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3章 大风起兮鸟飞扬
    重新开业带来的热潮持续了整个周末,店里的宠物差不多被买走了一半,即使是周日的时候,还有很多顾客慕名而来,想要一睹会跳芭蕾的阿比西尼亚猫。

    王乾和李坤用手机打开望海阁论坛app让张子安看,“奇缘宠物店”和“阿比西尼亚猫”这两个关键词几乎在宠物区刷屏了。好奇的吃瓜群众纷纷询问这家宠物店在哪里,想去看小猫跳舞。

    不仅是论坛里,微博上也传得很火,感兴趣的人不再只是集中于滨海市,由于好事者说得神乎其神,连不少外地人都听得心痒痒的,特别是附近几个城市,由于距离并不远,有些外地人表示会趁着假期去滨海市来个驾车自助游,顺便逛逛宠物店开开眼界。

    这个热度直到周末结束才暂时止歇,毕竟对高端宠物感兴趣的人大部分都是年轻的上班族,就算再喜欢宠物也要先挣钱填饱肚子再说。

    王乾和李坤忙里忙外是最累的,张子安在周一给他们放了一天的假,让他们好好休息,养精蓄锐迎接下个周末的客流高峰。

    周一早上。

    今天约好了跟盛科在滨海影视城碰面,张子安知道盛科是很忙的,只是奇怪为什么今天本来应该更繁忙的周一却有时间呢?

    无论如何,他一如往常地早起——准确地说是被冻醒的。

    周末两天阳光普照的好天气一去不复返。黑暗中睁开眼时,他就听到窗外呜呜作响,像是刮起了大风。奇缘宠物店是老式结构的房子,建于二十年前,窗户的缝隙不太严实,每到这种西北风呼啸的天气就会外面刮大风里面刮小风,吹得窗帘起伏不定,寒意扑面。

    晾衣杆上看不到理查德的影子,他就知道这货绝对又钻进他的衣服下面去睡觉了,他已经懒得再骂它,根本没用,它的脸皮太厚,只会用污言秽语来回应。他只希望它在钻进去之前已经把屁股擦干净了他今天穿的是毛衣,毛衣既不容易洗也不容易晾干,蹭上鸟粪就麻烦了。

    张子安从床上坐起来穿衣服,拿起毛衣一看,理查德果然在下面,两脚朝天仰面呼呼大睡,不时地蹬蹬腿抽搐一下翅膀。他把毛衣凑近鼻尖闻了闻,还好没闻到鸟粪特有的腥臭味,不然他就决定打开窗户把理查德扔出去,让它体验一把“大风起兮鸟飞扬”的酸爽

    菲娜、雪狮子和老茶都睡得很沉,星海在他坐起来时就醒来了,眨着银灰色的眼睛向他挥了挥手,嘴巴无声地道出“早安”,就迫不及待地拉开房门下了楼。飞玛斯也是如此,它早就醒了,一直趴伏在毛毯上,呆呆注视着昏黄的小夜灯,脑海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想,只是如此看着。

    听到他的起床声,飞玛斯一翻身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毛发,满怀期待地望着他。从听说今天要去试镜开始,它就一直表现得坐卧不安,连最喜欢的红酒也不想喝,食量都有所下降,像是一位即使走上战场的士兵。

    张子安冲它点头,意思是让它放心,原计划不变,即使今天刮大风,也会带着它去试镜。飞玛斯毕竟是一只狗,总是待在室内并不好,需要去外面广阔的天地发泄掉过剩的精力,否则就会像这样郁郁寡欢。当然,张子安知道它郁郁寡欢的理由不止于此,但无论今天的试镜能不能通过,就权当是带着它出去散散心也好。

    由于放了王乾和李坤一天的假,张子安下楼自己动手收拾猫砂狗粪,还好宠物们差不多被卖掉了一半,店里的工作轻松不少。等他简单地收拾完,其他的精灵们也醒了,陆续下了楼。

    “嘎嘎!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水足,床外日迟迟!”

    宠物店的一天依然以理查德的淫诗浪词作为开幕序曲。

    张子安觉得这首诗里的几个字好像发音不太对,不过懒得深究,对于理查德念的诗来说,认真你就输了。

    余音未落,理查德已经扑腾着翅膀从天而降,落在他的肩膀上,“嘎嘎!难道你不好奇吗?”

