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 鲁怡云大冒险
    

    繁忙而充实的周末过去了。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稍微睡了两天懒觉,周一的早,张子安再次很早起床,简单地打扫了一下店内,为飞玛斯和两条警犬准备午饭——依然是土豆炖牛肉。

    昨天晚他接到了正式通知,除了他以外,所有剧组成员于周一午返回剧组报道。至于他,今天将和冯轩导演一起去滨海市警犬训练基地挑选作为替身的狗,将这些狗从死亡的边缘暂时拉回来。

    警犬训练基地平时不对外人开放,张子安也从来没去过,不知其虚实,心里还是有些小期待的。

    鲁怡云如平时一样来得很早,一进店闻到令人垂涎欲滴的牛肉香味。她一听张子安又要离店去剧组报道,顿时觉得心虚,担心自己应付不来顾客。

    张子安鼓励了她几句,让她放宽心,能做成生意做,做不成也别勉强。现在的顾客他刚接掌宠物店时多得多,难免会提出一些稀古怪的要求和问题,即使是他也有些应付不来,更何况是初来乍到的鲁怡云。

    正说着,门外响起了两声汽车喇叭,张子安侧头一看,不出所料是小刘又来接他了。

    又叮嘱了鲁怡云几句,他带着飞玛斯离开了店,坐进了小刘的车。

    张子安走后,店里安静了下来。

    相于顾客纷至沓来的周末,鲁怡云很享受周一早的这种安静,她打开电脑,在收银台桌子摊开画具,让茉莉趴在自己腿,准备趁第一个顾客还没来的时候先画一会儿。

    张子安给雪狮子喂食生牛腩的时候,顺便也喂给茉莉几块。茉莉吃得很饱,大大地打了个呵欠,身体蜷缩成一团,已经习惯于将主人的腿当成第二个猫窝。

    鲁怡云在动笔之前,先撸了一会儿猫。她轻轻抚摸着茉莉颈背的毛发,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觉它吃了几天生牛腩,身体变得强壮不少,毛发也更加顺滑,摸起来很舒服。她看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数字,小声对自己说:“再摸三分钟,一秒也不能多……”

    撸猫的时间总感觉过得特别快,往往还没有过够瘾,时间不知不觉地溜掉了。

    静谧的宠物店里,绘画的少女与猫,这本来是一副极好的画面,却突然被一声尖叫打破了!

    “救命啊!救命啊!”

    鲁怡云吓得浑身剧震,手底下一哆嗦,可能不小心扯到了茉莉的毛,它喵地轻叫一声,从她腿跳下,向里间蹿去——正是声音传来的方向。

    “茉莉!茉莉!回来!不要乱跑!”

    突如其来的呼救声令鲁怡云心惊胆战,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宠物店里会传出呼救声,难道是张子安离开时没关电视?

    茉莉眨眼间便跑没影儿了。

    她不知所措地东张西望,看了看店外。清晨的行人和车辆匆匆往来,谁也没有停下来进店的意思。虽然很对不起张子安,但其实她平时都是祈祷少来一些客人,然而此时她却希望能随便进来个人给她壮壮胆。

    王乾和李坤不会来得这么早,他们是大学生,睡得晚起得晚,除了特殊情况之外,每天来店的时间基本不会早于10点。他们来了之后有很多事情要做,铲屎清猫砂,还要牵着幼犬们从店里新开辟的后门出去,到附近的无人绿地里遛狗。

    怎么办,要不要报警呢?

    她捏着手机,手心里全是汗。

    站在原地踌躇良久,她还是决定不要报警了,她不知如何跟警察打交道,如果叫来警察却发现是一场虚惊怎么办?经常来店里的那个叫盛科的警察,她也不知道他的私人手机号。

    “茉莉!茉莉!”她又叫了几声,茉莉却依然没有回来。

    室内恢复了平静,鲁怡云壮着胆子往里间走了几步。

    一切如常。

    黑白小猫在和几只阿西尼亚猫追逐嬉闹,金色猫和白色猫懒懒地趴在猫爬架睡大觉,其他的幼猫幼犬也没有什么异常表现。

    角落里传来嗡嗡的电视声,她知道那里放着一台小电视,有只戴斗笠穿长衫马褂的老猫总是趴在那里看电视,是缘宠物店特殊一景,任谁看了都觉得好笑,大家都认为它看不懂电视内容,只是装模作样地瞎看。

    她踮起脚尖走过去,茶色老猫侧了侧头,稍微向她瞄了一眼。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它的眼神很和善、很慈祥,像是留在农村老家的爷爷一样。

    它咧了咧嘴,仿佛是在冲她微笑,又往旁边挪了一下,让出一块儿地方,向空地挥了挥爪,似乎是在邀请她一起看电视。

    旧电热毯间部位的绒毛都被磨秃磨光了,还能看到几根茶色的猫毛。

    鲁怡云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会错意了,这只老猫真的在邀请她坐下一起看电视吗?

