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片刻的温存
    一家三口没有生气,跟张子安说笑了几句,还请他为他们照了几张全家的合影,便先行离开。他们心中也许会有疑问,为什么这个中国人会在李小龙的蜡像面前逗留这么久的时间?果然是因为中国人都有功夫情结?

    老茶专注地盯着李小龙的蜡像,眼睛一眨不眨,良久之后才移开了目光,深深地长叹一声,说道:“子安,够了,谢谢你。”

    “茶老爷子,咱们不着急,您可以多看一会儿。”张子安真心实意地说道。

    老茶摇头说道:“逝者如斯夫。”

    “好吧,那咱们继续逛。”张子安没有勉强。老茶与星海不同,它足够成熟,阅历也足够深,它的心结只能由它自己来解开。

    没走多远,一直绷着脸意兴阑珊的菲娜突然一怔,愣愣地注视着前方一座华丽的蜡像。

    它的反应也在张子安的意料之中,因为那是伊丽莎白·泰勒所饰演的《埃及艳后》。

    菲娜曾经评价过她很丑,虽然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又或者只是傲娇——张子安更倾向于这是它不喜欢别人来饰演自己曾经的主人。

    不过嘛,现代与古代的审美观肯定是不同的,而且2000年来,人的样貌由于不断的混血也在发生着改变。真正的克利奥帕特拉七世是希腊后裔,而伊丽莎白·泰勒带有四分之一的印第安血统,菲娜看不顺眼倒也正常。

    尽管如此,耗资00万美元,考虑到通货膨胀因素,投资额名列影史第一的这部鸿篇巨制在背景考究方面是无可挑剔的,搜集了能搜集到的一切古埃及资料,并在电影里加以精准的还原,除了埃及艳后本人以外,其他方面应该是非常接近于真实的古埃及。

    伊丽莎白·泰勒,或者说是克利奥帕特拉七世,穿着一身合体的纯烟色长袍,斜倚在红色天鹅绒的软榻上,眉目含笑凝视着前方。她的姿势非常有女人味,展现优美的s型曲线,黄金的臂环、手镯和发辫坠饰又给她增添了华贵与典雅。

    在她的身后,2000年前的星夜,奢华的皇家平底帆船扬帆荡浆,畅游于尼罗河中,忙碌的士兵和奴隶们尽心竭力地服侍女王陛下。

    更远处,一轮明月照千古。

    洁白的金字塔静立于月光中,无论明月还是金字塔,千百年来都未曾改变。

    她在看什么?

    像法老王一样俯瞰着广袤的神国?

    像妻子一样等待着得胜归来的凯撒或安东尼?

    像母亲一样期盼着子女的长大?

    像预言者一样坦然面对死亡的命运?

    又或者,她是在遥望远方的布巴斯提斯贝斯特神宫,思念着独处深宫的大神官?

    老茶见菲娜的异状,疑惑地想问什么,但被张子安抬手阻止了。雪狮子想凑到菲娜的身边,被他横身拦住了。这是他第一次阻止老茶说话,因为现在并非询问的时机,菲娜的脾气可不像老茶那么好,它此时一定不想被任何人或事打扰,即使是老茶,即使是雪狮子。

    菲娜僵立在原地,比刚才的星海还要踌躇不前。它瞪大眼睛迎上她的目光,嘴巴无声地一张一合,像是在诉说什么,又像是在询问什么。

    这就是张子安选择来蜡像馆游览的另一个理由,因为这里不仅有李小龙的蜡像,还有埃及艳后的蜡像——哪怕仅仅是一位埃及艳后的扮演者。

    在飞机上,当菲娜问及何时才会飞过烟土地时,他便留上了意,如果暂时无法去埃及,那就让伊丽莎白·泰勒的蜡像带给它稍许的慰藉吧。

    菲娜跟星海不同,它拥有强大的意志,不需要张子安的鼓励,便在最初的恍惚之后,认出这并非埃及艳后本人,只是一位它曾经见过的扮演者。

    它迈开腿,向她走了过去,走得很慢,也很小心,像是怕动作太大会惊醒这场幻梦。

    张子安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布和说话声,回头一看,后面走来一对年轻的情侣,手里拿着相机,看样子似乎是要去与埃及艳后的蜡像合影留念。

    他当机立断,不等他们靠近便迎过去拉住他们,嬉皮笑脸地说道:“你们好,我是大fff团驻奇缘宠物店的特派员,请问能借个火吗?”

    张子安是故意用说的这些话,而这对外国情侣显然是听得一脸懵逼,不懂他在说什么——别说他们不懂,张子安自己都不懂,只是一见到年轻情侣,他胸中就腾起熊熊燃烧的使命感……

    年轻情侣比划着手势,指了指耳朵,摆摆手,示意他们听不懂。

    张子安明知他们的意思,依然表演着他最擅长的装傻充愣。他拿着一份旅游地图让他们看,在地图上胡乱指点,装作问路的样子,各种胡搅蛮缠,就是不放他们过去。

    这对年轻情侣脸皮比较薄,同时也比较热心,即使听不懂张子安在说什么,还是比手划脚地为他指路。张子安一会儿瞪大眼睛装作恍然大悟,一会儿皱紧眉头表示迷惑不解,心里觉得全天下的导演和制片人都瞎了,如果找他来拍电影,兴许也能拿个奥斯卡影帝……

    他一边死缠着他们,一边偷眼去看菲娜,只见菲娜已经走到了软榻之前,仰头注视着埃及艳后的蜡像,碧绿的眼眸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张子安在心中默默地向这对情侣说着对不起,使出了浑身解数,唯独在这时候不能让他们过去,这是为了菲娜,同时也是为了他们的安全,否则盛怒之下的菲娜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老茶和雪狮子似乎也明白了什么,紧张不安地盯着来来往往的游客,生怕有哪个不开眼的过来打扰。

    数秒之后,菲娜轻轻地跃起,立到了软榻之上,近在咫尺地望着蜡像。

    从张子安的角度看过去,他突然觉得埃及艳后搭在身侧的那只手里好像少了些什么,如果多一只猫的蜡像可能就更完美了。

    菲娜蹲坐下来,与她对视了一会儿,然后闭上眼睛,于她的身前趴卧在了软榻之上。它知道她是假的,没有呼吸、没有气味、没有温度,什么都没有,甚至连面貌都不一样,但是除了这些之外又全都一样。

    它真希望她突然动起来,温柔地将手置于它的身上,说一声:“菲娜,久等了。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菲娜知道这是痴心妄想,真正的她已经死了,伴随着不朽神国一起湮灭在2000年前的历史长河里,可能连木乃伊都没有留下。

    片刻的温存之后,它睁开眼睛,眼眸中已没有泪光,再次成为平时的菲娜。

    它冷着脸跳下软榻,瞪了张子安一眼,鄙夷地说道:“停止耍宝吧,别给本宫丢人了!”

    张子安也快撑不住了,再缠下去这对情侣恐怕就要报警了,赶紧闪到了一边,让他们如愿以偿地与艳后的蜡像合影。

    等这对情侣带着满腹的莫名其妙离开后,艳后的蜡像周围再次空了下来。

    “你还要多留一会儿吗?”张子安指着蜡像问道。

    菲娜一甩尾巴,当先转身离开。

    “傻不傻?留下来做什么?只不过是一尊蜡像而已。”它淡然说道,“而且还很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