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安全保证
    从小到大,小雪一直是在父母的精心呵护下成长,向来刀子嘴豆腐心的母亲自不必说,父亲虽然偶尔会板起脸,却从没有疾言厉色地训斥过她。今天,这是他第一次向她摔东西,哪怕仅仅是一份报纸。

    小雪先是一惊,随后眼眶一红,委屈地就要抹眼泪。她不明白只是个狗市而已,又不是刀山火海,父亲为什么要发那么大的脾气。

    母亲也吓了一跳,暗暗后悔自己刚才一直在旁观,小雪受委屈比她自己受委屈还要难受一百倍!她抢步走过去把小雪抱在怀里,转头怒视着老公:“你要干什么!有话不会好好说啊!摔什么摔!嚷什么嚷!告诉你,别人怕你江天达,我石蓉可不怕!”

    事到如今,江天达也有些后悔,刚才没有控制住脾气,现在他有心道歉,又拉不下这张老脸……最关键的是,如果他现在软下来,女儿肯定还是要去狗市直播,在那边被抢了手机钱包事小,万一被打受伤了可怎么办?孩子她妈非得心疼死不可……

    关于狗市的情况,他虽然有些夸大,但基本上还是符合事实的。

    有人被偷过东西没有?有!

    有人被飞车党抢过手包和手机没有?有!

    有孩子走失再也找不回来没有?有!

    发生过打架斗殴事件没有?有!

    有监控摄像头没有?没!

    至于坑蒙拐骗,对于一个几乎没有管理的市场来说,简直太正常了。

    身处城乡结合的三不管地带,那里人口密度高,人员流动大,治安混乱,但凡有点身份地位的人都不愿意去那里。

    以往小雪直播的地点都是在市区,最远不过隐雾山,江天达还算放心,但狗市这种藏污纳垢的地方,他不愿意让女儿冒哪怕一丁点的危险,这就是所谓的“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深吸几口气,江天达从地上捡起报纸,平静而坚决地说道:“发脾气是我不对,但去狗市这件事没的商量,绝对不能去!”

    石蓉虽然对丈夫的语气和态度很不满,但她比谁都关心女儿,她听了之后也同意丈夫的观点,对怀里的女儿低声说道:“小雪,就听你爸一次的,狗市就别去了。今天天气不好,你就留在家里哪也别去,妈妈给你烤了你最爱吃的蛋挞。”

    小雪并不理解,她明明做的是正确的事,把奸商的伎俩暴露在阳光下,让更多人看到,免于像邓洁那样被骗去辛苦挣来的血汗钱,为什么父母会坚决地反对呢?难怪大家都要明哲保身……

    她抹了抹眼角,把残余的泪水擦干净,沉默了一会儿,轻轻把母亲推开,“爸,妈,我知道你们关心我,但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我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停顿了一下,她直视着父亲的眼睛,用同样平静而坚决的语气说道:“我想做正确的事。”

    她的声音不大,却义正辞严,异常有说服力。

    江天达与石蓉面面相觑,心里都有些愕然,不知道女儿什么时候产生了这么强大的正义感。在他们心中,女儿仍然是那个整天只知道嘻嘻哈哈四处疯玩的野丫头。

    “再说,我不是自己去,我买猫的那家宠物店的店长也会跟我一起去……你们知道吗,那个人可不是一般人,他厉害了,曾经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烟暗里,自己一个人徒手把七名歹徒揍趴下!”

    小雪为了证明自己的话,从茶几上拿起母亲平时看电视剧的平板电脑,找出相关视频放给他们看。

    对于宠物店被砸那天夜里的事,江天达略有耳闻,石蓉毫不知情,此时他们盯着视频,看到张子安轻描淡写般就将七名歹徒揍出店外,倒在地上人事不省,也是惊讶地目瞪口呆。

    “这视频是假的吧!”石蓉质疑道,她觉得实在是难以置信,这八成是在拍电影吧?

    “是真的,很多人都可以证明,还有人死缠烂打想拜他为师呢!”小雪拉住母亲的手,一边摇晃一边撒娇道:“妈,你就放心吧,有这个人一起去,谁也欺负不到你女儿头上!好不好?你就答应吧!”

    石蓉没了主意,为难地望向丈夫,“孩子她爸,你看这……”

    江天达知道这视频是真的,他认得张子安,认得这间宠物店,也听闻过那天夜里的事,虽然打心眼儿里不愿相信那个讨人厌的装逼犯店长是位深藏不露的咏春大宗师,但事实摆在眼前,不由他不信。

    他沉吟片刻,提出了一条令小雪和石蓉很意外的条件,“你要去狗市,除非给这个人打电话,让他在电话里向我保证你的安全,否则没的商量。”

    “这……你不是强人所难吗?”小雪不服气地顶撞道,“人家跟你非亲非故,凭什么要向你保证啊……”

    江天达打断她的话,毫不退让地说道:“不用再说了!如果他真有视频里那么大的本事,保护个女孩子只是举手之劳,如果他不敢答应,那就证明他心虚!”

