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4章 咬人的狗
    吃完早饭,再伺候店里的各位大爷们吃完早饭,张子安准备出门了。   (w w w . v o dtw . c o m)



    理查德虽然很想凑凑热闹,但张子安考虑到试镜是很严肃的事,那些影视圈儿里的人都是大佬,一言不合发脾气耍大牌,万一被理查德的闲言碎语给惹恼了,pass掉飞玛斯的试镜资格,或者打出低分,那麻烦了。最后他决定还是把理查德也留在家里。



    今天王乾和李坤不会来,鲁怡云认为她是一个人留在店里,其实不是的,还有几只精灵在陪着她,所以张子安并不担心。即使她笨嘴拙舌地没有令顾客满意,但反过来想,如果她不在,张子安出门时只能锁门了,根本不会有顾客。



    出门前,张子安特意拿了把毛刷,把飞玛斯全身的毛理顺,让它看去更加精神。试镜这种事,评委的印象分实在太重要了。飞玛斯很配合,梳毛时一动不动,还特意让张子安用小刷子把它头脸部分的毛发也梳顺。



    “飞玛斯,如果要去试镜的话,我要跟你商量件事。”他一边梳毛一边严肃地说道。



    飞玛斯吐着舌头望着他。



    “因为滨海市的养狗条例规定,为了行人的安全,带着大型犬出门必须要系牵引绳,否则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



    张子安倒是不担心飞玛斯会咬人,它是精灵,不是寻常的德牧,是怕别有用心的人顺手举报了引来打狗队,毕竟树大招风,现在自己的宠物店风头正盛,很容易引起同行的嫉妒。



    飞玛斯的眼睛望向宠物用区陈列的花花绿绿的牵引绳,“是那些?”



    “是的,只是装个样子而已。”他解释道,心里有些紧张,不知道会不会引起飞玛斯的不快。



    好在滨海市暂时没有颁布养猫条例,如果要给菲娜牵绳出门,估计会是彻头彻尾的悲剧……至于老茶,他想都不敢想,妥妥地会“以武犯禁”啊,算打狗队或者打猫队来了都没用。



    “好。”出乎他意料,飞玛斯痛快地答应下来。



    张子安从宠物用区里精心挑选出一条黑色皮质项圈与浅灰色尼龙牵引绳。黑色皮项圈套在飞玛斯的黑色脖颈会很难辨认出来,像是没套一样,这也是为了照顾它的面子。



    “这些可以不?”他把项圈和牵引绳摆在它面前,征询它的意见。



    “可以。”飞玛斯抬起头伸长脖子,配合地让张子安给它套。



    项圈不能套得太紧,至少要留两指宽的空隙,否则狗会不舒服,甚至压迫到气管。



    套好之后其实还挺漂亮的,黑色的项圈与银色的环扣令它显得更加威猛。



    张子安怕它心里不舒服,安抚道:“没关系,等你找回自己的来历,想起自己的真名,可以隐身出门了,到时候不用戴这些了。”



    飞玛斯凝思片刻,摇摇头说:“没关系,我感觉我以前应该是戴过项圈,系在脖子有某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很亲切,所以这样吧。”



    它这么一说,张子安仔细观察了一下它脖颈部分的毛发,似乎确实有被压过的痕迹,应该是它以前戴过的项圈留下来的。



    一切准备绪,再揣养狗证以防万一,张子安跟鲁怡云招呼了一声,叮嘱她一些注意事项,让她有事给他打电话。鲁怡云已经完全沉浸于作画里,头也不抬,像小鸡啄米似的频频点头嗯了几声,也不知她听进去没有。



    拉开玻璃门,寒风呼地一声汹涌地闯入店内,打盹的菲娜一激灵醒了,气呼呼地冲他瞪圆了眼睛。理查德也被吹得鸟羽乱飞,一个没抓牢,差点被从横杆吹下去……张子安趁它们发脾气之前赶紧牵着飞玛斯出去,重新关门。



    外面果然冷得要命,张子安裹紧衣服,伸手拦住辆出租车。



    司机师傅一看张子安要带狗坐车,担心被狗咬,也担心狗在车内随便大小便,满脸的不情愿。张子安费尽口舌,赌咒发誓说这狗不会咬人,他一路会抓紧牵引绳,如果大小便的话他包赔损失,他是这家宠物店的老板,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司机才勉强同意让他们车。



    车之后,听到张子安说目的地是滨海影视城,司机的脸色才稍霁,因为影视城地处郊外,路程很远,而且没有直达的公交车,来回一趟能赚不少钱。



    “这么说你是带着狗去试镜的?”司机从后视镜里警惕地盯着飞玛斯。



    张子安很意外,“司机师傅你知道试镜的事?”



    “那怎么不知道?我们司机之间都有联系的,我记得前几天有人说,最近总往影视城那边拉狗,还都是清一色的德牧,有的是自家养的,有的是像你一样宠物店或者狗舍的,还有公家的,都一批一批的往那边拉,大概都冲着试镜去的……”



    司机见飞玛斯确实很安静,自从车之后连叫也不叫,也不像普通的德牧那样没事呲牙吐舌头,看去怪吓人的,这才多少有些放心。



    “这么多狗去试镜啊?”张子安更觉得前途渺茫。



    司机哑然失笑,“你说呢?你去试镜是为了什么,别人是为了什么。能让自家的狗当电影主演,那片酬还不是全都归主人?更何况,真要是演火了,那各种商业广告还不是排着队门?躺着都能数钱!”



    张子安一听,也确实是这个道理,怪不得人们蜂拥而至,想必竞争是前所未有的激烈。



    司机又说:“为什么我不想让你车?因为我有个司机朋友昨天被带车的德牧给咬了,最可气的是那狗主人还带着狗下车跑了,别说赔偿了,连车费都没给……为了赚这几块钱,被狗咬一口,还要自费去打狂犬疫苗,多不值!”



    张子安听得直皱眉,这狗主人也太缺德了。



    “我那司机朋友已经报警了,还发动全城司机找那个人,发誓非把他抓住不可!”司机摇头叹息道,“但估计是没戏,这么大的城市,从哪找去?”



    张子安也是没办法,德牧长得都差不多,确实没法找。



    本来自



    本来自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