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退化
    老韩心里犯嘀咕,他不认为张子安的驯犬技术强于警犬基地多年来的理论积累,也不认为飞玛斯的素质强于赤龙和王子,要么是张子安的运气好,要么就是……影视圈儿里潜规则?

    正在此时,房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位年约四十多岁的男人推着一辆不锈钢手推车进了屋。他胡子拉茬,满面油光,穿着一件发黄的围裙,脚下穿着高腰烟雨鞋。手推车上装载着一个不锈钢圆桶,桶里飘出热乎乎的饭菜香味。

    “借过。”他打量了一眼室内的众人,低声说道。

    “这位是炊事班的老杨,大家请让一下。”老韩简单介绍,并且自己率先让开了道路,还不忘提醒道:“冯导,小心别沾到身上。”

    老杨推着餐车,路过每个笼子的时候,会从笼子下方抽出一个隐藏式食盆,用不锈钢大勺从桶里舀出一勺饭菜,扣进食盆里,然后再把食盆推进去,就像是电视里那些关押重罪犯的牢房差不多。

    “别叫了。”他斜睨一眼汪汪狂吠的大牙,“乱叫个啥?”

    声音不高,大牙却乖乖停止了吠叫。

    张子安稍微靠近了一些,看到食盆里的食物是菜拌饭,蔬菜和米饭混在一起,肉只有零星几片,菜是烂菜叶子,饭也不是像是新鲜的,总体的量也不大,以这些成年德牧的体型来说,很难吃饱。

    无须多问,他可以理解这种做法——这些德牧死期不远,喂这些已经是仁至义尽了,留着经费可以让其他的合格警犬吃得更好。警犬训练基地毕竟不是慈善机构。

    老杨推着车从门口一直走到成排钢笼子的尽头,给每条德牧的食盆里放入等量的饭菜,全都是满满一大勺。他直起腰,用空勺子g~地敲了敲桶边,“吃吧,吃干净,别剩,吃不了几顿了。”

    这些德牧虽然被淘汰了,但是曾经受过的严格训练令它们忍耐住饥饿,直到老杨下令后才埋头开吃,一时间整个屋子里都是呼噜呼噜的进食声,还有牙齿摩擦不锈钢食盆的令人牙酸齿寒的噪音。

    老杨扫了一眼,见没有哪条狗不吃饭,就安心地推着车往外走。

    从张子安身边路过的时候,他随意看了一眼飞玛斯。这一看,他的眼睛就离不开了,嘶地吸了口凉气,问道:“这狗哪来的?”

    老杨没有特定的询问对象,张子安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由自己来回答。他在这里是客人,而且自己这些人里领头的是冯轩,按理说应该由老韩或者冯轩回答。

    老韩皱眉,可能是觉得老杨问得太过随意,会给外人留下无组织无纪律的印象,于是不耐烦地甩甩手,“老杨,干你的活儿去!这里没你的事!”

    老杨白了他一眼,梗着脖子叫板道:“我就是问问,怎么啦?”

    冯轩怕他们吵起来,温和地插言道:“是我们剧组里的狗,演电影主角的,叫飞玛斯。”

    “啧,怪不得……”老杨一脸惋惜地咂咂嘴,推着车便要离开。

    他没头没尾的话引起了众人心中的好奇,冯轩紧走两步拦在餐车之前,笑道:“老杨,听你的语气,难道这狗有问题?有何高见,请不妨直言。”

    老韩生怕他言多有失,得罪了这些客人,狠狠瞪了他一眼,示意让他赶紧闭嘴走人。

    然而老杨浑然不觉一样,随意说道:“没什么问题,只是这样的好狗,我很多年没见过了,所以多看了两眼,不知道下次看到是猴年马月了……”

    这下老韩坐不住了,以他的眼光来看,光是就外形而言,飞玛斯平平无奇,跟基地里的顶级警犬相比,完全被秒杀几条街,何谈是好狗?莫不是老杨故意在外人面前哗众取宠?

    “等一下!老杨,你把话说清楚,别让客人着急!”老韩训斥道。

    冯轩递上一根烟,好奇地问道:“老杨,你详细说说,这狗好在哪?”

    以外形而论,冯轩其实觉得赤龙和王子更威猛,只不过因为飞玛斯综合表现更好,所以才选择飞玛斯当主角。

    老杨接过烟眯起眼睛看了看,乐了,“哟,这烟高级!”

    冯轩干脆把剩下的大半盒烟全塞进他手里,“老杨,你要是喜欢,这烟全给你!”

