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7章 绝命毒师
    “赤龙!王子!你们在干什么?”飞玛斯低声叫道。

    赤龙躺在荒草丛里没有回应,王子的身体宛如风中落叶般摇晃,随时可能倒下。

    不对!剧本不是这样的,这段迂回突袭的镜头里只需要突出表现三只警犬的勇猛就可以了,没必要多生枝节。

    飞玛斯感到无比的困惑,难道是在它不知道的什么时候,剧本被悄悄改掉了?

    还是说这是赤龙和王子的临场发挥?

    飞玛斯暂时无法作出判断,低下头,用鼻子拱了拱赤龙,又探出一只前爪推了推它。

    赤龙勉强睁开眼睛看了看它,旋即又无力地闭上。它鼻息微弱,口吐白沫,如果这是演技的话,那飞玛斯真的要对它刮目相看了……

    然而这好像不是演技,赤龙牙关紧咬,齿缝间涌出的白沫微微泛黄,除非它提前吃进了什么黄色的染料,否则光靠演技不太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飞玛斯正在思考,它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思维速度已经迟滞,就在这时,又是扑通一声,王子也栽倒了。

    它赶紧跑过去察看,王子的状况与赤龙如出一辙,全都是奄奄一息。

    情况不对!有什么地方出错了!

    飞玛斯惊觉不妙!

    为什么没有提前察觉到危机?是因为自己只能看到数秒后的未来么?当察觉到危机时,已深陷其中。

    它想起张子安的话——不是所有危险都能及时躲开的,可惜为时已晚。

    飞玛斯前肢一软,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颓然栽倒在地,侧躺在荒草丛中。它的鼻孔前生长着一支枯黄的狗尾草,被它的呼吸吹拂得左右摇曳,像是钟摆一样,仿佛有某种催眠作用,令它觉得越来越困……

    这次不是试镜,也不是演技。

    它的瞳孔里倒映着翻滚盘旋的烟雾,这样的场景似乎在哪里见过。

    是了,这烟有问题!

    部分遥远的记忆在它的脑海中复苏,它确定自己经历过类似的状况——在绞肉机一般的真正战场上,也曾有人释放出毒气弹,于短短数分钟内屠杀了成百上千人……

    “飞玛斯……飞玛斯……”

    张子安的声音似乎越来越近,匆忙的脚步声传来,烟雾间出现了幢幢人影。

    “不要过来……这烟有毒……”

    它想试着回应,想要提醒张子安,但喉咙间灼热无比,声带只发出低沉嘶哑的沙沙声,连一句有意义的完整句子都说不出来。

    “不要过来……”

    意识越来越模糊,它的嘴一张一合,只能不断重复这句话。

    它知道这是谁干的,一定是烟火师关彪!

    释放毒烟令在场的所有人陷入危险?那个人有如此丧心病狂么?他疯了不成?出了这么大的事,关彪难道认为自己能逃脱法律的制裁与舆论的谴责?

    事情没那么简单,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某种东西被他们忽略掉了……

    然而飞玛斯已经无力再思考,嘴巴也不动了。

    一片六角型的雪花飘飘摇摇从空中滑落,调皮地吻上它失去生气的瞳孔……

    ……

    飞玛斯眼皮一凉,猝然惊醒!

    不知什么时候,它趴在地上睡着了。

    周围的一切与之前相比没什么变化,剧组员工紧张地忙碌着,为下午的拍摄做最后的准备,饰演边防武警的男主和男配已经化妆完毕,于阵地间就位,饰演国外武装犯罪分子的几位老外也是如此,道具枪均已配发到手上。

    赤龙和王子安静地趴卧在旁边,眼睛炯炯有神。

    在睡着之前,它们被冯轩领着走位几遍,已经熟悉了迂回路线,冯轩正领着摄影师和摄影助理调整机位和镜头移动轨迹。

    张子安在玩手机,侧头望了它一眼,“飞玛斯,你醒了?我本来说过几分钟再叫醒你的。”

    飞玛斯站起来,腿脚由于刚才的噩梦而有些虚浮。

    一条薄毛毯从它背上滑落,这条毛毯是之前张子安坐着的。

    “睡醒了也好,下雪了,有些冷。”他俯身捡起毛毯,重新垫在自己屁股底下。

    飞玛斯抬头望天,恰在此时,一片六角型的雪花落在它的鼻尖上,立刻就融化成水,令它的鼻尖一凉,神智清醒了过来。

    “我睡了多久?”它的声音沙哑。

    张子安看了一眼手机,“没多久,也就几分钟,最多不超过10分钟。不用着急,你什么也没有耽搁。”

