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章 黑暗料理
    两辆大巴与几辆小车先后而行,相继驶入《战犬》剧组划定的外景地。

    车门打开,等其他人相继下车后,张子安也牵着飞玛斯和两条警犬下了车。

    上午在影视城的灰白小院里拍完最后一组训练镜头,剧组大部队转移到这里,人先过来拍下一组镜头,其他暂时用不到的设备随后运来。

    冯轩在剧组众人面前拍拍手,等大家安静下来,鼓励道:“大家做得不错,从下午开始,拍摄将进入一个新阶段更艰苦的阶段。我希望大家能再接再厉,以老带新,共同进步,齐心协力圆满完成这部电影的拍摄!”

    剧组人员纷纷鼓掌。

    冯轩扫视一眼,“好!接下来大家各司其职,去把自己的工作做到位,中午吃完饭后我会检查一下,然后就开始拍摄!大家先解散吧。”

    剧组里以老油条为主,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呼啦一下就散了。灯光组去布置照明,群众演员走回大巴里等待上妆,包括林枫在内的几个小明星留在保姆车内没出来,冯轩亲自去和摄影师商讨机位的安排,只有张子安等几个新人比较懵逼。

    不过他记住了许珺玉的忠告如果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宁可闲着也别去给人添乱。

    于是他带着三条德牧,找了一块形如磨盘的石头坐下来,看着别人忙碌。

    今天的剧本他看过很多遍,对照着外景地的布置,很快就心中了然。在剧本里,敌我双方将分别于两堆乱石后射击交火,警犬们从侧面迂回,于杂草间匍匐前进,神不知鬼不觉地冲进敌方阵地。冯轩正在指挥美工调整两堆乱石的摆设,因为有几块石头挡住了镜头,无法以最佳角度进行拍摄。

    看着看着,张子安的眼神锁定在一个人身上关彪正坐在两三百米外另一块石头上,好整以暇地低头玩着手机,看上去十分轻松。

    关彪是在大部分之前过来的,张子安有些担心他会使坏。不过仔细研读过剧本后,张子安又觉得他没什么使坏的机会,因为今天的镜头里没有爆炸的场景,顶多是敌我双方中弹后隐藏在衣服里的血包呯地一下爆裂,这跟狗是扯不上关系的。

    张子安更担心的是几天后飞玛斯与另外几条狗一起穿越雷区的镜头,不过那时新的烟火师应该已经替换掉了关彪,只有关彪本人还蒙在鼓里。

    看了一会儿,关彪一直没有动,张子安也拿出自己的手机。

    店里收银台上方安装着一个智能监控摄像头,通过手机app可以远程店门口附近的状况,通过麦克风还能听到声音。他看到鲁怡云正在低头作画,有客人来的时候应付几句,娴熟地收银、办会员卡,对于客人一些常见问题的解释也还算到位,客人走后继续作画。

    王乾和李坤也在店里帮忙,收银台这里看不到他们,不过偶尔会帮客人拎着东西从收银台前路过。

    过了一会儿,李大爷送来了三人份的便当,放在收银台上,和鲁怡云说笑几句就离开了。鲁怡云招呼了一下王乾和李坤,两人拿着自己的便当进屋吃。

    看到店内运转一切正常,张子安放心了。

    鲁怡云抬起头,看着屏幕用鼠标操作了几下,更新了一篇新的公众号文章。

    张子安的手机随即收到了推送。

    她在公众号文章里解释,店长因为在滨海影视城协助拍摄一部电影,因此这几天都比较忙,请想看小猫跳舞的顾客们稍安勿躁,等店长闲下来时就可以如愿以偿,具体时间请持续关注公众号的推送。

    公众号下面的留言是很多小雪直播间常客的打趣,说难道小受店长终于下海拍片了?否则为什么恰好是在比利王再次访问中国时不见了踪影?

    然后底下一大堆人刷屏,说什么鶸店长俯身献菊花之类的……

    张子安含冤待雪,正想留言澄清自己的名誉问题,手机就收到了一条微信,打开一看是滨海大学摄影社社长洛青羽发来的。

    洛青羽:“公众号里说你在剧组拍片?是哪个剧组啊?”

    张子安想了想,似乎没什么必要保密,就马上回复道:“《战犬》剧组,正在野外拍外景。”

    洛青羽:“有什么大明星没?”

    张子安:“没,最大的明星是林枫。”

    洛青羽:“原来是他啊……对了,剧组缺摄影师不?我想试试。摄影助理也行,没工资也没关系,我以后想往影视行业发展。”

    张子安想吐槽他异想天开,这好歹也是个正规班底的电影剧组,怎么可能缺摄影师……刚打了几个字,就听到新来的便当小哥喊道:“领盒饭喽!”

