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1章 我想要只猫
    “噗哈哈!”洛青羽的笑声打破了店里的沉默,“什么?猫语?是说喵喵喵这样的猫语?”

    莛瀛被他笑得很尴尬,摆手说道:“算了,我只是说着玩……”

    张子安不知莛瀛为何有此一问,他沉吟片刻后,谨慎地回答:“可以听懂一部分吧。既然是训猫人,当然要了解猫在想什么,以及它们想要什么,投其所好,才能让它们配合我的训练……所以,我是驯猫人,同时也是猫语者。”

    洛青羽摆出冷漠脸,“……你是认真的?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刚才从我脚边蹿过去的那只猫在说啥?”

    张子安没有回答他,因为他不是顾客,张子安没必要搭理他,搭理他纯属浪费时间。

    莛瀛的脸上却闪过几许激动的神色,心潮澎湃到难以自抑,眼眶泛红泫然欲泣。

    “终于……终于让我找到了……”她呢喃自语。

    从进门时见到那尊诡异的猫神雕像开始,她就觉得这家宠物店充满了一种难以描述的奇幻氛围,猫爬架和货架上盘踞的成年猫宛如森林精灵一样注视着她,活力四射的幼猫们在店内自由嬉戏,还有这个自称驯猫人并且通晓猫语的店主……所有的一切都仿佛与某部奇幻电影如出一辙。

    莛瀛在滨海大学就读,是成年人,按理说已经过了爱幻想爱做梦的年纪,可是她多么希望这是真的,她希望这位店主真的是一位猫语者,而店里的猫咪则拥有神奇的能力,而她……如果她能重活一次,变回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该有多好——自从看过电影《九条命》之后,她就常常如此幻想,甚至连做梦都梦到这个。

    我想要只猫。

    第一次看到这部电影时,莛瀛就被深深触动了,此后便买来蓝光碟,在电视上一遍又一遍地观看,每次都看得泪湿前襟。【】

    电影里的那个小姑娘,与当年的她是何等相似,住在大房子里,有一个慈爱的母亲,有一个忙于管理公司却总是忘记她生日的父亲,而且她们都想要一只猫当作生日礼物……

    小莛瀛的父亲总是在忙,一年到头都在忙,奔波于各地,很少能回家,短暂返家之后又会很快离开。母亲总是说,父亲是在赚钱养家,让她们能安心地住在大房子里,过上富足的生活。父亲也是如此,他总是说,这是最后一个项目,干完这个项目他就可以退休了,退休后他哪也不去,每天留在家里陪着小莛瀛一起玩——然而,总会有下一个项目在等着他。

    像电影里的小姑娘一样,小莛瀛的童年很寂寞,她怕自己忘掉父亲的模样,只能在家庭录像中一遍遍寻找父亲的影子,憧憬着生日时一家团聚的样子——虽然父亲总会忘记她的生日,但母亲也总会及时提醒他。在她生日的那天,父亲无论多忙也会抽出一天时间来陪她,甚至专程坐飞机从外地赶回来……

    有一次,父亲回来后,认真地注视着她的眼睛,告诉她这真的是最后一个项目了,这个项目会赚到足够的钱,足够他和母亲养老,足够她上大学、读硕士、读博士的钱,从此以后他再也不离开她的身边,而小莛瀛也真的相信了。

    “在你今年生日之前,项目就会结束,我会按时赶回来为你庆祝生日。”父亲高高地举起她,“我的小公主,今年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呢?”

    小莛瀛咧开嘴开心地说道,“我想要一只猫,一只毛茸茸的、很漂亮、抱在怀里很舒服的猫!”

    父亲笑了,“好的,等我回来时,会带着一只绝对让我的小公主满意的猫!”

    等父亲走后,她开始掰着手指数日历,日盼夜盼,连做梦都会梦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一觉醒来就能看到父亲的笑脸,看到偎依在身边的猫咪,正如她希望的那样毛茸茸、很漂亮、抱在怀里很舒服。

    电影里的小姑娘很幸运,她的父亲很幸运,在出事之前幸运地走进一家神奇的宠物店,遇到了一位自称猫语者的神秘店主,买到了一只拥有九条命并且已经失去其中七条的猫,这只猫又消耗掉一条命,替她父亲挽回了宝贵的生命。

    小莛瀛没有那么幸运。

    生日那天,她没有等来父亲和猫,只等来工程事故的噩耗……

    某种意义上,父亲实现了他的承诺,虽然在最后一个项目里出了事故,可是包括之前的存款与赔偿金在内,他真的给小莛瀛和她的母亲带来了足够的钱,足够她上大学、读硕士、读博士,足够她母亲的余生用度……可是她们愿意用这一切来换回他的生命。

