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8章 放开那个女孩
    飞玛斯来到宠物店之后,总是听说老茶力敌七人的壮举,未能亲见,一直引以为憾,它一看老茶猛扑过去,以为今天能大饱眼福。

    岂料,别说是对方三个人,就算是只有这带头大哥一人,老茶应付起来都比较吃力,根本没有飞玛斯期待中的“秒杀”和“吊打”。转念一想,它就明白了,这时的老茶还不是精灵,没有信仰之力加持的钢筋铁骨,顶多算是一只训练有素的狸花猫。

    飞玛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佛山地区民风尚武,下起黄口稚儿,上至耄耋老者,全都会耍上三招两式,民间卧虎藏龙,隐世高手不计其数。这三人虽是不入流的劫匪,却也受过基本的武术训练和名师指点,平时观看他人比武过招,偷学几招模仿得有模有样,兼之身强体壮,手执利刃,满身的匪气,绝非百年后夜砸宠物店的七名彩虹战士可比。

    剪径劫匪中的老二瞅着一个空子,挥出一刀将老茶逼退,救下带头大哥。

    老茶见钢刀来势迅猛,而且隐含后招,心中不敢大意,不求伤敌,先求自保,纵身一跃跳出圈外,落在一块大石头上。

    带头大哥最初的惊慌过后,心头泛起凶性,忍住右眼失明和裆下传来的剧痛,一手捂裆一手持刀拄地稳住身体,尖叫道:“兄弟们,把这只贱猫给我剁成肉酱!”

    飞玛斯观察形势,觉得不太妙,它不清楚真实历史中的老茶是如何救下这个女子的,也许是因为老茶提前赶到,没有与这三个劫匪正面交锋,而是将他们带至歧途,也许是老茶将这女子引到一处隐密的所在,躲过这三人的搜寻……但是由于飞玛斯的出现,老茶这段记忆中的历史已经被修改了,变成了老茶和三个劫匪硬碰硬,而且明显处于下风。

    经过对场中形势的分析和判断,飞玛斯决定先救这个女子再说,老茶虽然打不过他们,但想跑还是没问题的。

    这个女子先是受到惊吓,又被老茶力战三匪的神奇一幕吸引,竟然看呆了,一时之间忘了逃跑,直到飞玛斯咬住她的袖口往旁边拖,她才回过神来。

    她扭头就吓了一跳,以为咬住自己的是狼,正要尖叫出声,却见飞玛斯抬起一只前爪轻轻搭在她手上,摇摇头,示意她别叫。

    这个女子是很聪明的,她借着月光看到飞玛斯的眼神非常友善,绝不是择人而噬的荒野恶狼,心中稍定。回过神来之后,她就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嘴巴,明明这是脱险的最佳机会,自己居然不想着逃跑,还有心情在这里看戏!

    她的左脚踝在逃亡途中扭伤了,轻轻一动就疼得满头是汗,但她咬紧牙关扶着石头站起来,强忍着不敢出声,悄悄四下打量。她在之前为了躲避贼人,不辨方向地逃至这里,分不清东西南北,连自己的来路都忘了,除了贼人打斗的方向不能去之外,另外三个方向不知道应该去哪边。

    飞玛斯低头在地面嗅了嗅,找到了她来时留下的气味,跑了几步,回头望着她,示意她跟上。

    她落此绝境,只得死马当活马医,扶着乱石,一瘸一拐地跟着飞玛斯,左脚每一次落地都是钻心的疼,走得很慢。

    刀影如山,老茶一边奋力躲闪一边偷眼观瞧,见飞玛斯很机智地将那个女子带走,心中顿时松了口气,且战且退,想把这伙劫匪引到另一个方向。

    劫匪中的老三大概是扮演智将的角色,或者是色心不死,即使在战斗中也没忘了那个妙龄女子,打着打着回头一看,原地已经失去了她的踪迹,急忙叫道:“大哥!二哥!那个俏娘们儿跑了!”

    老大一听,大骂晦气,煮熟的鸭子居然飞了!他钢刀一挥,叫道:“她脚上有伤,跑不远,给我追!”

    他们三人立刻虚晃一招,舍了老茶,去追年轻女子。

    老茶暗叫糟糕,只得再去追他们。

    果然不出所料,年轻女子没跑出多远就被他们三人追上。老二腿脚最快,伸左手就要去拽住那女子的胳膊。

    “给我站住!想跑?没那么容易!”

    女子尖叫一声,没料到敌人这么快就追过来,想躲已来不及了。

    “放开那个女孩!”

    飞玛斯情急之下一声怒吼,使出拍电影时从赤龙和王子那里学到的扑咬动作,从阴影里猝不及防地冲出来,一口咬住老二的手腕!

    “啊!”

