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伟大的表演
    就像冯轩在观察飞玛斯一样,飞玛斯也在观察着他。它注意到冯轩是伸出左手接的简历——这样的一次也许是偶然,也许是因为他的左手离助理更近一些,于是它把这个细节记在心里,当他用左手拿起笔时,它终于可以确定了,他是个左撇子。

    虽然很多左撇子也习惯于用右手与人握手,但最令他们感到舒服的依然还是左手,于是飞玛斯决定故意先伸出右前腿,然后撤回,重新伸出左前腿——这当然有卖弄之嫌,然而试镜不就是这么回事么?展示自己与其他狗的不同之处,表明自己比其他狗都要强,给导演以及制片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战胜竞争对手。

    其他时候可以谦虚恭谨,唯独试镜的时候不可以——时机稍纵即逝,必须用独一无二的闪光点来征服一切评委。

    飞玛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些,自从它走进这个房间时,似乎就有些感觉回到它的身体里,也许它以前似乎参加过试镜也说不定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它全神贯注地盯着冯轩,等待下一道指令。

    在场者除了助理以外,连新认识不久的聂远都不知道冯轩是个左撇子,张子安更不可能知道,所以也不可能暗中提示飞玛斯。

    聂远惊讶地说道:“这狗真是神了啊,居然还知道伸左腿张先生,你是怎么训练的?是不是有独门诀窍?”

    张子安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盛科抢着说道:“聂主任你真会说笑话,如果他没有两把刷子,我敢厚着脸皮把他领过来?”

    聂远更惊讶了,好奇地追问:“敢问是何种独门诀窍?”

    盛科呵呵笑道:“什么诀窍肯定不能告诉你,人家靠这吃饭呢,不过我跟你说,人家不仅驯狗有一套,还会驯猫,是滨海市鼎鼎大名的驯猫人!他店里的猫还会伴随音乐跳舞呢,跳得比我都好还有,别看他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人家是有真功夫在身的,连我们警队的人看了他出手,都自叹不如,是口耳相传的武学大宗师!怎么样,聂主任,想不到吧?”

    飞玛斯出风头,就是张子安出风头,张子安出风头,盛科这位引荐人脸上也有光彩。前两天张子安向他打听试镜的事,他并没有抱有多高的期待,毕竟张子安是个驯猫人,又不是驯狗人,参加试镜没什么优势,只是出于还人情的目的而帮他报了名,没想到飞玛斯居然一鸣惊人,让在场者全都惊掉了下巴。

    盛科不停地替张子安吹嘘,意外之意是你们有这只狗就行了,赶紧把我们警队的狗放回来吧

    冯轩机械般地与飞玛斯握了握手,继而怔怔地注视着它,耳中听到盛科吹捧张子安的话,又重新审视面前这位深藏不露的年轻人。不仅把狗训练得出神入化,还会驯猫,还会货真价实的武术?如果盛科说的都是真的,那这个年轻人可真是不得了啊

    放在桌子的那份简历显得如此可笑,所谓的过往荣誉,完全无法体现出这只狗与它主人的真实水平。

    他想起妻子说的话——这就是所谓的高手在民间吧?

    “你叫张子安是吧?”冯轩对飞玛斯的兴趣部分转移到张子安身上,语气变得和蔼许多,不再像他们刚进门时那样爱搭不理。

    “是的。”张子安点头,“我在滨海市开着一家宠物店。”

    “哦,那盛队长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你除了会驯狗以外还会驯猫?而且还会一身真功夫?”冯轩饶有兴趣地追问。

    张子安硬着头皮回答:“这个嘛驯狗驯猫都是真的,至于功夫我虽然幸遇名师指点,但我资质平平又俗事缠身,只练得三招两式,实在不敢以武学大宗师自居”

    驯猫驯狗他必须要承认,否则很多事情无法解释,而关于功夫他说的是真话,真的只练得三招两式而已,如果没有飞玛斯帮忙,估计也就比普通人稍强一点儿。

    “敢问尊师是哪位?”聂远插言道,“我们铁盾影视中心与不少著名武术指导都有联系,你说说看,也许我还认识呢。”

    认识你妹啊!好大的脸!