    “关彪呢?关彪在哪里?”它急切地问道。

    “在那边。”张子安抬手指向几位高鼻深目的歪果仁群众演员,他们在这一幕里扮演境外武装犯罪分子。

    关彪正站在他们身前,给他们的衣服里装进血袋,将手持引爆器连接上,最后将薄铝板固定在血袋与人的身体之间。薄铝板用来吸收冲击力,否则能令血袋和衣服破裂的小爆炸,人也会感到很疼,甚至可能受伤。

    张子安一直在观察他,确定他没有什么异动,因此放心不少。

    “不对!”飞玛斯紧紧盯着关彪忙碌的身影,“他做了手脚……我看到了……烟,是毒烟!拍摄的时候,赤龙、王子、还有我……全都死了……”

    “毒烟?”张子安一惊,“不会吧?这么多人在场,他敢放毒烟?对了,飞玛斯你是怎么知道的?”

    无怪他不信,飞玛斯自己都不信。再怎么说,放毒烟也太丧心病狂了吧?

    “我是刚才做梦梦到的,但我不确定这是不是危机预兆……也许只是一场梦吧……”它犹豫地说道,心中对自己的梦境愈发质疑。【】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许是因为它对关彪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总认为他会搞鬼,因此才会产生如此不切实际的一个梦。

    张子安知道它的危机预兆能力只能预测未来短短数秒的危机,而看这样子,现在距离正式开拍至少还有十几分钟左右,要说这是危机预兆,未免有些太长了……

    然而他没有因此而心安理得地忽视它的话,万一这就是危机预兆怎么办?万一等拍摄开始后,飞玛斯和两条警犬真的会死怎么办?生命只有一次,容不得大意。

    “那要不我去跟导演说一声,请他把拍摄推迟一些,仔细复查一下安全措施?”张子安提议道。

    “算了,”飞玛斯甩甩头说,“大概只是一场噩梦而已。在拍摄时我会提高警惕的。”

    除非有明确的理由,或者不可抗外力,否则推迟拍摄不是一件小事,耽误的是在场所有人的时间,导演不太可能会答应,只会认定张子安是在疑神疑鬼。

    话虽如此,张子安的思绪依然起伏不定,迟迟无法静下心来。偏偏这时洛青羽还在给他添乱,不停地发来信息骚扰他,一下接一下的信息提示音令他心烦意乱。

    洛青羽央求张子安去跟导演推荐一下他,说他平时除了拍照以外,对摄影也很有研究,学校的运动会什么的,都是由他负责拍摄的,影像内容受到校领导的一致好评。除此之外,他还参加过校园dv摄影大赛,没有拿到好名次只是因为剧本太烂,他本身对摄影是很有研究的。

    张子安暂时把洛青羽的信息提示音屏蔽掉。

    想了一会儿,他问道:“飞玛斯,烟是来自哪里?是烟雾弹么?”

    他记得剧组里的烟雾弹只是简易道具,跟真正的烟雾弹没法比,只能冒几下烟,让摄影师拍个特写的而已,营造不出烟雾弥漫的效果。

    “不是烟雾弹,是来自更远的地方。”飞玛斯辨认了一下方向,示意道:“来自敌方阵地的后面,然后被风吹过来。”

    敌方阵地的乱石堆位于西北,我方阵地位于东南。现在刮着二三级的西北风,烟雾的移动轨迹会途经那几个外国群众演员。如果是毒烟的话,这几个歪果仁岂不是会先死?

    张子安依然不敢大意,“你还记得发烟的大概位置么?领我去看看。”

    “大概记得……”

    飞玛斯犹豫着,领他来到敌方阵地的后面。

    几个歪果仁已经化妆完毕,大声对张子安和飞玛斯吆喝着什么。张子安没理他们,仔细观察着飞玛斯的行动。

    飞玛斯把鼻子贴近地面,东闻闻西嗅嗅,很快就找到了一处可疑的位置。那是几块巴掌大的扁平石头,随意堆放在一起,看不出是人为堆积的还是天然形成的。

    “就是这里。”飞玛斯肯定地说,“石头下面有东西。”

    张子安蹲下来扒开石头,下面露出一块烧饼大小的黄白色圆饼,放在金属托盘里。

    “这是什么东西?”他认不出这个东西的来历。

    “不知道。”飞玛斯同样也没见过,“不过我从气味上能闻出来,这东西在其他几处石头下面也有。”

    “演员就位!演员就位!”导演助理遥遥喊道,“马上开拍!”

