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送君千里
    被淘汰的这些德牧看去很凶悍,特别是听说有些狗是因为服从性不佳而被淘汰的,更令冯轩心里没底,因此他看到这些狗很听老杨的指挥,又听说老杨以前也是驯导员,便生出把这人请来帮忙的念头。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老杨回宿舍去换衣服,冯轩与张子安商量道:“小张,你看这些狗,咱们要几条较好?要不你去挑一下?”

    张子安则建议道:“冯导,我觉得多多益善,不妨把它们全带着,咱们不是还有几个大场面的镜头没拍么?包括出发前往边疆的践行会,还有最后的立功授奖仪式,都需要很多狗同时出场。我算了算,咱们现有的狗好像不太够……”

    冯轩点点头,这些镜头他本来是打算去警犬大队临时租借一些狗来完成,但是考虑到由于烟火师关彪的事件耽误了很多时间,再去走手续很麻烦,不如在这里一并解决。

    “行,这样吧。老韩同志,我们想把这些狗全要了。”他对老韩说。

    老韩满口答应,反正这些狗留着没用。

    基地级领导的意见是将这些狗全无偿赠送给剧组,但是冯轩还是坚持付了些钱。

    老杨换完衣服过来了,由他和助理一起带着工作人员,还有一些警员帮忙,将这些德牧连同笼子一起装车,等运到剧组之后把再笼子送回来。不锈钢笼子底部有滚轮,运输起来很方便。

    架不住老韩的再三邀请,冯轩和张子安带着飞玛斯一起去基地食堂吃了顿午饭,很普通的家常菜。席间,其他正在食堂吃饭的警员和驯导员们时而偷眼望向他们几人,特别是飞玛斯,小声私语着什么。

    老韩一改之前轻视的态度,甚至还殷勤地询问张子安要不要来瓶啤酒,被张子安婉拒后,他才拐弯抹角地询问——飞玛斯是从哪弄来的?

    张子安从他劝酒时猜到了,无利不起早,肯定是老杨的话令他动了心思,于是像回答卫康教授和吴明真会长一样,无论对方怎么问,都一口咬定飞玛斯是捡来的……其他任何方式的回答都会被寻根溯源。

    飞玛斯显然并不是这个时代的德牧,这个时代的德牧更接近于它们的老祖宗——狼。张子安曾经听说过,有些警用犬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为了应对德牧的整体退化,甚至正在试验用德牧与狼交配,以期令诞生出的小德牧更加返祖,否则过不了几年,德牧可能真的要彻底退出警界,被其他更适合的犬种所取代。

    草草吃完午饭,老韩将他们送到基地门口,剧组的车辆已整装待发,只等张子安和冯轩到来。

    老韩又热情地说了几句场面话,无非是如果冯轩在拍摄遇到困难,随时可以来基地寻求帮助,不用客气,基地一定会全力以赴伸出援手。冯轩随便应付了几句。

    接着,老交待完之后,老韩返回了基地。张子安正要跟着冯轩一起车,却看到飞玛斯直直地盯着基地门口的方向,于是也循着它的视线望过去。

    一道人影慢悠悠地从基地内部走出来,由于树影斑驳,以及基地门口电动栅栏门的遮挡,人影的面貌有些模糊,只知道是位身材瘦削的年轻男子,穿着便服,扛着一个与他身材不太相衬的大包,看去有头重脚轻之感。

    警犬基地并不对外开放,张子安在里面见到的人,无论是穿着便装还是警服,动作和走路全都是雷厉风行,带着一种军人和警察特有的利落。然而这道人影的步伐却很悠闲,像是带着爱侣或者孩子于林间漫步一样,一步三摇,算了算刚才老韩临别寒暄的时间,并不太长的一段林荫路,这人走了二十分钟还没有走完。

    他的身边没有爱侣或者孩子,只有一条成年的德牧。德牧嘴里叼着另一个硕大的手提行李包,像是预感到什么一样,同样走得很慢,还不时地停下回头,像是随时可能叼着行李包原路折返。

    算走得再慢,这条路终于也走到了尽头。

    那道人影在基地门口停下了,只差一步可以跨越电动铁栅栏门的滑动轨道,在站岗值勤武警的眼皮底下。只要再往前走一步,他离开了基地,但是他停下了。

    他的脸膛由于长期的烈日暴晒而呈现黑红色,不过依然能看出他的年龄不大,也是二十多岁,浓眉大眼,理着很短的板寸。

    德牧见他终于完全停下了,很高兴地一转身,便要叼着行李往回走,但是行李带却被他一把揪住了。

    “到这里吧,暴风。”他操着醇厚的外地乡音说道,“把行李给我,你回去吧。”

    名叫暴风的德牧却像突然发狂一样,使劲叼着行李包往里拽,那人猝不及防,被暴风拖着往回踉跄走了好几步。

    “松口!暴风!松口!”他大声命令道,同时像拔河一样弯腰弓背,重心后移,双脚一前一后马步站稳,与暴风争夺行李包。

    暴风却根本不听他的命令,尖锐的犬牙死死咬着行李带,任他如何吆喝,梗着脖子瞪着眼,死活是不松口,带着一股拼命三郎的狠劲。

    人的力气毕竟不如狗,他被一步步地往回拖,来时更慢,跟蜗牛爬行的速度差不多,这条德牧却像是得到了莫大的激励,更加用力地拖曳,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松口!暴风!行李带要断了!”他大声叫道。

