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不速之客
    张子安等了好一会儿,鲁怡云依然没有动笔。他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专业级画师在动笔前都要酝酿这么久的情绪,反正他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恰在此时,借着外面的雪色,他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一会抬头,一会低头,好像是在对比什么东西。由于室外冷室内暖,玻璃门上凝结着朦胧的水雾,他看得不太真切,以为是问路的,就对鲁怡云说了一声,起身想去帮忙。

    不等他出去,门外那人已经在脚垫上蹭了蹭鞋底,走进了店内。

    张子安一看就愣住了,来者是位大约四五十岁的外国中年男人,穿着一件看起来质地高档的毛呢风衣,西装革履,还打着真丝领带,褐色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戴着一副文质彬彬的金属框架眼镜,拎着一个镁铝合金的日默瓦公文箱,带密码锁的那种。

    怎么说呢,张子安觉得这个外国人肯定是走错了地方,本来打算去使馆街,结果被无良出租车司机拉到了中华路……因为从这身打扮来看,他显然是应该出没于华尔街或者陆家嘴的精英人物。

    来者掸了掸肩头的雪,打量了一眼店铺内部,目光在鲁怡云的脸上停留片刻,最终落在张子安的身上。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张子安还是以眼神询问鲁怡云,问是不是找她的。

    鲁怡云使劲摇了摇头,把头深深地垂下,偷眼从留海的缝隙间观察来客。

    张子安咳嗽一声,正想出声招呼理查德下来接客,却听来客用不太娴熟、却能听得懂的问道:“你好,请问是这里奇缘宠物店吗?”

    “呃……没错,请问你找谁?”张子安心中一惊——能说的老外,要么是在中国生活学习过一段时间,要么就是真正的精英人士。

    来者礼节性地微笑,放下公文箱,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递过来。

    “我叫罗杰·亚当斯,供职于贝克&墨菲联合律师事务所,我想找张子安,英文名是杰夫·张。”

    张子安下意识地接过名片,不出所料名片上是一水儿的英文。他翻来覆去地看了看,心中骤然激动起来!

    “所以你是位律师?”他颤声问道。

    “是的。”亚当斯点头。

    卧槽!真有律师找上门来了啊?

    张子安心花怒放!难道他一直以来的梦想终于成真了?某个他素未谋面的亲戚于国外去世,因为没有其他直系亲属,便将海边的欧式古堡和大量财产留给了远在中国的他?从此他将摇身一变成为高富帅,坐拥天下美女,走上人生巅峰?

    他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我,我就是张子安!英名是杰夫·张,如假包换!对了,古堡是建在哪里?英国?爱尔兰?西班牙?哪里我都不介意的!”

    亚当斯听得一脸懵逼,反问道:“什么古堡?”

    “不是我有国外的亲戚去世,然后你执行遗嘱来的?电视剧和小说里都是这样的,以前我觉得俗套狗血,但现在我信了!”

    张子安兴奋地搓着手,心里琢磨着几亿英镑或者美元的现金应该存在哪个银行?银行会不会派出一个大长腿的美女专员来为他服务呢?

    “额……”亚当斯颇感意外地盯着他,“张先生你是怎么知道的?”

    咦?

    张子安这下真的愣住了,他刚才基本上是在开玩笑,但看这位精英律师认真的样子,却不像是在开玩笑。

    他仔细想了想,父母好像没说过他家有什么国外的亲戚,而且素未谋面的亲戚会把巨额遗产赠送给他的可能性比买彩票中头奖的机率还低……

    “真的是让我继承遗产?”他确认道。

    他回头看了一眼店内的精灵们,无论是老茶、菲娜、雪狮子还是飞玛斯,除了依然在玩捉迷藏的星海和在楼上睡懒觉的理查德之外,全都专注地望向了这边,似乎隐约感觉到今天可能是非同寻常的一天。

    张子安的心里五味杂陈,既有天上掉馅饼的欣喜,也有无功受禄的忐忑不安,还有对遗产数额的憧憬与好奇,更担心这笔突如其来的遗产会不会因此而彻底改变他和精灵们的生活轨迹……

    就连鲁怡云也怔怔地盯着他和亚当斯,她在想如果张子安继承了一大笔遗产,会不会就此把宠物店关门?

    亚当斯谨慎地说道:“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可否让我先看一眼张先生的有效证件?身份证、驾照或者护照都可以。我需要确认张先生你的身份,然后才可以进一步详谈。”

    “没问题,请过目吧。”张子安掏出钱包,又从钱包里抽出身份证和驾照递给他,“需不需要我再去拿一下护照?”

    亚当斯接过身份证和驾照,认真地与张子安的脸进行了对比,然后递还给他,“如果方便的话。”

    “好,稍等。”张子安示意鲁怡云,让她盯着这个人,毕竟名片谁都可以印,万一这个歪果仁人模狗样却是个小偷怎么办?

    鲁怡云苦着脸,表示这活儿她干不来。

    张子安不容她拒绝,快步上楼,去卧室床头柜的抽屉里翻找护照。

    理查德被他的动静吵醒了,从外套下来钻出来,睡眼朦胧地看着他,“嘎嘎!找什么呢?tt的话是没有的,本大爷早就找过了——再说你也用不着tt。”

    张子安头也不回地说道:“你大爷的,我才不是找tt……而且我用不着tt是什么意思?告诉你,只要我想用,分分钟能用到!”

    理查德梳理着胸前的羽毛,不屑地说道:“死鸭子嘴硬!”

    说话的工夫,张子安已经找到了护照。

    “你拿护照干什么?出国?这次是要去哪?埃塞俄比亚还是阿塞拜疆?”理查德眼睛一亮,扑腾着翅膀落在他肩膀上,盯着他手中的护照。

    “哪也不去!再说我去那些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干什么!”张子安没好气地说,“楼下来了个美国律师,好像是要我继承一笔遗产,需要看一下我的证件才行,而且看完了身份证还要看护照……真够麻烦的。”

    “嘎?遗产?别开玩笑了,你哪有什么遗产可继承?”理查德表示不信。

    别说它不信,连张子安都不太确定楼下那个男人是不是猴子请来的逗逼,伪装成专门来耍他的……

    张子安带着理查德来到楼下。

    亚当斯已经把毛呢风衣脱下来挂到衣帽钩上,规规矩矩地站在原地等待,只是用目光观察着店内的陈设以及宠物。他看到张子安肩头还立着一只贼眉鼠眼的灰鹦鹉,不禁莞尔一笑。

    “给,我的护照。”张子安把护照递给他。

    亚当斯翻开护照,粗略地扫了一眼照片,着重看了一下美国出入境的时间,确认能对得上号。

    在亚当斯翻阅护照的时候,星海追逐着美短从他们身边跑过,星海扭头冲他说道:“喵呜~子安,不要伤心。”

    张子安一怔。

    “谢谢。”亚当斯把护照递还给他。

    亚当斯已经确定了张子安的身份,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张先生,请问你认识凯瑟琳·唐娜·瑞恩么?”

    张子安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在cfa比赛上遇到的那位美国老太太。

    “认识,怎么了?”他的心脏紧紧地收缩。

    亚当斯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很遗憾地通知你,凯瑟琳·唐娜·瑞恩已于日前去世,我是她的遗嘱执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