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一直等待
    凯茜不明白张子安抱起温蒂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她很高兴温蒂没事了,宠溺地把它抱在了怀里,轻声抚慰着。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张子安回到自己的座位,正想瞅瞅场地里有没有养眼的辣妹,衣服却被菲娜扯了一下。

    “干什么?”他心疼地说:“这件山装才穿了两次,可别扯坏了。”

    菲娜正色命令道:“去问问那只猫是怎么回事。本宫总觉得它身有熟悉的味道。”

    其实张子安也有些好心,毕竟是只没见过的猫种,又不像是混血。

    “好吧,我去问问。”

    他以拳掩嘴,跟理查德商量了一下,重又离开座位,去向凯茜套近乎。

    “凯茜,你的温蒂没事了么?”理查德问道。

    凯茜笑了笑,“它刚才好像有些受惊,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真是多谢你了。”

    “介意我问个问题么?”理查德说。

    “请讲。”凯茜认真地听着。

    “温蒂是什么种类的猫?我是说,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猫。”张子安盯着温蒂,表现出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哦。”凯茜扶了扶沉重的老花镜,眼睛里满是慈爱的笑意,“温蒂是一只阿西尼亚猫,听说过吗?”

    “没有,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张子安老实地摇头。

    “难怪,这种猫确实挺少见的,养的人少,繁育它们的猫舍也少。”凯茜自豪地说道,“小伙子,我听你说话不像是美国口音,你是国人?还是韩国人?”

    “国人。”理查德说。

    “对不起,我总是分不清这两个国家。”凯茜歉然笑道,“这辈子从来没有离开过美国。”

    “没关系,很多西方人都分不清。”理查德说,“我在国滨海市开着一家宠物店,这次来美国学习和交流来的。”

    听到他是开宠物店的,凯茜并未另眼相看,反而很惊喜地向他伸出手:“哇哦,原来咱们居然是同行!重新介绍一下,凯瑟琳·唐娜·瑞恩。”

    “杰夫·张。”理查德一如既往地介绍道。

    然而张子安听她介绍得很正式,甚至连名都说出来了,便用英说道:“名是张子安。”

    “啊,那我还是叫你杰夫吧,名字对我来说很拗口。”凯茜很开心地挥挥手,“杰夫,你确实很好学,这种猫据说是最早在阿西尼亚发现的——那个地方在今天的名字叫做埃塞俄亚,然后于19世纪期被带到了欧洲,开始人工繁育。”

    她怜悯地摩挲着温蒂,等长度的毛发如麦浪般起伏不定。张子安起初以为温蒂是颜色如一的巧克力色,此时仔细观察才发现不是——它的每一根毛发自至下都分成了两至三条色带,虽然都是巧克力色,但颜色的深浅不同。随着凯茜的轻抚,它的毛发在展会灯光的照耀下呈现出美丽神秘的明暗光泽涌动。

    凯茜一边惬意地撸猫,一边娓娓道来:“阿西尼亚猫很可怜,由于二战造成的生灵涂炭以及20世纪六七十年代欧洲猫白血病的蔓延,使得这种猫一度绝迹,之后再次从原产地引进并加以培育,才形成了今天的阿西尼亚猫,然而却已经和最初的阿西尼亚猫有所不同了……像你的埃及猫一样。”

    “咦?你认出来了?”张子安稍微有些吃惊,回头望了一眼菲娜,见它也在专注地盯着温蒂。

    “当然。”她笑道,“埃及猫太稀少,不是每次巡回赛都能见到埃及猫,但是呢,我已经参加了足够多的次数,所以总能遇到一两次。”

    “我的温蒂与你的猫应该有某种很亲近的血缘关系。”她说,“阿西尼亚猫的起源一直是个谜,但是一般认为它们是由古埃及猫演化过来的——你没发现吗?它的样子像只小狮子,也许埃及的狮身人面像是仿照它做成的呢!”

    很亲近的血缘关系……怪不得菲娜会觉得它身有熟悉的味道,说起来它应该算是菲娜的旁系后代,身继承的原始埃及猫的血脉绝大部分其他猫种更加浓厚。

    张子安略微想象了一下这种猫的迁徙演变过程,不由地悠然神往。

    过了一会儿,他以拳掩嘴,低声对理查德说了几句,理查德转述道:“凯茜,我听到你已经参加过很多次巡回赛了——恕我直言,你今天是不是走错展位了?这里是家猫组的位置,你应该带着温蒂去冠军赛组吧?”

    “不。”凯茜叹了口气,银发轻颤,“我没有走错展位,很多年以来,我一直是在家猫组的展位。”

    连理查德都吃惊不已,不等张子安暗示,它又问道:“为什么?”

