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0章 不一样的土豆炖牛肉(为【猫耳八云紫】盟主加更)
    “过!上午的拍摄先到这里,大家先去吃饭吧!”冯轩满意地说道。

    一上午的拍摄工作还算顺利地结束了。

    飞玛斯在抓捕飞车劫匪的镜头中表现得很完美,矫健而准确地跃入悍马的车窗,咬住饰演劫匪的演员手腕,表情很凶力道却很轻,没有伤到演员的分毫,这个难度颇大的镜头,竟然一次性通过,无论是冯轩还是演员都对飞玛斯赞不绝口。

    钻火圈的镜头里,某条来自其他宠物店的德牧因为面对火焰与酒精的味道多少有些畏惧,腾空高度不够,把钢圈碰倒了。着火的钢圈压在了它身上,把它的毛被燎了一下,疼得呜呜直叫,还好没有伤到皮肉。不过这个镜头就只能把它剔除出去重拍了。看到这一幕,狗主人们也对电影拍摄的危险性心中有数,想成名不是那么容易的。

    “领盒饭喽!”

    又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发便当的小哥嚎了一嗓子,剧组人员呼啦一下子就涌了过去。张子安也不例外,他今天虽然自带了饮食,但本着不吃白不吃的精神,还是像昨天一样领了四份便当回来。

    他找了个僻静的角落,打开双层饭盒的下层,将清水注入,然后重新盖上。清水与加热剂产生了化学反应,只要等上几分钟,就能吃到热乎乎的土豆炖牛肉了。

    等待期间,他看了看今天的便当内容,依然如昨天一样冰凉,除了主食米饭以外,配菜是黄瓜炒鸡蛋、素炒菠菜,还有几片薄得透明的回锅肉——感觉比昨天还要寒酸。如果昨天的盒饭值10块钱的话,今天的最多值8块。

    土豆炖牛肉很快就热好了,打开饭盒的上层,香气扑鼻,闻着就直流口水。他把便当里的凉米饭连同配菜全部扣到饭盒里,让米粒充分吸收牛肉的汤汁和热量。

    飞玛斯和两条警犬已经等得迫不及待,张子安一放下饭盒,它们就低头呼噜呼噜地狼吞虎咽,吃得那叫一个香。

    张子安也把自己的那份土豆炖牛肉与便当混合在一起,掰开一次性筷子开吃。

    只不过,他实在是有些低估狗的嗅觉了,没过多一会儿,院子里其他的狗都嗅到了牛肉的香味,冲着张子安这边汪汪直叫唤。

    狗叫声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特别是这些狗全在冲同一个方向叫唤。

    许珺玉今天自己吃饭,听到狗叫声,又看到张子安像是做贼一样缩在院子角落里,面对墙壁不知道在悄悄干什么,她心中起疑,于是就端着的便当走过去。

    “小张,你在干什么呢?”她走到张子安的身后问道。

    张子安一回头,脸上还沾着牛肉的汤汁和饭粒,淡定地说道:“吃饭啊,还能干什么?”

    这时,许珺玉也看到了他手中冒着热气的饭盒,以及饭盒里的土豆炖牛肉,不禁大吃一惊,“你自己带饭来了?”

    他理所当然地回答:“对啊,光吃这些盒饭哪吃得饱?吃不饱肚子,我的狗没有力气参加拍摄。”

    许珺玉苦笑道:“不是这个问题,而是剧组里约定俗成,大家要同甘共苦,从导演和明星演员到普通剧组成员,全吃一样的饭……你看就算是冯导和林枫,也都是吃的这便当。”

    “一码归一码,同甘共苦不需要用这种形式主义来体现。”张子安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可是,你这样会引起剧组其他人的反感的……”许珺玉好心提醒道。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人气呼呼地旁边冲过来。

    “怎么回事?谁让你自己带饭的?”

    说话的人正是发便当的小哥,他发现这边情况有异,远远看到张子安手里拿着自带的饭盒,跑过来发难。

    张子安打量了一下他,反问道:“谁规定不允许带饭的?”

    “我规定的。”便当小哥指着自己的鼻子,蛮横地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告诉你,我是剧组的生活制片,剧组里的吃喝拉撒全都归我管!我说不行就不行!”

    他绝不允许张子安开这个先例,否则大家都自己带饭,他面子上过不去。

    许珺玉悄悄拉了拉张子安,意思是别跟他吵了,跟他吵起来没好处,认个错得了。

    张子安看过剧组的职能安排,其中制片组包括制片主任、现场制片、生活制片、外联制片、财务、剧务和后勤。

    生活制片权力很大,油水很足,如果遇上心黑手狠的,一部中等投资规模的电影拍下来,生活制片能捞到十几万到几十万。钱从哪来?当然是从剧组成员的牙缝里省出来。制片主任聂远举贤不避亲,将自己的亲戚堂而皇之地安排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美其名曰“锻炼年轻人”,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剧组里大部分人对此都一清二楚,然而谁也不愿意当出头鸟得罪聂远,毕竟大家都要在电影行业里长期混下去,反正中饱私囊的是公家的钱,又不是自己的钱,不就是午饭吃得差一些么?忍一忍就好。

    张子安不同,他根本就没打算在电影行业里长期混下去,就算要混也要凭借自己的实力,而不是忍气吞声。不过呢,斗争是要讲究策略的,没必要硬碰硬,能借刀杀人是最好的。

    他故意装出胆怯的表情,惊道:“你是生活制片?”

