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章 尘埃落定
    理查德雨露均沾,在每个倒地的奸商脸上都撒下白色的鸟粪,连稀的带干的,谁也不能少!

    外面的天气冷,它兴奋地解决完生理问题,想飞回张子安的兜帽里取暖,结果被他甩过一张纸巾糊在脸上。

    “嘎嘎!你要干什么?也想给本大爷做个面膜?”它脑袋上顶着纸巾呜噜呜噜地叫道。声音由于纸巾的阻碍难以辨识,只有离它最近的张子安听清了它的这句话。

    “先拿这张纸巾把你的屁股蹭干净,否则别想飞回我的帽子里!”张子安嫌弃地躲开它。

    面膜你个大头鬼啊!别以为我不知道facial这个词有某个微妙的多重语义!

    同为黄皮肤烟头发,张子安固然偏爱东洋片,但是本着兼容并蓄的态度偶尔也会批判一下西洋片,对facial这个词儿还是很耳熟的……

    关键是,尼玛这只贱鸟又污出新高度来了!以后简直对白色的鸟粪无法直视!

    理查德用鸟爪抓着纸巾,悻悻地落在附近的简易天棚上,一边表达对张子安的强烈不满,一边在纸巾上蹭屁股……

    飞玛斯踱着步子走到皮烟子的面前,冷冷地盯着他。

    皮烟子的嘴角沾着呕吐物,侧躺在地上,如果忽略人与狗的差别,他的姿势与垂死的小汪非常相似。

    他惊恐地望着逐渐走近的飞玛斯,挣扎着想要远离它,因为它的那双眼睛,像极了刚刚死去的那条广茜土猎。

    飞玛斯盯了他一会儿,随后便失去了兴趣。

    在他的后半生,这双充满愤怒与仇恨的眼睛将一直伴随着他,直到他躺在床上,孤零零地死去腐烂为止。

    铁宁愕然盯着张子安,如果说打倒皮烟子的过程可能有运气的成分,后面几个人的陆续倒地过程他可是清清楚楚地看在了眼里……张子安的动作舒展写意、从容淡定,一招一式的动作并不快,拳脚之中灌注的力道也并不强,然而对手就是躲不过去。

    如果不是他一路跟随,真会以为这是在拍电影,否则怎么会那么巧?敌人就像是故意配合主角装逼的群众演员,自己往张子安的拳、肘、膝、脚上撞过去……

    这只能有一个解释,就是张子安在他们刚刚发力之时就已洞悉了即将到来的攻击方式和角度,然后提前做出了应对。

    果然是武学大宗师!

    明明没有动手,铁宁却冷汗淋漓。

    他悄悄摘下露指搏击手套,暗自感慨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高手在民间!幸亏他没有出手,否则只是徒增笑柄而已……他自忖就算是自己这个散打冠军,在张子安的面前也撑不了一招半式,你如何打过一个能料敌机先的对手?自此,他重新拾起初学散打时的谦卑之心,决定往后以更严格的训练来要求自己。

    林七已经看傻了,他哪见过这么牛叉的人物,不费吹灰之力便撂倒了七八个敌人。若说刚才他只把张子安看成是一个学识渊博的宠物店店长,那此时就是奉若神人!别的不说,就凭这副身手,只要张子安本人愿意,登上央视春晚都没问题了!

    他赶紧拿起手机拨号,取消之前预订的中式海鲜餐馆,直接改成了滨海市唯一一家米其林三星级餐厅!

    小雪早知道张子安是武学大宗师,并不感到惊讶,只是为能亲眼目睹张子安出手而欢欣雀跃不已,弥补了宠物店被砸时未能旁观的遗憾,觉得不枉此行。

    直播间里的观众男默女泪,纷纷表示还我的鶸店长!

    以前大家对张子安是武学大宗师这件事还半信半疑,毕竟张子安的另一个绰号是诈骗犯店长,然而今天他却以实际行动打消了一切的质疑!

    谈笑风生之间,强橹灰飞烟灭。

    石蓉和江天达各自盯着平板电脑和手机屏幕怔怔出神,他们想起小雪出发之前,他们还近似强迫地让张子安保证她的安全,现在看来简直是太可笑了……

    张子安站在场地中央,承受着围观众人或惊讶或羡慕的注视,饶是他脸皮比城墙还厚,也有些汗颜。他的拳术只不过刚打下基础,实战能力几乎为零,今天的大胜全是靠着飞玛斯短暂看穿未来的能力,不过好在配合得不错,这就是所谓的开局一条狗,尸体全靠捡?