    老二左腕上多了几个血洞,疼得要命,抡起右手中的钢刀剁向飞玛斯的后颈。

    危机预兆降临!

    飞玛斯预见到自己下一刻身首分离的惨状,提前松开了口,把头一扭,钢刀抡空,砸在地上溅起一连串的火花。

    年轻女子心中刚生出逃脱的希望,却再次落入魔掌,心中惶急,再加上林中昏暗不辨道路,一脚踏空,跌坐在地上。

    老茶此时也从后面追过来,与飞玛斯对视一眼,知道看这架势跑是跑不了,只能硬拼了。它们一前一后将这伙贼人包夹在当中,寻找合适的机会攻击。

    这一猫一狗出现得太过诡异,像是有灵性一般,老大老二都不同程度地受了伤,心中固有的迷信观念令他们认为老茶和飞玛斯大约是乱葬岗里跑出来的妖猫鬼狗,前来索命的,不由地多了几分忌惮。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东方已经露出些许曙光,再拖下去对这伙贼人不利,他们齐齐发一声喊,受伤的老大和老二挥刀冲向老茶,老三对付飞玛斯。

    老茶倚仗丰富的经验和灵活的身手,不仅令老大和老二的钢刀次次走空,还能找准时机反击,在他们身上和脸上挠几下。

    飞玛斯没有实战经验,虽然只面对老三一个人,却显得左支右拙,危机预兆自保有余,想反击却不得法,总是在犹豫中错过机会。此消彼长之下,老三胆气更壮,刀势愈发凌厉。

    黎明前的山林里,一猫一狗和这伙劫匪一时之间竟然打了个平手。

    老三心思灵活,他挥舞着钢刀,悄悄地将飞玛斯逼至一处乱石间的死角。飞玛斯的危机预兆只能预测数秒后到来的危机,不知不觉中被他引至险地。

    “我看你这次还怎么逃!”老三大吼一声,高高举起钢刀,便要狠狠劈下。

    飞玛斯这才惊觉不妙,在危机预兆的影像中,后方被乱石挡住去路,上、前、左、右皆被刀光笼罩,无论向哪边逃跑对方都有后招索命追魂——它可以向旁侧跃起躲过第一招,但对方只要轻松地手腕一转,刀锋便可尾随而至,它不可能在空中转折变向,无论如何也逃不过血溅五步的结局。

    它想起张子安的话,危机预兆并不是万能的,如果落到必死的境地,即使危机预兆也救不了它。

    飞玛斯闭目等死,它不怕死,只是很遗憾没有能救得了这名女子。

    老茶见状大急!虽然只跟飞玛斯相处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但飞玛斯所说的未来盛世和宠物店里安享晚年的生活令它悠然神往,它很想知道更多关于未来的事,想知道那个叫张子安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它想去救援飞玛斯,却被老大和老二的刀风所困,一时之间无法脱身,本来的两面夹击却成了各自为战。

    老大和老二手上加紧,他们知道只要等老三搞定那条狗,三人便可合力对付这只猫。

    呯!

    眼看飞玛斯就要死于刀下,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声巨响打破了丛林间的宁静,惊起了无数飞鸟。

    “在那边!小姐在那边!”

    从林的边缘冒出了一伙人,手持锄头短棒、菜刀长枪蜂拥而至,为首中年男人的手里还平端一把西洋左轮枪,枪口袅袅冒着青烟。

    年轻女子回头一看,顿时喜极而泣,叫道:“爹!爹!我在这里!”

    老三的身体晃了几下,突然失去了所有力气,高高举起的钢刀没有落下,他觉得胸口有些发热,伸手抹了一把,全是血。

    他惨叫一声,扔了钢刀,仰面栽倒在地!

    这名女子是当地大户人家的掌上明珠,她父亲得知女儿的保镖被杀、女儿失踪的消息,连夜纠集了一批地保团勇,进山寻找女儿的下落。

    “风紧,扯乎!”

    老大和老二见老三被打中胸前要害,进气少出气多,多半已经活不成了,对方人多势众,还有洋枪护身,自己这边大势已去,不跑还等着挨刀啊?

    老二架起老大的肩膀,想溜进树林里逃命,哪知刚跑了几步,后脚踝就是一疼!

    扭头一看,是那只阴魂不散的狸花猫又追上来了,后面还跟着那条大狼狗。

    有这条狗在,他们知道算是逃不了了,绝对要栽在这里。

    一晃神的工夫,地保团勇就已经将他们围住。

    中年男人举着西洋左轮枪对准他们,喝道:“再不束手就擒,当心子弹无眼!”

    “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g~两声,钢刀落地。

    “给我拿下!”

    中年男人一声令下,地保团勇们一拥而上,将这两个贼人五花大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