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看牙识小猫
    直播间里的网友们看到刚才那一幕,你一言我一语地发起了弹幕,原来很多人小时候都有类似的经历,在小学或者初中门口看到摆摊卖染色小鸡的。

    由于确实是便宜,不少人都买过,但是无一例外没有活过三天的,基本上第二天水米不进奄奄一息,第三天身体就已经僵硬了。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年二十年不等,但每个曾经买过的人都牢牢地记着这件事,仍然记得小鸡死去时,将它捧在手里的悲伤。

    随之而来的,就是对缺德商贩的声讨和叱骂,甚至有些情绪激动的观众当即就表示要去人肉搜索那个摊贩,看看他家住在哪里,然后趁夜里去泼油漆——你不是给小鸡染色么,那我们就给你家门染染色!

    周围全是各种各样的宠物,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小雪简直是目不暇接,看什么都新鲜,看到什么不认识的宠物就来请教张子安。

    邓洁因为以前买狗时来过几次,已经对狗市的规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时她不停地巡视周围,想找到骗她的那位狗贩子,然而狗市太大,流动性也太强,她一时没有找到。

    飞玛斯的外形是一只常见的德国牧羊犬,在狗市里没什么稀奇的,因此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它沉稳地跟在张子安后面,偶尔也注意一下小雪的动向。

    这本来是理查德大出风头的好机会,然而天气实在很冷,它缩在兜帽里,只探出一个小脑袋,好奇而怜悯地打量它的鹦鹉同类。

    张子安以前对鹦鹉几乎一无所知,自从去了一趟凤鸣鸟舍,多少也懂了一些。这一路上他看了几家卖鹦鹉的,基本上只有绿虎皮和玄凤这两种最常见也是最廉价的鹦鹉,价格在几十块到两百块不等。郭冬岳想来这里找红面牡丹鹦鹉,那真是找错地方了……

    鹦鹉的水太深。身体完全一样,只有毛色不同的鹦鹉,比如绿虎皮和羽衣虎皮,价格能差出将近一百倍,不知道有没有人把染色的念头动到这上面去……

    张子安正走着,不时和邓洁交流一下她以前上当受骗的事,在前方开路的小雪突然停下脚步,回头向他招手,“店长先生,快过来看,这里有卖猫的。”

    一听说是卖猫的,张子安精神一振,也快步走了过去。

    小雪面前的摊位上,摆放着好几个大小不同的铁笼子,每个笼子里有一到两只小猫。

    狗市外围卖染色小鸡、卖草金鱼的、卖兔子的,走的都是薄利多销路线,几分钟就换一波客人,越往狗市的内部走,宠物的价格越来越贵。顾客们也变得审慎起来,长时间蹲在某一个摊位前观望,左思右想才决定买不买,毕竟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这个卖猫的摊位前或蹲或站着一男两女,都是年轻人,眼睛紧紧盯着铁笼里的小猫,看上去很是喜欢。

    摊贩不停地招揽路过的客人,他看到小雪过来,热情地招呼道:“美女,喜欢美短不?自家繁育的美国短毛猫,这猫又聪明又伶俐,买一只回去吧!”

    小雪在另外两个妹子旁边蹲下,将摄像头对准笼子里的小猫,饶有兴趣地观察着。旁边一个似在围观的男青年从侧面看到小雪的直播画面,眉头一挑,想说什么,但看了一眼随后跟来的张子安,便又咽了回去。

    “老板,这是美短吗?”小雪问道。

    笼子里这窝小猫活泼可爱,圆圆的眼睛,烟色的虎斑,洁白的四只爪子像是戴上了白手套,张开粉色的小嘴喵喵叫着,隔着笼子与小雪对望。

    卖猫的摊贩认不得她身上的国际大牌服装,但能认出她手里的最新款苹果手机和脚上的耐克鞋,再加上她精致的小脸和细皮嫩肉的小手,知道这是位有钱的主儿,很可能是人傻钱多,对待她的态度明显与旁边另外两个妹子有区别。

    他不等小雪要求,便主动打开了其中一个笼子,把这些小猫里最漂亮的一只取出来,递到她的怀里。旁边两个妹子很是羡慕嫉妒恨,但也没有办法,其中一个想走,被另一个拉住了,意思是如果小雪不买的话,她们就买走这只。

    “来,摸摸看!”他乐呵呵地说,“这是正宗的美短加白,跟那些土猫完全不一样,特别乖,还特别聪明——美国进口的!这只品相好,搁宠物店里随便卖4000以上!”