    他望向飞玛斯,有些担心它如此频繁地使用能力会不会造成不适,不过飞玛斯呼吸平稳目光炯炯,显然它的体力比星海强得多。

    不过接下来怎么办呢?

    他有些挠头扫视着这些倒地哀号的奸商们。

    张子安很确信自己是正当防卫,但总不能打完了就走吧?是不是报个警什么的?

    这时,小雪的备用手机突然振动响铃。

    她一看屏幕,是母亲打来的。

    “喂?”她接通后小声说道:“干什么呀?我在直播呢!哦,对了,我很好,什么事也没有,一会儿吃完饭就会回去。”

    石蓉在电话那头说道:“我看了直播,你们只管离开,剩下的事我会让你爸处理……还有,替你爸向那位店长倒个歉,之前他的态度太蛮横无理了。”

    小雪不在意地说:“放心吧,店长先生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

    “让你道歉你就道歉!倒完歉赶紧回家!”石蓉在那边不耐烦地催促道,虽然过程有惊无险,但她作为母亲还是担惊受怕。

    “好吧,我知道了。”小雪无奈地扮了个鬼脸,挂断电话。

    时近中午,围观的人群见热闹已经结束了,除了少部分执意连片尾字幕都要看完以防有彩蛋的观众之外,其他人讨论着刚才的所见所闻陆续离开。

    小雪跑到张子安旁边,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店长先生好厉害!”

    “一般厉害。”张子安指了指她的手机镜头,“还在拍吗?”

    “还在拍,店长先生有话要说?”她将镜头对准他。

    张子安清了清嗓子,说道:“上次我说了吧?昔我对手吊似卿,而今坟头绿草盈!我就问你们怕不怕?”

    直播间的观众们刚对他产生些许的敬意,就被这句群嘲的话给激怒了!

    “店长先生,我替我爸向你道歉,之前他打电话时太粗鲁了。”小雪认真地低头道歉。

    张子安大度地说道:“没关系,小事一桩。”

    “还有……嗯……”小雪迟疑地说道:“咱们先离开吧,不用管这里了。”

    “能这样就离开?”张子安疑惑地问道。

    今天是周日,滨海市唯一一家米其林三星级餐厅的座位已经被订光了,林七正在给他认识的富二代朋友们打电话,问他们谁能想办法搞到几个座位。

    小雪偷偷指着他,对张子安悄声说:“七哥说他家里会处理后续的事,让咱们不用管了。”

    她极少说谎,此时不禁稍微有些脸红。但比起说谎来,她更不想暴露自己富二代的身份,不想与网友们产生隔阂,被他们另眼相看。

    张子安以为这是林七投桃报李,作为自己答应帮他弄来阿瑟拉猫的回报,也就不在意了。说实在的,他的肚子也饿了,理查德把肚子拉空了,也在耳边聒噪着要吃午饭,他还真不想继续在这里干等下去了。

    “行。”他点头答应,又招呼邓洁和魏平,“邓大姐,魏大爷,这里已经没事了,咱们走吧,剩下的自然有人负责收拾残局。”

    邓洁满怀钦佩地走过来,“张店长,看不出来你有这么好的身手,以前真是失敬了……”

    “过奖了。”张子安摆手道,“咱们不说这个了。邓大姐,你看还别的事没?”

    “我没事了,今天太谢谢你了,了结我一块儿心病……”邓洁轻声叹了一口气,“吃一堑长一智吧。我就先走了,不耽误你们了,哪天我请你吃饭。”

    林七终于打完了电话,一听邓洁要走,再次劝她一起去吃,但邓洁坚持要走,他也就不再劝了。

    魏平也对张子安反复道谢,张子安把自己宠物店的地址留给他,他也先行离开,去郊外找个地方安葬死去的小汪。

    林风热情地邀请张子安和小雪一起去米其林三星级餐厅吃饭,但张子安考虑到刚才已经欠了他一个人情,便不想再让他破费,便坚决推辞掉了。另一个原因嘛,就是飞玛斯和理查德肯定不被允许进入那么高档的餐厅,它们进不去,那他也就不去了。

    林风很是不舍,但无奈张子安就是不同意,也只好自己离开了。

    “小雪,你是直接回家?我送你离开狗市吧。”张子安问小雪。他既然答应了她父亲要保护她安全离开狗市,就不能在这里分道扬镳。

    小雪想了想,虽然母亲那边催促得急,但她仍然有些意犹未尽,“不了,我先跟店长先生一起回宠物店吧,我这里还有网友几个关于养宠物的问题要问。”

    “也行,那咱们走吧。”张子安最后扫了一眼仍然躺在地上起不来的几个奸商,向飞玛斯招了招手,带着它和理查德一起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