    张子安知道它要说什么,马上否认道:“不好奇。”

    理查德无语地盯着他,“你这样会让对话进行不下去的。”

    “我没心情跟你对话,你不就是想问我谁是‘迟迟’么?”张子安没好气地拿起一块抹布扣在它脑袋上,“去干活!拿这块抹布去擦擦桌子和展示柜。”

    “噶!这不公平!为什么那几只懒猫就不用干活?”理查德试图从抹布下挣扎出来,瓮声瓮气地说道。

    “因为它们虽然不干活,但也不废话。”张子安说出了真理,“就你话多!”

    “好吧,好吧!本大爷自从来到这里的第一天起,就知道你这个白痴重猫轻鸟,迟早有一天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狗眼看人低!”理查德大声叫嚣道。

    “为什么我看人低?”飞玛斯听到了,吐着舌头跑过来,等待理查德给它一个解释。

    理查德:“”

    它瞅了瞅飞玛斯那白森森的犬牙和红彤彤的舌头,决定还是闭上嘴巴去擦桌子比较好

    张子安差点笑岔气!尼玛这才叫祸从口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理查德这张破嘴迟早有一天会把它自己给祸害进去。

    理查德飞到收银台桌子上,抓着抹布东擦擦西擦擦,胡乱抹了一阵儿,算是把任务糊弄完了。

    张子安也没指望它能擦得多干净,反正鲁怡云来了之后她会自己擦,这妹子很爱干净,每天晚上下班前会把自己的位置打扫得干干净净,早晨上班时会再打扫一遍,还会用湿巾细细地将键盘缝隙里都擦拭干净。

    菲娜打着呵欠从二楼下来,跳上它的专属猫爬架继续睡,有时候张子安都怀疑它干嘛要下来,继续在楼上睡不就得了雪狮子跟在它身后亦步亦趋,这屋子里数它最不怕冷。

    老茶依旧以农民揣的姿势趴在电视前,津津有味地看着新闻。

    张子安一边打扫,一边听天气预报的主持人在预报大风降温,白天的最高温度将降至5度以下,夜里的最低温度更是会降到零下10度,距离滴水成冰的日子不远了。

    今天的试镜,张子安只打算带着飞玛斯去。这么冷的大风天,菲娜绝对不愿意出门,一是冷,二是会把它的毛发吹乱。菲娜不去,雪狮子肯定也不会去。星海怕人,不能去,而老茶也没有去的必要,就让它们暖暖和和地留在家里吧。

    拉开卷帘门时,鲁怡云已经等在门外了,冻得不停地踱着步子。

    “快进来吧,外面冷吧?”张子安赶紧推开玻璃门让她进来。

    “还好”鲁怡云明明冻得牙齿直打颤却强自嘴硬,她进门后迟迟没有把棉衣外套脱下来就证明她确实很冷。

    “以后不用这么早来,反正这么早也没客人。”张子安说道,“推迟半个小时再来。”

    鲁怡云摇头,“我在家里也是画画,在这里也是画画,还不如早来一些。”

    “我是怕你冻感冒了!我可提前告诉你,想从我这里请假是很难的!”张子安半开玩笑地警告道。

    “店长先生,你今天是要去滨海影视城么?”她缓了一会儿,脸上终于有了些血色。

    “是啊,遇上了这么个鬼天气。”张子安心不在焉地望着外面,只见路过的行人全都冻得步伐僵硬,脸色铁青。

    “也就是说,今天就我一个人?”她小声问道。

    张子安收回视线,“你害怕?”

    “那倒不是”鲁怡云的脸上分明写着“害怕”两字,只不过是在害怕他,“店长先生,我想”

    “什么?”张子安以为她有什么特别为难的事想说。

    她吞吞吐吐地说:“今天就我一个人,我想把我的猫带来陪着我,可以不?”

    “呃你想说的就是这个?”张子安虚惊一场,哭笑不得地说:“想带就带来,这里的猫这么多,也不差它一只。”

    “太好了!其实我已经带来了”鲁怡云今天背了个双肩书包,此时她转过身,书包的开口里探出一只米黄色的小脑袋,正是她养的混种猫茉莉。

    她低头道歉:“对不起,我擅自就把它带来了茉莉,跟店长先生打个招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