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生与死
    张子安一听,就知道魏平同样是贪便宜吃了大亏,3500块钱想买柴犬,除非是很熟很亲近的人才行。

    “我这里的狗没病,你不要血口喷人!”皮烟子有恃无恐地说道:“你买狗回去生了病,关我什么事?我这里的狗都好着呢!”

    魏平被他气得嘴唇不住地哆嗦,“你这烟心奸商!人烟心也烟!挣这些丧尽天良的烟心钱,不怕老天爷把你收了去?”

    皮烟子故意气他,笑道:“老天爷对我好着呢!我靠卖狗买了房,下一步还要买车,四个圈的,羡慕不?嫉妒不?嘿嘿,你羡慕嫉妒也没办法,这是老哥我凭本事挣的钱,谁也管不着!倒是大爷您,一大把年纪了还穿得这么寒碜,抱着条病狗来这里讹我,是不是儿子媳妇不孝顺啊?您要是缺钱吃饭,只管说话,今天的午饭我请了。”

    说着,他从怀里抽出两张百元钞票,在魏平面前晃了晃,“怎么样?把狗抱走,随便找个地方埋了,然后吃饭去吧。不够我还可以再给你添点儿。”

    张子安一看魏平都快气晕了,真怕他气出个三长两短来,赶紧打岔道:“魏大爷,你从他这里买狗时,什么凭证都没有?”

    “没有!”魏平一跺脚,“我不是差这3500块钱,我是咽不下这口气!我一大把年纪了,反而被个小年轻给骗得这么惨!现在连我孙子都笑话我,说爷爷老糊涂了……”

    张子安虽然早猜到了,但是没有发票,没有宠物出售协议,根本没办法索赔,因为连这狗是不是从皮烟子这里买的都无法证明。

    “魏大爷,您看开点儿吧,就当是您这钱丢了,或者喂了狗了。”张子安劝说道:“反正这狗也不是真正的柴犬,您要是舍得出钱,就找家正规的宠物店或者狗舍买一只真正的柴犬送给您孙子,就说是您找人把狗的病治好了,这样您孙子肯定会很佩服您。”

    张子安从魏平的年龄和他的描述上来看,可能他的孙子年纪还很小,稍微哄一下,应该就能把这件事忘掉相比于损失的3500块钱,扭转他孙子“爷爷是老糊涂”的印象更重要一些。

    “啥?你也说这不是真正的柴犬?真正的柴犬要多少钱?”魏平问道。他在宠物诊所时就听旁人说这只狗可能不是真正的柴犬,当时他心中还半信半疑,现在听到一个完全不相关的陌生人也这么说,他心里至少信了八分。

    “喂!你这人别胡说八道啊!我这里卖的柴犬绝逼是真的!你说不是真的,你有证据吗?我告诉你,你要是没证据,我就去告你当众诽谤!”皮烟子叫嚣道。

    他不怕跟魏平在这里吵架,因为魏平没办法证明这狗是从他这里买的,也没办法证明是买之前就染上了病,现在老年人讹诈的事例太多,人们已经提高了警惕,光靠嘴上说,没办法博取其他人的同情。

    刚才围观群众一直沉默不语,两不相帮,就是因为拿不准到底是谁在说谎。

    张子安点头,“行,你别着急,我马上就把证据拿出来。”

    他先对魏平说:“魏大爷,您以后千万不要贪这种便宜了,否则还会吃亏上当。这种柴犬的原产地是扶桑,但即使是在它们扶桑老家的宠物店里,品相一般的柴犬也要卖15000块人民币左右。就算中国的消费水平没那么高,典型毛色的柴犬基本上也不会低于0。若是再低,除非您跟卖家认识,或者真遇上自家繁殖急于出手的,否则可能就有问题了。”

    魏平一听,暗暗咋舌。这价格有些超过他的心理底线了,再加上亏的这3500块钱,相当于花一万多为孙子买条狗,他觉得还是有些肉疼……不过这个年轻人说的也对,相比于损失的钱,他更担心孙子看不起他这个抠门儿爷爷。他都快70了,满打满算还能活几年?宝贝孙子就是他的掌上明珠,他真不想孙子因此而疏远自己。

    张子安看他脸上的表情一连数变,知道他嘴里号称不差钱,实际还是挺在意钱的,便说道:“这样吧,举贤不避亲,等这里的事情结束了,我介绍您去一家宠物店,保证是没病的真柴犬,带芯片的那种。凡我介绍过去的人,老板都会给优惠价,您要是相信我,一会儿您可以去看一眼,买不买另说,看一眼总没关系。”

    这时,红龙带着老三和刘某某等人也赶到了,一听简直气炸了肺,这小子不仅拆我们的台,还踏马的自己拉生意!屎可忍,尿也不能忍啊!

