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当时只道寻常
    离飞机降落还有大半个小时。

    前排金发碧眼的时髦女郎掏出一把小梳子,梳理那一头柔顺的金发,发出噼里啪啦的静电声响,然后她把梳子放回手袋里,又翻出一大堆瓶瓶罐罐的化妆品,开始对着小镜子精心地补妆。理查德不由地想到,也许洛杉矶国际机场会有一位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在等她?

    不仅是她,其他旅客在也在为下机做准备,于过道里来来往往,排队等着上厕所,偶尔还会有一两个熊孩子调皮地想去揪理查德的尾巴,全都被它灵活地躲开了。

    理查德不喜欢化妆品的味道,也不喜欢小亦乐那样的熊孩子,它想换个靠里的、不受打扰的位置。

    菲娜在靠窗的座位上睡觉,张子安在中间的座位上张着大嘴在打盹。理查德决定柿子要捡软的捏,它扑腾着翅膀跳到张子安肩膀上,远眺舷窗外的天际线上不时掠过的褐色海岸线,

    蓦然间,它注意到舷窗反光里自己的身影全身浅灰色的羽毛,一簇暗红色的尾羽显得神气十足。

    它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低下头用鸟喙梳理着胸前的乱羽。

    “别闹。”张子安察觉到它的动静,迷迷糊糊睁开眼,抹了一把口水,嘀咕了一声。

    对于这个牢牢占据宠物店食物链最底端的男人,理查德懒得理他。

    它想起了自己生前第一次照镜子时的情景。

    那时的它灵智未开,不知道自己是“鹦鹉”,脑海中也没有鹦鹉的图画概念,第一次从镜子里看见自己的影像时,它以为是另一种生物入侵了自己的地盘,彼时胆子还很小的它吓得蜷缩在一角瑟瑟发抖。

    “哦,亲爱的,不要害怕,它就是你。”穿着白大褂的她似乎被它的反应逗笑了,紧接着把它抱在怀里,不停地柔声低语。

    “亚历克斯,你看,这就是你,你是鹦鹉。”

    在她温柔的细语中,它感觉自己似乎真的不那么害怕了,当时它正在训练分辨颜色,于是它问道:“什么……颜色?”

    “哦!亚历克斯,你总是给我惊喜!这是灰色,看,你的羽毛是灰色的。”

    “来吧,小可爱,你又多了一个名字‘灰’!”

    那一天,是它第一次照镜子,从此牢牢记住了灰这个颜色,它多了一个小名“灰”,而她后来总是在表达自己即将要生气时才这样喊它。

    就好比它第一次和人类一样用机票坐上飞机时,它抢了她的海虾沙拉,嫌弃机餐提供的水果沙拉不新鲜而不愿意吃。她耐心地诱哄了几次无果后,也生气了:“该死的!灰!你必须把水果吃掉!”

    它屈服了,乖乖地吃完了水果沙拉,不是因为她生气的语调,而是因为看到了她望向自己的眼神,担心的、焦虑的……眼神。

    虽然熟烂的苹果味道很讨厌,但能补充它身体必须的维生素。它明白的,自从那次感染过曲霉菌,她对于它身体状况的担心就变得有些草木皆兵。

    而它,不愿意看到她的眼眸里有任何一丝焦虑。

    ……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晴天”

    “不不,宝贝,不是晴天,是青天,不是发二声,是一声!”

    左侧方坐着一家四口,中国妈妈无奈地第n次纠正了长着混血儿面孔的儿子的发音。

    “妈咪,我会背我会背。”同样是混血儿面孔的妹妹很踊跃,“春眠不觉晓,处处蚊……蚊子咬!”

    “mygod!”一家四口中唯一长着东方人面孔的妈妈扶额,“是‘处处闻啼鸟’,你简直比你哥哥还厉害!”

    周围的中国乘客尽皆发出善意的笑声,有些外国乘客听不懂,却也感受到了什么,跟着笑起来。

    理查德同样咧开了嘴。

    身为解语鸟,它自然熟知东方古典文化,不要说唐诗宋词,就是汉赋元曲它也能信手拈来。而它第一次接受这种文化的熏陶,还是在很久很久以前……

    那一年,她带着它去了美国南部的图森,住在距离城市中心处农庄里。很多个清晨,它会陪着她一起在露台上,一边喝咖啡,一边迎接日出。

    太阳升到了东部的林肯山脉,它和她一起看着太阳的光芒直射在眼前圣卡塔利娜山脉的最高峰,她总是叹为观止那淡紫色的、粉红色的霞光的美丽,时常感叹着:“亲爱的亚历克斯,你看,大自然是多么神奇!你们都是造物主的宠儿!”

