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7章 行侠仗义
    飞玛斯不擅长解释,而且这样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解释起来很麻烦,连它自己都听不明白。同样的,这些解释可能并没有意义,因为历史已成定局。

    它正想再说,老茶目光一闪,对它打了个噤声的手势。

    飞玛斯心说难道刚才的年轻男子去而复返?若是那样,我还是趁早离开这里为好。

    安静下来之后,飞玛斯隐约听到另一侧山脚下传来微弱的呼救声。

    “怎么回事?”它问道。

    老茶简短地说道:“可能是响马拦路抢劫,我要去看一眼!”

    话音未落,它已循声向山脚下跑去。

    飞玛斯一怔,顿觉不妙!老茶刚才明明要下山的,正是因为它的突然出现令老茶耽搁了,否则按照进度来推算,老茶在山脚下应该恰好遇到这件事。

    虽然这个时间线并不真实,虽然历史已成定局,但它不愿让刚刚与主人分别的老茶除了离愁之外再添遗憾。

    刷!刷!

    树林掩映间,老茶拨开杂草,避开乱石,于崎岖的山道间纵跃。它心中焦急,呼救声越来越弱,显然有人陷入了极端危险的境地。

    佛山地区民风尚武,不仅武学宗师辈出,由于时局动乱,民不聊生,落草为寇者也大有人在,还有外地流窜至此的响马劫道杀人。此外,明清时代的佛山是自由市镇,官府统治力量薄弱,成为很多江湖地下组织的秘密基地,如天地会、洪门等等,这些组织虽然高举“义”字大旗,但内部鱼龙混杂,难免有些心怀不轨之辈。

    山脚下传来的呼救声又尖又细,分明是个弱女子,一旦落入强人魔掌,后果不堪设想。

    这座无名小山草木茂盛,中秋时节的杂草深处足有半人来高,还要谨慎提防其中暗藏的蛇蝎之属,老茶固然身手灵敏,下山之路却有些举步维艰。它知道自己应该排除杂念,专注于救人,但脑海总是浮现刚才那只狗所说的种种奇事,甚至有些悠然神往……

    蓦然间,一道烟影从它的头顶掠过,挡住了皎洁月色,落在它身前。

    “老茶!跳到我背上来!”飞玛斯回头叫道,“我背你下山,这样比较快!”

    这时的老茶还不是精灵,只是一只比较普通的猫,但凡猫族都不擅于长途奔袭,飞玛斯在这方面比老茶强上很多,特别是它身体较高,在跑动视野上占了优势。

    老茶稍加犹豫,便跃起蹿到飞玛斯的背上,抬爪指向前方,“那个方向!”

    呼救声时断时续,救人如救火,容不得老茶拘泥于俗礼。

    于是,一副极为奇特的景象出现了——圆月照耀的林间山路上,一只大狼狗驮着一只狸花猫在飞奔,狸花猫一只爪子扯住大狼狗的背毛稳住身体,另一只爪子为它指路。

    老茶惊讶地发现,飞玛斯似乎拥有极为出色的跳跃能力,即使驮着它也能跃起接近一丈的高度,然后平稳地落地,无论是草窠还是乱石都一跃而过,崎岖的下山之路犹如坦途。

    每当起跳时,老茶都能感受到飞玛斯全身肌肉的收缩,特别是两条后腿的肌肉,更是如西洋发条一般瞬间绷紧,紧接着便爆发出巨大的力量,跃起至空中最高点时,甚至隐然有腾云驾雾之感。

    呼救声已经很微弱了,老茶和飞玛斯都能听到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在哀泣。

    自己这边只是一只猫和一条狗,既然到了左近就必须要沉住气,先看清形势再说。老茶对飞玛斯默默打了个手势,从它的背上跃起,三蹿两蹿爬到一棵百龄古树上,坐在枝杈间向前打量。

    月色明亮,能见度很高,就在古树前方大约二十米左右的地方,三个蒙面强人手持钢刀,品字形包围了一位鬓发散乱的年轻女子。年轻女子穿着一身斜襟元宝领的玄色衣裙,斜倚在一块大石头上,捂住自己的脚踝,脸孔因为痛苦而扭曲。她又疼又怕,满脸是汗,惊恐地望着三个剪径强人,嗓子都已经喊哑了。

    “嘿嘿,小娘子跑什么跑?我们兄弟三人又不是吃人的恶鬼,你看你,跑这么快扭到脚了吧?来,把鞋和袜子脱了,大哥给你好好揉揉……”为首的蒙面人钢刀一晃,不怀好意地笑道。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你们要钱的话,我身上有一些,若是不够,你们跟我去家里取……只要你们放过我,我绝不去官府报案……”女子从衣服里摸索出几枚袁大头,捧在手心里哀求道。

    “钱,我们要,人,我们也要!小娘子你就乖乖给我们去当压寨夫人吧,等哪天拉起义旗,哥几个就是开国皇帝,小娘子你就母仪天下啦,哈哈!”