    领盒饭要紧,否则很快就凉了。他把洛青羽晾在一边,看了一眼关彪仍然留在原地未动,就先去把四份便当领了回来。

    现在的便当比以前丰盛很多,但他依然准备了适量的土豆炖牛肉,让三条德牧可以吃饱吃好。

    “小张,干什么呢?一起吃饭如何?”

    张子安刚把饭加热好,抬头一看,是导演冯轩端着一份便当笑呵呵站在面前。

    “没干什么,冯导,您请坐。”张子安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来。

    “不用,你坐吧,我自己带了个马扎。”冯轩变魔术般从身后拿出个折叠小马扎,展开后放在地上,“咱们一边吃,一边商量商量下午的拍摄问题。”

    张子安就知道他不会是无缘无故来找自己吃饭。冯轩每天中午吃饭时都不闲着,端着便当四处溜达,有时候是检查道具布景的状况,有时候是和剧组人员或者演员交流,这可能是他特有的一种加强剧组内凝聚力的方式。

    张子安还真猜对了,冯轩确实是这么想的。平时拍摄时冯轩很严厉,眼睛里不容沙子,谁犯错就斥责谁,但拍摄间隙他又很和气,甚至会向被他斥责的人表示歉意和勉励,这就是所谓的恩威并施。

    现在天烟得早,下午拍摄工作时间很紧张,冯轩需要和张子安商讨一下飞玛斯和两条警犬匍匐前进穿越戈壁荒草偷袭敌人的细节问题。

    说着说着,冯轩突然注意到张子安一边说话,一边把宫保鸡丁里的洋葱全都挑了出来。

    冯轩心中有些不喜,他觉得自己讲得口干舌燥,张子安却没有认真听,便拿出长辈的语气,用筷子指着被他挑出来的洋葱嗔责道:“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挑食?洋葱是好东西,可以杀菌防癌抗感冒,这么冷的天气,吃些洋葱有好处,万一得了感冒就麻烦了。”

    张子安连忙解释道:“我不挑食,是狗不能吃洋葱。我没想到这里宫保鸡丁的做法居然放洋葱,因此先把葱和洋葱挑出来之后再给它们吃。”

    冯轩一怔,他还真没听说过狗不能吃洋葱,以前他家里养的拉布拉多是由妻子负责喂食的,他根本不知道狗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于是他问道:“狗不能吃洋葱?”

    “是啊,因为洋葱和葱里含有二硫化物,这东西对人体很有益,但对狗来说却是毒药。狗吃了葱和洋葱之后会引起急性溶血反应,具体表现为血尿,量大的话甚至可能死亡。”张子安回答。

    冯轩这才明白自己错怪了张子安,“哦,对不起,那你继续挑吧……还有,这件事要不要跟其他驯犬师说一声?以防他们的狗误食洋葱。”

    他最担心的莫过于剧组里几位狗配角的意外受伤,故此问道。

    张子安点头,“可以提醒一下他们,不过我觉得他们应该都知道。”

    冯轩不太相信,端着自己的便当在场地里走了走,果然发现其他几位驯犬师也都把便当里的洋葱挑了出来,一边挑还一边骂骂咧咧,说哪只猪做的烟暗料理,居然往宫保鸡丁里放洋葱……

    走了一圈儿,他重新回到张子安旁边,一脸佩服地说道:“真让你说对了,他们全把洋葱挑出来了。”

    张子安轻松地笑了笑,“很正常,如果连这种常识都不知道,那还当什么驯犬师?”

    冯轩回想起张子安曾经说过猫不能接触蚊香和杀虫剂,现在又知道了狗不能吃洋葱,不由地感慨道:“养猫养狗还真麻烦啊,需要注意的事情很多。”

    张子安同意,“没错,所以如果养猫养狗带来的麻烦超过了它们带来的乐趣,就可能遭到主人的遗弃。”

    长年在剧组里生活,冯轩的吃饭速度很快。他三口两口地吃完了饭,端起便当附赠的橙汁喝了几口,对张子安说道:“我去跟新来的便当小哥知会一声,让他以后选便当的时候别瞎选,先来跟你商量一下再选,省得万一出问题。”

    “行,您把空饭盒留下吧,一会儿我一起扔。”张子安答应道。

    看着冯轩匆匆离去的背影,他觉得当导演还真不容易,又当爹又当妈,剧组里的大事小情一把抓,可能更大牌的导演就不会如此辛苦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