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独家专访
    张子安先回到客房的卧室,重新换上自己那件灰色的中山装,其实这种紧身又没有弹性的衣服很不适合练拳,时时刻刻都有裤裆开线的危险,但谁让这衣服穿起来比较帅呢……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围观的人群里有好几个青春靓丽的外国妹子。

    他再次拉开门,这次有了心理准备,立刻风度翩翩地抱拳施礼。

    迎接他的是又一阵欢呼和掌声,这个素来宁静的小区跟过万圣节差不多。几乎所有人都举起了各色手机对准他,纷纷拍照或者摄像,张子安甚至注意到场边还有一对看起来很专业的记者与摄像师的组合。

    美国的电视产业非常发达,电视台多如牛毛,连私人都可以申请电视台执照,看这记者与摄像师寒酸的样子,连辆专用转播车都没有,估计也不是什么全国性的大电视台。张子安战略上蔑视,战术上重视,还是悄悄地又把衣服抻直了些……

    一见他出来,女记者立刻举着话筒伸向他,“你好,我叫简,是本地电视台的记者,听说你是来自中国的功夫大师是么?可以接受一下我们的简短采访么?”

    女记者的语速很快,张子安能听懂个大概。虽然只来到美国短短几天时间,但他自觉英语水平比以前大有长进,毕竟周围全是说英语的,那种沉浸式的学习氛围是国内无法复制的。

    张子安这辈子第一次接受记者采访,而且还是个女记者,多少有些局促不安,然而负责说话的不是他,理查德可没有丝毫的局促不安,它以前接受的采访次数很多。

    “我就是。你想问什么?不过请快一些,我要赶时间。”理查德说,张子安配合口型。

    简松了一口气,“好的,请问你来美国多久了?觉得这里如何?”

    她穿着一身灰色的职业套装,长相平平,不过浑身上下充满了热情与活力。

    “几天时间吧。邻居们很好,非常热情好客,我很享受这里的生活。”理查德应对的很得体。

    “据说你每天早上都会在这里练功,对么?今天也会练吗?”简又问,语气里满是期待,毕竟她来的目的不仅仅是采访,如果能将练功的画面拍摄下来,应该会得到台里boss的赏识——要知道,目前这里只有她自己,没有其他同行,换言之,现在是独家专访!

    独家专访!这种机会可不多。

    “当然。”理查德肯定地说。

    听到它的话,本来有些担心白跑一趟的观众们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太好了,我们可以全程拍摄么?我注意到大家都很期待你的表演,一定非常精彩!”简说道。

    “不不,你搞错了一件事。”理查德纠正道,模仿张子安那种不装逼会死的语气说,“我练功并不为了表演,而是顺应本心,通过呼吸吐纳平衡体内的五行元素,引天地之‘气’为己用,通过拳术与大自然融为一体,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简听得迷迷糊糊,不过总算知道这位功夫大师逼格很高。至于真的假的她并不关心,只要能搞个大新闻就行。

    现在只是清晨,张子安估摸着时间还早,cfa比赛不可能这么早就开始,于是缓步走回草坪中心,闭目盘膝而坐,呼吸吐纳。

    不知道是谁突然惊叫一声,“看那儿!看大师身前的草坪!”

    众人循声望去,摄影师也调整焦距,对准张子安身前的一片绿草。

    今天天气非常好,一点儿风都没有,然而随着张子安胸膛的一起一伏,那块草坪似乎也在前后摇晃——张子安吸气的时候,草叶倒向他的方向,反之,当他呼气的时候,草叶倒向另一个相反的方向。

    包括简在内的在场观众惊得目瞪口呆,在他们看来,正是张子安的呼吸吐纳导致了此等异象,其实只不过是理查德的两只翅膀左右扇风而已……

    “拍到了吗?”简紧张地询问摄影师。

    摄影师比划了个“ok”的手势。

    这是什么鬼?魔术吗?特异功能?外星人?简心里犯嘀咕,她去唐人街的时候也见过有些华人表演武术,有时候甚至还有来自中国的僧人表演飞针碎玻璃的硬气功,但从没有人能单凭呼吸便令几英尺外的草丛来回摇曳……

    初升的朝阳照在张子安的脸上,配合他肃穆的神情,最重要的是人们心中油然而生的敬畏,竟然令他看起来隐隐有几分圣洁之感。

    吐纳数分钟之后,张子安鱼跃而起,拿出压箱底的功夫,卖力地表演了一套咏春拳。

    蒂姆和劳伦也从屋子里出来,心疼地望着自家的草坪——随着张子安的迈步、拧身、出拳、踢腿、戳指,草坪上留下了一个个清晰的脚印,折断的草叶零落成泥,看来前几天修剪草坪算是白费工夫了……

    演练完毕,张子安收招定势,赢得了数倍于昨日的喝彩声和掌声。

    他一看时间不早了,便向简和众人挥了挥手,示意今天就到这里为止了。

    理查德说道:“抱歉,各位,我还有事,要去参加cfa的比赛,再晚了就来不及了。”

    说完,张子安招呼了一声菲娜,带着它上了蒂姆的家庭旅行车。他坐到驾驶位上启动发动机,菲娜跳到了副驾驶位上。

    观众们很是遗憾,恋恋不舍地四散离去,还有人向蒂姆和劳伦询问明天是否还会继续,夫妇二人表示不清楚。

    “等一下!”简追了过去,用指节敲了敲车窗。

    张子安把车窗玻璃摇下,“什么事?”

    “请问你刚才说什么?cfa?”简好奇地追问道。她不养猫,也不知道cfa到底是什么,眼见这位来自中国的功夫大师马上要驾车离开,她来不及查询,只能过来直接问了。

    理查德稍微解释了一下。

    简转转眼珠,以新闻记者敏锐的直觉,想到这可能是个不错的题材——中国功夫大师的多重身份?似乎有进一步跟进并挖掘的价值。

    “先生,是否介意我们可以跟你一起去?”她问道,“我对这个比赛也很感兴趣,保证不会打扰到你。”

    她当然对猫咪比赛没有兴趣,这么说只是为了博取张子安的好感,同意让她全程跟踪采访。刚才张子安的神奇表现令她大开眼界,同时也对真相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想要更多地了解一下这位神秘的中国人。她已经打定主意,不论张子安是不是同意,她都会开车跟过去,绝不能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否则回到台里之后,一定会被boss骂个狗血淋头。

    张子安想了想,他倒是无所谓,只是不知道cfa是否同意让她拍摄,不过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他点头同意,并且指了指蒂姆给他的地图,理查德会意地说道:“当然不介意。另外我对附近不太熟,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在前面开车,我跟在后面,就去地图上标记的位置。”

    简接过地图扫了一眼,认出是邻近县里的一座体育馆。

    “没问题!交给我吧!我这就去开车!”

    简拿着地图,去跟随行的摄影师咬咬耳朵。摄影师虽然对额外的工作感到有些不满,但还是被她说服了,代价是今天的午餐由她请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