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飞玛斯
    像几个月前的那天一样,张子安再次拖着行李箱下了出租车,站在了缘宠物店门口。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卷帘门依旧贴着一张a4复印纸的告示,只不过告示的内容不是临时歇业,而是——本店将于近期重新开业。

    由于旅途劳顿,他打了个呵欠,激灵灵地一哆嗦,感觉寒气直往衣领里面钻。不过短短的数天时间,滨海市的温度似乎又下降了一些,令他怀念起刚刚离开的洛杉矶。

    撕掉复印纸,开锁,拉起卷帘门,又打开里面的玻璃门,他深吸了一口气,店内的空气并不浑浊,也没有什么异味,看来王乾和李坤按照他的吩咐每日过来打扫。

    店里的幼猫们听到响动,纷纷向着门口围拢过来,一只只的叫声气十足,不像是挨饿的样子,水盆里的水也很清亮。

    张子安拉下卷帘门,天色已暗,他今天不打算开门了。

    松开行李箱,他瘫倒在躺椅,一动不想动,十几个小时的候机转机几乎消耗掉他所有的精力。理查德也蔫蔫地飞到桌子,站着打起了瞌睡。

    不过嘛,还是先把五只布偶幼猫和精灵们放出来再说。

    他先打开电暖气,然后去烧水泡茶,等室内的温度来了,再释放出五只布偶幼猫。它们来到一个全新的环境,起洛杉矶来又潮又冷,周围弥漫着陌生的气息,还有好多只不认识的幼猫们在打量它们,让它们显得有些畏惧,蜷缩在一起小声地叫着。

    张子安逐一观察了一下它们的状态,健康状况没有问题,过一两天它们会适应了。

    接着,他把星海、老茶、菲娜、雪狮子释放出来。在游戏里睡了一大觉,它们四个精力充沛。

    “喵呜!到家啦!”星海一看到熟悉的宠物店,立刻去找幼猫们玩了。

    菲娜吸了吸鼻子,很满意它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神宫没有被陌生的猫入侵,它轻盈地跃猫爬架,安心地继续打盹。雪狮子紧随其后。

    “茶老爷子,您的茶。”张子安递刚泡好的茶。

    老茶惬意地眯起眼睛,“多谢子安。”

    再没什么舟车劳顿之后饮一杯热茶更舒服的事了。

    最后,他对着店内的空地,释放出化身狗。

    拿开手机,一只成年的德国牧羊犬出现在那里。它沉稳地深吸几口空气,将每只精灵与每只幼猫幼犬的气味牢牢记住。

    菲娜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两缕碧绿的光华落在它身。老茶虽然貌似在品茶,但是以它的境界,已经不需要特意用眼睛看了。

    张子安自我介绍道:“咱们见过面了,不过还没来得及介绍——我叫张子安,这里是我开的宠物店。”

    他又替其他精灵介绍道:“这是菲娜,这是老茶,这是雪狮子,这是理查德,星海你是认识的,对吧?”

    化身狗点点头,“很高兴认识大家,我也很想自我介绍一下,但是可惜,我忘了自己是谁……”

    张子安一怔,忍不住偷偷望了老茶一眼。他记得老茶刚来的时候,也是自称忘了名字,但老茶显然只是不想再提以前的名字,化身狗也是这样吗?

    不过,化身狗眼神里的迷茫似乎不像是做假。

    “那我们怎么称呼你?总要有个名字吧?否则太不方便了。”张子安问道。

    它沉吟了一会儿,不太确定地说:“那……叫我famous如何?”

    “famous?”张子安不清楚它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不过反正名字也只是个代称,叫什么都无所谓。“好吧,不过这毕竟是国,总是叫洋名显得有些不接地气,在你想起自己的真实身份之前,暂时叫你飞玛斯如何?是famous的音译。”

    “可以。”它心不在焉地同意了。

    “飞玛斯,我问你个问题,可以吗?”张子安跟它商量道。

    飞玛斯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先等一下,你这里有酒没有?”

    “酒?呃……好像是有,你要喝?”张子安有些愣神,这是要闹哪样?难不成这狗还是个酒鬼?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口渴,又不想喝水……威士忌有吗?”飞玛斯舔舌头的频率越来越快,像是酒瘾犯了一样。

    “82年拉菲要吗?”张子安吐槽道,尼玛居然还指名要威士忌!

    飞玛斯却似乎信以为真,“1882年的?”

    “1882的拉菲把我卖了都买不起!”张子安不敢再开玩笑了,“说真的,哪年的拉菲我这里都没有,也没有威士忌,只有2012年的长城干红和红星二锅头,你喝不?”