    电视放映着一部她看过的电影,是《叶问3》,当然不是在电影院里看的,毕竟她没有能一起去看电影的朋友,连电影院的大门向哪边开都不清楚……

    她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想看,接着又划着手势,问道:“我的猫,茉莉,这么大,黄颜色的,知道它跑哪去了吗?”

    鲁怡云觉得自己傻透了,为什么要跟一只猫认真地说话呢?

    茶色老猫却似乎理解了她的意思,遗憾地又挪了回来,继续专注地盯着电视,看到精彩处还摇头晃脑,仿佛陶醉其。

    不会吧?它真的能看懂?

    鲁怡云想了想,既然张子安能教会小猫跳舞,那教一只老猫看电视好像也没什么稀的?不过教这个有什么意义吗?

    从茶色老猫这里没有得到答案,她又走到猫爬架那里,忐忑地看着那只金色猫。朝阳从窗户斜射而入,照在它的身,每一根毛发尖端都闪耀着金光,宛如黄金铸成。

    这只猫的脾气似乎很大,她好几次看到它冷着脸向张子安示威般地喵喵叫,而张子安则总是无奈地屈服,所以她从刚进店时有些畏惧它。

    金色猫察觉到她的视线,眼睛睁开一条缝,莹绿的目光与她对视,澄澈似冰,锐利如枪。

    鲁怡云害怕地后退两步,把距离拉大一些,划着手势问道:“我的猫,茉莉,这么大,黄颜色的,知道它跑哪去了吗?”

    她觉得自己的手在发抖,这只猫的目光也太咄咄逼人了,真难以想象张子安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怪不得能与那只像小豹子的阿瑟拉猫平分秋色。

    金色猫只看了一眼,对她失去了兴趣,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重又闭眼睛,仿佛连叫一声都觉得多余。

    倒是有几声喵喵叫从稍低一些的位置传来,那只白色猫瞪着她,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唇,又喵喵喵叫了三声。

    鲁怡云对这个表情很熟悉,每天早它扒着张子安的裤角要生牛腩时都是同样的表情,而张子安的表情则总是很困窘,需要分出一只手拽住裤腰,才能防止裤子被扒下来……每到这时候,她总会不好意思地别过视线。

    “我不住在这里,没有生牛腩。”她再次摆手。

    白色猫很失望地撇了撇嘴,跟金色猫一样闭眼睛打盹。

    “对不起。”她低头道歉。她自己也很纳闷,为什么要如此认真地道歉,明明自己没做错什么。

    她在室内转了一圈,仔细找了找,没有找到茉莉的身影,无论是货架顶、躺椅下面、猫砂盆后面,还是洗澡间里面……全都找了一遍,始终没有找到茉莉。路过躺椅的时候,她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强忍着躺去试试的冲动——她觉得躺在躺椅的店长很酷,无论什么样的顾客都能应付自如,她也想能成为这样的人,面对陌生人不卑不亢,不羞怯不语塞。

    也许这把躺椅是某种金手指,躺去能获得一些技能和点数,兴许还能得到什么莫名其妙的开店系统……

    她甩甩脑袋,制止住自己天马行空般的妄想,大概是络小说看多了才会如此。

    还是找到茉莉要紧。

    “茉莉!茉莉!”

    鲁怡云又小声喊了几嗓子,茉莉依然没有出现。

    “救命啊!救命啊!”

    呼救声又出现了。

    虽然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鲁怡云还是吓得一哆嗦。这次她听清了,呼救声是来自楼,张子安居住的二楼,而且听声音好像还是位少女。

    她的双腿微微颤抖,一些不好的想象于脑海浮现——难道店长先生绑架监禁少女?络关于这种事的报导屡见不鲜,国内国外皆有。

    原来你是这样的店长先生?

