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学而不思则罔
    白天,积雪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缓慢融化;夜里,融化的雪水凝结成冰。 .vo.这样的轮回将持续整个冬天。

    北方有“猫冬”的习俗,张子安觉得自己像是在猫冬,而真正的猫——菲娜,今天的回笼觉睡得格外漫长。这倒也不怪它,因为昨天的芭蕾舞曲一直回荡至半夜才停下,它教那四只阿西尼亚猫跳舞,把自己搞得很累,今天有名正言顺的理由来补觉。

    即使是以动作灵敏和步姿优美著称的阿西尼亚猫,学会张子安与菲娜共同编排的芭蕾舞步也非常困难,以前的走“8”字和跳《小苹果》要困难得多。

    期间,由于意见不统一,他和菲娜关于动作编排发生了数次争执,当然最终全以菲娜的胜利而告终。这绝不是张子安软弱可欺,而是菲娜的理由令他无法反驳——它坚持的时候,说猫能做到这些动作;它反对的时候,说猫做不到这些动作……

    四只阿西尼亚猫也是苦不堪言,它们刚经过了一整天的奔波,又要学习高难度的舞步,全都累得不行,今天与其他三只一同留在二楼补觉。

    张子安半躺在躺椅,手里拿着凯茜留下来的血统谱系仔细研究。理查德站在他的肩膀,如果遇到不认识的单词,张子安向它询问——其实,不认识的单词认识的还要多!尽管要忍受理查德的讥讽和取笑,但是没办法,这家伙牛津高阶词典还要管用,总是能以黄色笑话的形式来解释一个陌生的单词……

    与其说这是血统谱系,不如说是凯茜留下的繁育手册,不仅详细写明了以前的配种情况,以及诞生下来的幼猫的体态和毛色,甚至还对未来进行了展望,将她脑对阿西尼亚猫的思考写了下来。

    由于经历了长达十几年的时光,手册前面的部分已经有些泛黄,字迹清晰而娟秀,是非常漂亮的花体字,而到了最后的展望部分,字迹有些潦草,所写下的内容也略显混乱和矛盾,像是预感到自己大限的临近,急切地想把自己脑海一切成熟与不成熟的想法全部转换为字。

    尽管如此,这份手册的价值毋庸置疑,可以说是繁育巧克力色阿西尼亚猫的最珍贵资料。张子安不忍心破坏原件,复印之后将原件小心保存,自己在复印件用笔写下自己的疑惑和阅读体会。

    书到用时方恨少。凯茜应该是懂得一些遗传学方面的知识,而张子安对此是一窍不通,学生物课所学的内容早已全部还给了生物老师,遇到完全猜不透的地方,他只好向孙晓梦的发信息求教——没办法,他只认识这么一个相关专业的学霸。卫康教授虽然学识渊博,但更偏重于理论方面。

    一两条无所谓,权当是张子安心血来潮,等他问得多了,孙晓梦显然产生了怀疑,因为一个开宠物店的根本用不着这些知识,而且其有些东西连她都需要查阅一下资料才可以给出确切的回答。

    对此,张子安只是解释说,他打算系统地学习一下猫类繁育知识,反正现在很闲。无怪孙晓梦怀疑,他平时给别人留下了诸多不同的印象,但其无论如何也没有“勤奋好学”这一条……

    张子安曾经考虑过,把这些猫寄养到孙宜年的宠物之家养殖基地,由他们代为繁育,这会省下很多事,但马否决了自己的想法。孙宜年这个人很实在,但猫交到他手里只能守成,而不能进取,凯茜的心血会被浪费掉,迟早被其他阿西尼亚猫的繁育者迎头赶。另外是,孙宜年很实在,但他手下的员工不一定实在,在适当的金钱引诱下,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这些猫还是留在自己手里较保险。

    所以,即使看不懂这份繁育手册,张子安也只能硬着头皮看了,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嘛。

    他以前一直以为,育种的公猫应该选择那些在赛获奖的公猫,把繁育级和赛级划等号,直到看了这份手册才明白,很多血统纯正的公猫根本不去参加赛,选择种猫只要考虑血统和健康状况可以了,赛级猫诞下来的幼猫往往不如繁育级猫诞下来的幼猫。

    “店长先生,我已经画好了,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他正看得焦头烂额,鲁怡云给他发来一条信息。

    她所在的收银台与张子安所在的位置之间隔了一扇隔音效果很好的自动感应门,她又不想大声喊话,经常发信息与张子安交流。

    张子安放下繁育手册伸了个懒腰,连续看资料的时间有些长,正好活动一下身体。他来到收银台,鲁怡云把显示器转向他,忐忑不安地等待他的评价。

    七只惟妙惟肖的阿西尼亚猫于屏幕内或趴或卧,憨态可掬,画工水平非常高。虽然都是巧克力色,但她准确地把握了每一只的特点,让人看去绝不会产生混淆。

    “画得超棒啊!”张子安惊叹道。

    阿西尼亚猫本来很萌,鲁怡云最擅长的也是画二次元的萌妹子——这倒并不是她喜欢画这些,而是因为她接到的插画工作大部分都是这样要求的。她似乎将二次元的动漫画法运用到了这七只猫的身,略微夸张了一下它们的眼睛大小,调整了一下它们的头身例,再加拟人化的可爱动作,在不过于失真的前提下,令它们看去萌加萌!

    连张子安这个对二次元不怎么感兴趣的人,看到这张画也是赞不绝口,愈发觉得能聘请到鲁怡云实在是赚翻了,她来当收银员实在是太屈才,光是这副图,请不出名的专业画师来画,要价不会低于1000。

    另外他还注意到,她为了防止无良人士的盗图,还在底图里加了精致的水印签名,注明了缘宠物店和她在的笔名——心云。

    鲁怡云见他满意,这才小心地舒了口气。幸亏她以前画过自家的茉莉,对如何画猫较有心得体会,否则不太可能这么快画好。

    “店长先生,那我发到公众号去了?起什么名字呢?”她小声问道。

    张子安对起名一向很头疼,当初给星海取名绞尽脑汁费尽口舌,才选出一个能令它满意的“大”名字。

    “你看着办吧。”他把这件麻烦事推给了鲁怡云。

    鲁怡云想了想,提议道:“要不然……‘神秘的远古精灵——阿西尼亚猫’如何?”

    “可以。”他拍板决定,“这个了。”

    鲁怡云点头,开始编辑公众号的章内容,介绍了一下阿西尼亚猫的特性,强调它们是最新加入cfa大家庭的一员,最后则宣传本店已经引进了这种罕见的猫,欢迎大家前来选购。

    “不要写‘选购’。”张子安指出,“这些猫暂时不会对外出售,改成‘参观’好了。”

    鲁怡云按照他说的进行了修改,又让他整体地看了一遍,确定没有其他言辞的疏漏,便发出了缘宠物店的第一条公众号章。

    张子安的神思则已飘远,他注视着马路对面的商铺,思考着繁育产房的问题。

    ://..///40/4088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