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 无间之道
    店门口人影一晃,正想去外面倒垃圾的张子安正巧迎面遇到盛科,很意外地问道:“盛队长,这么早过来干什么?”

    盛科的身上时时刻刻弥漫着烟味,他腋下夹着档案袋,用锐利的目光瞟了张子安一眼,“昨晚没睡好?”

    卧槽!

    张子安差点泪流满面,是不是我脸上写着字呢?

    “清晨的时候做了个噩梦。”他如实回答。

    “哦,怪不得。”盛科看了看洗食盆归来的鲁怡云,低声道:“借一步话。”

    张子安又是一怔,猜到盛科有重要的、甚至可能需要保密的事情要,不方便让鲁怡云听见,便侧身示意道:“楼上请。”

    “云,我去楼上跟盛队长几句话,你先看着店,有事叫我。”他叮嘱道。

    鲁怡云点头,坐下来铺开画具,对别人的**和八卦不感兴趣。

    盛科探头看了一眼电脑屏幕,赞叹道:“啧!画得真不错!”

    等来到二楼起居室,张子安请他在沙发上坐下,自己要去倒茶。

    “不用麻烦了,我讲几句话就走。”盛科摆手阻止,他环视左右,确定这屋子里没其他人,“把门关上就行。”

    盛科这么神神秘秘的,弄得张子安心里直犯嘀咕。他反思了一下自己做过的事,连时候偷鸟蛋捅马蜂窝的事也回想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最近装逼太过,警察们已经忍无可忍,终于决定为民除害……

    他依言把关门上,忐忑地坐到盛科对面。

    盛科从腋下取过牛皮纸档案袋,啪地一声扔到两人中间的茶几上,“你看看吧。”

    看到档案袋上写的“关”字,张子安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从里面抽出一叠文件,见文件第一页上面贴的那张彩色免冠照片,他才知道这个“关”是指关彪。

    “这是?”他纳闷地问道。

    盛科把领子的衣扣解开,像是很憋屈地道:“张店长,昨的爆炸意外,你怎么看?”

    张子安想了想,谨慎地道:“我觉得……不太像意外。”

    “绝对不是意外,以前来试镜的警犬就受过伤,当时我以为是意外,但从昨的事情看来,这其中必有蹊跷!”盛科咬着牙。

    张子安也早就有所怀疑,他低头注视着关彪的照片,“你是这个人故意炸伤警犬?”

    “八成是。”盛科的语气不善。

    “不会吧?炸伤警犬,难道这不犯法吗?不是应该按袭警来惩处?”张子安难以置信地问道。“他有这么大的胆子?”

    张子安不懂法律,但以常识来,伤害警犬不是闹着玩的事吧?因此他虽然怀疑关彪在搞鬼,但却始终不敢确定。这要是真的,那就胆大包了!

    “问题就在这里。”盛科长叹一声,“国内的法律法规在这方面并不完善,有不少漏洞可钻。我简单给你解释一下。”

    盛科来之前已经组织好措辞,有条不紊地向张子安明这个事件的难处。

    首先,中国刑法里没有单独的袭警罪。2015年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九)将袭警纳入妨碍公务罪,增加了一款“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其次,刑法227条对于妨害公务罪是这样规定的:“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讲到这里,盛科无奈地:“虽然有这些条款,但是警犬既不是人也不是警察,更不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从法律意义上讲,警犬是物,它的法律性质与警车、警棍没什么区别,这些法律条款都不适用。”

    张子安听了,也觉得很棘手。普通人的狗受伤了,还能要求对方赔偿,但警犬受伤了,似乎只能认命。盛科是执法者,他的这些肯定都是真的,正因为他是执法者,尽管生气,却必须依法行事。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张子安觉得盛科不会为了抱怨而特意过来一趟。

    “除非是从‘故意损毁财物罪’上做文章,但这也有个前提,就是‘故意’两个字。”盛科强调道,“如果没有证据证明是故意的,还是没用。”

    张子安若有所悟,多少猜到一些盛科的来意,“那盛队长你的意思是……”

    话到嘴边,盛科反而犹疑起来,他不确定把张子安这个平民老百姓牵扯进来是不是正确的,然而若不是走投无路,他也不会大清早来到这里。

    “无论是我还是警队其他人,都没办法进入剧组寻找证据,但张先生你不同,你是剧组的主驯犬师,有机会监视关彪的一举一动。”

    张子安倒吸一口凉气,这是让他当线人和卧底?