    魏平听了张子安的话,贪便宜的心理又犯了,点头说道:“行,一会儿我把这只狗好生埋了,然后就去看看。哪怕它只跟了我几天,总算是和我有缘,我不能就这么让它暴尸在外,没准儿还会被谁捡去吃肉……”

    他蹲下来,抚摸着这只奄奄一息的假茶犬,不住地抹着眼角唉声叹气。

    飞玛斯自从走进人群的中心,就一直盯着这只垂死的同类。

    急促却越来越无力的喘息,将地上的尘土吹出两行浅沟。

    泛着白沫的涎水顺着舌头流淌而出,在它的嘴边形成了一汪小泥潭。

    偶尔抽搐一下的四肢,像是溺水的人想要抓住岸边的稻草。

    逐渐浑浊的瞳孔,倒映着世界与飞玛斯的影像,充满了眷恋与不舍……

    它快死了飞玛斯清楚地认识到了这点。

    飞玛斯在虚拟的意识里已经死过无数次,它知道死亡是多么痛苦,但由于那是在一个暗无天日的烟盒子里,伸手不见五指,也没有镜子,它不知道自己死前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就像面前的这只狗一样凄惨?或者更甚?

    “帮帮我,我不想死……”面前的这只狗仿佛在向它呼救。

    不对,这是飞玛斯自己的声音,它在中毒之后曾经无数次说过这句话,却无人回应,因为星海毒发的速度比它还快,在它咽气之前就已经没了声音。

    但至少这次,飞玛斯想要回应,不想让这只同类如自己一般孤寂地深入无底的烟暗世界。

    “不要担心,你会活在我的心里。”飞玛斯盯着它的眼睛,认真地说道,“只要我活着,你就活着。”

    它仿佛听懂了飞玛斯的话,嘴巴微微张了一下,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向这个世界告别。它混浊的眼神里突然迸发出锐利的光芒,变得如同刚出生时一般清澈见底,与飞玛斯对视了一瞬间,然后……永远地黯淡了下去。

    魏平的手掌本来随着它的呼吸在微微上下起伏,但是在一次长得有些过分的呼气之后,却再也没有起来。

    他拍了拍它,推了推它,它却没有了任何反应。

    “小汪?小汪?”他加大了力气,又拍了拍它,还俯低身体,将耳朵凑到它的嘴边,试着倾听它的呼吸。

    它依然睁着眼,但眼睛里已失去生气。

    飞玛斯向它走了两步,张子安阻止了它。

    “别靠近,会传染。”张子安说道。

    他听到飞玛斯对这只狗说了两句话,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知道在这只狗死前,肯定与飞玛斯进行了某种形式的交流,因此一直注意着飞玛斯的动向。此时他见飞玛斯想靠过去,赶紧拦住它。飞玛斯大概没有打过疫苗,如果接触到这只病狗,很可能会传染到犬瘟和细小,那就麻烦了。

    飞玛斯停了下来,抬眼看着张子安。

    “请帮我把它的眼睛闭上。”它说道。它的话在旁人耳中只是汪汪的几声轻吼。

    张子安点头,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巾垫在手掌上,替这只死去的狗闭上了眼睑。

    魏平怅然若失地问道:“它死了吗?”

    “是的,它死了。”张子安平静地答道,“请节哀。”

    魏平沉默着没有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蹲在地上,将双手抄进它的身下,把它的尸体抱起来。

    这是一只半大的狗,不算沉,起码在它活着的时候还不算沉,但魏平此时却觉得它比生前重了两倍。

    他抱着它,走到他骑来的三轮车旁边,将它的尸体放入车斗,再将它这几天一直盖的小毯子重新盖在它的身上。在旁人看起来,它像是睡着了一样。

    围观的人群依然没有说话,但望向他的眼神已经不同了。

    皮烟子突然身上有些刺痒,这些人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仿佛是无数只蚂蚁在爬。

    “你们看什么看?”他脸色惨白地笑道,“这个老头在装可怜而已,难道你们就这么容易上当?要装可怜的话,我也会装,而且装得比他还像……”

    其中有一股视线令他感觉特别难受,落在他身上哪里,哪里就像是被针扎一样。他侧转脑袋,找到了这股视线的来源飞玛斯。

    他发誓,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只德国牧羊犬,但为什么这只狗的眼神里却充满了愤怒与仇恨?而且这个眼神还有些熟悉,他从刚才那只垂死的假柴犬眼睛里见过。

    像是一只复仇天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