    不对!不对!

    鲁怡云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店长先生不是这样的人。

    并非是她盲目信任张子安,而是她觉得那样的变态狂魔不可能对宠物表现出真挚的喜爱,她相信自己的眼睛和直觉。

    既然如此,那么这呼救声又是怎么回事?

    她正犹豫不决,却见那只黑白双色的小猫不知何时蹲坐在两三米远的地方,眨着银灰色的眼眸打量着她。

    来宠物店给茉莉洗澡之前,鲁怡云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过还有银灰色眼睛的猫,每次看到它都会觉得惊。它仿佛是来自于二次元,来自于另一个不同的世界,真实与虚幻的界限在它身变得模糊不清。

    宠物店的客人很多,但见过它的人没几个,它经常会在来客人的时候消失不见,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它一定很擅长躲藏。不过当店里只有鲁怡云的时候,它从来没有藏过。

    “你知道我的茉莉跑哪去了吗?”她不抱希望地问道。

    黑白小猫歪了歪头,仿佛听懂了她的话,抬起一只前爪指了指通往二楼的楼梯间,喵呜地叫了一声。

    “在楼吗?”

    鲁怡云多少猜到了这个答案,茉莉不可能跑出店外,既然一楼都找遍了,那它肯定跑到二楼去了,但是楼传来的呼救声却令她望而却步。

    黑白小猫点了点头。

    “你能听懂我说话吗?”她惊讶地问道。

    无论是茶色老猫、金色猫和白色猫,还是这只黑白小猫,都给她某种很怪的感觉,它们不像是猫,倒像是人——如果套用漫画里常见里的人设,是古堡里深藏不露的老管家、盛气凌人的傲娇大小姐、穿着轻飘飘的白色女仆装与大小姐寸步不离的女仆长,以及不谙世事却有些神秘的小孩子。

    那么张子安的人设是什么呢?

    误入古堡的年轻男子?

    听起来像是漫画主人公的人设耶……

    年轻插画家的大脑不知不觉又在溜号。

    黑白小猫没有回答,往楼梯间的方向走了几步,又回身向她招招手。

    “让我跟着你去?这样不太好吧……毕竟是店长先生的私人住处……”她更犹豫了。

    它眨了眨银灰色眼睛,再次向她招手。

    “……好吧。等店长先生回来我再向他道歉。”鲁怡云像在安慰自己一样自语道。

    她跟在黑白小猫的后面,一步一步走楼梯,来到二楼。

    “那个……有人吗?”她鼓起勇气,小声问道。其实她心里希望没人回答。

    “救命!救命!快救我下来!”

    二楼大部分房间都紧闭着门,只有一扇门是虚掩的,留着一条缝隙,呼救声是从这间屋子里传出。

    怪,黑白小猫去哪了?

    她明明一直跟在它后面,然而到二楼后,它却不见了踪影。

    鲁怡云死死盯着这扇虚掩的门,仿佛它是一个请君入瓮的陷阱,茉莉肯定是跑进这扇门里,然后被困住了。

    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不论是为了呼救的少女还是为了茉莉,都不容她退缩了。

    她壮了壮胆子,握住门把手,猛地推开——

    这是一间很寻常的起居室,摆放着皮面磨损的老式沙发、漆痕斑驳的旧茶几、看不出本来花纹的地毯,还有一台过时的电视机。

    天花板垂下一盏球形的吊灯,吊灯系着一根细绳,细绳的末端绑在一只灰鹦鹉的小腿。它以倒吊的姿势瞪着小黑眼珠看向鲁怡云,大声叫道:“你这个打工仔,还在等什么?快把本大爷放下来!还有,把这只该死的猫赶走!”

    鲁怡云:“……”

    灰鹦鹉扑腾着翅膀,如同钟摆一样不停地摇晃。细绳不长,拴住它的小腿,让它无法飞远,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只能像这样被倒吊着。

    茉莉蹲在灰鹦鹉的下方,仰头盯着它看,不时地舔舔嘴唇,还试着跃起想扑捉它,可惜差得很远,却依然给灰鹦鹉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

    “你是怎么了,为什么要把自己吊起来?”这个场景太诡异了,鲁怡云忍不住问道。

    她知道这只灰鹦鹉会说很多话,而且很喜欢凑热闹,很多顾客都对它的说话能力深感惊。

    “嘎?本大爷脑子进水了,要把自己吊起来?”它愤愤不平地叫道,“是张子安那个白痴把本大爷吊起来的!”