    “也可以。”飞玛斯有些遗憾,不过还是欣然答应。

    “那你等会。”张子安无奈地楼,去父母卧室的酒柜里翻找。

    以前父亲在世的时候,喜欢独酌二锅头,逢年过节的时候,全家人围桌欢聚,张子安也会陪父亲喝几口,而平时不喝酒的母亲则会少许喝些干红助兴。

    他记得酒柜还剩下一些,打开柜子一找,果然找到了。

    拎着一瓶干红和一瓶二锅头往楼下走,他现在深切地怀疑这只狗的国籍,是不是来自传说一旦犯起酒瘾来,连含酒精的沐浴液都敢往肚子里灌的老毛子……

    “给!你的12年干红和二锅头,先喝哪个?”张子安把两瓶酒摆在它面前。

    飞玛斯瞪起眼睛仔细观察了一番,又把鼻子凑到瓶塞附近闻了闻,扭头看了看窗外,“还没入夜,那干红吧,这个度数好像低些。”

    是说你入夜之后要灌二锅头么?张子安心里嘀咕着,用开瓶器给它把干红的软木塞打开,又给它拿来一个高脚酒杯,要往酒杯里倒酒。

    “等一下!”飞玛斯伸过一只前爪,挡住他的手。

    “又怎么了?”张子安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飞玛斯虽然闻到酒香馋得直流口水,但还是强行忍住,坚持说道:“瓶口有积灰,麻烦先用餐巾擦干净瓶口,不然会影响口感。”

    张子安:“……”真把我当酒保了?

    没办法,他又去找来一次性餐巾纸,当着它的面把瓶口附近擦干净。

    “手要握住瓶身的下方,这样手掌的热量不容易影响到酒的温度和品质。”它又指点道。

    张子安:“……”只是一瓶12年的长城干红而已,几十块钱能买到,你真把它当成1882年的拉菲了?

    这时候,能看出它与老茶的区别了。老茶一点儿也不挑剔,无计是茶叶、茶具还是泡茶的手法,只要是茶行,而这只化身狗简直了,跟尼玛贵族大少爷差不多!

    张子安依它所言,握住酒瓶的下方,往酒杯里倒入暗红色的液体,算不多高档的酒香扑面而来。

    飞玛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陶醉于酒香之,却不忘在酒杯注满三分之一时喊:“停!”

    “剩下的我自己来吧。”

    静置片刻后,它伸出一只前爪,将酒杯的高脚夹入趾缝之间,端起酒杯摇一摇,让酒香充分地逸散而出,隔着薄薄的玻璃,仔细注视着酒液的颜色,又凑到鼻前深深一吸,动作非常标准而专业。这种养尊处优的架势相当自然,不像是特意装出来的。

    最后,它才将舌头探入酒杯,卷起酒送入口,细细品味。

    “……这酒一般。”它做出了结论。

    “本来不是什么好酒!”张子安真是哭笑不得,“你别对12年的国产干红抱有太高的期待啊!”

    他本来想等工作了,攒一些钱,然后在过年时给父母买一瓶真正的82年拉菲——当然是1982年的,让一辈子没喝过什么好酒的他们也尝尝顶级洋酒的滋味,可惜……

    “算了,凑合着喝吧。你刚才要问什么来着?”飞玛斯又舔了一口红酒,有滋有味地咂咂嘴,舌头灵活地在嘴边一卷,将流淌的酒液一滴不落地卷入口。

    张子安被它这一打岔,都忘了自己要问什么了,想了半天才想起来。

    “你说你能看到未来?”他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一点儿而已。”飞玛斯摇头,“而且很模糊,我看到了我会跟你走,于是我跟你走了。”

    “你说你认识星海?而且是在黑盒子里认识的?”张子安看了一眼在远处跟幼猫们玩迷藏的星海,压低声音问道。

    “是的,虽然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飞玛斯放下喝空了的酒杯,示意张子安给它倒,而且不能倒满,只能倒杯子容量的三分之一。

    “我进了黑盒子里,在那里认识了星海,与它度过了很漫长的一段时间,同生,共死——听起来像是做梦一样,但我知道那不是梦。从黑盒子里出来后,我……能看到一些模糊而短暂的未来了。”飞玛斯爱喝酒,但酒量似乎不大,说话有些大舌头。

    张子安嘶地吸了口凉气,如果真是这样,那倒是能说得通了。

    “你选择跟着我,是因为你想弄明白一些事,能告诉我是什么事吗?”仔细咀嚼了一会儿它的话,他又问道。

    飞玛斯抬起眼睛,眼球因为饮酒而有些充血泛红,“我想知道我是谁……除此之外,我还想成为天使。”

    “天使?”张子安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目标太高大了吧!简直像是要为某某事业奋斗终生一样!

    “是的,天使。”飞玛斯遥望着远方,“像她一样的天使,度过没有遗憾的一生。”

    “希望你能成功。”张子安不抱希望地说道。没听说过哪个天使是酒鬼的。

    飞玛斯很有自信地说,“我会的。另外,下次喝红酒时我想吃牛排,七分熟。”

    张子安:“……”尼玛又来一个大爷,这日子没法过了!

    ://..///40/4088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