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2章 垂耳秘史
    老茶讲得如此郑重其事,令张子安有些受宠若惊,他猜不透见多识广的老茶会有何事向他请教,难道是关于科学方面的事?

    他笑道:“茶老爷子您别这么客气,哪里不明白您直就好,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老茶沉吟着道:“听子安你的意思,这折耳猫是发源于国外,其后传入了国内?”

    张子安点头,“是啊,据是来自欧洲一个弹丸国的繁育者意外繁育出来的。”

    “你可知是何年何月?”老茶又追问道。

    “这个……”张子安可不是猫类历史专家,他拿起手机搜索了一下才回答道:“1961年,半个多世纪之前了。”

    “这就不对了。”老茶疑惑地摇头,“老朽于此前分明见过如你所言的那种双耳下垂的猫……”

    “咦?”张子安一怔,“茶老爷子,您的‘此前’,难道是指上上个世纪末那段时间?”

    他是在隐雾山遇到老茶的,隐雾山上有不少茂密的树林,他起初以为老茶在山林中的偶遇是指隐雾山的山林,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正是如此。”老茶更困惑了,“老朽彼时正当壮年,自信双眼不花,绝不会看错。然而你又1961年才出现这种猫,可谓是怪事一桩……”

    “您看到的猫是什么样子?是跟折耳猫一样吗?”张子安详细打听道。

    老茶摇头,“不一样。那种猫全身毛发较长,而且毛色纯白,倒是有些像雪狮子……只不过体型颀长,尾巴更加粗壮有力。”

    雪狮子本来正在打盹,听老茶提到自己的名字,茫然地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干什么?找老娘干什么?”

    张子安和老茶都没有理它,没有答话,坐回到躺椅上冥思苦想。

    折耳猫肯定是1961年出来的,这点绝不会错。

    然而老茶也不可能看错了,以老茶的性格,如果没有把握就不会出来。

    问题是老茶看到的那种双耳下垂的猫是怎么回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老茶没有继续看电视,菲娜也没有继续打盹,全都带着好奇盯着张子安的脸。

    雪色长毛、双耳下垂的猫……折耳猫……1961年……上上世纪末……

    他将这几个关键词糅合在一起,又重新拆散,搜肠刮肚般从脑海里寻找蛛丝马迹。

    良久之后。

    “啊!我想起来了!”张子安一拍大腿站起来,“我明白茶老爷子您看到的是什么猫了!”

    “哦?子安快快讲来!”老茶讶然道。

    张子安激动地咽了口唾沫,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我以前偶然看到过类似的传闻,不过那时我只是当奇闻异事听的,根本没当真,以为是以讹传讹,也没往心里去,但是您这么一,我就想起来了……”

    菲娜不耐烦地打断他,“别废话!”

    “好吧……”张子安本来挺沾沾自喜的,好不容易能轮到自己出一次风头,结果被菲娜一催,只得省略一万字的开场白,直接道:“茶老爷子,您看到的不是现代的折耳猫,而是一种中国古代的垂耳猫,英文名叫sumxu。这种猫迄今没有找到过标本,连是否真实存在都有争议,最近一次被人目击已经是解放前的事了。”

    老茶胡须轻轻一颤,面露讶异地:“解放前……是指1949年之前么?如此来,时间便对得上了。”

    菲娜不高兴地皱起了脸,“古代的猫?本宫怎么没有听过有这种猫族,不会是你信口胡编的吧?欺骗本宫该当何罪,需要本宫提醒你吗?”

    “阉掉!阉掉!”一到这个话题,雪狮子就莫名地来精神。

    “咳咳!”张子安干咳几声,向菲娜解释道:“虽然是古代,但是比你的时代要晚得多,你没听过也是正常的。你们别急,我慢慢。”

    张子安躺回躺椅上,像是讲故事一样,把他看到的传向菲娜、老茶、以及其他精灵转述。

    中国垂耳猫是由西方传教士于17世纪发现并写入了书里。在他们的著作中,这种猫被描述为拥有白色的长毛和下垂的耳朵,极受中国女士们欢迎。即使在当时的中国,垂耳猫也并不常见,只少量流传于上层社会中。

    有些人质疑这种猫其实并不存在,因为中国本地的文献里并没有找到类似的记载,另一些人质疑垂耳猫并不是一种猫,而是一种类似于貂的动物,或者猫与貂生下的混种,众纷纭,没有一个定论。相当多的欧洲人对这种奇特的猫感兴趣,甚至还在欧洲猫展上开出悬赏,希望有人能带来一只中国垂耳猫,然而遗憾的是,没有一个人能拿走这笔赏金。

    中国垂耳猫最后一次被报道是1938年,此后主流意见便认为,即使这种猫真的存在过,现在也已经灭绝了。

    菲娜的好奇心被勾起,听得意犹未尽,不断地催促他继续讲下去,但张子安也仅知道这些而已。

    老茶长吁一口气,“原来如此,是叫垂耳猫啊……”

    “那个……茶老爷子,这垂耳猫是西方传教士起的名字,不知道中国本地叫它们什么,估计是sumxu这个词的谐音。另外根据传教士们的记载,这垂耳猫与折耳猫的耳朵虽然都是弯折的,但形成的原因不同:折耳猫是一种畸形的基因变异,而垂耳猫却似乎是‘用进废退’——由于长期被圈养导致耳朵失去用处,慢慢退化了,正好是进化论的两个不同方向。”张子安纠正道。

    至于什么是进化论,免不了又要费上一番口舌,张子安讲得云里雾里,老茶和菲娜听得似懂非懂。

    他讲得口干舌燥,把肚子里那点儿不多的墨水倾倒干净,顺手拿起一瓶依云水打开喝了,权当是给自己的奖励。菲娜瞪了他一眼,却没什么。

    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完之后,他抹抹嘴,好奇地询问老茶:“茶老爷子,听您的意思,您是见过这种垂耳猫的啊?”

    老茶缓缓点头,“想来错不了,老朽昔年于两广交界处的丛林间见过一次,当时深感诧异,不知这种似猫非猫之物是何来历,寻常的猫语它们也听不懂,可能正是你的sumxu。”

    张子安感觉错过一个亿啊,他很想茶老爷子您当时应该果断捉住一只,送到欧洲猫展上换取赏金,然后兑换成金条银元藏在某个隐蔽的地方,今再带着他去挖宝……

    既然有老茶作证,垂耳猫大概是确实存在过,只不过可能于上世纪早期的战乱中灭绝了,至于它们到底是猫还是貂就不好了,张子安更倾向于它们是一种白色的貂,毕竟依老茶所言,它们听不懂寻常猫语。

    他是不太相信这种动物是猫与貂生下的后代,狮子和老虎可以生出狮虎兽,马和驴可以生出骡子,但猫和貂……差的是不是有些远?好的生殖隔离呢?

    菲娜冷哼道:“若是本宫在场,是猫非猫,本宫一眼便知。”

    张子安没有跟它争辩,因为它的是事实。

    对于一种已经灭绝、连标本都没有留下的神秘生物,再惋惜也没有用。

    他端着茶壶站起来,“茶老爷子,我去给您换茶叶。”

    “有劳子安。”老茶释然地笑道,终于了却一块心病,它甚感舒畅。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