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 危机预兆
    飞玛斯一狗当先,冲过了场地的中央,赤龙和王子落后的距离已经超过四个身位,而且还有不断加大的趋势。

    工作人员操纵着升降机,摄影师扛着摄像机拉近镜头,交替地拍摄三条狗的特写。

    冯轩坐在椅子上,助理已经将平板电脑递给他,摄像机拍摄的画面实时传送到屏幕中,让冯轩可以第一时间观察三条狗的状态。

    赤龙和王子的动作和表情已经出现畏缩之势,每回头看一次主人,它们才能向前跑一段路,像是从主人那里得到了一些力量,但至少仍是在向前跑,光是这点就比普通的狗强得多,不愧是警犬大队出来的精英。

    飞玛斯似乎也没有专注地盯着前方,而是在小幅地摆头,左顾右盼观察着四周,像是在寻找或者防卫什么东西一样。

    小刘和小王眼见自家的狗被越拉越远,而且随时可能停下不跑了,急中生智想了个办法。

    “赤龙!赤龙!加油!”

    “王子!王子!加油!”

    他们二人不再各自为战,而是异口同声地交替为两条狗助威,声音经过叠加之后大了许多,即便轰鸣的巨响也不能将之完全淹没。

    赤龙和王子顿时精神一振,像是被打了一针强心剂般,汪汪大叫全力往前冲,几乎是眨眼间就将落后的距离缩短了!

    关彪眯起眼睛,估算着三条狗奔跑的速度,肉乎乎的手指离开遥控引爆器上的“音效”和“烟雾”按钮,移动到一系列“爆破”按钮上。

    战场。

    飞玛斯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在试镜,而是回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在敌我双方惨烈的撕杀间隙,独自执行重要的搜救或者送信任务。

    它似乎非常熟悉战场,非常熟悉战场的冷酷无情。

    在战场上速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活下来。笑到最后,才笑得最好。

    它一边跑,一边观察着前方和左右的土丘、水洼、乱石、弹坑,这些复杂的地形都可能是隐藏的陷阱,随时可能冒出一个敌人,以一记冷枪终结它的生命。

    飞玛斯听到身后传来脚爪摩擦地面的声音,听到呼喝的喘气声,甚至还能听到草丛被踩折、小石子被踢飞的声音,知道有两只同类正在从后面赶上来。

    它回头汪地叫了一声,想要提醒它们,全速跑动的话,若是遇到危险会来不及躲避,而且也无法加速逃开。但它们好像没有听懂,或者根本不在意,将落后的距离缩短至半个身位,出现在它的左侧。

    两条警犬已经跑过了场地的三分之二,从一开始的落后三个身位到现在的几乎齐头并进,终点遥遥在望,只要这个趋势不变,超越飞玛斯只是时间问题。

    两位警员看得激动万分,连蹲在地上旁观的盛科也站起来,忍不住加入了他们的呐喊。

    “再快一点!赤龙!”

    “加把劲!王子!”

    三人一起喊,激情澎湃的声音听着令人热血沸腾。

    “慢一点!”飞玛斯对它们说,“慢一点!”

    赤龙和王子没有理睬它,在主人的喝彩声中越跑越快。

    从起跑开始算,飞玛斯首次落后了,在别人看来这像是后劲不足的表现。

    继续往前跑了几步,飞玛斯的眼皮突然跳了一下,眼角的余光似乎捕捉到什么异常的动静。

    右前方的一汪浅水里突然短暂地闪了一下,漂浮着薄冰的平静水面破裂了,三条狗来不及躲避,混浊的泥水劈头盖脸砸在它们身上。

    冰冷的泥水令浑身冒着热气的它们身形一滞,紧接着,左前方的一堆乱石毫无征兆地炸开,无数尖锐的小石子宛如流弹般四处横飞!

    一直对周围保持警惕的飞玛斯在淋到泥水时就已知道中了陷阱,见势不妙就地一滚,于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这些小石子。而赤龙和王子就倒霉了,几乎承受了小石子的全部冲击力,遍体鳞伤,委顿地倒了下去……

    ……

    出现了!

    飞玛斯知道,从星海那里学习到的能力再次出现了。

    危机预兆——它如此称呼这种能力。

    准确地说,这并不是星海教给它的,而是它从一遍遍的生死轮回中领悟到的。

    暗无天日的烟盒子里,静静地摆放着一个盛满剧毒氰化物的瓶子。

    最初的几次死亡后,飞玛斯认为自己记住了这个瓶子的位置,只要小心地不去碰翻瓶子,就能免于一次次的死亡。

    然而,事实狠狠地扇了它一巴掌。它很快便惊恐地发现,这个瓶子似乎会随机出现在烟盒子里的任何一处,甚至在它刚刚复活时就出现在它的脚边,立刻又被碰翻……

    这个猜测也得到了星海的证实,但是星海碰翻的次数就极少,除非它手舞足蹈地在烟盒子里像无头苍蝇般乱蹿,憧憬着与新主人玩捉迷藏时。

    “星海,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能在烟暗中视物?”

