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宠物托运
    

    静悄悄的清晨。 ww.od.

    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回荡在宠物店二楼的卧室内,有的悠长,有的绵软,有的滑稽……

    张子安被体内的生物钟唤醒了,美美得伸了个懒腰,却没有立刻起床,而是换了姿势侧躺着,却没有再睡着。

    今天不用早早起来为飞玛斯和两条警犬炖牛肉,因此可以晚些起,不过也不能起得太晚,毕竟今天是周末,顾客会较多,可能还会有远道而来的顾客——这倒不是说拍摄已经杀青或者剧组大发慈悲留给他挣钱的时间,而是昨天出了那件事之后,剧组面临全面整顿,包括导演冯轩在内的几位主要负责人还被警方问询,于是只得临时放假。

    张子安从枕头下面掏出手机,看了看剧组的微信群,从昨天晚到现在的各种谣言满天飞,甚至有人说关彪涉嫌恐怖活动而被国家安全局带走……对于这些离谱的猜测,张子安只能付诸一笑。

    昨天盛科带着人赶到之后,立刻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将关彪拘捕,同时因为关彪是试图施放二氧化硫气体来毁坏财物,涉嫌投毒,所以又加了一条“危害公共安全未遂”的罪名——这个帽子太大,若非如此,剧组也不至于放假。

    关彪被带走时面若死灰,一声不吭,也没有反抗,大概知道自己的图谋败露了,不过他毕竟是个聪明人,被带到警局后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行,非但坦白从宽,还主动把元飞供出来了,声称自己是被元飞胁迫和教唆,于是元飞也进了局子……

    导演冯轩和制片聂远等几位剧组主要负责人也做了笔录。

    剧组放假的另一个原因,是烟火师被拘捕,需要等新的烟火师过来报道,才能继续拍摄。可以想象,等过两天重新开拍后,剧组的工作一定会变得更繁忙,以弥补这两天的进度。

    尽管聂远施展浑身解数四处灭火,但消息灵敏的媒体还是嗅到几分蛛丝马迹,影视城的门口多了几支狗仔队,一旦有剧组人员进出会被拉下来,许以重金打探消息,所以这几天的微博和八卦公众号多了几条似是而非的报导——可惜真正的当事人张子安无人采访,引以为憾。

    说起来,关彪输得挺冤的,他的计划几乎天衣无缝,张子安能提前揭穿他的阴谋,关键在于飞玛斯的一个怪梦。事后他与飞玛斯商量,一致认为这并非危机预兆的能力,而是飞玛斯本来怀疑关彪,又在睡梦嗅到了硫磺的味道,潜意识将其联系在一起……大概是这样。

    他有这个结论,是因为飞玛斯的梦境与现实有诸多不相符之处,如说在开阔的野外,即使关彪在烟饼额外添加了过量的硫磺,也不可能达到让它和两条警犬在短时间内死亡的效果,而且这也不是关彪所希望的。

    不管怎么说,这下子剧组肯定安定不少,以后的拍摄工作会更顺利。

    赤龙和王子被带回去与它们的主人团聚两天,等拍摄重启后再送回来。

    反正睡不着,张子安干脆起床了。

    理查德盖着一条小毛毯,张着嘴呼呼大睡,不时抽搐般蹬一下腿,然后咂咂嘴。自从张子安给它找了条毛毯,它已经很少跟他抢被子了。这家伙站没站相,睡没睡相,睡觉时吸鼻子咂嘴打呼噜,各种臭毛病一应俱全,如果它长着牙的话,肯定还会磨牙……每当这时候,张子安总会毫不客气地把它抽醒。

    星海的耳朵晃了晃,听到他穿衣服的声音,从婴儿床支起脑袋,眨着银灰色的眼睛探询地望着他。

    张子安对星海笑着挥挥手,然后做了个蒙眼的手势。这些天他每天一大早去剧组工,没时间和它玩捉迷藏,今天应该可以玩个够。

    星海高兴地甩了甩尾巴,从婴儿床跳下,一溜儿小跑来到卧室门边,两只前爪把虚掩的卧室门扒开,先去楼下找美短和温蒂热身了。

    张子安无力吐槽,星海堪称捉迷藏大师,即使不热身也能吊打他……不过作为无耻的大人,他还有密技在手——是倒数时偷看作弊。

    轻纱帷幔的内侧,菲娜睁开一只绿莹莹的眼睛,意兴阑珊地看了看他,旋即打了又闭。片刻之后,它又睁开眼睛——这次是两只,眼神带着疑惑,好像是在问——你今天怎么不着急走?

