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 偷听
    警犬,不论它们有多聪明多听话,不论驯导员和带犬民警是多喜欢它们,终究是按照条件反射来行事的。它们分不清训练还是实战,一旦出现训练中常见的状况,就会一头猛扑上去。

    据小刘讲,对于赤龙和王子这样的防暴犬和护卫犬来说,不仅受过夺枪的训练,还受过夺刀的训练,如果有人拿刀指着它们的主人,它们同样会自发地扑上去咬住对方的手腕。虽然警犬在训练中被要求“咬而不伤”,就是说恰到好处地咬住对方的手腕令其无法动弹,同时又不咬伤对方,然而实战中瞬息万变,谁也无法保证不会咬伤。

    小刘郑重提醒张子安,张子安也认真地把这件事记在心里。

    到了影视城之后,小刘依依不舍地与赤龙告别,约定好后天见,这才开车离开。

    张子安进入暂时作为拍摄地点的灰白色小院,就到处寻找导演冯轩的身影,找了一圈儿也没找到,向别人打听了一下,也都摇头说不清楚。

    开拍之前大家都很忙碌,检查自己负责的那一块儿,千万不能出纰漏,否则被导演或者副导演当众呵斥的感觉可不好。张子安不好意思打扰,只好继续自己找。

    就在这时,他手里的牵引绳一紧,飞玛斯低头嗅了嗅地面,又向前走了几步,回头说道:“我嗅到导演的气味了,应该是挺新鲜的。”

    “好,带我去找他。”张子安大喜,这才想起狗是十分擅长寻人的。通常来说,需要给狗嗅一嗅目标的随身物品,让狗记住气味才行,但飞玛斯之前已经记住了冯轩的气味,此时从小楼内纷繁复杂的混合气味中分辨出属于他的那道独特味道。

    飞玛斯低头当先而行,走几步停一下,赤龙和王子由于平时的随行训练,一直位于张子安的左方,也学着飞玛斯的样子东嗅西闻。

    张子安被飞玛斯牵引着上了二楼,二楼是剧组用来临时放置各种器材的地方,大部分屋子都锁着门。飞玛斯循着冯轩的气味,一直来到走廊的尽头,那里有一扇小门,通向天台。

    它回头望着张子安,眼神的意思就是——冯轩就在门里。

    张子安心里有些纳闷,冯轩上天台干什么?这楼太矮,跳下去也死不了啊……

    他拉开门,门后是逐级升起的狭窄台阶,转过一个弯后就是天台。冯轩站在天台的边缘,正拿着手机讲电话。

    飞玛斯和两条警犬平时都不叫,因此冯轩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到来,对着电话说:“老于,咱们多年的交情,你就忍心不拉兄弟一把?我告诉你,你先别在我面前哭穷,我又不是向你借钱!你那电影是大场面大制作,剧组里有多少个烟火师?十个?二十个?我不多要,给我匀两个就行,工资我付,你看怎么样?我都拉下老脸求你了,你就真不卖我这个面子?”

    张子安正想过去,听到这段对话,又停下脚步。虽说背后听人讲电话不太好,但这件事毕竟与他有关,他不能不听,说起来他还是警局的线人呢。

    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冯轩的脸上浮现老奸巨猾的笑容,装作很惋惜地说:“啥?顶多只能分给我一位烟火师?算了,一个就一个吧!我说老于,你太不仗义了,我不管,这次算你欠我的,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要请客,就这样,我先挂了,让他尽快来滨海市找我报到。”

    张子安心说,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故意要两个,等对方讨价还价,最后还弄得像是对方欠自己一样……

    冯轩挂断了电话,一转身,看到张子安牵着三条狗站在天台门口,脸色不由一僵。

    “冯导,我有事找您商量,不是故意偷听的。”张子安连忙解释道。

    冯轩略微沉吟了一下,问道:“什么事?”

    张子安把小刘的话转述给他,提醒他涉及刀和枪的场景最好多加留神。

    冯轩听了也是一惊,点头说道:“好吧,这件事确实很重要。在拍摄相关镜头时,我会用蒙太奇手法加以切分。”

    “那……冯导,您先忙着,我下去准备了。”张子安站在这里有些尴尬,想找个借口赶紧溜掉。

    “等下,刚才我说的话你听到了吧?”冯轩叫住了他。

    张子安心中一紧,硬着头皮说:“我真是不小心听到的……”

    “没关系,听到就听到,无所谓,反正过几天大家就知道了。”冯轩的语气很平和,“其实我这几天一直在跟我认识的导演打电话,想从别的剧组借调个烟火师过来。自从试镜中险些出意外之后,我就决定换掉关彪,我不允许剧组在烟火方面出现纰漏。不过请你帮我暂时保密,毕竟新烟火师还要从外地赶过来,这两天的拍摄还要借助关彪。”

    “好的,我知道了,我肯定不会对外说。”张子安保证道。

    冯轩示意道:“咱们一起下去吧,今天的剧本看了没有?”

    “看了,今天上午是要拍摄抓捕飞车抢匪的镜头吧?”张子安确认道。

    今天要拍摄的仍然是警犬的日常训练,但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由人扮演劫匪开着一辆悍马停在路边,车门关着,只开着车窗,飞玛斯饰演的闪电要从数米外冲刺,向车窗内一跃而入,咬住劫匪握住方向盘的右手。如果对于力道和速度掌握不好,飞玛斯很可能会磕到头。

    这是警犬大队的日常训练科目之一,如果由赤龙和王子来完成应该不费什么力气,但冯轩担心飞玛斯能不能做到。

    “放心吧,冯导,我觉得没问题。”张子安心里没底,但他相信飞玛斯。昨天回家后他看过了剧本,也跟飞玛斯商量过,飞玛斯认为自己能做到。

    需要担心的不止是飞玛斯,还有扮演劫匪的演员,这个镜头对于演员来说同样有危险,因此需要在衣服下面穿上厚厚的防护服,以免飞玛斯控制不好力道真的咬伤了他。

    他们一前一后来到拍摄场地,飞玛斯突然拽了拽张子安,让他往右看。张子安稍微侧过头,看到关彪懒懒散散地从一间屋子里走出来,一边走一边打呵欠,还撩起衣服挠了挠肚皮。他手里拎着一小桶酒精,鼻子头由于长期酗酒而红通通的,是典型的酒糟鼻。

    张子安想起来了,今天的拍摄项目除了抓捕飞车劫匪以外,还有狗钻火圈的训练,凡是剧组里动用火的地方,都要烟火师来负责,所以今天关彪上工了。场地的一侧已经支起了一连串的钢圈,只是暂时还没有点火,关彪拎着酒精就是去做这个的。

    狗钻火圈并不难,连马戏团里的狗都能做到,无非是让狗克服对火的恐惧心理,这点对于飞玛斯来说不成问题。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关彪会不会利用这个机会耍坏,但张子安想了想觉得可能性不大,因为所有的狗今天都要排着队钻火圈,没办法特意控制去伤害其中的哪只。好在这个人过不了几天就会被清除出剧组,到时候就给他个惊喜吧。

    保险起见,他牵着飞玛斯和两条警犬赶在关彪之前来到钢圈旁边,逐个检查了一遍,很结实,应该没办法做手脚,这才算安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