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真相大白
    从星海的身上,飞玛斯学到了对自由的渴望。

    从这只刚刚死去的同类身上,飞玛斯体会到了不甘与屈辱。

    在它临死前,飞玛斯读懂了它的心,它从出生以来,就没有过一天的好日子,早早地被从母亲身边带走,跟其他狗抢夺残羹冷炙以果腹,不听话就会招来拳打脚踢。等稍微长大些,它就和许多狗一起挤在狭窄的铁笼子里,装进卡车,盖上帆布,开始了漫长的南下旅程。

    卡车四处透风,天气是那么冷,帆布又是那么薄,被寒风吹得扑簌作响。它和同伴们挤在一起取暖,在充满排泄物和呕吐物臭味的车厢里,挣扎着捱过了无数个漫长的寒夜。渐渐的,有同伴开始生病,病得很重,不知道是感冒还是什么,在同伴们之间悄悄扩散。几乎每天早上醒来时,都会有同伴永远闭上了眼睛。

    司机和负责押车的人脾气暴躁,由于长期睡眠不足开夜车而两眼泛红,对待它们不是打就是骂,想起来给它们准备些吃的,想不起来就饿着它们。他们每天早上都会清点狗的数量,打开笼子,骂骂咧咧地将死狗拖出去,拖到哪里去不知道,反正没有见他们随身带着铁锨,也没见他们浪费宝贵的空闲时间挖土埋坑。

    就这样,它跟着同伴们一路南下,每经过一个大大小小的城市,就会有一些同伴被搬下车。车厢里越来越空,直至抵达滨海市,它和剩余的其他同类被皮烟子买下,司机和押车人点完钞票,开着空车北上,继续将下一批狗拉过来。

    被魏平带回家的那几天,是它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幸福得恍若天堂一样。

    可惜美好的时光太过短暂,它生病了,病得很重。

    小主人抱着它哭,魏平心急火燎。

    自从意识到自己生病开始,它就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因为这病的症状与卡车里死去的同伴们一模一样,没有谁能够逃脱死神的魔掌。

    尽管如此,它不后悔来到了南方。它已经把魏平和小主人视为亲人,这段时光即使短暂,却无比幸福。

    因此,魏平被皮烟子当众羞辱的时候,它几次想挣扎着爬起来,护在魏平的身前,冲着皮烟子警告般地低吼并露出尖锐的牙齿……可惜它办不到。

    它办不到,但是飞玛斯能替它办到。

    等魏平在三轮车里安置好它的尸体,转过身来,却发现这只张子安带来的德国牧羊犬笔挺地蹲坐在他的身前,像是哨兵一样守护着他,冲着皮烟子低吼并露出尖锐的牙齿。

    魏平愣住了,虽然完全不是同一种狗,但飞玛斯蹲坐的身姿,从背后看去却像极了他死去的小汪。

    小汪不再孤单。

    当它偎依在母亲怀里喝奶时,飞玛斯于一旁俯视着它;

    当它被饲养者拳打脚踢时,飞玛斯于身边鼓励着它;

    当它于卡车内颠簸时,飞玛斯一直陪伴着它;

    当它与魏平和小主人嬉戏时,飞玛斯也加入了他们的游戏;

    当它临终时,飞玛斯敞开心胸,接纳了它的记忆……

    它终于可以安心地闭上眼睛,度过了没有遗憾的一生。

    ……

    皮烟子是狗贩子,整天与狗打交道,熟知犬类脾性,他一看飞玛斯的眼神,听到它狺狺低吼,就心道不妙,这只狗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发了狂……简直像是随时可能扑过来把他撕碎一样!

    “这……这是你的狗吗?为什么不好好管管?你再不管它就要咬人了……”他指着飞玛斯,颤声问张子安。

    他不敢与飞玛斯对上视线,生怕进一步激怒它。

    张子安从容地笑了笑,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你有证据吗?你哪只眼看到它是我的狗?”

    “我……”皮烟子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张子安转头看了一眼飞玛斯,它用身体护住魏平,眼神虽然充斥着愤怒,但依然无法掩盖更深处崇高理想的光芒。从它的目光里,他仿佛看到了奥黛丽·赫本那双憧憬着爱与美的眼睛。

    他不担心飞玛斯会扑上去咬皮烟子,因为它从来不是复仇天使,而是守护天使。

    它曾经守护了星海,现在正在守护着魏平。

    张子安缓缓走到皮烟子的狗笼前,那里面关着几只半大的狗,样子与死去的这只非常相似,或者说与扶桑柴犬非常相似——略呈三角形的眼睛,除了下巴和胸口等少数部位是白色以外,全身大部分覆盖着土黄色的毛发,左右眉头各有一块浅白,尾巴卷卷的,当它们张着嘴时仿佛在冲你笑……

    如果不是行内人士,很容易被这些表象蒙骗,以为这些是真正的柴犬。

    “你把别人都当成傻子,以为这里除了你以外,谁都不认识这是什么狗?”张子安围着笼子转了几圈,看了一会儿,心中了然,转头对皮烟子说道。

    “真是笑话!那你倒是说说,这不是柴犬又是什么狗?你要是说不出来,别怪我骂你八辈祖宗!”皮烟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依然嘴硬地叫嚣着。

    “大家也很想知道吧?”张子安环视着围观的众人。

    很多人都点点头,还有人大声回答:“想知道!”

    邓洁紧紧攥住挎包的提带,紧紧地盯着张子安的嘴唇,生怕漏过他说的每一个字。数月以来困扰她的心病,可能就会在下一刻得到治愈。

    林七饶有兴致地瞪大了眼睛,他很想趁这个机会知道张子安到底对宠物有多了解。

    小雪高高地举起手机,避免摄像头被前方晃动的人群挡住。她的心中充满了成就感与幸福,能够帮这么多人认清骗局,她觉得自己的直播并非毫无意义。

    铁宁站在人群的外侧,鹰隼般的目光四下环视。其他人的注意力全被吸引到场地的中央,只有他留意到有几个人正在不怀好意地交头接耳。

    这一路走来,他见识到张子安他们一行人如何拆穿一个个骗局,让多少个奸商跳着脚骂娘,通过直播普及知识,让许多人免于受骗上当……相比于安保公司的老总,他们更值得他保护。

    铁宁不动声色地,悄悄戴上了露指搏击拳套。

    他的拳头阵阵发痒,像是缅怀着搏击场内拳拳到肉的快感,将老总的告诫忘在了脑后,在心里反复默念着武警部队的训诫——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不容侵犯!

    红龙和皮烟子他们这些无良奸商,已经被他排除出“人民群众”的范畴,自动划入“阶级敌人”的那边……

    他忘记了老总的告诫,同样也忘记了老总的好心提醒——小雪一行人里,有一位武学大宗师!

    或者说,他本来就不信张子安是什么武学大宗师……

    小雪家别墅里的石蓉和江天达,两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张子安看了看魏平,又向人群外的邓洁点头致意,他欠他们一个真相。

    他当众大声说道:“这些狗不是柴犬,而是广西土猎!广西土猎跟柴犬很像,但耳朵没有柴犬那么挺立,为了伪装成柴犬,它们的耳朵都被绑过,大概是今天被到狗市来之前刚拆掉绑绳。如果谁不信的话,可以靠近看看,它们的耳朵后面还有被绳子勒过的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