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 机智的雪狮子
    

    快递小哥确认货物没问题后,很快离开了。

    同样是周末,冬天客人来的秋天时要晚一些,不过随着太阳逐渐升起,慕名而来的客人陆续赶到。

    不论是真心想买宠物的,还是想看小猫跳舞的,进店之后全都看呆了,七嘴八舌地问道:“这是猫还是小豹子啊?店长你还偷偷走私野生动物?”

    “这两只猫是要打架么?”

    洛青羽一看人多了,胆气顿壮,他灵机一动说道:“来来,开盘下注!谁押这只金色的?谁押这只笼子里的?有没有人要下注?”

    可惜没人搭理他。

    眼见围观的顾客越来越多,阿瑟拉猫在笼子里也愈发显得焦躁不安,张子安正头疼呢,王乾和李坤赶到了。

    “卧槽!师尊,这是阿瑟拉猫?实物可是图片还要凶得多啊!”他们两个惊呼道。

    张子安一见他们,立刻说道:“你们来得正好,维持一下秩序,引导顾客该干什么干什么,别在门口这里围着,把路都堵了……”

    顾客里很多软妹子都有些害怕这只阿瑟拉猫,避之惟恐不及,她们被引导着去里间挑选幼猫幼犬,而有些陪着妹子一起来的男生虽然对阿瑟拉猫很感兴趣,但猫和妹子二选一,他们只能明智地选择陪妹子,于是也跟了进去。留在外间的人少了一些,以男人为主,还有几个胆子较大的女汉子。

    由于询问的人实在太多,张子安只好解释道:“这是一只少见的阿瑟拉猫,是新型的人造猫种,是本店帮一位顾客订购的,今日刚送到这里。大家想看可以随意看,拍照也可以,但是请不要用闪光灯,也不要大声喧哗,勿谓言之不预也。”

    其实不用他说,已经有很多人拍照发微博发朋友圈了。阿瑟拉猫来到滨海市了——这条消息不胫而走。

    又有几人询问这种猫的价格,张子安也不隐瞒,说了个大致的数字,立刻产生了劝退效果,在场顾客为之咋舌,不过也能理解肯定有土豪愿意买单。

    雪狮子连滚带爬地从屋里跑出来,像个跃动的白色毛球一样,气喘吁吁地叫道:“陛下!陛下!是谁胆敢犯作乱?是不是张子安?看奴家替您阉了他……”

    它跑到菲娜旁边,一个急刹车停下来,看到对面那只凶巴巴的阿瑟拉猫,“咦?是它吗?陛下息怒,奴家去收拾它!”

    说着,它要冲过去。

    菲娜板着脸,抬起一只前爪拦住它,“退下!你不是它的对手!”

    雪狮子嬉皮笑脸地说:“陛下,奴家可不是去跟它打架。您要知道,古人有云——逢强智取,遇弱活擒,奴家无须动手,保管整治得这只冒犯天颜的野猫服服帖帖。”

    别说张子安不信,连菲娜和老茶都不信,雪狮子爪无缚鸡之力,运动神经差无,它怎么能对付得了这只看起来很凶的阿瑟拉猫?

    雪狮子所经之处,妹子们都变成了星星眼——这只白猫也太漂亮了,毛又软又长,精致的小脸惹人怜爱,而且跟普通白猫不同的是,它的额头正还有一道醒目的烟线,令它看起来萌度爆表。

    一白一金两只猫站在一起,白猫软萌,金猫英挺,互相喵喵叫了几声,大家从心理都在它们这边,不希望它们受伤。

    “区区一只野猫,何劳陛下亲自动手?若是脏了您的玉手,它百死难辞其咎!陛下,您放心吧!且看奴家的本事!”雪狮子不再多言,迈起小短腿冲了过去。

    阿瑟拉猫顿时全神戒备,弓着腰也摆出了攻击前的准备姿势。

    哪知雪狮子根本没有打算攻击,它跑到笼子旁边,身子一软,摆出一副撩人的媚态,慵懒地靠在笼子的栏杆,用爪子拨弄着栏杆宛如弹琴,张开粉嫩的小嘴,轻吟浅唱道:

    “冠儿不带懒梳妆,髻挽青丝云鬓光,金钗斜插在乌云。唤梅香,开笼箱,穿一套素缟衣裳,打扮的是西施模样。出绣房,梅香,你与我卷起帘儿,烧一柱儿夜香……”

    围观的人群尽管听不懂这只白猫在叫什么,但见它眉眼之间秋波流转,神态动作无一不似娇憨的少女在呼唤情郎,喵喵的叫声软糯入骨,一时之间全听得痴了,室内针落可闻。

    我勒个去!张子安差点给跪了!

    尼玛雪狮子居然使出了潘金莲的看家本领,拿笼子的栏杆当琵琶弹奏,曲调婉转悠扬,又隐含无法抵抗的诱惑力,那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娇羞,欲拒还迎的韵味,简直是要勾引人犯罪啊……

    看到这一幕,张子安知道那只阿瑟拉猫要糟,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它还不是英雄,只是一只猫而已。阿瑟拉猫本来是由薮猫、豹纹猫等野生猫种与家猫杂交而诞生出来的人造物种,这意味着它同样会对家猫产生“性趣”。

    果然,再看这只刚才还在与菲娜硬碰硬叫板的阿瑟拉猫,此时竟然已经半躺在笼子里,很享受地眯起眼睛注视着雪狮子,不时地舔舔嘴唇,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哼哼声,显然已经被雪狮子迷得神魂颠倒,战斗力直接由100降到5……

    张子安已经明白了,为何雪狮子能驱使一些流浪猫甘愿为它偷东西,闹了半天是使的美人计啊!不过这计谋自古以来都是百试不爽的……唯一的问题是为什么没人给他使美人计呢?他认真思考着这个问题。

    老茶无奈地摇摇头,回到里间继续去看电视。它虽然不耻于雪狮子的以色事人,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也没什么不好的。

    一曲唱完,阿瑟拉猫凌厉的气势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两眼望天,口角流涎,似乎已经提前进入了贤者模式……

    雪狮子兴高采烈地跑回菲娜身边邀功请赏。

    “陛下!陛下!怎么样,陛下?奴家幸不辱命!不是奴家自夸,任它是百炼精钢,在奴家面前也要化为绕指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