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 针尖对麦芒
    菲娜与阿瑟拉猫的外形还是有些相似的,都是黄色的皮毛配上烟色的斑点,只不过菲娜的毛皮更鲜明更靓丽。虽然这种猫经过基因改造,体内的野性已经去了大半,但是猫科动物对于领地的天然追求令它注意到面前这只金色猫的威胁。

    “放肆!”菲娜勃然大怒!

    菲娜是托勒密王朝的守护者和布巴斯提斯贝斯特神宫的大神官,不过在这之前它首先是一位高贵的战士,带领群猫保护古埃及人的粮仓不受鼠类的糟蹋,保护古埃及人的家庭不受眼镜蛇等各种毒虫的入侵,身为战士的骄傲令它无法接受这只来历不明的怪猫挑衅。

    在鲁怡云等人听来,菲娜正在以高亢尖锐的怒吼回击阿瑟拉猫的挑衅,同时全身的毛发都炸了起来,曲腿弓腰,利爪出鞘,摆出了攻击前的飞机耳,体型看起来比平时大了一圈有余。

    眼看这两只猫互不相让,针尖对麦芒,随时都可能打起来,莛瀛和洛青羽全都缩到收银台桌子后面,战战兢兢地防止被误伤。

    “店长,快跟它们说,让它们别打啊……”莛瀛认为张子安是位猫语者,肯定能承担起劝架的重任。

    洛青羽把相机切换到视频模式,虽然他也害怕,但不能错过这么难得的一幕,就算是传到微博上好歹还能换来不少赞。

    张子安无计可施,他倒是不怕菲娜和阿瑟拉猫打起来,毕竟阿瑟拉猫还关在笼子里,只是头疼这个僵局怎么解决劝菲娜忍气吞声肯定不现实,好在这只阿瑟拉猫在店里停留不了多久。

    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掏出一看,来电者正是林七。

    接通电话后,林七懒洋洋地说道:“喂,张店长,这么早打电话干什么啊?”

    张子安言简意赅地说道:“你的阿瑟拉猫到了,赶紧到店里来取!”

    林七显然是刚睡醒,头脑还不清楚,等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啥?我那只猫已经到了?真是太好了……”

    他还没说完,那只阿瑟拉不甘心在气势上被菲娜压过,在笼子里焦躁得团团乱转,又出发一声婴儿啼哭般的尖锐叫声。

    “刚才那是什么声音?”林七在电话那边被吓得完全清醒了,手机咚地一声掉在地上又匆忙捡起来,“张店长你是不是在看泰国鬼片?拜托你电视音量调小一些啊!吓得我这小心肝扑通扑通的……”

    “很遗憾,我从来不看泰国鬼片,刚才的叫声就是你的阿瑟拉猫发出来的。”张子安告诉他这个残酷的事实。

    “哈?张店长你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猫叫声不应该是喵喵的么?”林七的声音听起来欲哭无泪,这叫声也太特么的渗人了!

    林七平时最不敢看的就是鬼片,特别是泰国鬼片,看上一眼就能吓得整夜不敢关灯。他买来阿瑟拉猫是想在朋友们面前装逼,不想在装逼之前自己先被吓成傻叉……

    张子安也是无奈了,“我说林公子,你以为自己买的是什么东西?阿瑟拉猫根本不算是普通家猫,它的叫声本来就是这样的……我说,你赶紧起床过来吧,这猫……这猫细看起来还是挺可爱的,也就是叫声凶了点儿。”

    “真……真的?你确定?不是在骗我吧?”林七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颤声说道。

    莛瀛和洛青羽无语地望着张子安,这猫可爱吗?要说漂亮倒是能沾边,毕竟有股难以言喻的野性之美,但要说可爱……八杆子打不着吧?店长说起瞎话来不打草稿啊!

    张子安脸不变色心不跳地说:“当然是真的,你快些过来吧,把你的猫领回去装逼。另外,这猫可不接受7天无理由退货哦,别说我没告诉过你。”

    林七还待再说,已经被张子安挂断了电话。

    无论如何,张子安肯定不能让这猫砸在手里,反正钱都交了,猫也运来了,就算不想要也不能退货。

    阿瑟拉猫奇特的叫声不仅惊动了菲娜,即使隔着一道自动感应玻璃门,其他精灵也都听到了。

    正在看电视的老茶胡须一颤,提鼻子闻了闻从店门口方向飘来的若有似无的野性味道,它心说莫不是光天化日之下店里来了什么野兽不成?不知子安能不能应付得来,还是老朽过去一趟吧。

    它从电热毯上跳下来,正了正斗笠,整了整衣襟,快步走到外间。

    老茶看到阿瑟拉猫与菲娜对峙的样子,也是吃惊非小这猫看样子很凶,当然就算是再凶十倍,在老茶面前也只不过是一只待宰的小羊而已,只是不知道菲娜女王能不能应付得来?以菲娜的自尊,肯定不会允许老茶去接替它对阵。

    想到这里,老茶往旁边一闪,隐身于猫神雕像背面的阴影里,静观其变,一旦发生意外,随时出手干涉。

    彷徨无措的理查德在二楼听到阿瑟拉猫的叫声,惊恐之余倒是心生一计,它慌慌张张地飞下楼,扑腾着翅膀大叫道:“什么声音?吓屎老子了!吓屎老子了!”

    它在里间盘旋一圈儿,看到大家都在外间,本来也想跟出去,但一看到阿瑟拉猫就改变了主意,飞到店铺最高处不敢下来它百分百肯定,如果把这猫从笼子里放出来,第一个遭殃的绝对是自己!

    自从吃过进口的生牛腩,雪狮子对那种味道一直念念不忘,毕竟它在《金瓶梅》里的设定是喜欢吃生牛肉,但从未真正地吃过,吃过一次后,就沉浸于生牛腩的幻想中不可自拔。它咪着眼睛,不停地念叨着:“生牛腩……生牛腩……老娘要吃生牛腩……”

    即使阿瑟拉猫尖锐的叫声,也没有把它从幻想中惊醒。它正做着大嚼牛喃的美梦,身体就被轻轻拍了一下。

    雪狮子厌烦地睁开眼,心说是哪个不开眼的敢拍老娘,如果是张子安的话,先阉了再说。

    星海瞪着银灰色的眼眸,认真地对它说:“菲娜在外面要受欺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