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章 怪猫
    

    月光如水,丛林间洒满了碎银般的颜色。

    空气稍微有些凉意,似乎是秋天。

    像是有人下达了命令,虫鸣声突然止歇了,静得如同暴风雨前夕。

    飞玛斯茫然地四下打量。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空气,陌生的人,陌生的猫,这是又来到了什么鬼地方?

    不过,这里比起黑盒子来还是要好很多,起码目测没有什么迫在眉睫的危险……吧?

    飞玛斯刚松了一口气,可能是呼气稍微重了些,便听年轻男子一声断喝:“何方宵小在此偷听?是朋友不妨现身!”

    话音未落,年轻男子飞起一脚,正踢在一块小石子上。

    石子破风,发出尖锐的厉啸,向飞玛斯藏身的丛林袭来,其直如矢!

    飞玛斯惊得魂飞魄散,这年轻男子的耳力也太强了,间隔十米有余,竟然连它的呼吸声都能听出来?

    它不怕死,但不想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

    然而石子的来势实在太快,简直像闪电破空一般,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如果被这石子击中要害,比被子弹击中也差不了多少,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飞玛斯闭目等死。

    它当然可以通过小幅度瞬移来躲避,然而瞬移只会发出更大的响动,看到年轻男子脚下遍地的小石头,它就绝望了。

    出乎意料的是,小石子只是从离它很近的地方高速掠过,劲风割得它耳畔隐隐生疼,最终击中了它身后另一片树丛。

    怎么回事?是年轻男子的准头出现了失误?

    飞玛斯惊魂未定地睁开眼睛,想吐出舌头呼出体内由于紧张而产生的多余热量,却又不敢。

    身后丛林一阵摇摆,有什么东西窸窸窣窣地钻了出来。

    飞玛斯又是一惊,怪不得危机预兆没有起作用,原来小石子的目标并不是它,而是它身后的某个东西。

    是什么呢?难道是什么猛兽悄悄盯上了它,择机而噬?

    一想到“猛兽”这两个字,飞玛斯的心中油然浮现那只獒王的样貌。

    它机械般地回过头,就着朦胧的月色定睛看去。

    没有什么猛兽,月光下是一只全身雪白的小动物,被小石子吓得钻出了丛林,如飞玛斯一般惊魂未定。

    年轻男子一声嗤笑,像是在自嘲一样,声音在寂静的丛林里显得格外清晰。

    “原来是只小猫,长得还蛮可爱的,最近总是疑神疑鬼,险些无端造了杀孽。”

    咦?这是猫吗?

    自打被从历史长河里召唤出来,飞玛斯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宠物店里,耳濡目染之下,对大部分猫的样子都了然于胸,是以才能一眼认出年轻男子旁边的是只狸花猫。

    然而这只全身雪白的动物是猫吗?

    它又仔细看了看,这只小动物面容精致,双目灵动,全身覆盖着又长又软的毛发,不过体型较猫来说更为细长,有几分像猫,也有几分像貂。

    年轻男子此时也看清楚了,不禁一皱眉,喃喃自语道:“这猫好生奇怪,双耳下垂,是我平生所仅见……莫非是什么妖异之属?”

    飞玛斯心中一动,再次抬眼看去。这只似猫似貂的小动物拥有一双又大又软的耳朵,最令它感到惊讶的是,这双耳朵居然是向前弯折的!

    等下……它好像听说这种动物,是听谁说的呢?

    飞玛斯稍加回忆,马上就记起来了,它是听老茶说的,就在宠物店里,某个开猫舍的女人前来拜访的当天,张子安、星海、菲娜、雪狮子和理查德都在场。

    当那个女人离开后,大家听老茶说,老茶曾于昔年的两广丛林里见过一只全身雪白双耳下垂的猫,却不清楚那种猫的名字。张子安猜测那应该是传说中早已灭绝的中国垂耳猫,而且还很惋惜老茶没抓一只送去欧洲的猫展领赏,否则现在就能躺着数钱……

    会这么巧吗?

    难道这里就是两广丛林?

    如果这就是老茶曾经见过的中国垂耳猫,难道那只默不作声的狸花猫就是……

    飞玛斯屏住呼吸,望向那只茶色黑纹的狸花猫。

    它不太确定这是不是老茶,因为老茶在它的印象中一直戴着斗笠,穿着长衫马褂,它不清楚老茶的身体是什么样。而且这只狸花猫很年轻,正值盛年。

    至于气味……很遗憾,风从飞玛斯的身后吹来,它无法嗅到那只狸花猫的气味。

    倒是狸花猫像是嗅到了它的气味,黄铜色的眼眸疑惑地向它藏身的丛林里望来,与飞玛斯漆黑的眼眸对了个正着。

    嘘!

    如果你是老茶,看在咱们曾经一起趴窗台的份上,千万别出声!飞玛斯心里默念道。

    它可不想被这个年轻气盛的男子发现踪迹,否则一连串的小石子就会像冰雹一样砸过来……

    说起来,虽然被斗笠遮住了脸孔看不清面貌,但从声音上说,这个年轻男子好像比张子安还要年轻几岁,居然练成了这么一身出类拔萃的功夫,而且一言不合就下死手,简直令人胆寒。不过,也许他认为潜伏在侧偷听的肯定是敌人,于是出手狠辣了些。

    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它心底的声音,狸花猫果然没有揭穿它的存在,视线越过它,同样注视着那只被惊吓得如木雕泥塑的垂耳猫。

    年轻男子放松了戒备,负手沉吟道:“古语有云,国之将亡,必生妖孽。这猫生得如此怪异,莫非是天降异象,预示着我华夏大地难逃覆亡的命运?”

    扯淡!

    飞玛斯心里说,你想多了,明明就是一只猫而已,跟什么天降异象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赶紧回去翻,不要听风就是雨!

    最关键的是,它希望这个年轻男子不要生出什么斩妖除魔替天行道的念头,否则如果他走过来,一定会察觉它的存在!

    垂耳猫终于缓过神来,肌肉发达的后腿一蹬,重又蹿入茂密的丛林里,失去了踪迹。

    飞玛斯很惋惜地看着树丛一阵乱摆,如果张子安在此,一定会跟着钻进去,不抓到这只垂耳猫誓不罢休。

    ——————

    公众号更新了新文章——被猫统治的恐惧!搜索并关注jiepo666或者皆破,即可


    还在找”宠物天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