    张子安心里吐槽,嘴里只是含糊地说:“教我功夫的老师再三叮咛,不要对外透露他的姓名,他不愿意自己的生活受到打扰,因此恕我无法奉告。”

    “这”聂远心中不以为然,觉得盛科的吹捧未免有些言过其实。武术圈儿是讲究师承的,连老师的名号都不敢报出来,估计也是哪个村里耍把式的老农而已,划地为牢,自称功夫大师,这样的人还真不少

    “算了,聂主任,高手在民间,人家不愿意说,你就不要勉强人家了。”冯轩打断了聂远的追问,替张子安说话了。

    冯轩对盛科的话倒是信了几分,因为经过对张子安的重新审视,他发现这个年轻人站姿笔挺却不像军人那样死板,挺胸昂首,目光炯炯,进退如风,从上到下透着一股蓬勃的精气神,隐然有大家风范——光是从外表看,这个年轻人即使不会功夫,至少也将身体锻炼得不错,在时下的年轻人之中是很难得的。

    这些细节之处都是冯轩能发现,而聂远无法察觉的,毕竟聂远只是在铁盾影视中心里搞行政工作、负责拉资金拉赞助的中层领导,偶然外派到剧组当监工,指望他有这样的观察力不现实。

    “张先生,本来我们还要测试一些其他简单指令,不过你的狗如此出色,大概可以省略掉这一步了”冯轩说道,“不过我很想知道的是,它是否还能做一些更复杂的动作?”

    “您的意思是?”张子安问。

    冯轩望向飞玛斯,“比如说——装死。”

    除了张子安以外,所有人的眼睛全都盯着飞玛斯,然而它一动未动。

    “装死。”冯轩加重语气,重又说道。

    张子安却理解飞玛斯为何没有动,因为冯轩的表述不精确,它无法执行。

    “冯导,装死也分很多种。”他提醒道,“比如说中枪而死,比如说老死,比如说被车撞死,您只笼统地说一声‘装死’,我的狗总不能把这些花式装死全都做一遍吧?”

    盛科揪心地瞪了一眼张子安,心说我替你吹牛已经吹上天了,你还继续吹,再吹就吹爆了!

    “额”冯轩哑口无言,这狗还能表演不同种类的装死?

    他想了想,决定试它一试。

    既然张子安提到了中枪而死、老死、被车撞死,那这只狗大概以前学过这些装死的表演,那他就要说个张子安没有提到的。

    他盯飞玛斯,说道:“病死。”

    听到他的指令,飞玛斯的身体一颤,四肢的关节缓缓弯曲,头也低垂下来,有气无力地趴在了地上。

    这就是装死?虽然还不错,比其他狗强得多,但总觉得没有刚才的握手那样惊艳冯轩如此想着,心中再次感到微微失望。

    然而这只是开始。

    “呜”

    飞玛斯的喉咙里发出一道低沉凄凉的呜咽声,像是再也支撑不住身体一样,从趴卧的状态改为侧躺在地,把肚子露出来。

    从它肚子的起伏频率,其他人可以清清楚楚地感受到它越来越急促而短暂的呼吸。

    飞玛斯的嘴巴微张,舌头垂落在地上,泛着白沫的涎水顺着舌头流淌而出。

    它眼睛半闭,身体不再动弹,只有四肢偶尔抽搐一下,或者扫动一下尾巴,表明它还没有死。

    望着冯轩的眼睛里渐渐失去了神采,嘴巴小幅度一张一合,如同在向这个世界表达不舍的眷恋。

    室内静得出奇,所有人屏住呼吸,难以置信地看着飞玛斯的表演,聂远甚至悄悄拉了拉张子安,低声问道:“它真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