    站岗值勤的武警宛如木雕泥塑一般,笔直地盯着前方,对发生在自己眼皮底下的这一幕视若无睹。

    “嗤啦”一声,正如他预想的那样,尼龙行李带禁不住两股力量的拉扯,终于从间撕裂。他来不及收住力道,向着基地门口的方向又踉跄几步,摔了个不太重的屁股墩。

    他撑着地面想站起来,手底却传来冰冷的触感,低头一看,手正好按在电动栅栏门的滑动轨道——又重新回到了拔河开始前的起点。

    暴风像是获得胜利一样,叼着行李包步履轻快地往回跑了几步,回头望了望他,又跑几步,又回头望了望他,似乎是在催促他跟。

    一人一狗的距离越拉越大,他始终没有跟,甚至没有站起来,这样静静地坐在地,神色平静地望着它。

    他将身后的大背包解下来,扔到面前的地,轻轻地说道:“我要走了,暴风,算你把行李全叼跑,我也要走了。”

    刚才无论他如何命令也不松口的暴风,听到这句话,却像是失去了全部力气,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巴。伴随着沉闷的声音与扬起的浮尘,行李包砰然落地。

    助理见张子安和冯轩迟迟不车,跑过来询问道:“冯导,咱们还要等人吗?”

    “再等一下。”冯轩挥挥手,说道:“再等一下。”

    换了一身皱巴巴警服的老杨大概是烟瘾又犯了,从卡车的副驾驶位里跳下,晃晃悠悠地走过来,眯起眼睛眺望。

    “是崔屹啊……原来轮到这小子退伍了,刚来时还哭哭啼啼地想家,一晃这都好几年了。”

    老杨斜倚在车门,点了一根冯轩塞给他的好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司空见惯般说道。

    一人一犬隔着二十米左右的距离互相凝视,仿佛在拼耐心和毅力。

    幽静的警犬基地门口,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只有沙沙的松涛声掠过耳畔。

    崔屹拉开大背包的拉链,从里面拿出一袋真空包装的烧鸡,撕开口子地摊开,拗下一根鸡腿,向暴风晃了晃。

    暴风踌躇了一下,却没有过来,像是怕自己看守的行李包不翼而飞一样。

    “我不会偷偷跑掉。”崔屹笑了笑,提起大背包又扔得更远了些。

    暴风原地转了几圈,像是很为难一样,吐着舌头不知道该怎么办,是不是应该相信他。

    “来吃吧,最后一次喂你吃,再不吃吃不了。”

    他又晃了晃鸡腿。

    暴风小心翼翼地迈开腿,走几步,停一下,回头看看行李包还在不在,磨蹭了半天才来到他身边,低头嗅了嗅鸡腿,一口撕下了一半的肉,嚼了几口咽下去。

    崔屹捏着鸡腿转了个方向,暴风又一口将剩下的肉也吃掉了。

    他从裤兜里摸索几下,掏出一张纸巾,把鸡骨头包起来,又拗下另一个鸡腿。

    “慢点吃,还有得是。”

    两只鸡腿喂完了,他又撕下一条条的鸡胸肉,捧在手心喂给它。暴风的舌头一卷,把鸡胸肉卷进嘴里,在他手心里留下片刻的温热。

    很快,烧鸡能撕下来的肉全都喂给了暴风,剩下带着细骨头的部位崔屹不敢喂,怕骨头卡在它喉咙里。

    他用纸巾把手擦干净,像好哥们儿一样揽住暴风的脖子,对它说道:

    “暴风,我要走了。新来的驯导员李永平那人不错,你可要好好配合他,不能像我刚来时那样耍性子,要积极表现,多出任务,争取立功授奖。你这个小混蛋,这是当时你给我留下的记号,这一辈子都消不掉了。”

    他挽起左手的袖子,露出左小臂一道圆形的伤疤,赫然是一个牙印,难以想象这一下咬得有多狠,肯定是血流如注。

    “训练我打过你,骂过你,你也咬过我,咱们之间算是扯平了,不过你要是敢欺负新来的驯导员,不听他的命令,我可不饶你!听明白了吗?”

