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自由的渴望
    张子安放下电话,看着跃跃欲试的飞玛斯,说道:“你是喝多了吗?连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就让我一口应承下来……”

    飞玛斯用趾缝夹着一只酒杯,恋恋不舍地用舌头舔干净最后一滴酒,放下酒杯说道:“总之,那个女孩有可能遇到麻烦,对吧?”

    张子安叉着腰,“所以呢?”

    “我们要帮助她,因为我要成为天使,让大家得到幸福。”飞玛斯一本正经地说。

    张子安把小雪当朋友,所以才不敢贸然向小雪的父亲承诺她的安全,因为他自忖没把握做到。别人以为他是咏春大宗师,他知道自己狗屁不是!就算幸遇名师,但他才练了几天?武侠小说里的主角下山装逼泡妞之前,还要先练上三年五载的,他当众摆摆pose还行,实战绝对会露馅。

    狗市那地方他没去过,但用屁股想想,你去当场揭穿人家的骗术,人家不得急了啊?狗急还会跳墙呢!

    带着老茶去当然没问题,别说区区一个狗市,全天下都去得!但老茶是一只猫啊,猫在光天化日之下施展拳脚,把全狗市的人揍趴下……这肯定会引来更可怕的麻烦,绝对不行。

    “你不明白,我也想帮小雪伸张正义,但我没那个本事啊,没本事还要强出头,那不就是白痴吗?”张子安无奈地摊手。

    “嘎嘎!难道你还以为自己不是白痴?”理查德掻啄着胸口的羽毛叫道。

    飞玛斯胸有成竹地说:“你是白痴无所谓,有我这个天使在就没问题了。”

    张子安:“……”这狗真不是喝多了?

    “你要跟我一起去狗市?”他问道。

    飞玛斯认真地点头:“当然,因为我是天使。”

    张子安指了指门口,“别的不说,你要是有本事走出这家店,我就承认你是天使。”

    理查德扑腾着翅膀飞到张子安肩膀上,同情地对飞玛斯说:“算了,本大爷劝你别试了,闹了半天你也是个白痴,难道你不清楚?你现在根本离不开这间店铺。

    “你暂时无法离开这间店铺,”他对它解释说,“这是游戏的设定,就是将你从虚空中召唤至现实的那个游戏系统,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没法修改。所以你还是暂时留在店里吧,至于小雪那边的事就算了……”

    他拿起电话,准备给小雪打电话。

    “等一下!”飞玛斯举起一只前爪,郑重地说道,“给我一些时间。”

    张子安一怔,不知道它要干什么,暂时把手机放下。

    飞玛斯站在门口,闭上了眼睛。

    烟暗,重回烟暗。

    这间店铺跟那个烟盒子实在太像了,虽然有光明,有温暖,但还是很像,全都禁锢了它的自由。

    在想象中,它再次回到那个烟盒子里,重温曙光到来前所发生的事。

    ……

    深不见底的烟暗中。

    “喵呜~你是说真的吗?等离开这里以后,星海会遇到一个新主人?”烟白小猫充满期待地问道。

    飞玛斯有气无力地回答:“是的,一定会的。不过,你一定先从这里出去才行。”

    “喵呜~星海想出去!”

    “我也想,但是出不去……”它失落地说道,“我不知道你后来是怎么出去的,但我恐怕一辈子都要被困在这里了……”

    “喵……呜……”

    飞玛斯动了动耳朵,星海的动静似乎有些不对。

    它在烟暗中徒劳地睁大眼睛,为什么“喵”的时候,星海还在它的左方,而“呜”的时候,声音就从右边传来?

    真是邪门!

    “星海,你在干什么?”它心中再次升起惶恐,不安地问道。

    “喵呜~星海想出去!”

    飞玛斯劝道,“出不去的,不用试了,我个头比你大,跳得比你高,我都出不去,更何况是你了。”

    “喵呜~星海想出去!”