    三个蒙面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戏弄这个可怜的弱女子,淫邪的目光不住地往她身上打量。他们料定这荒山野岭大半夜的不会有人来救她,是以不着急不着慌,尽情享受她的恐惧和颤抖,要像猫捉老鼠一样玩够了才下嘴,就算是谁碰巧路过想逞英雄,他们三把钢刀一举,对方就得吃滚刀面。

    老茶在树上看得怒火中烧,它有心下去救援,却又深感身单力孤,如果有继问在,一人一猫从来是行侠仗义配合无间,收拾掉这几个毛贼草寇不成问题。

    其中一个蒙面人看了看天色,提醒道:“大哥,时辰不早了,我看咱们还是别玩了,**一刻值千金嘛!”

    带头大哥大概也玩够了,把钢刀插回刀鞘,挽起袖子说道:“二位弟兄给我押阵,看哥哥我先上!”

    “大哥您下手轻点儿,别像上次一样弄得她半死不活,我们玩起来也没意思……”另一个蒙面人笑道。

    女子一听,惊恐地用手紧紧揪住衣领,用尽最后的力气呼救道:“来人呐!救命啊!”

    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刺耳,惊飞附近的几只夜枭。

    “小娘子不要喊了,你跑也不往好地方跑,跑到这荒山野岭来,就算喊破嗓子也没人来救你!”带头大哥不紧不慢地解裤腰带,他认为这个女人已是煮熟的鸭子,不可能再飞跑了。

    时机紧迫,容不得老茶再犹豫。它纵跃到旁边的一棵树上,口中一声厉啸,冲着带头大哥的后脖颈猛扑下来!

    带头大哥已经精虫上脑,满心只想着品尝这块儿鲜美的肥肉,被这一声犹如鬼哭般的厉啸惊得一晃神,紧接着一只毛茸茸的东西就扑到他的脖子上。

    这座无名小山的附近有一座乱葬岗,一到晚上就磷光鬼火,无人敢靠近。当地的父母总会用各种僵尸扑人的故事吓唬小孩,让小孩不敢在夜里到处乱跑。

    带头大哥也是在当地长大的,同样受过这些鬼故事的洗礼,他不怕人,不怕官府,但是怕鬼和各种灵异事物,他听到厉啸又被毛茸茸的东西扑到脖子上,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好悬吓出屎来,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就是——天下大乱,乱葬岗的白毛僵尸出来了!

    “兄弟们救我!是白毛僵尸!白毛僵尸扑人啦!”他手舞足蹈哇哇大叫。

    老茶深知这些剪径强人尽干一些伤天害理的勾当,全都死不足惜,是以一出手就下了狠手,先是一口咬在他脖子上,然后探出猫爪照他脸上就是一划!

    带头大哥先是疼得嗷嗷乱蹦,紧跟着就被几根钢钩般的利爪挠在脸上。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他惨叫道,洁白的月色在他眼中变成一片血红。

    另外两人起初也吓了一跳,拔腿欲逃,不过这么一刹那的工夫,他们已经借着月色看清楚,趴在大哥脑后的不是什么白毛僵尸大粽子,只是一只狸花猫而已,顶多比寻常狸花狸稍大一点儿。

    老二一挥钢刀,喝道:“大哥莫慌!不是白毛僵尸!不知是谁家养的野猫出来作祟!看小弟为大哥除了它!”

    老三急忙从旁提醒道:“二哥悠着点,别没砍到猫,反倒把大哥砍了!”

    带头大哥的一只眼睛被抓瞎了,另一只眼睛被自己的血染红,疼得团团乱转,什么都看不清。他几乎丧失了神智,拔出钢刀,像疯狗一样胡乱挥砍。老二老三有心救他,却无法近身。

    “大哥!你背上的是猫,不是僵尸!”

    “大哥别乱动,小弟来救你!”

    老二老三你一嗓子我一嗓子,总算让带头大哥听明白了。

    带头大哥一听抓瞎自己眼睛的居然是只野猫,心里的恐惧顿时全部转化为怒火!他站定不动,探手向后一抓,想抓住老茶然后摔死在石头上,却被老茶灵活地一闪,从他的后颈跃下,爪子勾住他的衣服蹿至他两腿之间,对着裆下就是一猫爪!

    带头大哥两腿一并,再也攥不住钢刀,扑通一声捂着裤裆跪倒,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叫得老二老三心里发毛,暗自嘀咕大哥这一嗓子怎么叫得跟女人似的……

    不过带头大哥这一跪,倒是让老二瞅准一个空子,挥刀劈向老茶。

    那位女子不知所措地看着这离奇的一幕正自愣神,衣袖就被什么东西扯了扯。

    她侧头看去,一条大狼狗正咬住她的袖口往旁边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