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 九犬一獒
    “藏獒”这个名称并非是特指某一种犬,而是泛指生活在藏地高原上的大型獒犬,只要身大毛多,就可以被称为藏獒。从这个意义上讲,并不存在宠物分类上的纯种藏獒。连品相标准都没有的狗,经济崩盘也是早晚的事。

    张子安屏住呼吸,眼睛不眨地盯着投影屏幕。

    他对藏獒经济崩盘之事略有耳闻,但毕竟离自己的生活太远,没有特意关注过,此时通过没有剪辑的视频亲眼目睹,才算真正了解什么是人类亲手制造出来的梦魇。

    藏獒体型太大,食量太大,而高原上的食物又太少,导致它们总也吃不饱,无论是屎还是游客扔下的食物,全都为它们果腹的目标。在饥饿的驱使下,它们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镜头画面一变,许刚继续讲解。

    “你们现在看到的,是当地政府为了缓解这一隐患,与寺庙联合出资建造的流浪狗收容中心。这样的收容所一共建了5所,收容了大约5千只流浪狗,但还有更多的藏獒游荡在外,随意交配,繁衍出更多藏獒。为了填饱肚子,有人目击到它们与狼群一起袭击家畜——可它们本来应该是防护家畜免受狼群袭击的,现在却狼狗为奸。”

    一个由铁丝网围起来的广阔场地里,密密麻麻徘徊着数以百计的流浪狗,其中大部分都是藏獒。场地的尽头是一座简陋的小楼,楼里有两个农民模样的人,用铁铲将以青稞面粉以主的食物搅拌在一起,几乎连一点儿肉渣儿都见不到。搅拌完成后,两人用铁铲敲了敲地板,发出进食的信号。乌压压的狗群立刻聚集在几条u形食槽的周围,争抢着这些看起来很没营养的食物。

    食槽里的食物很快被抢光了,它们抬头望向小楼,然而那里已人去楼空,这代表今天的午餐时间已经结束,下一顿在明天。

    “一只成年藏獒每天要吃三四斤的熟牛肉才能吃饱,然而这里上千只流浪藏獒每天只能以几百斤面粉果腹,即使这样每月在粮食方面的支出也要两三万元,由当地的寺庙支出,还能撑多久是个未知数。”

    看到这里,张子安注意到一个问题,按理说这些藏獒每天吃得这么少,应该已经饿得骨瘦如柴才对,但是显然视频里的某些藏獒依然体壮如牛。

    一只有些瘦弱的黄色藏獒没有抢到食物,依然徘徊在食槽附近,试图寻找一些食物残渣。它太饿了,也找得太专注了,浑然没有察觉到危机的临近。

    陡然间,一道巨大的烟影猛地扑到它身上,张开血盆大口咬住它的后颈。黄色藏獒被激起了野性,大吼一声奋起反抗,扭过头去咬向袭击者,一黄一烟两道身影扭打在一起。

    黄色藏獒比普通狗大了许多,但是袭击者的体型更大,简直就像是狮子与狗熊的结合体,力量上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再加上先机已失,最初的反抗之后,黄色藏獒就已渐渐不敌,落了下风。

    血,染红了黄色藏獒的颈毛,血腥味又令烟色的藏獒凶性大发,强壮的脖颈一扭,猛然来了个狮子甩头,将黄色藏獒抛出去两米有余。

    呯地一声闷响,黄色藏獒像沙包一样重重落在地上,抽搐几下后就不再动弹。

    在它们两个打斗的期间,其他藏獒畏惧般远远观望,不敢靠近半步。

    烟色藏獒宛如帝王般威严地走过去,用前爪扒拉了几下黄色藏獒,见它没有反应,立刻垂下头,开始啃食它的尸体。

    有几只藏獒垂涎三尺,也壮着胆子想凑过来分一杯羹,烟色藏獒抬起带有血沫的嘴巴,发出一道声震四野的怒吼,吓得那几只藏獒夹着尾巴缩了回去。

    直到此时,众人才看清了这只烟色藏獒的本来面目,它是一只铁包金藏獒,身上大部分毛发为烟色,只有四肢和下巴上有少许黄色,此时下巴上的黄色已被同类的鲜血染成红色。又厚又密的毛发覆满它的全身,长长的鬃长令它看起来威猛如雄狮,长期的同类相食令它原本烟色的眼眸变得微微泛红。

    张子安看得心头阵阵发寒,手脚冰凉。

    他想起一句自古流传下来的老话——九犬出一獒,意思是将几只幼獒放在一个窖坑里,只提供很少的食物,让这几只幼獒为了生存下去而自杀残杀,同类相食,最后唯一活下来的獒就是獒中之獒,性情凶残无比。

    食物短缺的流浪狗收容中心,岂不正像是一个超大号的窖坑?