    小雪求助似的看向母亲,但石蓉这次没有帮她说话。

    “那好吧……我试试,但他答不答应,我可不敢保证……”小雪没底气地拿出手机。

    “不答应你就别去!”江天达提前截断了她的一切退路。

    小雪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会儿,是拨通了张子安的电话。

    “喂?店长先生,我是小雪……呀!你干什么……”她的开场白还没说完,手机就被父亲抢了过去。

    江天达冷着脸,打开手机的免提:“喂!我是小雪的父亲,你是奇缘宠物店的店长吗?”

    张子安在电话那边吃了一惊,“是,你好。”

    “我女儿说要跟你去狗市做直播,你知道这可能会引来麻烦吧?”

    张子安沉默了数秒,说道:“我知道,我也劝过她不要去。”

    “但是她非要去。”江天达说,“作为父亲,我想知道你能不能保证她此行的安全,如果不行的话,你就亲口告诉她,让她彻底打消这个念头。”

    如果换成其他年轻人,江天达很肯定对方宁死也不会承认自己无能,然而电话另一面是那个他永远猜不透的装逼犯店长,他还真拿不准张子安会如何回答。

    张子安又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请让我跟小雪说话……”

    江天达松了一口气,张子安既然这么说,大概就是要帮着劝说小雪不要去。

    “现在是免提,你直接说吧。”江天达望向小雪。

    小雪咬着下唇,显得既委屈又难受,觉得自己连累了别人丢面子。

    突然,电话那边传来了几声响亮的狗叫声。

    “汪汪!”

    “呃……啊?哦,好吧……”

    紧接着,张子安在电话那边不知道在跟谁说了几句,又改变主意说道:“好,我答应你,我保证小雪的安全。”

    “万岁!万岁!”

    小雪破涕为笑,忍不住一蹦三尺高,拍着巴掌欢呼起来!

    “你可要说话算数!”她瞪着父亲说道,“耍赖是小狗!”

    江天达与石蓉疑惑不已,是谁让电话对面那个店长改变了主意?没听到有第三个人说话啊!

    “好吧,你去吧,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江天达无奈地长叹一声,挂断电话,把手机还给了小雪。

    小雪忙不迭地答应着,像是生怕他们反悔一样,抓起手机一溜烟儿地跑出门外,咣当一声关上了门。

    “孩子他爸,你就这么答应了?万一真出危险怎么办?”石蓉不放心地问道。

    江天达摆摆手,示意让她先别说话,掏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位邻居的号码。

    “喂?金老二,是我,老江……你别跑!你踏马跑什么跑!我有正经事,不是找你秋后算账!”电话一接通,江天达就破口大骂,根本没有大公司总裁的风度。

    金二在电话那边苦笑,“老江,你又逗我,你能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是不是要把我骗出去揍我一顿?咱们虽然是邻居,但业务上根本没有交集啊……”

    “放屁!你身上全是狗毛,揍你还怕脏了我的手!”江天达骂了几句,转回正题,“你跟安保公司的人很熟对吧?”

    “对啊。”金二不由一愣,“你知道我是做珠宝的,跟安保公司的老总那是不分彼此,怎么了,真有事?”

    “嗯,小雪那丫头要去南城区的狗市做直播,能不能请你在安保公司里找个身手好的,悄悄跟在她后边,真要是遇到什么事,如果她们一行人搞不定,就出手替她解决掉麻烦?”

    江天达很少求人,特别是不想求金老二,但是没办法,他这边的关系不如金老二那边的铁,而且时间上也来不及。

    金二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老江你放心,这事交给我,小雪那孩子我也挺喜欢的,不会让她出事。我这就给安保公司老总打电话,让他把自己的保镖派出来,那是最顶尖的好手,国家特警队退下来的教官,保证万无一失!”

    江天达听到这句话,总算是放心了,“那就拜托你了,小雪现在正在去往奇缘宠物店的路上。回头我作东,请你喝酒。”

    “算了,你老江的酒我可喝不起,喝一顿要还两顿!”金老二调侃道,“不说了,我先挂了。”

    挂断电话之后,金老二拍了拍蹲在一边的饭桶,无限感慨地说道:“还好是单身狗好,这当父母的是为孩子操碎了心啊!你说是不,饭桶?”

    饭桶嘴里叼着大鸡腿,不明觉厉地呜咽一声。

    “切!你这吃货,什么时候能把你这贪吃的劲头用在训练上?”金二恨铁不成钢,指着它鼻子警告道:“你要是再不用心训练,哪天我就把你送到宠物店,那店长驯猫有一套,兴许也会驯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