    某次重新复活之后,飞玛斯忍无可忍地问道。它迫切地想找到一个答案,证明自己并不比星海笨,只是猫的眼睛在烟暗中更能看清东西而已。

    “喵呜~星海看不见。”

    伸手不见五指的烟暗中,星海如此回答。

    飞玛斯其实也知道,无论多灵敏的眼睛,在一丝光线都没有的烟暗中,照样什么都看不见。认真讲的话,它的嗅觉更出色,且没有受到烟暗的影响,优势反倒更大一些。

    这么说来,自己真的比星海更笨?比这个天然呆的星海还要笨?简直是奇耻大辱!

    “喵呜~飞玛斯,跟星海一起玩捉迷藏好吗?”星海央求道。

    垂头丧气的飞玛斯没有心情玩捉迷藏,而是不甘心地又抛出一个问题:“星海,你看不见,那你是怎么躲开毒药瓶的?”

    星海想了一下,“喵呜~星海看不见,但是感觉得到~来玩捉迷藏好吗?”

    看不到,但是感觉得到?

    这是什么鬼!这家伙有第六感还是怎么回事?

    飞玛斯陷入了冥思苦想之中,这期间又不知多少次碰翻了毒药瓶。

    它不擅长思考,想得头都大了三圈,却没有任何头绪,于是它决定不想了,而是试着去学习和模仿,去感觉烟暗中的未知。

    又死了无数次,它终于有了那么一点儿“感觉”——在它碰翻毒药瓶前的短短瞬间,它仿佛能预感到自己即将碰翻毒药瓶。

    死而复生,生而复死,在它最终脱离烟盒子之前,它的“危机预兆”时间也一点点变长,甚至可以像星海那样在碰翻瓶子前及时停止动作,暂时避免死亡——只是暂时的,因为它很快又认清了一个悲哀的事实,即使它和星海都不去碰翻毒药瓶,毒药瓶也会因为某种不明原因而自行倾倒。

    星海的危机预兆能力显然比它更强,甚至能够预感到毒药瓶何时会自行倾倒,这没什么好不服气的,因为星海在烟盒子里停留的时间数倍于它,死亡的次数也数倍于它。

    但是飞玛斯坚信自己并不比星海笨,终有一天,自己一定能够学会这种终极的危机预兆。

    ……

    “再快一点!赤龙!”

    “加把劲!王子!”

    赤龙和王子的鼻尖超越了飞玛斯的鼻尖,它们在主人的喝彩声中越跑越快。

    飞玛斯知道等在前方不远处的将是连续两个陷阱,它来不及说话了,就算说它们也不听,于是它腰部一扭,猛然改变了方向,扑在赤龙的身上!

    几乎就在同时,关彪按下了连续起爆按钮。

    赤龙猝不及防,身体被飞玛斯侧向扑倒,顺便还把王子给压倒了。

    训练有素的两条警犬一翻身站起来,抖落身上的尘土,怒不可遏地亮出獠牙,冲飞玛斯狂吼,随时可能冲上来撕咬。

    两位警员也怒了,他们猛地转身,一把揪住张子安的衣领!

    盛科见势不妙,急忙想来阻止。

    冯轩不由地皱起眉头,心中甚感失望。

    就在这电光石火般的刹那,三条狗前方的水洼和乱石陡然相继炸开,爆炸的威力依然波及了很广的范围,连离得很远的摄影师脸上与摄像机镜头上都溅到了数滴污水。

    包括两位警员和盛科在内,在场的几乎每个人都惊呆了,不是说好绿漆标注的通道内是安全的么?

    冯轩从椅子上呼地站起来,厉声喝问关彪:“怎么回事?”

    关彪暗叫一声可惜,讪讪地说道:“炸药不小心放多了些……”

    冯轩气得七窍冒烟,这么危险的事故,居然用一句“不小心”就能轻易打发了?

    “不小心?你要是伤到了人,也想让我用‘不小心’来向家属道歉?”他声色俱厉地指责道,不仅是因为这次事故,更是因为关彪轻描淡写的态度。

    “冯导,你别生气了,这又不是人,只不过是几条狗而已,所以我稍微大意了些,没有计算好炸药用量……”关彪满不在乎地笑道,“下次我会小心一点儿。”

    冯轩浓眉一拧,正想严厉处罚关彪,将他开除剧组,却被聂远悄悄拉住了。

    聂远低声提醒道:“算了,冯导,你要是把他开除了,临时从哪去找烟火师?拍摄进度已经很落后了,还是先饶过他这次,你看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