    盛科知道这件事实在是强人所难,又补充:“昨试镜之后,我与刘王都向上级汇报了相关的情况,但是上级仍然要求人归队,狗留下,你明白了么?《战犬》是滨海影视城和我们上级扶持的重点项目,严令我们必须全力配合拍摄,政绩面前,别是伤几条狗,就算是死几条狗,又算得了什么?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其他办法,我也不会厚着脸皮来拜托你……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我们不能轻举妄动。”

    见张子安还在沉思不语,盛科叹息道:“昨试镜之后,我又去警犬大队跑了一趟,看望了那几条受伤的警犬,虽然只是不同程度的轻伤和破相,没有伤筋动骨,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也不会影响到日后执行任务,但警犬大队的弟兄们都心疼得不得了,抱着受伤的警犬哭得眼睛都肿了——那可是平时挨刀子都不眨眼的铁汉子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破相?

    张子安心中一动,也许对方的目的就是破相?破相只是伤,不会把事情闹得很大,但破相的狗显然就不能当电影主角了。

    他没有贸然答应下来,并非是不想帮忙,只是因为他没有当过线人和卧底,对如何监视关彪实在是毫无头绪,若是打草惊蛇反而不美。

    不过听到“破相”这个词,他心中倒是有了些方向。

    警队里的德牧,除了没有血统证以外,其实比寻常宠物店和狗舍里贩卖的德牧要优秀得多,都是从德国高价引进的种犬繁育而来,每只种犬的价格都是上万欧元。除了飞玛斯这样因信仰之力而诞生的精灵之外,血统优良训练有素的警犬本来是主角的最强有力竞争者,它们的存在肯定是挡了一些人的路,所以有人才迫不及待地想让它们破相。

    那么,谁会是警犬破相后的最大受益者呢?

    想到这里,他终于下定决心,道:“盛队长,这件事我答应你。不过话在前面,我只是答应,却不保证能做到,如果在电影拍摄结束前我仍然没有找到证据,那就不要怪我。”

    这种私下的承诺跟平时的信口开河不一样,张子安没有把话死,留有余地,无论是教郭冬岳的鹦鹉话还是这件事均是如此,他不想费力帮忙最后还落个埋怨。

    盛科等的就是这句话,感激地道:“放心吧,张先生,我相信你的能力!如果有人能做成这件事,那一定就是你!退一步,即使你也没能成功,我和警队上下依然感谢你,绝不会因此而责怪你!特别是警犬大队的弟兄们,如果你能帮他们出了这口恶气,我敢保证,他们一定会把你当成亲兄弟!如果你以后有事需要帮忙,他们随叫随到,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盛科得激情豪迈,不过张子安只是笑了笑,他哪有什么地方需要警犬大队帮忙的?决定接下这个任务有三个原因,一是看在盛科的面子上;二是关彪昨显然也把飞玛斯当成了目标,有仇不报非君子;三是……他觉得飞玛斯肯定也愿意接下这个任务,从它昨扑救赤龙和王子的表现上就能知道,它想成为正义和善良的使。

    “时间不早了,我这是赶在上班前过来一趟,马上还要回警队,先告辞了。”盛科看了看表,站起来重新戴上大檐帽。

    张子安想把牛皮纸档案袋递还给他,被他拒绝了。

    “不用还给我。这是关彪的内部档案,你留下仔细看看,也许能用得着。因为时间太短,又不能明目张胆地调查,仓促之间只能搞到这么多。”

    盛科完,又叮嘱道:“这件事一定要保密,在事成之前你知我知,千万不要透漏出去,以免打草惊蛇。”

    “放心吧,盛队长,我明白,我肯定会守口如瓶,不向外人透露。”张子安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但“外人”肯定不包括店里的精灵们。

    他放下档案袋,示意道:“我送你下楼。”

    盛科解决了一桩心病,心情变得开朗起来,他毫不怀疑张子安的能力,只等着事成之后和弟兄们一起为张子安庆功。

    张子安的心情可不太好了,感觉沉甸甸的责任压在了肩头。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