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章 当众测试
    石蓉本来是出于对女儿的关心才会看直播,不过渐渐被直播的内容吸引了,当张子安讲到根据牙齿来判断猫龄时,她还跑到楼上抱来雪球,拨开它的嘴唇仔细看了看,她还是第一次知道猫的犬牙居然有这么长,不过细碎的两排门牙很可爱。

    江天达看着直播,不停地注意时间。尽管现在平安无事,但他还是希望直播尽早结束。

    奇缘宠物店里,鲁怡云手忙脚乱地为一名顾客办理了会员卡,期间好几次出错,等办好后顾客善意地问她是不是很热,她这才发现这么冷的天自己都流汗了。与人交流的感觉不错,她甚至以为自己早已忘记了这项技能。顾客离开后,她暂时没有画画,而是专注地盯着自己的手机上的直播画面。

    由于张子安的吩咐,王乾和李坤做完清洁后暂时没有离开,而是待在店里拿着手机去论坛灌水……

    飞玛斯时而低头,时而抬头,嗅闻着地面与空气中错综复杂的气味。狗市里的人多,宠物也多,气味的数量成千上万,不过它还是从这些气味中辨别出两道比较特殊的。

    它暂时停下,扭回头望向两个不同的方向,有两个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跟着他们一行人,风将气味带到了它湿润的鼻孔里。那两人并非同一路的,一位穿着烟色长款毛呢风衣,身上散发着汗液与爽身粉的味道,可能是经常大运动量流汗的人,另一位穿着劣质皮夹克,身上则有着刺激性化学品的气息。他们两人伪装成普通的顾客,而且自认为伪装得很好,但是在飞玛斯眼中,他们就像是烟夜中的灯塔那么醒目。

    飞玛斯不知道这两人为什么一直跟着,不过它会搞明白的,比任何人都要先明白,因为它有一双能洞悉一切的天使之眼。

    张子安、小雪和邓洁信步走到贩卖博美犬的摊位前,驻足观看。

    在狗市交易群里id为“刘某某”的摊贩早在他们走近之间就已经留上了神,他通过“红龙”传来的照片认出了他们三个就是今天来狗市砸场子的,不由地提高了警惕。

    尽管如此,刘某某并不是太担心,因为这三个人里只有张子安看着可疑,另外两个无非是没有心机的单纯少女和自以为有心机的中年妇女。他在自家的博美犬身上搓了一把,暗中观察了一下手掌,顿时放下心来,今天的活儿做的很到位,他不相信这个年轻男人能看穿自己的骗局,听说他们刚从卖猫的那边过来,估计对狗并不熟悉。

    “哇!这就是博美犬吗?”小雪蹲在摊位旁,好奇地打量着铁笼里的博美,“小小的,好可爱!像只胖胖的小狐狸似的!”

    笼子里的几只博美瞪着圆滚滚的眼睛,吐着舌头打量着周围的行人,像是在寻找哪个主人能将自己带走一样。

    “美女好眼力!博美就是由德国狐狸犬驯养过来的,这种狗好养、好玩,还不贵,美女要不要挑一只?”刘某某不动声色地说道。

    在小雪他们过来之前,摊位上已经有顾客在挑选博美,是一位跟邓洁差不多年纪的中年妇女,打扮比较土气,抱着一只红棕色的博美翻来覆去地,看脸上的表情很是满意。

    “先让她挑吧,我随便看看。”小雪笑道。

    邓洁往后拉了一下张子安,悄声对他说道:“这个卖博美的,倒是没说自己的博美是家养的,上次就是因为这个,我才没有在他这里买……”

    “哦,那他说这些狗是哪来的?”张子安问。

    “说是从狗场走关系挑出来好看的。”邓洁答道,“我看着确实不错,这狗很活泼,上窜下跳的,毛色也挺讨人喜欢,价格不贵,我上次差点就买了,但最后想了想,还是柴犬牵出去更有面子……”说到最后,她有些脸热。

    张子安点头说:“您上次确实应该从这儿买。”

    “什么意思?”邓洁心里一紧,更加为上次的决定而后悔,“是说这里的博美没问题?”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您上次从这儿买,至少会少损一些钱。”张子安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纸盒,这是他来之前从孙晓梦那里腆着脸讨来的。

