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8章 警犬逸闻
    不让警犬在外面留宿,除了安全方面的考虑外,还因为这些警犬都是价值昂贵的纯种德牧,每只价格大约3万至5万元,大概是怕被悄悄拿去当种犬,让宝贵的基因外流。

    张子安很是同情,不过也没办法,这是警犬大队内部的事,他一个外人无权干涉,即使同情也爱莫能助。在很多时候很多地方,行政命令往往是大于规定的。

    小刘又蹲下来拍拍王子的后背,安慰道:“王子,明天你的主人就会来看你的,不要担心。”他又指着张子安说:“好好听张大哥的命令,早日完成拍摄,早一天回到你主人的身边。”

    王子像是听懂似的点点头。

    小刘又如此跟自己的赤龙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小刘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把手放到鼻子前闻了闻,疑惑地问道:“怎么一股牛肉味?”

    赤龙高兴地摇摇尾巴,张子安替它回答道:“刚吃了土豆炖牛肉,没问题吧?”

    “哇!”小刘满脸羡慕地拍拍赤龙的后颈,“你这家伙,吃得比我都好!”

    说到这个,张子安向他求教警犬的伙食问题,从侧面印证了孙晓梦的话——警犬留在警犬大队时,以自配饲料为主,这样营养均衡而且便宜,只有当外出执行任务时,才会吃成品颗粒饲料。

    普通的成品颗粒饲料质量参差不齐,而高档的又买不起。每年拨给警犬大队的预算是有限的,价格太低都没人愿意来投标。预算制订者面对市场价格波动反应很慢,或者根本就没反应,几年如一日都是同一个数字。

    有限的预算只能省着用,优先保证警犬的伙食,吃得比人好就不说了,往往还要警犬训导员自掏腰包为其加餐,偷偷买鸡腿喂给它们吃——按照规定,这也是不行的,然而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

    小刘一抱怨起来简直没完没了,他知道张子安是盛科信任的人,也就敞开了心扉,有什么说什么。

    飞玛斯能听得懂这些话,即使某些陌生的名词它听不懂,也能猜出大意,同情地去蹭了蹭赤龙和王子的身体。赤龙和王子低头呜咽了一声,像是在为主人受到的委屈而鸣不平。

    过了一会儿,小刘看了看表,说道:“张大哥,时间不早了,咱们上车吧,我送完你们还要赶紧归队。”

    “那就麻烦你了。”张子安和三条德牧依次上了车。

    在路上,小刘一边开车,一边谈论起警犬大队的一些逸闻趣事,而这些事都是张子安此前闻所未闻的,听得很入迷。

    小刘说:“张大哥,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些带犬民警都是分批去试镜么?”

    张子安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猜测道:“难道不是因为怕一窝蜂全来试镜导致你们警犬大队无犬可用?”

    小刘摇头,“有这个原因,但这不是主要原因。警犬大队里以德牧为主,但即使这些德牧也是分派系的,有近有疏,有敌有友,彼此之间是竞争关系。警犬是这样,我们这些带犬民警和训导员之间虽然谈不上是敌友,但也是有近有疏。”

    “哦,那你和小王就算是亲友,所以一起来试镜?”张子安有些明白了。

    “我们是老乡,一个村子里出来的。”小刘解释道,“赤龙和王子是亲友,否则让它们一起出任务可能会出问题。警犬之间一旦起了争执,就必须分出个高低胜负,谁输了就要躺在地上,把最脆弱的肚皮露出来,表示臣服。”

    张子安能理解这个,狗是群居性动物,内部的等级制度十分森严,弱者要臣服于强者,看来警犬基地的严格训练也不能泯灭它们的天性。

    小刘怜爱地望了一眼赤龙,说道:“别看它们只是狗,但是跟我们这些带犬民警一样,有荣誉感,有自豪感。它们看到竞争对手被带出去执行任务,而自己被留下,就会整天焦躁不安,在犬舍里团团乱转,连食量都会有所减少。”

    说到这里,他笑了起来,“张大哥,你知道不?赤龙和王子在犬舍里的邻居兼竞争对手,另外两条德牧,昨天看到赤龙和王子出去了一整天,急得睡不着觉,还要它们的训导员安抚了半个晚上,今天早上一看全是黑眼圈……哈哈!”

    看得出来,小刘虽然因为赤龙和王子不在身边而感到心疼和焦虑,但同样也替它们感到高兴和自豪,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变得有出息一样。

    “哦,对了!”小刘一拍脑袋,“光顾着侃大山,把正事给忘了!”

    他后怕般地长吁一口气,说道:“幸亏突然想起来了,否则就要捅大篓子了!”

    “什么正事?”张子安一怔,凝神听着。他以为小刘只是单纯地为了探望赤龙和王子而来的,难道还有什么正事要说?

    “张大哥,警犬们平时都非常温顺,不会无端攻击人,所以我和小王敢把它们放心地交给你,但是有件事,请你在拍摄时务必要注意一下!”小刘咽了口唾沫,“如果遇到可疑情况,它们会突然变得异常凶猛,从而有效震慑犯罪分子!”

    “拍摄电影时能有什么可疑情况?”张子安更纳闷了。

    小刘紧张兮兮地说:“它们受过防暴训练,认得枪是什么样,一旦见到枪,不等主人发令就会扑上去,死死咬住持枪人的手不松口,拉都拉不开!我们担心,如果剧组里有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拿出道具枪……”

    卧槽!

    张子安听得也是一身冷汗啊!

    他扭头看了看赤龙和王子嘴里白森森的犬牙,德牧的咬合力是100公斤左右,这一口咬上去,手腕上就多了几个洞!可能连腕骨都会被咬碎!

    经过这两天的喂食,赤龙和王子对张子安也亲昵起来,它们吐着红红的舌头,歪着头与满脸冷汗的张子安对视。

    “还好小刘你提醒我了,否则真的可能出事!”张子安也感到同样的后怕。

    他记得这剧本里没少出现枪,无论是国际犯罪分子还是偷猎者,这些人会与边防武警官兵对峙甚至冲突,枪战交火的场面是免不了的。如果拍摄时有人突然拿出道具枪,赤龙和王子在条件反射的情况下猛扑过去一顿乱咬,这责任由谁来负?

    小刘说:“前不久,我们大队里有位带犬民警出去例行执勤,半夜巡逻时来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区附近,结果看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可疑黑影,拎着一包东西从小区的一户人家窗户里翻出来。当时那位民警察觉到异样,立刻就牵着警犬过去拦住那道黑影盘问。那人可能是心虚,掏出一把枪指向这位民警,还不等民警下令,他的警犬就已经猛扑上去了,准确地一口咬住那人的手,民警也冲过去把枪夺下来……结果是把仿真枪。”

    啧!张子安很替那人感到不值,被咬一下这得多疼啊?

    “后来把那人押到警局,经过盘问,原来是个惯偷,流窜于附近各个城乡之间入室盗窃甚至抢劫,由于胆大心细,从来没有失手过。即使半夜入室偷窃时惊醒了主人,他只要掏出仿真枪来恐吓几下,就能把对方吓得不敢报警……没想到最后却栽到警犬的手上了。”

    虽然这件事不是小刘做的,但他讲起来与有荣焉。

    ——————

    感谢[猫耳八云紫]的盟主,找时间加更。

    十一期间更新时间可能不太固定,望各位周知。

    顺便求保底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