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夜愿
    由于屡次被忽悠,菲娜对张子安的承诺实在是提不起兴趣,懒洋洋地教幼猫们跳舞,一副出工不出力的样子。 ()

    猫族的语言自然不像人类语言那么丰富多彩,菲娜不能光靠喵喵叫几声能让幼猫们理解如何跳舞,它必须要亲身示范,跳给幼猫们看,让它们记住并理解。

    完全相同的舞姿,却被菲娜和幼猫们诠释不同的意味。幼猫们懵懂地模仿菲娜的每一个动作,却时常左腿绊住右腿,跌跌撞撞地滚作一团,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令人忍不住想要抱起来。至于菲娜的舞姿是什么样,只要去看已经变成星星眼的雪狮子知道了,那叫一个性感撩人……不对,是撩猫!

    幼猫们的舞蹈脱胎于韩日女团的集体舞,特别是韩国女团的舞蹈,无时无刻不强调着表演者的腰和腿。菲娜体型修长匀称,在猫里妥妥算是大长腿,每每令自负美貌的雪狮子自惭形秽。猫走路的姿势本来风情万种惹人遐思,因此有了“猫步”的美名,如果有其他人看见菲娜的舞蹈,也许会诞生一个新词——猫舞。

    张子安既没摆弄过帐篷也没摆弄过烧烤架,依靠说明书反复试了好几次才算搞定。点燃料之后,他先把水烧开,泡国内带来的茶叶,给老茶端了过去。老茶惬意地趴卧在野营椅,眯起眼睛远眺洛杉矶的一隅。从这座小土丘,隐约能看到风格各异的高楼大厦

    “子安,这洛杉矶可真大啊!”老茶的语气里透着罕见的诧异,“难道远处的一大片建筑全都是?这可滨海市要大得多,也要繁华得多!”

    “当然啊,茶老爷子。”张子安笑道,给它斟茶,“滨海市在国也只是座等城市,跟洛杉矶此等国际大都市有若云泥之别。等到入夜,您再看,洛杉矶的夜景听说也很漂亮,是一座不夜之城。”

    老茶充满期待地点头,“那便不虚此行。”

    理查德扑腾着翅膀四处乱飞,撩拨这个撩拨那个,尽管飞不高,却像苍蝇一样烦人。张子安警告它别往烧烤架降落,算要落也要先把毛拔了,否则不好吃。

    星海在小土丘四处探险,由于洛杉矶常年气候温暖,即使冬天也很少有雨雪天气,土丘的灌木草丛依然郁郁葱葱。

    张子安在家里用烤箱烤肉都不利索,更何况是初次使用烧烤架在野外烤肉,弄了一个手忙脚乱,脸都被熏成了大花脸,肉还烤糊了好几块。等到吃饭的时候,菲娜如往常一样抱怨连连挑三拣四,而张子安则一如既往地左耳进右耳出。

    到了下午,柔和的阳光晒得人倦意涌,张子安把带来的防水布和野营椅一字排开,大家一起披毛毯晒着太阳午睡,他还特意戴了遮光眼罩。

    他是被理查德扑腾翅膀和嘎嘎叫的声音吵醒的,等他摘掉眼罩,发现太阳已经西斜,这一觉睡了有两三个小时。

    菲娜似乎已经完成了训练小猫们跳舞的任务,那些幼猫们正在跟星海玩捉迷藏。老茶见他醒过,伸出猫爪遥指很远的另一处小土丘,问道:“子安,那是什么地方?”

    那处小土丘立着几个英字母,跟这里很远,白天看不清,此时由于太阳光线角度的原因,那几个字母正好闪闪发光。

    “那是著名的好莱坞,世界电影工业的心。”张子安解释道,“您老人家看的很多电影,其实都是出自于那里。”

    “哦!”老茶诧异地说道:“这么说,那里岂不是高手云集的所在?”

    “不不,电影里那些功夫高手大部分都是靠特技表演的,那些演员本身能会几招三脚猫的功夫足够吹嘘一辈子。”张子安压低声音,悄悄向老茶说道:“不过那里有很多有意思的景点值得一去,过两天我带你们去玩玩。”

    说完,张子安看星海与幼猫们越跑越远,担心它们遇到危险,要知道洛杉矶由于气温温和,即使冬天也是有蛇的,便急忙赶过去照看它们,不让它们往灌木草丛密集的地方跑。

    冬天,天烟得早。吃完晚饭之后,几乎是一眨眼入夜了。

    “茶老爷子,您看那边!”张子安指着远方示意道。

    华灯初的洛杉矶美得令人窒息,那是一个由光点组成的梦幻世界,数条晶莹流动的光河有粗有细,有明有暗,依地势蜿蜒曲折,最终汇聚入光的海洋。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如同无数圆润的鹅卵石,沉浸于光河之,任其冲刷。光海的某一块区域,灯火辉煌明如白昼,那里洛杉矶的市心,寸土寸金的所在。光海的空仿佛笼罩着一层发光的薄雾,连群星都黯然失色。

    不仅是老茶,连菲娜、雪狮子、星海都被吸引了过来,只有理查德因为鹦鹉的夜盲症而什么都看不清,十分懊恼地嘎嘎乱叫。

    “闪亮的东西……”

    菲娜看得入迷,白天跟张子安生的闷气全都一扫而空。它的瞳孔张得很大,眼底的反光膜将光芒汇聚,然后以两倍的亮度重新放射出来,绿莹莹亮得惊人。所谓的猫眼石和虎眼石,与它的眼睛相全都相形见绌。

    从菲娜的身后看,它轮廓的剪影与扔在店里角落的猫神雕像几乎是一般无二。

    雪狮子痴痴地盯着菲娜的侧脸,一时看得呆了。

    “星海,你再看咱们头顶。”张子安提醒道。

    星海仰起小脸,惊叹道:“喵呜~好多的星星啊!”

    自从那次在宠物店屋顶品茶赏花之后,张子安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带星海去野外看星星,却由于诸事缠身而一直耽搁了下来。滨海市虽然不算什么大城市,但身处于市心,光污染还是挺严重的,冬天空气质量也不太好。

    璀璨的银河低垂于地平线附近,像是一把光剑斜插在立有好莱坞地标的山丘。

    张子安他们所在的位置不算是观星最佳地点,不过好在没人打扰,除了洛杉矶市心的方向之外,另外三面的星空都很清晰。

    星海兴奋地在山顶尽情地奔跑。无论是在宠物店还是在宠物店后面的绿地里,都没有如此广阔的空间,今天让它玩个痛快吧。

    老茶黄铜色的眼睛,亮度丝毫不逊于菲娜,只是更偏于稳重,不像菲娜的眼睛那般美得令人窒息。它凝视着横穿洛杉矶的洛杉矶河,缓缓吟诵道:“星垂平野落,月涌大江流。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理查德由于夜盲症什么都看不见,觉得甚是吃亏,闻言忍不住叫道:“嘎嘎!什么天地一沙鸥?明明是天地一鹦鹉!”

    它的话令大家莞尔一笑,顿时冲淡了诗蕴含的萧索之意。

    张子安偶尔一抬头,突然眼睛一亮,指着天空大叫道:“快看!是流星!”

    大家全都仰头注视望去,一颗明亮的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自西向东划过整个天际,此时正好从他们头顶经过。他们随着流星的轨迹而转动着脑袋,盯得入神,连理查德也装作能看见的样子。

    “快许个愿吧。”张子安急切地说道。

    大家默然盯着一闪即逝的流星,于天使之城的近旁,许下了各自不同的心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