    深藏不露的老茶赞美那个年轻的dotor学贯中西,其实她也是不逞多让。在农庄住下不久之后,或许是因为母语已经无法满足她对大自然的溢美之情,她开始教它“云蒸霞蔚”、“气蒸云梦泽”种种。

    当时的它理解不了这么复杂的词句和意思,只能机械的模仿,然而记忆深处,直到现在还记得她最常吟诵的两句是“山光悦鸟性”、“叶底鹦鹉一两声”。

    直到成为精灵,他理解了这些诗句的意思,才明白对于一个外国人而言,要学会中国古典诗词有多么不容易。她常常说它是她毕生的骄傲,其实,她才是它的骄傲。

    是它的整个世界。

    “x-art……brazze……kink……digit……private……wiked……嘻嘻,洋妞……我来、我看见、我征服……”张子安的嘴角挂着恶心的笑容呢喃道,像是在做什么美梦。

    理查德从回忆中暂时醒来,打了个寒战!

    为什么这白痴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把英语讲得如此娴熟!

    还好他的声音不大,要是被周围的乘客听到了,估计会直接报警!

    它嫌弃地瞪了一眼睡得涎水四溢的张子安,费力地用双翼把他身上即将滑落的小毯子拉拔了回去。

    这个白痴,还以为它当初出现在教授的课堂是随机事件,是他自己运气好。

    其实它是被吸引去的。

    那个陈老头虽然现代汉语教得让人昏昏欲睡,《学》却讲得声情并茂。在张子安去之前的上一堂课,他正在讲清代第一词人纳兰容若的《饮水词》。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昔日平常往事,而今已不能如愿以偿……酒中茶半,前事伶俜,皆梦痕耳。”

    偶然听到一耳朵的它,就这样怔住了。

    爱是什么,生前的它不懂,这个词汇太复杂。只是在离世前一天晚上,它仿佛冥冥之中有所感应,所以在例行道别的时候对她说出了“我爱你。”

    爱是什么,变成精灵的它也不懂,这种情感太深邃。只是,它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自己变成了可以自由翱翔于天地的精灵,心中却总有一块地方空荡荡的,荒芜得杂草丛生。每当想起她时,那种酸涩的感觉,它回想起和她朝夕相伴的三十年,她手把手教它课程,它陪伴落寞的她,她生气时会和它发脾气……《泰晤士报》那个有眼力劲的记者,曾经在报道中说dotor和它就像一对夫妻一样相处。

    琴瑟和鸣、相濡以沫……它已经懂得这些词汇的美好,却更明白这是它今生永远无法企及的奢望。

    爱是陪伴,更是放手。它早已明悟这个道理,只是不懂自己心中的酸涩从何而来……听到那两句诗才如醍醐灌顶。原来如此,只因相伴的日子永远不会再有,它恼恨自己没有把过去三十年相处的一点一滴都牢牢记在心里,恼恨自己在过往种种时不曾更好珍惜。

    前尘往事,酒中茶半,前事伶俜,当时只道是寻常……

    它凝望着大洋彼岸,双眼渐渐模糊,白云之中,仿佛出现了她温柔的面庞,不再年轻的脸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可在它眼中,却依稀是三十年前,巧笑倩兮的那个女子。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扉,

    却只能深埋心底。

    ……

    “各位旅客您好,这里是来自机长的广播。我们预计将在20分钟后抵达目的地洛杉矶国际机场。现在当地时间为上午11点10分,气温是摄氏9度,微风,小雨,想要享受加州阳光的旅客可能要失望了。跑道有些湿滑,请您系好安全带准备降落。非常感谢您今日与我们同行,希望您的心情不要受到糟糕天气的影响,谢谢!”

    机内的英文广播吵醒了张子安骑着大洋马驰骋草原的美梦,他注意到理查德似乎神游物外,便生起了恶作剧的心态。

    “理查德,你望天做啥?天上有什么?该不会有灰机吧?啊哈哈哈!你知道不?鸟类爱好者给灰鹦鹉起了个外号,就叫‘灰机’。”他屈指想弹它。

    “你这一脸蠢相的白痴,本大爷只是眼睛里进了沙子。”它灵活地躲过去,白了他一眼,像个优雅的绅士一样重又跳回自己座位上,“该下飞机了,系好安全带。另外告诉你个好消息,洛杉矶下雨了。”

    张子安感受到来自左侧的凛冽杀气。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