    暴风委屈地呜咽一声,低头舔了舔他的伤疤。

    “知道错了?知道错了行。出任务时你要保护好李永平,也要保护好自己,健健康康地退役……等你退役了,我跟组织打申请,争取能领养你,听说立过功的警犬更容易被个人收养……”

    崔屹不像是个拖泥带水的人,但却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一样,从生活起居到训练出任务,事无巨细地全都叮嘱了一遍,生怕自己走后暴风捅篓子。说到后来,一直神色如常的他终于哽咽了,经过漫漫一夜好不容易整理好的心情再次变得凌乱。

    暴风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不安躁动起来,扭头凝视着他的大背包,又想把他往基地里拖,但是却被他强壮的胳膊紧紧搂住了,不能动弹,又不敢反抗。

    这时,又有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人从基地里走来,没有靠近,一直远远地看着,大概这是新来的驯导员李永平。

    崔屹狠狠地抹了把眼角,向李永平打了个手势。

    李永平慢慢走过来,走得也很慢,他走出基地,伸手拦住辆出租车。

    “暴风,我要走了,再晚要误火车了。你跟着李永平回去,记住我刚才说的话,明白了吗?”崔屹从包里取出暴风一直用的项圈,给它套在脖子,又系了牵引绳,示意让李永平过来牵住绳子。

    手提行李包的带子被扯断了,李永平捡起来夹在腋下,给崔屹带过来。

    崔屹郑重地把牵引绳交到李永平的手里,“以后暴风交给你了。”

    “我会好好照顾它的!”李永平用力地点头,把行李包交给他。

    崔屹瞪着眼圈儿,咬牙说道:“我相信你,走了,再见!”

    “保重!一路顺风!”李永平说道。

    崔屹弯腰,最后一次拍了拍暴风的头顶,毅然决然地转身,抬腿跨越了电动栅栏门的滑动轨道。

    迈出这一步,他不再是警犬训练基地的一员。

    当他的脚步重重地踏在轨道外侧的刹那,牵着暴风的李永平,以及一直如同木雕泥塑般的值勤武警,同时向着他的背影立正敬礼!

    崔屹没有回头,从张子安他们的角度却能看到他早已泪洒前襟。

    他将大背包和手提包全装进出租车的后备箱,然后伸手拉开了车门坐进车里。

    暴风突然狂吠起来,拖着牵引绳猛地冲了出去。

    李永平似乎是毫无防备般没有攥紧绳子,也没有去追赶的意思。

    暴风一下子蹿到出租车旁边,人立而起,两只前爪扒住了车窗,怔怔地盯着崔屹。除了逢年过节回老家以外,他们离开基地时从来是形影不离,它像是在问,为什么不带着我走?

    崔屹的泪水决堤而出,他打开车门与暴风紧紧拥抱在一起。

    “暴风!暴风!”

    他一遍一遍地念叨着它的名字,已经说不出任何其他的言语。

    飞玛斯和张子安等人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良久之后,出租车司机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想催又不敢催。

    “艹!”

    老杨把烟头扔在地,踩熄,大踏步走过去,拍拍崔屹的肩膀,“该走了。”

    “杨师傅……”崔屹睁着朦胧的泪眼,抬头认出了他。

    老杨掏出一张皱巴巴的手帕递给他,“把眼泪擦干净。”

    崔屹红着脸接过手帕,胡乱地在脸抹了抹,又把手帕递还,“谢谢你,杨师傅,让你看笑话了……”

    老杨把手帕揣回兜里,满不在乎地说道:“这笑话,我看得多了。”

    “车吧。”老杨催促道,“不要耽误了火车,火车不等人。”

    “坐!”崔屹按住暴风,对它下达了最后一道口令。

    暴风乖乖地蹲坐在地。

    崔屹重新回车里,关好车门,对司机师傅说:“火车站,谢谢。”

    排气管喷出淡淡的尾气,司机点火发动了出租车,一踩油门,渐渐加速。

    暴风愣了一下,随即撒腿狂奔,向着出租车追逐而去。

    崔屹从后车窗探出头,挥手大喊道:“暴风!回去吧!等你也退伍后,我会来接你的!”

    暴风没有停下,一直在追,拼了命的追赶,距离出租车却越来越远。

    出租车越开越快,而体力迅速消耗的它却越跑越慢……

    当出租车消失在视野尽头时,它终于停下来了,蹲坐在地,怅然若失地望着远方。

    不知什么时候,老杨已经走到它身边,俯身捡起了牵引绳,轻轻拉了拉它,“走吧,暴风,我们回去吧。”

    暴风抬头望了望老杨,呜咽一声,被他牵着往基地方向走,一步三回头,像是在期盼主人回心转意,突然折返。

    “别看了,你再看他不会回来。”老杨手加了把力气,“算那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回来,我也要把他再踹回车里。”

    暴风像是听懂了他的话,悲伤地垂下了头。

    “他之前说的你都听到了,好好表现,争取立功,等你退伍后,你们仍然有机会在一起。”老杨谆谆说道,“但你要是敢耍性子,不正干,你再也见不着他了……放心吧,没几年,时间一眨眼过去了。我刚见到他时,他还是个毛头小伙子哩,而你还是个小狗崽!一晃都这么多年了……”

    他一边絮絮叨叨,一边牵着暴风回到基地门口,当着木雕泥塑般的值勤武警,将牵引绳塞回李永平手里,严厉地训斥道:“你想啥呢?交接是这么个交法吗?是不是想像我一样去炊事班?”

    李永平低下了头。

    “胡闹!”老杨骂道,“赶紧滚回去!”

    李永平向他敬了个礼,牵着依然一步三回头的暴风返回了基地。

    老杨骂骂咧咧地走回来,没好气地说道:“走吧,戏演完了!”

    ————

    5千字大章

    ://..///40/4088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