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曙光
    “老师,为什么观察能够影响结果?对不起,老师……我是不是太笨了,不适合学量子物理?”

    “没关系,你并不是笨,量子理论本来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不是观察影响结果,而是两种结果同时存在,只有当你观察的时候,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w w w . v o d t w . c o m你想象一下薛定谔的那个经典思想实验,将一只猫关在一个绝对密闭的黑盒子里,再放进一个由放射性开关控制的毒药瓶,里面装满了剧毒的氰化物。放射性物质的衰变速度是不确定的,你永远不知道开关将被何时触发,在你打开黑盒子观察之前,那只猫既可能活着,也可能死亡,对不对?”

    “唔……我好像有些理解了,不过老师,为什么要拿一只猫来做这个实验?不是很残忍吗?”

    “没人切实地做过这个实验……大概没有吧,这只是个思想实验,那只猫只存在咱们的想象,谈不有多残忍。再说,薛定谔的猫,总薛定谔的蟑螂要好听吧?”

    “哈哈,老师您说的对,那我再试着想一下。”

    “嗯,慢慢想,多想几次也没有关系。”

    ……

    它耳朵动了动,醒来了。

    外面似乎飘过一些莫名其妙的对话,虚无飘渺,仿佛近在咫尺,又仿佛远在天边。在它大声呼救的念头产生之前,外面又迅速安静下来。

    这是什么地方?

    身体下面传来了金属冰凉坚硬的触感,有些熟悉。

    等一下!我不是死了吗?

    它激灵地哆嗦了一下,想起来了!它被关在了一间牢不可破的金属黑盒子里,和一只怪的黑白小猫被关在一起。然后……它好像不小心碰翻了一个瓶子。

    瓶子?瓶子里装的什么?

    瓶子里好像装着什么令它感到极度恐怖的东西,连地狱的魔鬼都没有如此恐怖!

    瓶子被它碰翻了,那股淡淡的苦杏仁味道仍然烙印在它的脑海里,头痛、恶心、憋闷、牙关紧咬、全身抽搐,失去意识,进入永恒的黑暗国度……

    不不,这一定是梦,一定是噩梦!只要睁开眼,梦结束了,我仍然会回到那间蜡像馆,蹲坐在那尊天使的蜡像面前。

    事与愿违,它睁开眼,周围仍然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它从未如此恐慌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诡异的金属墙壁,可怕的黑暗,自己似乎死过一次然后又活过来的记忆……

    它腾地一下站起来,迫切想要做点什么,绝不能坐以待毙!

    “喵呜~不要乱动~”

    它又听到了这个声音,身体顿时条件反射般僵住了。在不久前,它好像是不小心碰翻了什么东西,然后苦杏仁的味道便逸散而出……

    “我不动。”它说道,几经思想斗争,它把身体绷得如蜡像般纹丝不动,“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我是不是在做梦?如果我狠狠咬一下自己,能不能醒过来?”

    “喵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我生来在这里。”

    “生来在这里?”它凄惨地笑道,“别开玩笑了,谁也不会生来在这里!你父母呢?兄弟姐妹呢?你的主人呢?是不是你的主人把你关在这里的?”

    “喵呜~我不知道。我没见过父母,没见过兄弟姐妹,有记忆以来一直待在这里……对了,你说的主人是什么?”

    它被问得有些张口结舌,“主人……主人是给你好吃的东西,让你有暖和的地方睡觉,还能陪你玩的人……我知道了,一定是你把你的主人惹毛了,他才把你关在这里,让你得到教训!”

    “喵呜~是这样吗?”黑白小猫的声音里充满了困惑和不确定。

    它似乎找到一条逃离这里的可行之路,激动地喷着唾沫叫道:“对!一定是这样的!我有一次咬伤了老板,我的主人把我关在小黑屋里惩罚我……你的主人,他叫什么名字?他总有个名字吧?能不能告诉我?”

    “喵呜~名字……我听人提到最多的名字,是叫薛定谔,他是我的主人吗?”

    “大概错不了……喂!黑白小猫的主人!喂!薛定谔!你在哪里?你弄错了!我不是你的猫,你要惩罚惩罚它,我没有犯错,不要惩罚我!请你行行好,放我出去!”它仰天长啸,喊到最后差点哭出来。

    它喊了无数遍,却无人回应,直到它嗓子哑得再也喊不出声,才停下来喘息。

    “喵呜~名字……我也想要一个名字。”黑白小猫于黑暗说道。

    它吞咽唾沫润滑一下喉咙,沙哑地说道:“我说过了,你有名字,你自称叫星海,我是在蜡像馆里遇到你的,你还问我玩不玩捉迷藏,然后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出现在这个鬼地方……”

    “喵呜~星海……这是我的名字吗?”