    从此以后,莛瀛不再过生日了,因为她的生日同时也是父亲的忌日。

    她知道电影是虚构的,故事是假的,可万一是真的该有多好……也许在城市的某个偏僻角落里,真的存在着一家充满奇幻色彩的宠物店,店里摆着一只诡异的猫神雕像,店长会自称是猫语者,说话充满哲理,店里的猫能够带走悲哀和厄运,给人们带来幸福与快乐。

    莛瀛喜欢猫,但一直没有买猫,因为她一直在寻觅,每年生日时她都会徜徉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寻觅这么一家不可能存在于现实中的宠物店——她觉得也许在店里遇到她的父亲,微笑着向她走来,将一只毛茸茸、很漂亮的猫放进她的怀里。

    今天,她找到了。

    虽然父亲并没有出现,但这样的宠物店真的存在!

    她冲动地脱口而出,几乎是在呐喊,用仿佛让在天堂里的父亲也能听到的音量喊道:“我想要一只毛茸茸、很漂亮、抱在怀里很舒服的猫!”

    她的声音太大了。

    外间的鲁怡云手指一颤,画错了一道线条,茫然地抬起头,隔着玻璃望向自己这位可爱的读者。

    洛青羽吓得倒退几步,后背撞到墙上,不知道她发的什么疯。他本来还对这位烟长直妹子有意,以拍照为借口把她约出来,想发展进一步的关系,而现在他只希望似乎患有妄想症和间歇性精神病的她不要纠缠上自己……

    菲娜从朦胧的睡意中惊醒,不满地瞪视着这位打扰自己清梦的少女。

    久经世故的老茶从中听出了悲哀与眷恋,那是淤积了十几年的郁郁心结,不由地一声轻叹,为这世间的诸多悲苦。

    飞玛斯嘎嘎大叫着从飞起来,以为是店里进贼了或者失火了,发现没事之后,它才注意毛毯下的一摊黄白黏稠之物……居然被吓出屎来了?它用翅膀托着下巴认真思索,为了不在大冬天被抛弃在外,要把这个锅给谁背……

    雪狮子睁眼看了一下又重新闭上,嘴里念叨着“生牛腩,生牛腩……”

    忙着与美短玩迷藏的星海驻足看了她一眼,银灰色的眼眸闪了闪,又回头望向连接一楼与二楼的楼梯间。

    劳累了数天的飞玛斯终于休息够了,恰在此时缓缓从二楼走下来,在楼梯间停下来,深深地注视着莛瀛的眼睛。

    张子安紧锁眉头,他不明白莛瀛的意思——毛茸茸、很漂亮、抱在怀里很舒服的猫,这个范围太大了,很多猫都能满足这个要求。

    然而莛瀛没有进一步详细解释的意思,只是很期待地注视着他,嘴唇微微蠕动,像是在祈祷,祈祷他跟电影里的那位店主一样,拥有无比神奇的力量。

    张子安心中苦笑,他为很多顾客提供过购买建议,但唯独这次是最难的,而且看样子机会只有一次,如果猜错了,她就会失望地断然离去……他终于理解了,怪不得鲁怡云时常向他抱怨,说有的顾客会提出稀奇古怪的离谱要求,如果所谓的离谱要求都像这次一样,那他还是趁早关门大吉得了。

    在一间大房子里,满地的纸巾,莛瀛趴在沙发上,脸枕着胳膊泣不成声,蓝光dvd机开着,电视屏幕上放映着一部电影。她一边看一边哭,没有察觉到一只陌生的德牧悄然出现在沙发侧面。飞玛斯陪着她,一遍遍地看着这部电影,然后像出现一样悄然消失。

    飞玛斯退出了她的心境,向菲娜轻轻叫唤了一声。

    菲娜疑惑地看着它,飞玛斯又叫了一声。

    菲娜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它不喜欢被蒙在鼓里的感觉,不过飞玛斯答应会在事后向它解释,于是它冲着角落里的某只猫叫了一声,下达了一道命令。

    那只猫小跑着走到莛瀛的身边,扒住了她的小腿。

    莛瀛低头看去,眼睛里顿时焕发出梦幻般的神采,这只猫与电影里的那只猫如出一辙,只不过年龄要小一些。

    “店长,请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她问道。

    张子安依然很懵逼,他什么也不知道,只听到飞玛斯请菲娜让店里的某只猫去扒住莛瀛的小腿而已。不过他知道一件事——这正是他装逼的好时机。

    于是他说:“我不知道,因为是这只猫自己选择了你。”

    莛瀛终于真正开心地笑了,幻想成真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