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黑暗恐惧症
    晚睡觉的时候,本来张子安让飞玛斯到卧室里跟大家一起睡,它也同意了,自顾自地走到星海的婴儿床旁边,要求睡在这里。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张子安见星海没有反对,拿了条毛毯给它。

    然而,他床后一关灯,飞玛斯恐惧地汪汪大叫起来,声音很大,甚至可以说是声嘶力竭地狂吼,把本来睡意朦胧的张子安和其他精灵们全都吓了一跳。幸亏当时是夜里八点左右,还没到街坊邻居们的入睡时间,否则估计要有人找门来投诉扰民……

    飞玛斯的眼神里惊魂未定,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关了灯睡,但是不关灯又会打扰到张子安和其他精灵们的睡眠。最后,它用牙叼着毛毯,来到与卧室打通了起居室内,找个了角落,让张子安给它找了个小夜灯,它在那里开着灯入睡的。

    由于不是平时的作息时间,再加被飞玛斯吓得直冒冷汗,张子安躺在床辗转反侧,好一会儿没有睡着,对它的自述又多了几分相信。

    飞玛斯显然是极度恐惧黑暗的,然而直到关灯之前,连它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事实,否则它一开始会要求不要关灯了。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它的黑暗恐惧症是突然出现的,与它在暗无天日的黑盒子里度过漫长轮回的自述不谋而合。

    星海不怕黑,是因为它从人类的幻想诞生出来之后,一直处在黑暗里,从未见过光明,而飞玛斯不一样,它见过光明,因此恐惧黑暗——也不对,它恐惧的可能不是黑暗,而是黑暗里的那个瓶子。

    张子安自问,如果是自己处于同样的环境里,一举手一投足,都可能触发致命的机关,在极度痛苦死去……又复生,估计自己也会得黑暗恐惧症,没准儿会直接疯掉。

    这样,以对黑暗的恐惧作为代价,飞玛斯得到了星海的一部分能力——对未来的窥视,能力的范围和强度暂时不清楚,应该较小,是星海能力的山寨版,只能窥视有限的未来,大概无法干涉未来——即使如此也很强了。

    如果从大街随便拉住一个人,跟他讲:我可以让你看到5秒后的未来,代价是你以后会怕黑,估计10个人里有9个会同意……

    由于飞玛斯的身体星海强壮许多,而能力又弱化许多,如果张子安估计的没错,它应该可以更加频繁地使用能力。

    张子安躺在床,望向起居室角落里的黯淡灯光,又借着灯光逐一扫视着菲娜、老茶、理查德和雪狮子,它们显然也被飞玛斯吓得暂时没睡着,菲娜还用绿莹莹的目光回瞪了他一眼。

    如果飞玛斯能够得到星海的部分能力,会不会也能……

    他心反复默念着——“等闲识得心境,千变万化总是真”,沉入了梦乡……

    为了把时差倒过来,他罕见地睡了个懒觉,从晚八点一头扎进床里,直到第二天早七点多才起床。饶是这样,他依然感觉身体有些疲乏,征得老茶的同意后,拳术教学先暂停一天。

    等他起床时,其他的精灵们全都已经起来了,星海在和美短玩迷藏,菲娜和雪狮子睡着回笼觉度过早惬意的时光,老茶在一楼角落里摇头晃脑地看着早间新闻,理查德……今天的理查德似乎有些格外安静,不对,是从昨天飞机开始是如此,令张子安怀疑它是不是真的得了颈椎病,要不然把孙晓梦叫过来帮它检查一下?

    飞玛斯显然昨夜没有睡好,瞪着朦胧的睡眼独自发呆,知道自己患黑暗恐惧症的滋味大概不太好受。好在狗不像猫一样是昼伏夜出,所以影响不大,无非是晚开着灯睡觉而已,习惯好。

    洗漱完毕,张子安下楼,一拉开卷帘门,看到门口等着三个人——两个大人和一个小孩。

    田亦和谷乐已经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不时地看一眼手机的时间。今天虽然是周末,但他们不能等太久,因为还要带着孩子去跟其他家长赔礼道歉,如果张子安再不开门,他们可能要离开了。他们问过附近的邻居,都说这家宠物店平时很早开门,可能是这段时间老板去了外地还没回来?

    “你好。”田亦陪笑着说,“是老板吧?”

    “呃……是,没错。”张子安刚起床,头还有些懵。他看了看,认出了小亦乐,后面那个年女人也有些眼熟。他心说这是干嘛来的?兴师问罪?

