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 社会我张哥,人帅路子多
    “咦?店长先生,你还有美国的关系?以前没听说啊。”小雪很吃惊地问道。

    张子安淡定地信口开河:“不然你以为我前几天去美国干什么了?告诉你,我已经在美帝的心脏部位打下牢固的桥头堡,只要我发条消息过去,甭管是阿瑟拉猫还是什么,全都能轻松搞定。”

    直播间里的观众都知道他是在日常扯淡,但林七不明觉厉,热情地跟他交换了联系方式,还好奇地问道:“张先生,我朋友那只薮猫,好像不敢带出去,只敢在我们小圈子里展示一下,说证件还没办下来,那猫算是野生动物,不让私人养殖,带出去要是被人报警了就可能有麻烦,请问是不是这样?”

    “没错,确实如此。”张子安肯定地答道,“薮猫算是野生动物,私人饲养是需要《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的,他说的证件可能就是指这个。”

    林七很为难地咂了咂嘴,又问道:“那我要是买了阿瑟拉猫,是不是也得办证才能带出去?”

    张子安知道这些富二代的脾性,不炫一下富就会死,有了稀罕的东西不向别人炫耀一下就如同锦衣夜行。

    “这倒是不用。”他解释道:“阿瑟拉猫是人工培育的新物种,不算是野生动物,国内外任何一个野生动物的相关公约里都没有它的名字,所以不需要那个证件。你即使带出去也没有问题,虽然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可能会吓到别人。”

    林七兴奋地一拍巴掌,“太好了!这下我那朋友非要羡慕嫉妒恨不可!”

    他看了看表,“快中午了,你们什么时候走?大家难得遇上,要不一起去吃顿饭吧?我请客!我还有很多事想请教一下张哥。”

    他一听张子安对稀有宠物如此熟悉,有心结交,连称呼都变了。

    张子安看了一眼邓洁,婉拒道:“实不相瞒,我们今天是有事来的,还要继续逛逛,如果你着急的话可以先走。”

    “我不着急,我回去也没事干,你们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就跟你们一起逛逛,顺便涨涨知识……对了,你们是干什么来的?不是买宠物吧?张哥你路子这么野,肯定不会是来这里买宠物的。”林七自来熟地凑过来。

    张子安见邓洁没有反对,便答道:“我们是来帮这位邓大姐讨个公道,她以前来这里买柴犬被骗了,我们正在找那个骗她的摊贩。”

    “行,那我也凑凑热闹,我这辈子最踏马恨的就是坑蒙拐骗的下三滥!”林七义愤填膺般说道。

    张子安心说,要不是我们及时过来,刚才你自己都要被骗了……

    邓洁和张子安在前面走,小雪拉着林七落后几步,悄悄跟他说:“七哥,你要帮我保密,不要在他们面前提我爸和我家的事!”

    林七现在脑子里想的全是怎么牵着阿瑟拉猫在富二代朋友们面前装逼,心不在焉地点头答应。他想到朋友的那只薮猫一见到他的阿瑟拉猫,估计要被当场吓尿,不禁得意地笑起来。

    等他们一行人离开后,摊贩老三气得七窍生烟!张子安不仅砸了他的生意,还抢了他的生意,他实在忍不下这口气!

    他拿起手机点开狗市交易群。

    三岁欧尼:“龙哥!我的生意被抢了!咱们得给他们一些教训,否则他们每个周末来逛一圈,咱们还做不做生意?这样下去咱们就只能吃土了!”

    群里的奸商们纷纷响应,各自哭诉着今天损失了多少钱……

    红龙:“大家先别急!老三,你知道他们接下来要去哪不?”

    三岁欧尼:“我听说他们要去找卖柴犬的。”

    红龙:“卖柴犬的?卧槽!那肯定是皮烟子那里啊!大家先把手头的生意放一放,去皮烟子里那里集合!”