    她神色黯然,沉默片刻之后,强作笑颜指了指远处墙挂着的cfa标志,“因为他们不承认,他们只承认原色、红色、蓝色和小鹿色的阿西尼亚猫,而巧克力色的阿西尼亚猫不被允许参加冠军赛。”

    温蒂像是感受到了主人的伤心,舔了舔她的手指,以很细很软的声音叫了几声。

    “所以,你每年都会来参加家猫组赛?”理查德问道。

    凯茜点点头,“我一直在等待,等待他们承认温蒂的那一天。”

    张子安胸没来由地升起了一股烦闷之气,突然觉得会场里有些燥热,把领口扯开了一些,很怀念室外的阳光与清爽。

    “不过,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参赛了。”凯茜突然爽朗地高声笑起来。

    “为什么?”理查德又问。

    她拍了拍拐棍,用张子安都看穿的、伪装出来的豁达说道:“因为我快走不动了。”

    “我的丈夫死于肺癌——我早提醒过他,让他不要抽那么多烟。”她像是对着空气并不存在的某人,嘲弄地笑道。

    “他去世后,朋友送了我一只阿西尼亚猫解闷,从此我喜欢了这种猫,甚至成为一名业余繁育人,一直专注地繁育阿西尼亚猫。温蒂是我的最爱,它是我繁育出的阿西尼亚猫最出色的一只,我本以为能在它的身看到巧克力色阿西尼亚猫被承认的那一天,可惜……看来这个愿望只能留待别人实现了。”

    她无力地晃晃脑袋,像是试图从繁密的蛛挣脱出来一样。

    “承不承认也没有什么关系吧?无论他们承不承认,巧克力色的阿西尼亚猫都是存在的。”张子安嘴唇轻动呢喃道。理查德一怔,赶紧把他的话转述成英语。

    “菲娜,我们走。”他拍了拍衣服,站起来招呼菲娜。

    菲娜见他脸色不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还是跳下了展台。

    凯茜愕然地望着他,“你要走了吗?你不准备参加赛了?”

    “我觉得这样可笑的赛不参加也罢。我叫张子安,是个国人,在滨海市开了一家宠物店。凯茜,如果你以后来国旅游,请允许我略尽地主之谊。”

    理查德将他的话准确地翻译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祝你赛顺利。”张子安再次与她握手,他用的是双手,握住她的单手,带着崇敬和钦佩。

    走出几步之后,他回头笑了笑,“凯茜,你是我这次来美国见到的最漂亮的姑娘。”

    “真的?谢谢!”凯茜捧着自己满是皱纹的脸蛋,开心地笑起来,笑得像个孩子。

    “真的。再见了。”他挥手与她告别。

    ……

    简和摄影师的耐性已经快被消磨光了,此时见张子安要离开,简快步追来。

    “你要走?”她很不满意地问道。

    “嗯,突然对这赛失去兴趣了。”张子安头也不回地答道,“再见。”

    望着他自顾自离开的背影,摄影师挖苦地说道:“我说了吧?果然白来一趟,午的午餐还是你请客,请不要赖账。”

    “见鬼!”简气呼呼地一跺脚,“回去拿练功的那段视频交差吧。”

    ”这段视频不要了?“摄影师问道。

    简气急败坏地反问:”留着干什么?让观众看他和一个老太太聊猫的历史?咱们是地方新闻频道,不是踏马的iscovery!“

    摄影师无所谓耸耸肩,不敢惹正在气头的她,把这段视频删掉了。

    聪明的男人,总是知道什么时候该闭嘴。

    “还傻站着等什么?我们走!去吃你那该死的午餐!”她发了一顿脾气,一甩头当先离开。

    摄影师把摄像机镜头的盖子盖,晃晃悠悠地跟在她后面离开了,心里盘算着要点什么不用自己花钱的午餐。

    ……

    张子安走出体育馆的大门,此时外面的停车场几乎空无一人,所有人全都入场参观或者参加赛了。他找到蒂姆的家庭旅行车,坐进车里,摇下车窗,深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缓解心的烦闷。

    “到底怎么了?本宫的那只猫族同胞又是怎么回事?”菲娜跳副驾驶的位置,不满意且好地问道。它讨厌唯独自己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理查德把刚才凯茜说的话从头到尾完整地转述了一遍。

    菲娜越听,脸色越冷,眼神也愈发凌厉。

    “我堂堂猫族,又何须区区人类的承认!”它怒发冲冠,厉声叫道。

    张子安启动了汽车,“算了,咱们走吧,回家。”

    恰在此时,风起。

    一阵劲风突兀地袭来,将菲娜的这声厉喝连同它的气味卷起,一股脑塞入体育馆敞开的大门里。

    ……

    这天,简回到她那又小又破的地方电视台里,受到了boss劈头盖脸的一顿叱骂,因为在她和摄影师跑去餐厅吃饭后的短短时间里,cfa的赛场出现了难以置信的景。

    所有参加赛的猫,挣脱了主人和裁判的手,向着空荡荡的体育馆门口,惊惧地趴伏于展台。

    万猫朝拜!

    ://..///40/4088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