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章 等闲识得心中境
    

    清晨。

    天亮得越来越晚,外面还黑着。

    呼!

    一只拳头破开空气的阻滞,笔直前冲,速度很快,停下来时却又干净利落,毫无拖泥带水之势。单开这一拳的拳意,已初具几分中正平和之象。

    紧接着——呼!咚!啪!

    马步沉稳,腾挪如电,拳脚挂风。

    张子安穿着一身普通的运动服,一丝不苟地出招定势,开始了今天的拳术课程。

    这已经是宠物店每天清晨日常的一部分,大家都习以为常——所谓的大家,当然是指店里的精灵们。

    老茶斜倚在窗台上,貌似对张子安的拳术课程并不在意,反而悠闲地望向窗外,欣赏着充满烟火气息的清晨。早起的人们履冰踏雪匆匆而行,呼出淡淡的白气,奔向各自不同的日常。沉睡了一夜的城市于晨曦中渐渐苏醒过来。

    它坐在一块隔凉的软垫上,身边放了一盏小茶杯,刚泡好的清茶腾腾地冒着热气,茶叶的幽幽清香弥漫在整个室内。

    对于嗅觉灵敏的飞玛斯来说,茶叶的香味并不是淡幽的,而是鲜明浓烈,在店里生活的时间久了,它甚至可以察觉出今天的茶叶是多放了一片还是少放了一片,导致香味的浓度有了稍许改变。

    星海与店里的那只美短楼上楼下地玩捉迷藏,玩得不亦乐乎,有时候名为温蒂的阿比西尼亚猫也会加入其中。

    飞玛斯很羡慕星海,可以玩得那么无忧无虑——虽然羡慕,但并不嫉妒,因为这是星海应得的,历经无限次痛苦的生死轮回,它有理由好好快乐地玩耍,世界欠它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飞玛斯也觉得对星海有所亏欠,因为它与星海在黑盒子里共处了那么久的时间,却一次也没有满足星海一起玩捉迷藏的邀请,时刻面临死亡的恐惧令它无心玩耍。当然,黑盒子里的时间线并非真实的,只是星海记忆的一个节点,自从飞玛斯入侵并复制这段记忆后,这段记忆便与现实发生了偏差。

    那么现在加入它们的捉迷藏游戏吗?飞玛斯依然没有心情,游戏什么时候都可以玩,目前它有更急迫的问题需要考虑。

    菲娜和雪狮子在张子安开始练拳之前,就已经聪明地去楼下睡回笼觉了,它们不喜欢练拳时的浮尘与噪音,同时也觉得专注练拳的张子安很无趣。

    厕所里传来咚咚地撞门声,还有理查德的大呼小叫:“本大爷已经拉完了,快放我出去!”

    张子安刚起床,把依然在熟睡的理查德扔进了厕所,关上门,让它解决完大小便再出来,可惜跟前两天一样,张子安一练起拳就将这只可怜的灰鹦鹉忘在了脑后。

    飞玛斯走到厕所门旁边,抬起一只前爪拧开了门锁,然后推开门。

    理查德扑腾着翅膀飞出来,带有一股鸟粪的腥臭味。

    “谢了,哥们儿!幸亏你放了我!”它感激地落到飞玛斯后背上,“张子安这个没良心的,本大爷怀疑他体内悄悄觉醒了s属性!”

    飞玛斯抖了抖身体,它不想让理查德落在自己后背上——淡淡的腥臭味提醒它,这只灰鹦鹉可能拉完屎没擦屁股……

    理查德不管那一套,径自飞到枕边,一头扎进毛毯里继续睡,姿势改成了侧躺,用一侧的翅膀盖住了耳孔。

    无论是玩耍、教学还是睡觉,大家似乎都有自己的事情做,只有飞玛斯觉得茫然无所事事。它很困,却又睡不着,挂念着藏獒的事情,无法安心入眠。

    “停!”

    老茶突然喊停。

    张子安停下动作不动,像是电影定格一般,维持着老茶喊停时的姿势,双脚不丁不八站稳下盘,左手斜指似手挥琵琶,右手并掌前探,目不斜视。

    老茶转过头,瞳孔如枣核,视膜背面的照膜反射着晨曦,散发出宝石般的灼灼光泽。

    它缓缓说道:“伏掌杀颈手这一式,重点在于‘伏’字。子安你的掌势是‘劈’,而不是‘伏’,用力过猛。这一式虽然看起来凌厉异常,但本身却是四两拨千斤的技法。伏掌之妙在于借力打力,左手接敌之拳势然后下按,改变敌人的力道方向,当敌人重心失控之际,配合右手的杀颈手等连续技法一击制胜,不给敌人喘息或是反击的机会。”

    张子安维持姿势不变,凝神思索了一会儿,点头应道:“我知道了。”

    说完,他返回上一式的结束动作,重新施展“伏掌杀颈手”这一式。

    飞玛斯注视着他的动作,这一次,他右手的动作轨迹有所改变,比上次更加柔和,右掌虚按而不是斜劈。即使以飞玛斯这个门外汉来看,这一次的动作也更加符合第一拳时的那种中正平和之象。

    做完这一式,他停下来,仔细揣摩这一式的角度和力道,记在心里,然后又重做了一遍,这次比上次更加流畅自然。

    老茶掂须微笑。

    飞玛斯觉得很奇怪,老茶没有看张子安练拳,几乎从始至终都是在盯着面前的那杯热茶,仿佛茶中自有一个世界,它是怎么知道张子安的拳势有误呢?