    “店长先生不会无缘无故地把你吊起来,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鲁怡云问道。

    “坏事?”它尖叫道,“本大爷只是不小心往床单拉了滩屎!张子安那个小心眼儿的!为这种区区小事把本大爷吊起来,活该没有女朋友!”

    鲁怡云:“……”好恶心!

    “这是你的猫吧?你先把这只该死的猫赶走!它对本大爷不怀好意!”灰鹦鹉聒噪地叫嚣着。

    鲁怡云从来没见过有求于人还如此嚣张的。

    “它叫茉莉。”她说道。

    “茉莉也好,百合也罢,总之快把它赶走!”它叫道,“再这样下去本大爷成猫屎了,这是人类明的巨大损失!”

    “茉莉,过来。”她冲茉莉说道。

    茉莉恋恋不舍地望了一眼灰鹦鹉,喵喵叫着回到她的身边。

    她把茉莉抱到门外,关门,琢磨着应该拿这只灰鹦鹉怎么办。

    张子安把它吊在这里肯定是为了惩罚它,那么她擅长把它放下来会不会惹他不高兴?

    “还愣着干什么?快把本大爷放下来!那边茶几有剪刀!”灰鹦鹉扑腾着翅膀,勉强又飞了几下,很快耗尽体力,再次被倒吊起来。

    “刚才是你在模仿少女的声音呼救?”鲁怡云问道。

    它颇为自傲地叫道:“除了本大爷还能有谁?是不是很像?”

    “嗯,确实很像。”她点头承认。

    “知道好,还不快把本大爷放下来?”它瞪着她。

    “稍等一下。”鲁怡云掏出手机,“我给店长先生打个电话,问问他。”

    “不要!”灰鹦鹉试图阻止她,“喂!跟你说不要!”

    她还没拨完号码,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来电者正是张子安。

    “喂?”她接通电话。

    “喂?小云啊,你去下二楼,把起居室里那只灰鹦鹉放下来。我走的时候把它给忘了。”张子安在电话那边说道。

    “哦,我在二楼,是听到它的声音来的。”她替自己的行为辩解道。

    张子安停顿了一下,像是思考了一会儿,又问道:“它的声音啊……它是不是骂我来着?”

    “没有!”灰鹦鹉叫道,拼命地冲鲁怡云使眼色。

    鲁怡云如实回答:“它骂你是白痴。”

    “哦,那再吊它15分钟吧。”张子安果断决定,“还说什么没有?”

    “说你活该没有女朋友。”

    “再加15分钟!”

    灰鹦鹉悲愤地叫道:“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快把本大爷放下来!”

    “那先这样,我这边还有事,晚见。”张子安忽略了它的抗议,挂断电话。

    鲁怡云的心情平静下来,看了看时间,把手机放回兜里。

    “店长先生说再吊你30分钟,我从现在开始计时。”她说。

    灰鹦鹉破口大骂:“你也是个白痴!有点主见好不好!说好的见义勇为呢?他让你去死,你是不是也要去死?”

    “当然不会。”她摇头,“别把我当傻瓜。”

    这时,窗外的小巷里似乎有人声经过。

    灰鹦鹉抓住机会,又模仿少女的声音尖叫道:“救命啊!救命啊!”

    行人听到叫声,停了下来。

    鲁怡云听到外面有人议论道:“我好像听到了求救声,要不要报警?”

    “我好像也听到了……”

    她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冲楼下路过的行人说道:“对不起,不用报警,是我在看恐怖片。”

    行人抬头望了望她,随即扫兴地离开了。

    灰鹦鹉用尽全力叫道:“嘎!嘎!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全都是白痴!”

    “我劝你省点力气,还有29分钟呢。”鲁怡云认真地建议道。

    如果套用漫画里常见的人设,那这只灰鹦鹉应该是总喜欢惹麻烦的马厩小厮吧?

    她安静地坐到沙发的一角,托着下巴默默地计时,顺便沉浸于漫画的幻想。

    ——————

    将近6千字的大章

    关于大家吐槽的封面,这是起点换的,跟我无关啊……


    ://..///40/4088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