    小亦乐垂着头,老老实实地站在父亲旁边,而且还戴了一副崭新的近视眼镜,令他看起来少了几分调皮,多了几分稳重。

    而谷乐则目光游移,脸表情甚是尴尬。

    “对不起,我听这孩子说了,前一段时间多亏老板你拉住他,不让他横穿马路乱跑,真是太感谢了,否则说不定要出事……”

    说着,田亦拍了小亦乐后背一下,小亦乐低头道歉说:“对不起,是我错了。”

    老茶听到熟悉的声音,也从店内踱过来,从旁观看。

    谷乐干咳一声,也道歉说:“对不起,老板,那天是我不好,心情有些烦躁,没有弄清青红皂白冤枉你,实在是不好意思。”

    在旁人看来,他们夫妇可能有些小题大做,不过他们并非单纯为了道歉而来,主要是想以身作则,做错事情要道歉,引导孩子树立正确的人生观。

    田亦递礼盒,“老板,我也被司冤枉过,知道被人冤枉的滋味不好受,一些礼物,不成敬意,请老板收下。”

    张子安立刻摆手拒绝,“礼物我不能收。”

    田亦苦笑,“老板你还在生气?其实我们前几天来过一次,但是你这里关着门,听邻居说你出国旅游了,所以今天才过来。”

    “那倒不是。”张子安摇头。

    他走到小亦乐前面,俯低身体问道:“小亦乐,你真的认错了?”

    谷乐想插言替孩子说几句,但被田亦用眼色制止了。

    小亦乐点头,“对不起,是我错了。”

    “你错在哪里?”张子安又问。

    “我不应该随意横穿马路,更不应该说谎冤枉你……”小亦乐低声说道。

    张子安直起身,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好,知错能改是好孩子,我原谅你了。”

    田亦和谷乐松了一口气,田亦再次递礼盒,“老板,礼物我们都拿来了,实在不好再拿回去,你收下吧……”

    张子安再次拒绝,“礼物我不要,如果是真想道歉,我倒是有个请求。”

    田亦和谷乐均是一愣,不知道张子安想要什么。

    “请说,如果我们能办到的,一定办到。”田亦陪笑道。

    “不是对你们的请求。”张子安再次对小亦乐,“小亦乐,我想请你全力支持蔡小芹同学的校庆节目,可以吗?”

    小亦乐抬起头,透过不太厚的镜片望着他,“是那个童话宠物店的节目?”

    “没错。可以答应我这个请求吗?我知道你在班里的男生很有影响力,对不对?”张子安说道。

    “也算不有影响力……”小亦乐很不好意思地别过视线,“好吧,反正我也不玩亡者荣耀了。”

    张子安微笑,“那多谢你了。对了,今天的事不用告诉蔡小芹了,这是咱们男人之间的事,没错吧?”

    “没错!”小亦乐用力点头,随即又把滑下来的眼镜扶正。他还不太适应戴眼镜。

    “好了,礼物我是不会收的,你们拿回去吧。”张子安坚决地田亦说。

    “这哪好意思……”

    “没关系,事情已经过去,不要再提了。你们还有事吧?不用在我这里太过耽搁,赶紧去办你们的事吧。”

    张子安注意到,除了田亦递给他的礼盒之外,谷乐还拎着几个礼盒,可能是还要去其他家长那里道歉,向被小亦乐欺负过的孩子们道歉。

    田亦叹了口气,“那我们先走了,不过以后我们还会再来的,如果我同事里有要买宠物的,我一定全力推荐老板你这里。”

    谷乐也醒悟道:“对!我女同事里也有很多喜欢小猫小狗的,我回去以后一定给跟她们多提提你这家店!”

    张子安笑道:“那多谢了。”

    “我……”小亦乐举起手,“我……也会跟同学们说的。”

    “好。那我也谢谢小亦乐。”张子安揉了揉他的脑袋,令他更不好意思了。

    田亦拉起小亦乐的手,“那我们先走了,老板你忙着。亦乐,快跟叔叔说再见。”

    小亦乐刚想说,眼珠一转,改口学着小芹菜说道:“店长哥哥再见。”

    谷乐一愣,这孩子怎么叫哥哥,明明应该叫叔叔才对吧。

    张子安很是受用,笑着挥了挥手,“再见吧,以后没事可以常来,带着你的小伙伴们,但是不能耽误学习。”

    看着和睦的一家三口走远,张子安像是看见自己小时候的样子,被父母牵着手,穿行于这条有些年头的华路。

    老茶欣慰地向他点点头,求仁终得仁。

    “茶老爷子,我来给您沏茶。”张子安心情大好。

    ://..///40/4088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