    不论飞玛斯怎么说,星海始终重复着这一句话。

    就这样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它们又经历了多少次生死轮回。

    飞玛斯醒来,身体里仍然残留着氰化物毒发的痛苦。

    大概是又死过了一次吧,它淡然心想,果然像星海说的那样,习惯就好。

    嗯?

    飞玛斯动了动耳朵,怎么星海没动静了?是终于放弃尝试了吗?

    “喂!星海,你累了吗?”它在烟暗中问道。

    没有回应。

    “星海?”它估计星海是睡着了,提高一些音量,再次问道。

    依然没有回应。

    “星海!”它颤抖着,用最大的嗓门吼道。

    自从被拉进这个莫名其妙的烟盒子以来,它从如此恐惧过。无论有多痛苦,并不是只有它自己来承受,始终有星海在陪着它。它已经习惯了星海的陪伴。

    但是,星海怎么没动静了?

    飞玛斯首先想到的,是星海死了,彻底死了。

    它没有感到悲伤,只有嫉妒,嫉妒得发狂,嫉妒星海终于逃离了这无尽的生死轮回,哪怕是彻底死亡也好。

    它小心地在烟盒子探索,其中不知又多少次碰翻毒药瓶,但是在烟盒子里始终没有找到星海的尸体。

    另一种可能性浮现在它脑海里——难道星海真的逃出去了?抛下它一个人,独自逃了出去?

    因为想到了这种可能性,它激动地颤抖起来。

    如果星海能逃出去,也许自己也能!

    星海在逃出去之前做过什么特殊的事?

    它仔细回想着,星海只是一直在说——星海想出去。

    “喵……算了,飞玛斯想出去!”

    它试着模仿星海,但是“喵呜”这个词果然还是说不出口。

    又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与多少次轮回,飞玛斯终于发现了星海的秘密,每当它心中产生不可抑制的对自由的渴望时,它似乎就会离开原地,随机向前后左右瞬移一小段距离——很短的一小段距离,还不及它的屈膝一跃。

    这样鸡肋般的一小段距离有什么用呢?远远不足以像星海那样逃离烟盒子。

    ……

    飞玛斯重新睁开了眼睛,瞳孔中涌入无限的光明。

    它扭回身,注视着在店铺里忙着跟美短玩迷藏的星海。这个星海,与飞玛斯的那个星海,大概并不完全相同。这个星海不认识飞玛斯,一直独处于烟盒子里,不是飞玛斯心中的那个星海。

    飞玛斯有所察觉,自己在烟盒子里所经历的事,大概并不存在于现实里,而是存在于臆想中,是根据星海的一小段记忆片断而衍生出来的虚拟认知。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连烟盒子和星海本身,都只不过是人类的臆想,只要意念足够强大,便可能扭曲现实。

    飞玛斯在烟盒子里经历过无数的轮回,虽然不及星海那么多,却让它有充足的时间来思考和学习一些东西。

    “星海,请让我借你的力量一用。”它看着星海,默念道。

    飞玛斯再次后退,这次后退了非常长的一段距离。

    张子安瞬间明白了它想做什么。

    “喂!千万不要!”他试图阻止它做傻事,这么长的助跑距离,可不是脑袋被撞疼那么简单。

    然而晚了,飞玛斯已经开始了全力的冲刺,向着无形的空气墙。

    “飞玛斯,想成为天使!”它用尽全力吼道。

    渴望。

    它暂时抛弃了一切,由于烟盒子里的经历,它连自己的生命安全都能忽略,心中唯一所想的,只有对自由的渴望!

    张子安以手掩面。

    理查德以翅膀掩面,不忍心看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惨状。

    老茶、菲娜和雪狮子全都被飞玛斯所要做的傻事惊呆了,只有星海依然在玩耍。

    飞玛斯没有撞到任何障碍物,因为它在空气中瞬移了一小段距离,出现在店铺门口外面,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张子安和理查德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句:“卧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