    “您看这个。”他拿着纸盒示意给邓洁看。

    “这是啥?”邓洁疑惑地接过来,把这个小纸盒拿在手里看了看。

    纸盒很轻,样式简洁,一半白一半绿,盒子正面和背面的字全是英文,她认不得。她用手晃了晃,从传来的轻微咣当声判断,纸盒里大部分是空的。

    小雪也注意到了,拿着手机对准纸盒拍摄。

    身为摊贩的刘某某伸长脖子也想看看,但他同样不认识纸盒上的英文。

    张子安打开纸盒,从里面抽出两张塑封的纸片,郑重地向邓洁和直播间里的观众介绍道:“如果你们想买狗,不论是从狗市买,还是从狗舍或者宠物店买,最好随身带着这个。这是韩国进口的犬瘟与细小病毒试纸套装,在你们决定掏钱付款之前,用这个测试一下你们看中的狗。”

    刘某某一听是犬瘟与细小试纸,脸色立刻变得煞白。

    正在旁边准备掏钱的中年妇女又把钱包揣了回去,侧耳听着张子安的话。

    一直跟在后面的两个妹子也凑近了些。

    “这东西不贵,二三十块钱就能买一盒,相比于买到病狗造成的损失和麻烦,这点儿钱真算不得什么。”张子安介绍道,“不过呢,这一盒只能测试一只狗,所以用在你们打算买的那只狗身上就行,不要浪费。”

    他对旁边那位陌生的中年妇女说道:“大嫂,今天是黄道吉日,这盒试纸我不收钱,您要不要免费测试一下你选中的这只博美?”

    她一听免费测试,当然乐意,把怀里的博美递给他,笑道:“行,谢谢你啊!”

    刘某某忽地站起来,蛮横地说道:“把我的狗放下,谁让你们乱测试了?我的狗没病,爱买就买,不买就滚!”

    “如果你的狗没病,试试又能怎么样?你要是不敢试,就说明你心里有鬼!”小雪忍不住反驳道。

    刘某某僵在当场,偷眼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红龙。在交易群里id为“红龙”的皮夹克男青年点点关,示意让他镇静。

    “好!你试吧!你尽管试!但我告诉你,你要是试不出来,可要赔偿我的名誉损失!”刘某某色厉内荏地叫嚣道。

    “行,没问题。”张子安从他的表情上就知道自己十拿九稳,满不在乎地答应了。若是试不出什么来,以他的厚脸皮,也有很多办法推卸责任。

    他从纸盒倒出两支配套的一次性无菌棉签,撕掉密封包装后,请中年妇女抱着博美,他将两只棉签分别探进它的菊花和鼻孔里取样,看到棉签变色后就抽了出来。

    接下来,他将两支变色的棉签分别放进两瓶稀释液里,两个小瓶的瓶盖以不同的颜色加以区分,一个是测试犬瘟的,另一个是测试细小病毒的。

    把棉签在稀释液里搅动几下,他请小雪帮忙拿着稀释液试管,自己从撕开试纸的包装,取出两套试纸板与吸管的组合。

    最后,他用吸管分别吸取稀释液,滴在两张试纸板上面,大功告成,只需要静候结果就行了。

    刘某某提心吊胆地盯着张子安的操作,他本来想找机会污蔑说张子安偷偷调换了棉签,但一看小雪拿着手机全程拍摄,将测试过程不漏分毫地拍下,只好又把话咽了回去。

    在场的众人全都聚精会神地看着张子安手里的试纸板,虽然大家都看不懂,不清楚什么样算是染病的征兆,但总觉得那两个小小的试纸板很神奇的样子。

    张子安看着表,大约过了六七分钟,他将试纸析展示在小雪的摄像头面前。

    他给出了最终的结论,“犬瘟这张试纸,c线和t线都出现了,证明是犬瘟强阳性反应。细小病毒这张试纸同样如此。这只博美既感染了犬瘟,又感染了细小病毒,买回去恐怕也活不了几天。”

    中年妇女一听,立刻把博美放下了,摇头说道,“不买了,不买了,闹了半天是只病狗,差点上当受骗。”

    邓洁看不懂试纸的测试结果,疑惑地说:“你说这只狗得病了,但我看它活蹦乱跳的,不像是得病的样子啊……”

    “很简单,因为这只狗肯定吃了止痛片。”张子安把试纸板、试管、吸管和棉签重新装回纸盒里,准备找个垃圾箱丢掉。

    小雪的同情心油然而生,问道:“犬瘟和细小,也不是治不好的吧?要不把它带到孙医生那里,让她帮忙治一下?”

    张子安断然摇头,“没用,这只博美死定了。”

    他指着博美红棕色的皮毛说道:“这么小的博美,不可能有红棕色的,这一定是被人用工业染色剂染的色,跟那些染色小鸡一样。毒性已经侵入内脏,它即使没得犬瘟和细小也活不了几天,止痛片的药效一过就会痛不欲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