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4章 恰同学少年
    飞玛斯很替年轻男子感到遗憾,因为他刚刚错过了一个亿!

    是真的一个亿——若是全球仅有一只的灭绝动物,卖一个亿不算过分吧?当然更可能是上交国家……

    不过即使年轻男子抓住这只垂耳猫大概也没什么用,因为这并非真实的世界、真实的时间线,而仅仅是老茶记忆中的一个重要节点。

    飞玛斯心中了然,正像它曾经进入过星海的记忆节点一样,它目前已经来到了老茶的记忆节点。尽管如此,它却丝毫不敢大意,特别是不能被这位武功高得出奇的年轻男子察觉,否则也许会把它当成另一个天降异象,说不定心血来潮就把它给除了……

    星海的世界非常诡异,并不存在于现实中,可以不断地死而复生,但老茶的世界却无限趋近于现实,在这个世界里死亡的话……飞玛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也许会就此脱离这个世界,甚至可能会导致自己的本体死亡,还是不要轻易尝试为好。

    它屏住呼吸,即使成群的蚊子叮咬也不敢动弹,顶多眨眨眼睛皱皱鼻子,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两个感官不被发红包。

    好在年轻男子把垂耳猫驱赶走后,就放松了戒备。

    “阿茶,又是一年中秋时。”他抬头仰望圆月,挥手驱赶几下蚊子,“家父安排我去香江读书,我听说威灵顿街口那边有座茶楼分号行将开业,早上起来咱们可以同去叹茶,点上一盅两件,茶要桂花茶,点心就要南乳猪手和荷叶排骨蒸饭吧,想想就流口水……”

    狸花猫沉默地没有作声。

    借着他仰头的动作,飞玛斯看清了他的下半边脸,果然如它料想的那样,白面无须,年纪很轻,妥妥地比张子安还要小。

    “阿茶,你不愿意去和我一起共饮桂花茶么?自从收养你之后,每年中秋咱们都会共饮桂花茶,今年只不过是换个地方而已,有何不同?”

    年轻男子等了一会儿,又向前走了数步,回身等待它。狸花狸依然蹲坐在原地未动,没有跟过去的意思。

    这一幕令飞玛斯联想起在警犬训练基地的门口,崔屹与暴风分别的场景。场景虽然相似,但两者的反应却截然不同,果然狗比猫对主人更有情谊吗?

    年轻男子叹了口气,侧身一拐,扬手拨开了一丛枝蔓。峰回路转,他的面前豁然开朗,一座灯火阑珊的海港城市出现在地平线的尽头。目测这座城市的繁华程度还远不及滨海市下辖的乡镇,不过在这个时代可能已算是很好了。

    飞玛斯这才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是一座小山的山头,而且它还看到年轻男子身后背着一个青布包袱,再配上斗笠,显然是一副正在远行的样子。

    年轻男子注视着远处的城市,说道:“我也不愿背井离乡去香江,只是父命难违……护法战争爆发,政局动乱,家姐在香江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家父不太放心,此去香江一是读书,二是照看于她。”

    这句话听上去没什么不对,但飞玛斯悄悄注视着他的眼睛,心中的谎言侦测能力却蠢蠢欲动。

    “政局动乱,民不聊生,正是大丈夫建功立业之时!列强割据,分我疆土,清廷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有志之士理当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有道是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堂堂七尺男儿,奈何避祸于一隅?”

    一连串掷地有声的话语于山头上响起。

    咦?难道此处还有他人不成?

    不可能啊,如果有别人,以年轻男子的卓越耳力,肯定早已察觉。

    飞玛斯惊讶地转过头,它发现刚才说话的不是别人,而是此前一直沉默不语的狸花猫。

    狸花猫瞳孔如满月,直直地瞪视着年轻男子。它头顶灰天,脚踏大地,像个巨人一样,猫族常见的柔弱在它身上并不存在,反而令飞玛斯感到它体内的铮铮铁骨。

    怎么回事?

