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初入狗市
    铁宁,板寸发型,个头标准,腰板笔直,身材匀称,穿着一件长款的烟色毛呢风衣,手抄着兜,没戴帽子,耳朵冻得有些发红。

    出租车司机没有想到,这位看上去平平无奇的乘客,曾任国家武警总队散打教练,在全**事大比武中蝉联三届75公斤级散打冠军,荣立过数次三等功和二等功,退役后被安保公司高薪聘请,成为老总的专属保镖和公司的武术总教官。

    其实,如果有选择的话,铁宁不想离开培养自己的武警部队,但是他家来自川西的偏远山区,家境困难,下面还有弟弟妹妹等着他拉扯成人,特别是今年最小的弟弟刚上大学,医科,学费巨贵,光靠武警的那点薪水和津贴,实在是杯水车薪。

    进入安保公司后,从武警部队繁重的日常训练中解脱出来,他的日子过得很清闲,清闲到有些不适应。他的任务就是每天早上指点一下公司里的其他教练,再由他们去训练普通的保安员,在老总离开公司外出时寸步不离左右,在老总上下班时负责接送,仅此而已。

    老总很赏识他,对他很够意思,签合同的当天就送他一套公寓住,还给他配了一辆车。他入职以来半年多,一直是风平浪静,什么事也没有遇到,几乎相当于躺着挣钱。

    但是铁宁知道,干保镖这一行,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没事的时候闲得蛋疼,一旦出事可能就要用身体给老总挡子弹,只有这样才能报答老总的知遇之恩。因此他丝毫不敢放松对自己的磨练,退役以来无论是体能是格斗技巧都保持得很好。

    他这次接到老总的电话,深感意外,竟然是让他去暗中保护一个玩直播的小姑娘,在她遇到麻烦的时候出手帮忙,而且不能泄露自己的身份。老总在电话里讲得很清楚,保护那个小姑娘的人身安全是第一要务,下手可以重一些,无所谓,只要不闹出人命来就行,即使出了事也有滨海市举足轻重的三位老总联手保他。

    铁宁接到任务后,迅速以武警部队雷厉风行的作风赶到奇缘宠物店,他没有看到小雪进店,但是小雪出来的时候他看得清清楚楚,通过对比手机上传来的照片,确认这就是他要保护的目标。

    他心中不由地有些感慨,这个小姑娘的年纪也就跟他弟弟妹妹相差无几,但是身份地位却有云泥之别,不用上班不用上学,每天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连出去闯祸也有人暗中保护……投胎真是一项技术活儿,不服不行!

    只不过,铁宁毕竟进入保镖行业为时尚短,接任务时竟然忘了问——要不要保护小雪的同伴?

    他坐在出租车的副驾驶位上,盯着前方出租车后排露出的两个脑袋……不对,是三个脑袋,分别属于一位中年妇女,一个年轻男人和一条狗——正当他如此认为的时候,又从年轻男人的兜帽里钻出第四个脑袋,一只灰鹦鹉。

    如果小雪没事,而她的同伴遇到麻烦,他应该怎么办呢?

    铁宁心里很是矛盾,在武警部队受到的长年教育,令他无法在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受到侵害时袖手旁观,然而老总又再三叮咛,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出手,因为据说小雪旁边那个年轻人是位武学大宗师。

    武学大宗师?

    铁宁默默地笑了。

    所谓的武学大宗师,可能是获得过几次武术套路锦标赛的冠军吧?他见到练这个的,用通俗的话说就是花架子,跟铁宁这种以实战制敌、令敌人失去反抗能力为目标的擒拿格斗没法比,所以如果真遇到什么事,估计他还是免不了出手。

    出租车横穿了小半个滨海市,抵达了南城区的狗市。

    铁宁的老家在川西,算是不折不扣的外地人,来到滨海市才半年,连很多当地的方言都听不懂,自然也没有到过狗市。

    他看到小雪和她的同伴们已经下车了,便让自己这辆车的司机停在路边,将司机递过来的发票揣进兜里,等着回去报销。

    小雪平稳地端着手机,原地缓缓旋转了半圈,管中窥豹般将这个滨海市规模最大的宠物集散地拍摄给观众看。

    南城区的这块区域,周围全都是低矮老旧的二层楼或者平房,贩卖各种宠物的摊贩占据了各自的位置,自行车、电动车、三轮车和行人于空隙间穿梭往来,地上满是浮土,每当冷风吹,便有沙尘起。