    “大概是的。”它语带讥讽地说道,“你这名字倒挺大,群星的海洋,那不是宇宙吗?这鬼地方大得多!”

    黑白小猫又说道:“喵呜~那我叫星海吧……捉迷藏是什么?很好玩吗?”

    它呵呵一声,没好气地说:“是一个人藏一个人找,依我看来,好玩程度也一般般……不过当时看你的样子倒是挺喜欢的。”

    “喵呜~星海想玩捉迷藏~”黑白小猫的语气里充满了憧憬。

    “省省吧,等你能离开这里再说。在这里玩捉迷藏,万一再碰翻那瓶子怎么办?”它冷言以对。它对那瓶子已经噤若寒蝉,在这狭窄的黑盒子里玩捉迷藏?还是算了吧,它可不想再死一次……

    等一下!

    再死一次?

    它的脑袋有些发懵。

    我在这里死过多少次了?

    为什么能如此轻松地想到“再死一次”这么可怕的字眼儿……

    为什么对那个瓶子的触感如此熟悉,几乎能在心勾勒出瓶子的外形,仿佛已经不小心碰翻过很多次?

    那个瓶子似乎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无论怎么躲,也无法躲开,迟早会碰翻,算不碰,那瓶子好像也会自行翻倒……

    原来如此啊……那么,这是我的第几次复活呢?

    它陷入了沉思,脑海里完全被这几个问题占满,连逃出去的愿望都不那么强烈了……

    “喵呜~没关系,习惯好!习惯了,也不那么痛苦了……星海想玩捉迷藏!”

    它从沉思醒过来,扯破嗓子般大声嘶吼:“杀了我吧!快杀了我吧!不要让我再复活了!行行好,不要让我这么没有尊严的活下去!”

    无论它怎么喊,依旧没有回应。

    “喵呜~蜡像馆是什么?”

    它不回答,黑白小猫一直问。

    被问得烦了,它只好说道:“是一个摆满蜡像的大房间,让别人参观用的,其他的我也不清楚,反正我是在那里遇到你的。”

    “喵呜~听起来好好玩,可是星海从未离开过这里……”

    它想了想,“也许以后会离开的。当时你看起来很快乐,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别说什么认错了之类的话,我很确定那是你,我的鼻子不会出错。”

    “喵呜~星海会很快乐吗?”

    它沉默不语,认真回想了一下之前它与黑白小猫相遇的那短短瞬间。

    想到黑白小猫,想到蜡像馆,它又想到了那尊天使的蜡像,她脸的笑容是那么纯真,她的遗言是那么无私……

    它很确定,自己无法像黑白小猫一样长久地在这个黑匣子里撑下去。

    黑白小猫能撑下去,不是因为天赋异禀,而是因为自出生以来便在这里,习惯了寂寞,而它不行,它见识过大千世界,耐不住寂寞,用不了多久大概会彻底疯掉。

    只有一次,哪怕只有一次,它也要成为天使,在失去神智前至少不要留下遗憾。

    它突然冷静下来,从未如此冷静过。

    “你会很快乐。”它把自己想象成天使,温柔地说道:“那个蜡像馆大概不允许带着猫入内,我在那里没有看到其他人带着猫,你一定是被偷偷带进去的——这说明,你将来会遇到一个爱你的新主人,他会给你好吃的,让你睡到温暖的床,跟你玩捉迷藏,为了让你高兴会偷偷把你带进蜡像馆……所以,你一定要撑下去,在快乐的日子来临之前,无论多痛苦也一定要撑下去,不要倒在黎明前的黑暗里!”

    说完这些,它心突然感到无的放松,身体也仿佛失去了重量,连生死都不再重要。

    原来,帮助别人是这么快乐的事。

    “喵呜~喵呜~”黑白小猫好像相信了它的话,高兴地叫起来。

    如果它的寥寥数语,能够帮助黑白小猫在无尽的轮回多撑一段时间,那么它大概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可以放松下来,吃一块甜饼,嗅一嗅花香,围着天使的脚打转儿,向她摇摇尾巴,请她摸摸自己的头……

    它想象出美好的画面,安静地趴在冰凉的金属地板,静待自己的下一次死亡。

    它坦然接受了命运,接受了死亡,却在下一刻迎来了曙光。

    ://..///40/4088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