无言地趴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