    ……

    眼见快中午了,几人又累又渴,邓洁却依然没有找到上次骗她的狗贩子,带着歉意对张子安说道:“张老板,要不算了吧?耽误你们一上午的时间,真不好意思……我估计那个人今天没出摊,咱们就别继续找下去了。”

    小雪觉得很可惜,她不想半途而废,劝道:“邓大姐,咱们再找一会儿吧,如果再找半小时仍然找不到,就算了。”

    张子安觉得邓洁说的有道理,那个狗贩子今天很可能没出摊,毕竟天气不好。

    “那就按小雪说的,再逛半个小时吧,反正也快走到头了。”他说道。

    林七刚才打电话订了餐厅的座位,闻言放下手机说道:“各位,一会儿大家都别走,我请客,咱们去吃饭,顺便联络一下感情。”

    邓洁自觉跟他们这些年轻人没有共同话题,吃饭的时候估计会很尴尬,连忙推辞道:“不不,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我家老头子还等着我回去做饭呢……”

    就在这时,前方不远处却爆发出一阵激烈的争吵。

    张子安他们对视一眼,加快脚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不一会儿,他们来到争执的现场,那里已经围了不少人,大部分都是来狗市挑选宠物的顾客,也有一些是附近的摊贩。

    争吵发生在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和一位皮肤黝烟的男青年之间,老头气得脸红脖子粗,指着男青年说他缺德烂心眼,而男青年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嘴角挂着冷笑,不咸不淡地说着什么,旁边还有几个显然跟他一伙的人在冷言冷语地起哄。

    那个老头看上去很可怜,头发胡子都花白了,还被这些年龄不及他一半的小青年冷嘲热讽。他气得直哆嗦,脑门上的青筋都蹦出来了,再这么气下去,没准儿会气出个好歹来……

    邓洁看到男青年的第一眼,就激动地抬手指向他:“就是他!就是他骗的我!”

    小雪一听终于找到了正主儿,也把手机摄像头远远地对准了那个人。

    张子安确认道:“邓大姐,你确定吗?”

    “没错!绝对没错!”邓洁咬牙切齿地说道,“他化成灰我都认得!”

    张子安看得微微皱眉,这些人也太不像话了,光天化日之下有这么欺负老年人的么?

    老茶一直教导他,所谓侠,就是义存心中,路见不平拔刀助。既然看见了,他不能装作没看见,否则回去之后有何面目去见老茶?

    即使不是为了邓洁,他今天也要管管这个闲事。

    “你们留在这里,我过去看看。”他转头叮咛小雪道。

    不等小雪回答,他就义无反顾地分开人群,直接来到事发现场的中央。

    飞玛斯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

    刚才他的视线被人群挡住,这时才看到,在老头的脚下趴卧着一只很像柴犬的狗,奄奄一息地闭着眼睛,除了微微起伏的胸腹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张子安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走到老头身边,低头看着这只狗问道:“大爷,这是怎么回事?能跟我说说吗?”

    老头被这些无良狗贩子群起围攻,而周围看热闹的人群里却没有一个人帮他说话,他又气氛又伤心,胸口憋闷得快要爆炸了!

    张子安的突然出现令他一惊,从这个年轻人的衣着打扮和语气上来看,不像是跟那些狗贩子一伙的。他像是看到救星一样,双手拉住张子安的胳膊,哭诉道:“年轻人,你来评评理!这些人把病狗冒充柴犬卖给我,还抵死不认账,有他们这么缺德的么?”

    “喂!我说你是谁啊?你吃饱了撑的啊?我劝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少踏马多管闲事!”绰号为“皮烟子”的摊贩指着张子安威吓道。

    张子安根本没理会他,拍拍老头的胳膊,安慰道:“大爷你先别急,喘口气,慢慢说,从头开始说。”

    也许是张子安从容镇定的语气和态度感染了老头,他深吸几口气,胸口不那么憋闷地难受了,才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经历讲出来。

    老头名叫魏平,因为孙子的生日快到了,而孙子一直嚷嚷着想要条狗,于是他就来狗市,打算买条狗作为宝贝孙子的生日礼物。

    剩下的事情与邓洁的经历大同小异,魏平相中了皮烟子这里的“扶桑柴犬”,经过讨价还价之后,以3500的价格买了一只,自以为占了大便宜。他回到家,把柴犬送给孙子,孙子很高兴,立刻就跟这只狗玩到了一起。然而好景不长,没过几天,这只狗就变得蔫蔫的,整天无精打采食欲不振,最后终于病倒了。孙子哭得很伤心,魏平没办法,把狗抱到宠物诊所,结果被诊断为犬瘟和细小,眼看就活不成了。

    恰巧同时还有另一个人带着柴犬来就医,那人看了看魏平的狗,好心提醒他可能被骗了,说这好像不是柴犬,一些细节之处跟柴犬似是而非,但是说不清楚具体是哪种狗。

    魏平听了顿时火冒三丈,当下就抱着狗直奔狗市,找到皮烟子要求退钱。

    皮烟子当然不愿意退钱,一口咬定是魏平自己不会养,于是双方就当众吵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