    “呵呵,你才知道?”便当小哥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真以为张子安害怕了。他双臂抱胸鼻孔朝天,不可一世地说道:“告诉你,聂远是我的姨丈,识相的就赶紧认个错,并且保证以后不自己带饭,我今天就不追究了。”

    张子安小声说道:“好吧,我知道了,不过今天的饭我已经带来了,就让我吃完吧,别浪费……”

    飞玛斯和两只警犬已经风卷残云般把饭菜吃了个精光,正在趴在地上消食,而张子安的土豆炖牛肉也吃掉了一半,不过他手边还有另一个没打开的饭盒。

    便当小哥提鼻子一闻,这土豆炖牛肉实在是香,不由地心中一动。

    “不行!没收!”他从张子安手里抢过饭盒,一摸饭盒的底层还是热乎的。

    赤龙和王子已经把张子安视为半个主人,一看他的东西被抢,呼地一下就站起来,冲着便当小哥呲牙咧嘴,狺狺作声。

    “喂!赶紧拉住你的狗!”便当小哥吓得脸色惨白,不住地后退,“要是敢咬我,我就去告你!”

    张子安拉住赤龙和王子,低头道歉道:“对不起,我一定管好它们……”

    “哼,这还差不多!”便当小哥色厉内荏地哼了一声,不敢久留,抱着饭盒快步离开了。

    许珺玉正想安慰张子安几句,却见他终于憋不住了,像是计谋得逞一样捧腹直乐。

    “怎么了?你干了什么?”她好奇地问。

    “不用问,你一会儿就知道了。”张子安神秘兮兮地说。

    ……

    便当小哥捧着没打开的饭盒,小跑着找到聂远,还没跑近就大声喊道:“姨丈!姨丈!我给您带好吃的来了!”

    聂远正和冯轩以及剧组内一些重要人物商量外景组赴西北地区拍摄的进度问题,都还没有吃饭,闻声不由地一皱眉,说道:“什么好吃的?”

    便当小哥嬉皮笑脸,想借这个机会进一步博取聂远的欢心,献宝似的说道:“姨丈,我给您做的土豆炖牛肉,还是热乎的,您工作辛苦,趁热赶紧吃吧!”

    在场的其他人一听,纷纷向聂远道喜,说你有个这么孝顺的外甥真是难得,处处想着你这个姨丈。

    聂远也是脸上有光,笑呵呵地说道:“好,难得你有这份孝心。”

    “来,冯导,咱们一起尝尝我这外甥的手艺。”他接过饭盒,一摸果然是热乎的,得意地招呼冯轩。

    冯轩摆手,“我就不用了,你外甥孝敬你的,你就自己吃吧。”

    “哎,冯导,你别客气啊,咱们都是一家人……”聂远笑着打开了饭盒。

    噗!

    “哇!这是什么味儿!好臭!”

    “呕!”

    一股恶心的味道从饭盒里腾起,其臭无比。旁边的人全都捂住了鼻子,恶心得直反胃,甚至有人还干呕出声。

    饭盒里没有传说中的土豆炖牛肉,只有满满的一饭盒狗屎,分成三种深浅不同的颜色,还腾腾地冒着热气……

    狗屎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文明遛狗,从我做起——铲屎官的自我修养。”

    人们捂着鼻子盯着聂远和便当小哥,想笑又不敢笑。

    “这……这……明明是土豆炖牛肉来着……”便当小哥也捂着鼻子,愕然说道。

    “土豆炖你妹!”

    当众出丑,聂远勃然大怒!

    影视圈儿里的丑闻传播得快,他知道这件事很快就会被当作笑话传遍整个影视圈儿。

    他抄起饭盒,呼地一下扔过去。

    便当小哥猝不及防,被扣了满身满脸的狗屎。

    “姨丈,你……呕……”

    聂远脸色铁青,怒叱道:“滚!你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你也别再叫我姨丈!”

    ……

    院子的另一侧,张子安认真地对许珺玉说道:“狗吃完饭10分钟就会有便意,作为文明的铲屎官,请随身携带拾便器。”

    ————————

    100万字撒花!

    今天公众号更新了一个不一样的节日,谁能猜到是什么节?还有萌妹子哦!

    微信搜索“皆破”或者“jiepo666”关注,查看历史消息即可看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