    老韩刚想阻止,老杨已经干脆地笑纳了,把烟揣进油腻的围裙兜里,笑道:“那我就说说,你们看这只狗和大牙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在场众人一致认为,大牙的外形更加威猛,特别是它那壮实的头骨与强健的下颚,看上去就觉得有莫大的威慑力。

    “觉得大牙更威风?”老杨笑嘻嘻地说,“那你们就走眼了。我在基地里待了二十多年,来来去去的狗看过不知道多少,被淘汰的见得更多。每隔十年左右,基地就会去德国高价引进一批德牧当种犬,这些德牧长得都跟它差不多,不像是狗,倒像是狼——”他指着飞玛斯。

    “但是呢,从第三代开始,就不行了,越到后来,更是一代不如一代,头大骨粗,跑起来慢,就像是摩托车变成了小轿车,淘汰率也越来越高,到实在不行的时候,只能再去德国引进种犬,把这个流程再重来一遍。”老杨比划着圈子说道。

    张子安似乎听说过,经他一讲,立刻想起来了,问道:“你是说,德牧在退化?”

    “可不是么,就是在退化,跟它们的老祖宗——狼,越差越远了。”老杨叼起一根烟,自顾自地点燃,“不过啊,最近一次引进的种犬,依我看也不如前两次的了,可能德国那边的德牧也在退化吧……”

    他惋惜地说道,“再过十年,估计警犬里就见不到德牧了。”

    张子安听说过这种说法——全世界的德牧都在退化,在它们的老家德国也是如此,只不过中国的德牧由于繁殖和训练不当,退化得更为严重。

    老杨指着大牙说:“基地的选拔标准也是,特别偏爱这种方头大脑粗骨头的狗,觉得这样的狗带出去比较威风,能够震慑犯罪分子——尼玛身体沉得都快跑不动了,还怎么震慑?”

    “老杨!别说粗话!不许私下非议基地建设方针和上级领导!”老韩严厉地训斥道。

    老杨嘻嘻一笑,深吸了一口烟。

    张子安和冯轩不约而同地想起试镜时飞玛斯的表现,在最后一个环节的测试里,飞玛斯没有埋头狂奔,始终保有足够的应变余力,身体虽不如赤龙和王子强壮,却显得更为轻盈灵活。

    “这是你的狗?”老杨打量着张子安,张子安能说出德牧在退化的事,他就已经猜到了。

    张子安点头。

    “好好养着吧,这样的狗恐怕在德国都见不到了,值钱着哩!”老杨把烟头踩熄,推着餐车往外走,“借过!借过!”

    等餐车的声音消失在走廊里,室内重归平静。

    众人一时谁也没有说话,全都沉默地低头盯着飞玛斯。可能是老杨刚才的话产生了一些心理作用,飞玛斯在他们眼中变了样儿,不再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德牧,而是怎么看都觉得血统高贵气质不凡。

    飞玛斯的眼神里则带着悲哀,望着这些徒具“德牧”之名的狗。

    “那个……”老韩干笑几声,“老杨这人讲话太粗,大家海涵……”

    冯轩轻叹一声,问道:“老杨这人是干什么的?只是个炊事员?”

    “那倒不是,很久以前他也是驯导员,后来因为犯了无组织无纪律的错误,本来应该开除的,领导看他可怜,才发配到炊事班。”老韩回答。

    “我看他驯狗挺有一套的,这些狗都挺听他的话。”冯轩望向张子安,“小张,你怎么看?”

    张子安一怔,心说我又不是元芳,看什么看?

    他揣摩了一下冯轩的意思,试探着说:“大人……不对,冯导,咱们买了这些狗,总要有人看管着,我看不如跟基地领导说一声,请老杨过来帮几天忙?”

    “我看行。”冯轩点头,又对老韩说:“老韩,你看怎么样?”

    “这……”老韩有些迟疑。他想起上级要求全力支持这部电影的拍摄,即使给上级报上去,上级肯定也会同意,不如自己卖个人情,于是勉强说道:“好吧,这件事交给我,一会儿我给老杨安排因公出差。”

    冯轩微微一笑,向助理递了个眼色。助理立刻会意地跑过去,去追老杨。

    过了一会儿,老杨一脸懵逼地回来了,“干啥?叫我干啥?”

    老韩拿出领导派头,郑重说道:“老杨,组织上安排你去剧组跟几天,负责这些狗的饮食和日常起居等事宜。这位是著名导演冯轩,你在剧组里要听冯导的话,他让你干什么,你就不折不扣地执行命令,听明白了吗?”

    老杨还有些不情愿,不过冯轩伏在他耳边,大概是说进了剧组刚才那种烟随便抽,老杨这才眉开眼笑地同意。

    “是!保证完成任务!”他敬了个蹩脚的礼。

    ——————

    >>>焦头烂额的周末!你们为了封面和我吵,女朋友因为莫须有的罪名和我闹。我比窦娥还冤!封面真的不是我换的,正在想办法看能否换回来,乖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