    邓洁重新把口罩戴上,还好心地递给小雪一副备用的崭新口罩,但是小雪担心戴上口罩后观众会听不清自己说话,笑着婉姖了。

    张子安抬头,快到中午,天色反而更阴了,没准儿真要下雪了。

    这里还只是狗市的边缘地带,就已经如此热闹了。

    随意扫视一眼,他就看到有卖冷水鱼的,有卖松鼠兔子的,有卖鹦鹉八哥喜鹊的,围观的顾客很多,不时与摊贩讨价还价。

    他拍了拍小雪的肩膀,指向一处贩卖染色小鸡的摊贩,感慨地说:“我记得自己小学时,就有人在学校门口摆摊卖这个,没想到现在还有人卖。”

    箩筐里装着大约三四十只毛茸茸的小鸡,挤得满满的,每一只都呈现好看的橘黄色,张着嘴叽叽吱吱地叫唤。好几个小学高年级生和他们的家长围着装小鸡的箩筐,兴致勃勃地指点着,摊贩则不时用手拨拉一下小鸡们,劝诱他们买几只回去。

    小鸡的价钱很便宜,两块五一只,六块钱三只,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只是一包零食钱或者一听饮料钱。

    这几个小学生有些犹豫,担心买回去养不活,摊贩则信誓旦旦地保证很好养活,只要喂小米就可以了。

    家长们一听这么便宜,也愿意给孩子买,因为孩子们闹着要买宠物,他们才带着孩子们来狗市,猫和狗太贵,不如买几只小鸡糊弄一下。就在张子安他们下车的几分钟,已经有好几只小鸡被买走了。

    小雪还是第一次看到卖小鸡的,眼睛顿时一亮,惊喜地叫道:“哇!好可爱!”

    “可爱是可爱,但问题是养不活。”张子安无奈地笑道,“我小时候也上过当,用零花钱买了两只小鸡,结果第二天就死了,难过了好一阵儿。你看这些小鸡毛色艳丽,其实都是染色的——刚出生不久的小鸡绒毛应该淡黄色,哪有这么鲜明的橘黄色?”

    “咦?染的色?”小雪正高兴呢,听到这些话,顿时如冷水泼头。

    “是啊,这些摊贩把一大群小鸡装在一个塑料盆或者塑料桶这样的容器里,往容器里倾倒工业染料,而且为了着色均匀不褪色,这些染料往往还是热的,然后不停地搅拌,待染色完毕之后把它们从容器里倒出来,在太阳底下晾干,就成了这样的染色小鸡。”张子安解释道。

    小雪皱起脸,“好可怜啊!”

    她再次望向贩卖小鸡的摊贩,目光闪动,似乎是在考虑什么事。

    几秒后,她又问道:“染料还能洗下去吗?”

    张子安猜到她在想什么,随即打消了她的念头,“你别打算把这些小鸡买下来然后洗干净,它们已经活不长了。毒性早已经侵入它们的内脏,明天,最多后天,它们就会死,你救不了它们。那是有毒的工业染料,最最便宜的那种,这些摊贩染色时自己都要戴上厚厚的胶皮手套和防毒面具。”

    “真是残忍!”小雪狠狠瞪视着那个笑逐颜开数钱的摊贩。

    他以为小雪是想买小鸡,还向她招招手,示意她过去呢。

    一波家长和孩子带着染色小鸡欢天喜地离开了,没过多一会儿,又有一波家长带着孩子来到狗市,被颜色靓丽的小鸡吸引而驻足围观,掏钱购买只是迟早的事。

    邓洁摇头,劝道:“孩子你别生气,其实想一想,这些小鸡即使没从壳里出来,也是被人当鸡蛋吃掉,它们能孵化出来,已经是多活了几天……”

    小雪知道邓洁说的没错,从道理上讲是没错的,但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张子安缓缓说道:“有一句话是很有道理的,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每只小鸡的价格虽然便宜,但以狗市这么高的客流量,估计这么一个摊贩一天内最少能卖掉上百只,每只的利润将近两块钱,一天差不多两百块钱的收入。虽然缺德,但确实比去餐馆刷盘子好多了,而且没什么技术含量。

    给孩子买这些小鸡当宠物的家长们,大部分也是经济拮据的社会底层人士,他们未必不清楚这些小鸡活不长,然而花上两三块钱就能换来孩子的高兴,当孩子把小鸡养死了,还可以名正言顺地拒绝孩子再买其他宠物,何乐而不为呢?

    受伤的只有孩子们,他们会为死去的小鸡而难过,却不知道这些小鸡根本就是必死的,不是他们养死的。

    “走吧,往里面看看去。”张子安当先而行。

    飞玛斯跟在他后面。

    理查德缩在他的兜帽里,为可怜的小鸡物伤其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