    它抬头看了看挂钟,时间还早,不会耽误了今天的拍摄。

    厨房里的灶台上架着一口锅,淡蓝色的火苗温柔地舔舐锅底。锅中发出咕嘟咕嘟的闷响,土豆炖牛肉的浓香一个劲儿地往鼻孔里钻,令它不由地咽了口唾沫。

    窗台挺宽,是那种可以坐人的飘窗,以前这间屋子的主人大概在窗台上养过花,台面上留下了淡淡的圆形痕迹,这是花盆长年累月放置于同一处所造成的,即使擦也擦不掉了。

    飞玛斯也跃上了窗台,与老茶隔着茶杯。

    老茶悠然自得,并不在意,反正窗台也挺长。

    飞玛斯向外望了望,敏感的鼻尖不小心贴到了玻璃上。好冷!

    “老茶,你是怎么知道他出拳有误?”它好奇地问道。

    老茶笑而不答,只是抬爪示意面前的茶杯。

    “我不喜欢喝茶。”飞玛斯摇头。

    老茶眼睑半垂,似闭目假寐。

    呼!呼!咚!

    张子安继续练拳,呼是出拳破风的声音,咚是脚踏地板的闷响。

    飞玛斯也有些困倦了,它趴下来,下巴枕在自己的前腿上,眼脸慢慢地垂下来……

    咚!

    张子安又是一脚踏在地板上,垫步拧身,反掌出拳。

    飞玛斯的视野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随之颤动了一下。

    它抬起头,勉强打起精神,却又没发现什么东西在动,室内除了张子安以外,一切都像是处于绝对的静止状态……

    大概是看错了吧……一定是这样的。

    它又重新俯身趴下,大脑渐渐放空,打算睡个回笼觉,为今天的拍摄工作养精蓄锐。

    咚!

    随着张子安的踏步,视野里又有什么东西颤动了一下。

    这次它看清楚了!

    飞玛斯顿时倦意全无,它瞳孔放大,惊讶地注视着面前的茶杯。

    颤动的是茶杯里漂浮的茶叶。

    张子安每一步踏下,都会引起茶杯的共振,令平静的茶水产生极为细微的涟漪。如若不是飞玛斯垂下头,恰好选择了一个合适的角度,是绝无可能看到的。

    难道,老茶让我看的就是这个?

    注意到这个细节,它进一步注意到更多细节。

    从茶杯里腾起的蒸汽本应笔直上飘,却被张子安出拳踢腿的气流所扰动,扭曲拉伸,变幻出莫测的形状,就像是风中的火烛。他出拳越有力、越迅猛,蒸汽受到的影响也就越大,扭曲的角度也有细微的差别……

    飞玛斯越看越入迷,张子安的动作完全被蒸汽和涟漪忠实地表现出来,仿佛一个有形无质的小人在茶杯上空盘旋舞动。

    它明白了,老茶就是通过这些来判断出张子安的动作是否到位,下盘是否稳固,是否掌握了出拳法门……

    飞玛斯欣然一笑,正想跟老茶分享自己的发现,张子安已经收拳定势,完成了今天的早课,茶水的涟漪为之一敛,波平如镜,倒映着老茶黄铜色的眼眸。

    刹那间,飞玛斯通过茶水的倒影,与老茶四目相对。

    周围的空间突然发生了扭曲,茶水中腾起了巨大的漩涡,飞玛斯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卷入其中!

    又来了!

    天旋地转!黑暗降临!

    飞玛斯的心脏剧烈跳动,难道又要重回那个暗无天日的黑盒子里?

    来吧,这次它已经有了准备,不会再像上次那样茫然无措!

    飞玛斯短暂地失去了意识,等它再次睁开眼睛时,却发觉自己来到一个陌生的所在,既非宠物店二楼的窗台,亦非与星海共处的黑盒子。

    周围是茂密的树林,虫鸣声此起彼伏,一轮明月高悬天空。

    一位身材匀称的年轻男子于林间漫步,长衫马褂,头戴斗笠,看不清面目与表情。

    行至一块空地,他驻足不前,缓缓转回身。

    这时,飞玛斯才注意到他身后还跟着一只狸花猫,蹲坐在离他有些远的地方,凝望着他。

    “阿茶,你真的不愿随我一起去香江么?”年轻男子说道。


    还在找”宠物天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