    飞玛斯愣住了,这时候的老茶应该不会说话才对……

    年轻男子温和地笑了笑,“阿茶,你终于叫了,自从我跟你说我要去香江之后,你一直不吃不喝,不睡不叫,我还以为你生病了。既然叫了就好了,随我一起去香江吧,那边有很多好吃的和好玩的,咱们一起去开开眼界,就像是以前那样闯荡一番,在香江留下咱们的名号,如何?”

    听他的语气,好像他听不到老茶的说话声,只是当作普通猫的叫声而已……

    飞玛斯仔细想了想,终于想明白了——这并非真实的历史,而是老茶记忆中的历史,当时的老茶想说话,想劝服年轻男子留下,留在内地为祖国而奋斗,而不是借读书为名避祸香江,但是却说不出话,此后成为精灵的老茶无数次午夜梦回,反复梦到这一幕,在梦中为当时的自己添上了语言。

    记忆本来就不是绝对客观的,而主观的感受,记忆的主体将自己想记住的细节留存下来,甚至凭空额外添加一些并不存在的细节,并且信以为真,这是很正常的。

    比如说很常见的一个错觉——我年轻的时候,女生们都喜欢我。

    狸花猫颓丧地垂下头,注视着面前的土地,复又抬起头,它已经失望,却不愿就此放弃。

    “你虽已长大,却依然是少年心性,骤然去到那般锦绣万千的花花世界,会迷失了自己。”它沉重地说道。

    年轻男子依然没有听到它的话,又问了一句:“阿茶,你真的不愿与我同去么?”

    狸花猫知他心意已决,怎么劝也没有用了,沉默不语。

    飞玛斯心情复杂地看着这一幕,知道结局早已注定。与张子安一样,这位年轻男子也面临“小我”与“大我”的决择,而且他最终选择了“小我”。

    “好吧。”

    年轻男子神色黯然,幽幽地叹了口气,“此去香江我不会停留太久,待政局稳定下来就会回来。阿茶,当我回来的时候,你还会在这里等着我么?就在这座山顶,就在这轮月下。”

    狸花猫既未点头,亦未摇头。

    没有等来想要的回答,年轻男子失落地缓缓转身,轻声说:“送君千里,终有一别。谢谢你送了我这么远,再见了,阿茶。保重。”

    他迈开沉重的步伐开始下山,向着远处那座灯火阑珊的城市进发。

    不过他走得很慢,注意力集中在耳上,希望能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飞蹿声,他不想就这样遗憾地离开。

    狸花猫盯着他的背影,从蹲坐改为站立,又抬起前爪,迟迟没有落下,显然是强忍着追过去的冲动。踌躇良久,它却始终没有追过去,重又放下前爪,蹲坐在山顶,目送长袍马褂头戴斗笠的身影渐行渐远,直至完全融化于月色中……

    它面露悲伤,泫然欲泣,却又强自忍下。它的身体轻颤了几下,眼神不再如之前那般明亮,毛发仿佛失去了精气神,软软地委顿下来。

    为什么不追上去呢?他不是你的主人吗?

    飞玛斯有些想不明白,如果是警犬基地里的那只暴风,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追上去,无论主人走到天涯海角也会追随,无论主人是天使还是魔鬼都会追随。

    不过,飞玛斯终于解开了困扰心头已久的一个谜团,这个谜团是连张子安也百思不得其解的。

    星海的真名是“薛定谔的量子猫”。

    菲娜的真名是“克利奥帕特拉七世的黄金猫”。

    雪狮子的真名是“潘金莲的蕾丝猫”。

    理查德的真名是“艾琳·佩珀博士的爱情鸟”。

    只有老茶不一样。

    只有老茶的真名加了个“少年”的前缀,是“少年叶问的佛山咏春猫”……

    因为当他18岁成年之际,他和它已经由于理念不同而分道扬镳。

    那么,我的真名又是什么呢?飞玛斯苦苦思索。

    ——————

    如果对本篇“年轻男子”的年龄等人设有疑问,请看btv卫视《档案》栏目——《武林档案:李小龙恩师叶问正传》,不要相信百毒百科

    还在找”宠物天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