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 走进荒野
    关于驯猫,张子安向蒂姆和劳伦提出几点要求。

    首先,驯猫时不得有人旁观,所以他待驯的猫们带至野外,需要凯勒夫妇送他过去,然后再接他回来。

    其次,驯猫需要数天时间,具体长短不一定,所以请他们夫妇稍安勿躁。

    蒂姆和劳伦满口答应。

    这是张子安展示功夫的意图,因为他要把他们的猫单独带走,如果不给他们吃一颗定心刃,他们恐怕不敢答应。现在以他气功大师和功夫大师的身份,断然不会贪图他们几只猫。

    跟蒂姆和劳伦一起吃过早餐,张子安跟他们一起来到幼猫所在的房间。他没让菲娜跟进来,以免这些幼猫表现得太过异常。今天这对夫妇已经够吃惊,再吃惊麻木了。

    即使如此,幼猫们还是从张子安身嗅到了菲娜的气味,对他表现得特别恭敬和顺从,竟然自动围拢到他身前,等待他的检阅。

    尽管张子安从照片里见过这些幼猫,然而亲眼目睹与看照片毕竟是不同的。他蹲下来逐个仔细观察,这些幼猫的毛发尚短,不若成年猫那样美丽,像一个个惹人怜爱的小毛球。

    如果对方是成年猫,理查德是不敢太过接近的,但它一看只是一些刚断奶不久的小猫,便大着胆子站在张子安的肩头,跟他一同观看。

    蒂姆指着这些猫逐一介绍,哪只已经被顾客预订出去了,哪只是打算保留下来准备参赛或者当种猫的,剩下的由张子安任选一半。大家都是懂行的,蒂姆开诚布公,没有任何保留。

    布偶猫最重要的特征是蓝眼睛,无论长得多像布偶,只要眼睛不是蓝的,不是布偶。常见的布偶猫大致分为三种,重点色、手套色和双色。

    张子安发现,蒂姆这里的布偶猫大都是国内最受欢迎的双色布偶,更严谨的官方名称是“重点色加白”,与其他两种布偶区分的关键是脸的倒v字白斑,另外两种的脸基本都是深色的,从审美来说双色布偶要差一些。

    双色布偶的繁育重点是白斑基因的控制,全身白斑对称程度越高的,往往越受普通人欢迎,然而cfa赛却不怎么看重这点。蒂姆留下来准备参赛的那只布偶幼猫,脸的白斑不是很对称,在普通人眼远远不如其他几只,但它的骨骼、体型和面部结构更匀称,在专家的眼这代表更稳定的基因,cfa赛也更看重这些。

    然而张子安并不打算参加国的cfa赛,因此觉得无所谓,即使让他选,他也不会选择那只,宁愿选择更受消费者欢迎的白斑对称的布偶——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专家算个屁!

    双色布偶又细分为海豹双色和蓝双色,区别在于前者颜色稍深而后者稍浅,前者看起来更有精神而后者更惹人怜爱。这里还有两只带山猫纹的双色布偶,像是打牌输了脸被画了几道小胡子一样,更增添一抹俏皮。带山猫纹的布偶通常来说价格会略低一些,是预算不充足者的好选择。

    张子安稍微打听了一下价格,蒂姆直言不讳,宠物级的布偶猫价格在1000美元以下,而更好一些的赛级价格大约是1300至1400美元,他特意要求留下的那只幼猫属于高赛级,价格取决于它长大后能赢得多少个冠军。

    简单换算一下,即使是赛级布偶的价格也不到1万人民币,同样品相的在国国内至少3万以,还要排队等候。他没问蒂姆打算把学会跳舞的布偶猫卖多少钱,反正无论国还是美国都不缺有钱人,标多高的价钱都有人买。

    蒂姆指挥艾伦搬来宠物航空箱,将这些幼猫全都装箱,然后装进他们平时用来运货的厢式卡车里,由艾伦负责驾驶。蒂姆自己开着那辆家庭旅行车载着张子安和菲娜跟在后面。劳伦留在家里,目送两辆车一前一后驶离。

    张子安的要求很简单,找一处荒凉无人的旷野行。路过好几个类似的地方之后,他终于选定了一座汽车可以开去的小土丘,站在面视野可以覆盖周围很远的距离。

    艾伦和蒂姆将幼猫们搬下来,还有张子安特意要求的烧烤架、燃料以及装在冰桶里的鸡胸肉,此外张子安还准备了帐篷等野营工具,因为他打算在这里过夜。尽管艾伦再次央求留下来旁观并保证守口如瓶,但张子安坚决不给他这个机会。

    蒂姆将厢式卡车留下,与艾伦同乘家庭旅行车离开。临行前,他交给张子安一部预付费手机,以便他可以在必要时跟猫舍取得联系。

    确定四下无人,张子安对着空地将星海、老茶和雪狮子释放出来。

    “喵呜~”星海在游戏宠物栏里休息得很足,一出来精神百倍,好地四下眺望,“子安,这是美国?”

    “没错,虽然看起来跟国差不多,不过嘛……”张子安故作神秘地一笑,“等晚你知道了。”

    星海纳闷地望着他,而他并不打算做进一步的解释,转换话题道:“这里很空旷吧,又没有人,星海可以尽情玩捉迷藏!稍等一下,我把东西收拾好,咱们玩个痛快!”

    “喵呜!”星海跃跃欲试,不停地打量着四周,寻找可靠的藏身之地。

    老茶舒展了一下身体,凝聚目力注视着地平线尽头的洛杉矶。今天是晴天,能见度良好,它的斗笠正好起到了遮阳的作用,视线未受到阳光的干扰。

    “子安,这是美国?”老茶问道。

    张子安搬来一把野营椅,请老茶坐去,回答道:“是啊,茶老爷子,等我把工作完成,咱们一起去市里逛逛,一起开开眼界。”

    老茶欣然点头,“老朽正有此意。”

    雪狮子刚从游戏里出来,尽管有些晕头转向找不着北,还是一头冲着菲娜扑过去。“陛下!奴家想死您了!这异国他乡,猫生地不熟,奴家迫切需要您来安慰一下奴家受伤的心灵!”

    菲娜懒洋洋伸出一只猫爪抵住它的额头,不让它扑到身。

    雪狮子手刨脚蹬,无奈前爪菲娜短得多,始终无法得偿所愿。

    张子安对照着说明书,把帐篷支了起来,然后又架起烧烤架,烹制鸡胸肉顺便烧一壶开水为老茶沏茶。他一边干活儿一边对菲娜说:“这些幼猫拜托你了,早弄完咱们可以早去玩了,你也想去大城市里开开眼界吧?”

    菲娜兴趣缺缺地眯着眼睛,“少来,本宫才对大城市没兴趣!今天天气不错,速速给本宫铺毯子,本宫要晒着太阳睡一觉。”

    “要不要给你涂防晒霜?”张子安忍不住说道。

    “什么?”菲娜没听明白。

    “没什么,我说着玩。”张子安把心的吐槽咽了回去——你以为这是海滨浴场呢?

    菲娜冷脸盯着他,“本宫警告你,不可一而再,再而三地愚弄本宫,否则——”

    “阉掉!”雪狮子惟恐天下不乱地说道。

    张子安胸有成竹地遥指洛杉矶,说道:“你放心,那里有一处所在,你去了之后绝对不会失望!所以,开始干活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