    小雪抱着这只小猫,左看右看,确实觉得很可爱,两只大眼睛非常有神,粉色的小嘴一张一合,像是在向她索吻的样子。如果是她自己来的话,说不定当场就要买下了……

    摊贩看到她爱不释手的样子,嘻笑道:“我不是这里的常摊,是家里养不下了,才拿出来卖,心里可舍不得呢!美女你要是看着喜欢,3000块钱拿走!笼子也送给你!”

    张子安与邓洁对视一眼,这位摊贩的说辞与骗邓洁的那位很相似,都是说家里养不下了才拿出来卖,利用人们对家养宠物的信任来骗人。

    小雪虽然很喜欢这只小猫,但她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也知道狗市里藏污纳垢尽是猫腻,不过反正身后有张子安,她不怕被骗,于是学着别人讨价还价:“老板,3000块钱有些贵啊,还能便宜些吗?”

    摊贩沉吟了一下,像是割肉般说道:“你要是诚心买,2500!不能再低了!”

    他警惕地扫视一眼四周,压低声音说:“你可千万别到处说是2500买的,不然别人该嫌我卖贱了,影响他们生意。我跟你说,我不指望这个挣钱,就是想给这些小猫找个好归宿。”

    小雪哦了一下,点了点头。她去了好几次张子安的宠物店,耳濡目染之下,多少也算有些见识,突然觉得有些不对,怀里的这只小猫似乎有些太小太轻了,比张子安店里卖的那些四至六个月大的小猫还要小上一圈儿。

    “老板,这猫多大啊?太小我怕不好养活。”她问道。

    “六个月了,放心,这猫皮实,好养,随便喂点猫粮就能活。你要是买,我还能送你两包猫粮,光这两包猫粮拿到宠物店里也要上百块。”摊贩循循善诱,每句话都让对方感觉占了便宜。

    小雪记得听张子安说过,不能买太小的、没断奶的小猫,这样的小猫离开母亲不容易成活,而且没有经过母亲的言传身教,社会化训练不足,可能会有一些坏习惯。她试着将戴了手套的左手伸到小猫的嘴边,晃了晃,看起来很乖的小猫却张嘴就咬了一下,幸亏隔了一层手套,没有咬伤也没有咬疼。

    “咦?老板,你这小猫怎么咬人呐?”她板起脸,很认真地问道。

    摊贩哂笑道,“你把手放它嘴边,它能不咬么?它以为那是毛球什么的,没事,等它再长大一些,跟你混熟了就不咬了,你怎么摸它逗它都不咬。”

    “是这样吗?”小雪的脑袋上冒出问号,她倒是没听张子安说过这事,不敢断言摊贩在说谎,只得悄悄地回头,求助似的望向张子安。

    张子安一直没说话,是想避免打草惊蛇,先听听这位卖猫的摊贩到底准备了多少谎言,此时小雪技穷,他就必须要站出来了。

    “给我看看。”他从小雪手里接过小猫。

    看了几眼,他便心中了然,故意说道:“老板,你这猫没六个月大吧?”

    摊贩早已经注意到他,只是不清楚他是不是跟小雪是一起来的,是以一直没有招呼他,闻言不冷不热地回应道:“快了。”

    “没,你这猫顶多3个月大,可能还不到,都没开始换乳牙。”他抱着小猫,轻轻拨开它的嘴唇,让小雪拍摄它的牙齿。

    “这不是乳牙,就是成牙。”摊贩皱眉,向旁边的男青年递了个眼色,坚持说道:“你到底会不会看?不会看就把猫放下,别乱说,影响我做生意。”

    张子安没有理他,向小雪解释道:“小猫一般三四个月大时开始换牙,六个月时会全部换完,换牙期间牙龈会红肿,你看这牙龈还很正常,说明它不到三个月。”

    “这么小就离开妈妈了啊……”小雪很心疼地说。她想到自己这么大了还离不开母亲,而这只小猫还不到三个月,就被迫要与妈妈分开……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这个,”张子安摇头,“年龄太小也就罢了,问题是这根本不是什么美短加白,而是一只狸花猫。”

    此言一出,摊贩就变了脸色,旁边两位妹子也是惊讶得瞪大眼睛,小声地互相说着什么,对张子安的话半信半疑。她们本来因为摊贩对小雪的区别对待而有意离开,现在反倒要留下来看个究竟。

    一直不动声色的男青年默默溜达到一边,像是失去了兴趣一样,掏出手机,进入“狗市交易微信群,入群需验证”,发了一条信息。

    “大家警醒些,先别吹逼扯淡,好像有人来砸场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