    飞玛斯想不出什么头绪,它遥望演区,除了自己以外,其他人都已就位,“算了,咱们回去吧。”

    几个歪果仁对他们打着手势,呜哩哇啦地催促他们赶紧离开。

    张子安俯低身体,凑近观察这块小圆饼。小圆饼貌似很柔软,还密密麻麻地嵌有许多土黄色的颗粒。

    他不敢妄动,拿出手机从数个角度将小圆饼拍下来,然后发给洛青羽,“考考你,你不是说你对拍电影很熟吗?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不?”

    洛青羽几乎是秒回:“这算是笔试还是面试?太简单了,这是烟饼啊,拍电影时都用这个来生成烟雾。除了拍电影之外,人像摄影也经常用到,给妹子拍照时,捏下一小块儿用打火机点燃,可以营造出烟雾缭绕的效果,为照片增加层次感。不过,室内用的时候,一般只会捏下一小块,不会用到这么整个儿一大块,会很呛人的,也许邻居看到还以为是失火了呢,引来消防队就麻烦了。怎么样,我的回答满分吧?”

    他为了证明自己的话,还发过来几张妹子的照片,其中有暧昧的私房照,也有户外cosplay照,cos的是一些仙侠动漫或者游戏里的人物。这些照片的共同点是全都烟雾缭绕,营造出朦胧的意境和虚无缥缈的“仙气”。

    烟饼?

    张子安的目光在妹子们的照片上流连两秒,这些照片质量都很高,妹子的质量也很高,他才不信是洛青羽拍的,八成是盗用别人的图。

    他想了想,又发了一条信息,“烟饼有毒吗?”

    洛青羽回复:“毒?怎么可能有毒?当然你吃下去肯定有毒,毕竟烟饼的主要成分是硫磺和锯末,不能吃。另外你这烟饼上的小颗粒是什么?普通的烟饼上没有啊……是不是电影剧组特制的?”

    硫磺和锯末?

    张子安好像模模糊糊地抓到了一些线索。

    洛青羽依然在喋喋不休地发来信息:“怎么样,我通过了笔试了吗?什么时候让我去剧组报道?我这里还有更多妹子的照片,穿得更少哦,想不想看看?”

    尽管听起来很有诱惑力,但张子安还是暂时不再搭理洛青羽,捏下一粒黄色的小颗粒放在鼻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一股特有的淡淡臭味涌进他的鼻腔。

    错不了,这些小颗粒是硫磺!

    张子安掸了掸裤子沾的土,从地上站起来,望向那些聒噪的外国群众演员。

    他终于想通了,这是个设计得相当高明的陷阱。

    烟饼的主要成分本来就是硫磺和锯末,关彪又在这个基础上额外添加了更多的硫磺。

    硫磺在空气中燃烧产生二氧化硫,二氧化硫是无色的,分子量是64,比氧气和氮气都要重得多,会沉积在地面附近,对人没有什么影响,但匍匐前进的狗会吸入很多二氧化硫,进入血液后与血红蛋白相结合,随血流分布于各个器官。

    如果是人吸入二氧化硫,虽然有害,却不会在短期内有什么生命危险,然而狗不同,它们吸入二氧化硫会在体内生成二硫化物,引起急性溶血反应——与食入洋葱效果等同。

    张子安想起刚刚吃午饭时挑出的洋葱,明白这是一个双重陷阱,无论是洋葱还是烟饼,最终目的都是让过量的二硫化物进入飞玛斯和两条警犬的体内。

    最聪明的是,这个陷阱只对狗有效,人是不会因为烟雾而中毒的,而且烟饼燃烧殆尽后,证据也会随之湮灭,等到第二天飞玛斯和两条警犬开始尿血,一切都为时已晚。尽管不太可能会致命,但绝对会无法继续参与拍摄。

    剧组人员都等得有些不耐烦,四处寻找张子安和飞玛斯。关彪似乎是有些心虚地望向这边,与张子安遥遥对上了视线,随即浑身一颤。

    张子安冷笑,你高中化学学得不错是吧?正巧我也是,还是《绝命毒师》的忠实观众。

    他拿起手机拨通了盛科的电话,第一句话就是:“盛队长,我找到你要的证据了,现在请你立刻过来一下,我这个守法良民要报案。”

    盛科深感意外,马上问道:“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

    张子安报出外景地的位置,然后挂断电话。

    冯轩率先找到了他,身后跟着助理和副导演,气急败坏地说道:“小张,你在这里磨蹭什么?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在等你和飞玛斯!”

    张子安笑了笑,“冯导,对不起,大家恐怕要再多等一会儿,说不定今天的拍摄要临时取消了。”

    “啊?”冯轩愕然,“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

    张子安点头,“是有些事……对了,冯导,我觉得您应该给新烟火师打个电话,催促他赶紧过来报道吧。”

    ——————

    4k+字大章,今天就这一章了,过节我也想休息一下,大家节日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