    从这上千只藏獒里杀出来的这只铁包金,一定可以算是獒王了!

    怪不得……这个收容所里的藏獒数量明显不足1千,原来是已经形成了大鱼吃小鱼的食物链,即使是那些病死饿死的狗,恐怕也没人敢进去捞尸体出来,自然也就成为其他獒犬充饥的食物。

    视频于这里就结束了。

    张子安早已忍不住,马上提出了心中的疑问:“冯导,是说让飞玛斯和警犬们从这些藏獒的围攻中死里逃生?”

    “是的,你先听我说。”冯轩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他能理解张子安的感受,剧本的这部分拍摄起来异常凶险,任谁也不愿意自己的爱犬冒这个险。

    他站起来,踱着步子斟酌词句,然后语重心长地说道:“也许你们会笑话我是个老古董,不过我始终认为,电影不仅仅是娱乐的,更应该承载一些社会责任。我从来不拍低俗电影,也许那样的电影更容易名利双收,但是已经有太多的人来拍了,不差我一个。我拍抗战电影,因为我不想让年轻人忘记那段历史;我拍警匪电影,因为想要匡扶社会正气;同样的,我拍这部电影——”

    他指着屏幕上定格的那只獒王,继续说道:“是想让社会关注这些游荡于藏地袭击人畜的野兽,让更多的人知道它们对藏民和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多少伤害。如果有人能提供帮助,无论是捐款还是捐物,那么我这部电影就有了更多的存在意义。”

    张子安本来是满腹牢骚,觉得冯轩为了让电影更加惊心动魄根本没有考虑这些警犬的安危,然而听到这一席坦荡的肺腑之言,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许刚接过了话头,说道:“据统计,藏地每月有180人次被流浪狗咬伤,这还是仅仅是统计到的,再加上那些未被统计的,实际数据恐怕翻倍都不止。另外,这些流浪藏獒并非只是袭击人畜那么简单,它们还会将包虫病传染给人类,某些地区每8人里就有1人感染包虫病,这种病又被称为‘虫癌’,极为难治,死亡率极高。”

    说到这里,许刚关掉视频,放了几张图片在投影上。

    “这是感染包虫病的儿童。包虫病泛滥的主要原因就是犬粪感染水源,而当地的饮用水消毒状况显然不像内地一样好。”

    几个小男孩与小女孩躺在病床上,他们面黄肌瘦,神情呆滞地望着镜头,看一眼就令人觉得心疼和心酸。

    “直接宰了它们不行吗?”

    一直沉默不语的老杨突然冒出了一句很冷酷的话。

    “可惜不行,如果这么简单就好了。”许刚遗憾地摇头,“这就是最麻烦的问题所在——尽管流浪狗在当地造成了很大危害,然而藏民们却不允许杀害它们。我们要尊重当地的习俗,不能杀生,只能建立类似这样的收容中心,将它们圈养起来然后绝育。这是一场赛跑,比赛流浪狗繁殖得更快,还是我们的动作更快。”

    冯轩叹息道:“我知道拍摄这个场景很危险,会提供力所能及的安全措施,建立了一道电网和一道铁丝网,还让新来的烟火师带来了麻醉枪,但毕竟无法百分百保证飞玛斯和其他狗的安全……所以,我让你选来那些被淘汰的德牧当作飞玛斯和其他警犬的替身,用替身来拍摄这个镜头,你觉得如何?”

    他注视着张子安的眼睛,以商量的口吻说道。

    在场众人的目光全都落到张子安的身上,而他则苦闷地挠挠头,迟迟无法做出决定。

    其实冯轩没必要问他,完全可以强行拍摄这一幕镜头,问他正是出于对他的尊重。

    冯轩的想法没错,这些被淘汰的德牧本来就是必死的,如果它们的死能够换来社会对于藏獒泛滥成灾的关注与改善,那它们可以说是死得其所,再说它们也不一定会死。

    唯一的问题是,飞玛斯肯定不同意让别的狗来替它涉险,不用问都知道。

    从小到大,张子安最头疼这种“小我”与“大我”之间的决择了,如果置身事外,他肯定会说——这还用考虑啊?当然是牺牲小我,完成大我!

    置身其中,他却无法说得这么轻松。

    左思右想之后,他站起来摇摇头,转身向外走,“对不起,冯导,我……”

    刚走了一步,他的裤角就被扯住了。

    低头一看,是飞玛斯咬住了他的裤角。

    “飞玛斯,想成为天使。”它说道,瞳孔里闪耀着圣洁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