    张子安坐在床边,耸肩摊手,吐舌头瞪眼,意思是今天不用去剧组,可以留在店里——不知道他这表情是否能让它理解。

    菲娜瞪了他半天,似乎终于明白他的意思了,翻了个身,背对他。

    老茶依然在继续睡,嘴角微有笑意。

    张子安穿拖鞋去厕所。雪狮子听到动静,一骨碌从毛毯爬起来,等他从厕所出来后,便蹑手蹑脚跟在他后面离开卧室,来到厨房。

    他端起一杯水正在喝,雪狮子却扯住他的睡裤,“喵喵喵!老娘要吃生牛腩!”

    张子安只得分出一只手揪住裤腰与它较力,否则裤子要被它扯掉了。

    “昨天事太多,回来时忘了买牛腩,一天不吃没关系吧?”他说道。

    “我不管!老娘天天都要吃!否则老娘扒下你的裤子阉了你!”雪狮子更用力地扯他的睡裤,还威胁似的亮了爪子。

    “喂!你阉了我,谁还给你买牛腩吃啊?”张子安表示遇到这个猫女流氓实在是倒了血霉!为什么没有一个人类女流氓要扒我的裤子呢?

    雪狮子想了想,好像觉得有些道理,松开了爪子,“总之,限你今天午必须把生牛腩买回来,否则别怪老娘不客气!”

    “你这个吃白食的还有脸威胁我啊?”张子安总算保住了自己的裤子,无奈地说道:“你知道什么是neet么?”

    “泥特?”雪狮子茫然眨了眨天蓝色的眼睛,不明觉厉地重复道。

    “neet,是像你一样的家里蹲,不学不工作,换句话说是吃白食的,你明白了吗?以后我叫你neet猫了。”张子安擅自给它取了外号。

    “切!”雪狮子不屑地撇撇嘴,“老娘才不是没工作!老娘的工作是侍奉女王陛下!另外,neet猫好像不太好听,要叫叫neet喵吧!”

    我靠!我不是在夸你好吗!

    这懒猫被起了外号,居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啊?知不知道什么是八荣八耻?

    张子安一边在心里碎碎念,一边下了楼,稍微把店铺打扫一下,看到菲娜和雪狮子相继下了楼,跃专属于它们的猫爬架。

    “咦?你今天怎么下来这么早?平时不是非要闻到烤肉的味道才下来?”他拄着扫帚问道。

    菲娜不耐烦瞪着他,“本宫愿意何时下来何时下来,区区凡人不要多管闲事!”

    “好吧,你口气大你有理。”张子安继续扫地,不在这个问题多做纠缠。

    扫完地,又跟老茶练会儿拳当热身,楼楼下跟星海玩了会儿捉迷藏,拉开店外的卷帘门,沏一壶热茶,正想坐到躺椅歇会,手机却突然响了。

    现在还不到早8点,一般没人在这时候来电话。屏幕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张子安接通了,“喂?”

    “你好,是缘宠物店的张子安先生吗?”对方是位女性,语气很客气,带有职业性的味道。

    “是,没错,请问你是哪里?”张子安反问。

    对方回复道:“这里是飞宠托运公司ip服务热线。飞宠托运公司是一家全球性的宠物托运机构。您的一只宠物将于今天抵达滨海市,请您在家留人等待接收。现在我需要跟您核对一下地址,请问您方便吗?”

    “我的一只宠物?”张子安一怔,随后想起了什么,“是不是一只阿瑟拉猫?”

    几天前,蒂姆给他打过一次电话,告诉他已经成功订购了一只阿瑟拉猫,即将运往国。张子安当时还有些犯愁,他从未见过这种猫,也不知道它的习性,本来应该他亲自留在店里接收,但是剧组工作繁忙,没法请假,只能打算让鲁怡云来签收了。没想到今天剧组临时放假,而阿瑟拉猫又恰好在今天送到,这下没问题了。

    对方大概是查询了详细信息,停顿了一下回复道:“唔……是的,是一只阿瑟拉猫,托运人给它了高额的托运保险,所以将由本公司的ip专线为您提供全程跟踪服务。我现在需要跟你核对一下地址。”

    “行。”张子安说了一遍宠物店的地址。

    对方核对之后说道:“好的,您提供的地址与运单相同,您的猫在抵达滨海市后将很快进行派送。如果您有任何疑问,请随时拨打本热线电话,将有ip服务专员为您解答。”

    阿瑟拉猫价格昂贵,出售者担心宠物漂洋过海时出现问题,特意雇佣了最顶级的宠物托运公司,当然这运费是要一并算在售价里,由买家承担。蒂姆跟张子安提前说过,张子安征询了林七的意见,而林七的回答是又打了一笔钱给张子安……土豪是这么任性。


    ://..///40/4088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